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7 01:19:59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昊天君临
  4. 第二章 忆神符

第二章 忆神符

更新于:2018-03-18 21:09:27 字数:2203

字体: 字号:
  二忆神符

  庄君昊听那声音似是有些熟悉,连忙说道:“莫不成是胡仙子折返么?”

  身形一闪,袅袅婷婷的正是那胡姓女子去而复返,她面带忧色,说道:“想不到庄公子琴艺出众,在这旷野深山之中惜无知音聆听。”

  庄君昊摇头苦笑道:“命在旦夕之间,悲愤一曲,还有何奢求?”

  “我略懂一点岐黄之术,不知庄公子能否让我搭一搭脉,我观公子面色如常,九毒池水也是传说中的毒物,未必不是以讹传讹。”

  胡姓女子说到此处,庄君昊感觉全身并无半分不适之处,他求生之心顿起,连忙站起身来伸出手,说道:“有劳胡仙子施神术。”

  胡姓女子抿嘴一笑,并不伸手搭脉,从头上拔下金钗,两人相距三丈有余,只见那胡仙子将金钗在空中一抛,手掐法诀,金钗缓缓飞落在庄君昊手腕处,庄君昊只觉手腕一凉,索性也不躲闪,任由金钗在手腕处悬停。

  胡仙子轻阖双目,片刻之间睁眼笑道:“庄公子脉象沉稳,并未有中毒之后衰弱之像,若非公子体质奇异,善避百毒,便是这九毒池水名不副实。”

  庄君昊听完并非欣喜,低头不语。胡仙子挥手召回金钗,问道:“不知公子还有何疑虑?”

  胡仙子连问数声,庄君昊好似浑然不闻,陷入沉思。胡仙子脸现怒容,随即消隐,淡淡一笑道:“我于空中飞行之际听闻你的琴音愤懑凄苦,动了恻隐之心,庄生何以如此畏死,既不信妾身我的脉诊,你好自为之吧。”

  庄君昊忙道:“胡仙子息怒,我并非畏死,只是忽然想起十余年前一事,细细思量,那时候年纪尚幼,并不记得十分完全。”

  “哦?说来听听。”

  “十年前我刚刚开蒙,一日黄昏散学返家,大风忽起,风中似有万千兵将个个持利刃,牵猛兽,狰狞凶恶,我惊吓过度,躺倒在地,被乡人送回家中,一连数日昏迷不醒。”

  胡仙子忽道:“你这像是中了撒豆成兵的幻术,也不知是何人如此歹毒,竟用法术对付个小孩子。”

  庄君昊心道:“你师兄方才不也用法术欺负我一个凡人么?”他感念胡仙子慈心回护,隐而不发,续道:“我全家上下自是心急如焚,到第五天中夜,月明星稀,门口来了个身穿紫色道袍的老道士,身后背一个硕大葫芦,口称专程来救我性命。迎入门中,我父命人抬来黄白之物不计其数,道人微微皱眉,也不说话,从葫芦里挑出一个银白色的药丸,要了一碗净水,将药丸合在水里灌我服下。片刻之间我便苏醒过来,但体虚力弱,不久便又昏睡过去。”

  “道人待我睡去,唤我父将金银撤下,我父亦非浑人,感激世外高人救命,摆下上等素筵,道人只看了一眼,并不吃喝,说,你儿子性命已无碍,他虽生带劫运缠身,福缘亦深厚无比,我给他服下神符丹,自此再无三尸九虫侵扰,百病不生。说完抽身便走。我父连忙叫道,请仙人留下姓名。道人身体消隐,渐化一道冲天紫气,留下了一句我乃罗浮山葛洪是也。自此我父在家中立下葛洪真人生祠,命我日日拜祭,不敢怠慢。”

  胡仙子睁大眼睛说:“庄公子,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那个道人叫什么名字?”

  庄君昊道:“罗浮山葛洪真人。”

  “公子不可戏言,我看这九毒池水并非要人性命,却是要人发疯发痴,胡言乱语。”

  庄君昊不解道:“仙子,你莫不是不信?”

  “我虽是个乡野女子,粗通道术,但是罗浮山葛,葛真人还是知道的。”她似是不敢提及葛洪的名讳,十分忌惮。

  庄君昊道:“你是说葛洪真人十分有名,无人不知?”

  胡仙子说道:“你们这些凡夫俗子自是不知道,既然庄公子有丹道大真人的庇护,我也是不自量力多管闲事了。就此辞过公子了。”

  庄君昊忙道:“仙子莫急,我一介书生又怎么知道你们神仙中人的深浅,这些都是我父转达,我当时年纪尚幼,连道人模样都记不清了。”

  胡仙子将信将疑,说道:“与那罗浮山葛真人相比,我们就如蝼蚁一般,连仙字的边儿都碰不到,哪敢同称神仙中人?”

  庄君昊笑道:“我这会儿身体并无异状,想来是葛真人在我体内种下了福祉,仙子就此别过,方才我畏死失态,真真惭愧。”说完以袖面遮脸,甚是羞臊。

  胡仙子忽道:“庄公子不忙,你可知此处为何地么?”

  庄君昊摇摇头道:“愿闻仙子指教。”

  胡仙子一笑道:“此山名叫大洪山,常年浓雾弥漫,人迹罕至,确是个修道的好去处,大洪山上九毒池,魂魄尽收无一误,说的就是山上有一池水剧毒无比,我和黄师兄此次受邀前来赴会,临行前就知晓这毒水万万饮不得,想不到庄公子却服过神符丹,想来也是天之造化,命不该绝。”

  庄君昊道:“小生岂敢夺天之造化,想来上苍不忍我孤身葬于孤山,做一个野鬼罢了。不知大洪山如此曲远通幽,有何盛会?”

  “自然不是你们凡人能介入的,说起这盛会么,大洪山方圆百十里,岂能无主?我和黄师兄是受了山主邀约前来。”胡仙子正说话间,树林中突然一阵声响,风吹尘散间窜出一只斑斓猛虎,低低咆哮几声,两只绿油油的虎目盯着两人,前爪刨地,似是要作势扑击。

  庄君昊大惊失色,差点瘫倒在地。胡仙子定睛瞧了瞧,随即一笑,袅袅婷婷往前就走。

  庄君昊连忙说道:“仙子不可!”哪知那胡仙子走到老虎切近,伸手轻轻在老虎头上一按,那老虎眼神顿时涣散,四肢趴倒,再无声息,此时林中有人大喝一声:“哪来的妖女,胆敢降我的畜生,不要命了么?”

  言毕只见林中黑烟四起,胡仙子脸色一变,那老虎在地上滚了三滚,起身长啸,林中那人恶狠狠说道:“妖女速速报上名字师承,乖乖让我收取了内丹,免得多受苦楚。”

  胡仙子双袖一挥,飞身护在庄君昊身前,喝道:“小女乃一介散修,受大洪山山主邀约前来赴会,不知林间哪位道友,可否现身一见。”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