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00:37:47
  1. 爱阅小说
  2. 职场
  3. 醉纸金迷
  4. 不是猛龙不过江(中)

不是猛龙不过江(中)

更新于:2018-03-17 11:46:54 字数:2106

  张麻子家里本来就穷,住院的那段时间耗光了家中所有的积蓄,就差把那破房子给拆去卖了。出院之后他就没有再来过学校,在家里养了一段时间的伤,然后就南下广东,在东莞打了几个月工。由于在一次工人斗殴中表现特别出众,徒手以一敌五,打得对方满地找牙,半个月下不得床,于是得到了老板的赏识,直接从一个普通的打工仔晋升成为了安保主任,工资翻五番,出门开奔驰,跟着老板吃香喝辣,耀武扬威。明里安保,暗中作恶,专替老板解决各种不便出面的棘手问题。

  就这么混了一年多时间之后,张麻子也算得上是远近闻名的一号人物了,而且这小子自从那次自残之后,似乎突然间开了窍穴。某一次抓住机会,强上了某个附近开厂的老板的独身女,还托人带话说自己一定会带着厚重的聘礼上门提亲。

  那老板听到这话,气急败坏,破口大骂:老子家大业大,辛辛苦苦养了这么个乖女儿,楚楚动人,知书达理,端庄大方,去过国外深造,还怕以后找不到一个门当户对的好女婿?退一万步说,就算是要招个上门的,那也得选一个高学历有潜力,样子过得去的才行呀,那姓张的算个鸟?

  此时场间有人提议:一定要将张麻子扭送至公安局去,让他把牢底坐穿。

  可是老板的助理却说强奸根本就判不了几年。

  老板一听,怒不可遏,说去坐牢简直是便宜张麻子了,绝对不能报警,直接找几个人废了张麻子,断了他五肢,就当自己女儿被猪拱了一次。

  不过张麻子反应倒还迅速,没给老板机会,第二天一早直接背着一身炸药找上了门,拉着女孩子的手,不停地对那老板下话。大致意思是说我是真心爱她,我一定一生一世对她好,虽然我没什么学历,长得也不怎么样,但我贵在真诚热心,如果你不把她嫁给我,那我就只好点了引线,大家一起嗝儿屁,就算到了下面,我还是要叫你一声爸爸。

  张麻子那天霸气侧漏,当场就把老板给吓蒙了,人家身家上亿的老板怎可能愿意陪着这一穷二白的小混混一起死。而且到底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物,一惊之后旋即冷静下来,知道张麻子是想借此讹钱,遂使起了拖字诀,让他不要冲动,有话好好说,希望张麻子能把身上那东西先卸下来,就算是结婚也得挑个良辰吉日不是?

  就在张麻子和老板僵持不下之时,那女孩子又做出了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她直接跪了下来,对老板一把鼻涕一把泪得说,其实她很喜欢张麻子,别看张麻子样貌粗犷,行事莽撞,其实是一个粗中有细之人,对她格外体贴照顾,特别是张麻子身背炸药,上门求亲的这一纯爷们举动,深深地让她从心里感到折服,反正她已经是张麻子的人,这辈子非张麻子不嫁。

  老板听后瞬时间傻了眼,心想这张麻子除了砍人,全身上下找不出一丝一毫的优点来,自己的女儿怎么可能会看上他,而且他还在心里怀疑张麻子是不是给女儿喂了什么药,迷了心窍。

  其实这老板也是没文化,这世界上哪有什么能够控制人心神的药,他女儿在被张麻子强暴之后,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张麻子虽然是满身流脓的癞蛤蟆,但在他女儿眼中就是个风度翩翩的白马王子。

  由于自己的女儿也以死相逼,那老板后来也没了办法,只怪自己裆下的兄弟和女人们的肚皮不争气,任他再如何辛勤耕耘,得了这女儿之后就再也没有了一子半女。算了算时间,即使是现在去找个女人人工受精,自己也没时间再等到孩子长大成人的那一天了。总不能白发人送完黑发人之后再将自己辛苦搏来的家业拿去做慈善吧,于是只能将女儿嫁给了张麻子,讨了这么个便宜女婿。

  这件事后来广为流传,成为了人们饭后茶间的闲谈之资,就连其他几个和张麻子岳父较为熟稔的富豪也偷偷地把自己女儿身边的保镖全都给换成了女性,唯恐这样的事情再度发生,继张麻子的岳父之后,沦为人们口中谈论的笑柄。

  我大学毕业之后到了东莞工作,跟了一个老板,无意中在一次饭局里听到张麻子以前的老板说起了这件事,于是就壮起胆插嘴道:“您说的这人,好像是我的一个同学啊!”

  那老板一听立即来了兴趣,笑着跟我说:“哈哈,这么巧!”紧接着又掏出手机给张麻子打了一个电话,虽然张麻子已经由土鸡变成了凤凰男,但老领导的命令还是不敢不听的,况且就算他接手了岳父的生意,也要在这个圈子里继续混下去,平时还需要这些叔伯们的照顾。

  那天张麻子一进包间,就指着我摇着手指大声笑道:“王叔说我有个老同学和他在一起吃饭,还让我赶紧过来,搞了半天原来是你。方脑壳,什么时候来的啊?怎么来之前不先打个电话通通气,我也好款待款待你,尽尽地主之谊啊!”

  这话说得客套大气,说完之后张麻子便伸出双手,走上前来准备和我来了个热烈的拥抱。

  其实我和张麻子也算不上十分熟稔,毕竟他在学校里所呆的时间并不长,仅仅也只有一年而已。只因为大家都住在同一个宿舍里,抬头不见低头见,我也不太好意思加入到羞辱他的队伍中,平时还会时不时同他说上几句话。

  若非如此,在听闻了这位仁兄到了这边的丰功伟绩之后,我也不敢再继续待在这房间里啊,人家可是玩炸弹敢自残的主儿,现在又发了迹,若是在自己的地盘上遇见了当初的那些仇家,那还不跳起脚来冲上前去将对方大卸八块?

  见到张麻子如此热情,我也不好意思再坐着,站起身来,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伸出双手迎了过去,在众目睽睽之下和他紧紧拥抱在了一起,就像是两个失散多年刚刚相认的亲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