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7-26 02:44:34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我们张扬的青春
  4. 第一章 不算开始的开始

第一章 不算开始的开始

更新于:2017-04-21 13:28:38 字数:3076

  九月的清晨,并未散去夏日余温的阳光带着些许早秋的气息从薄雾中窜了出来,唤醒着L市这座名不见经传的华中小城中那少数几个仍然在迷恋睡眠的人们.好吧,不得不说,如果不是这闷热的天气和房间里那老式的破空调突然罢工,我们的牧歌同学是一定不会如此轻易的从床上滚下来的.是的,牧歌每天起床的方式基本就是靠滚.用这家伙自己的话说,只有在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给自己来一下狠的,才来让自己这超负荷运转的18年的大脑保持轻微的清醒.客观的说,这真不是一个正常人能说出来的话.

  "砰!"正当着家伙还躺在地上用力摇晃着不知是摔疼还是仍处于死机状态的脑袋时,那道年久失修,饱经摧残的小门又一次被某个火大的母亲重重的摔在了墙上,摇摇欲坠,刹是凄凉...对此牧歌倒是习以为常,好死不死的迸出一句:

  "妈,你是城管还是拆迁办的啊!再被你来几次你让我上街打地铺去啊!"

  已经习惯牧歌这种油腔滑调的母亲自然不会给儿子这没心没肺的话给激到,履行公式一般的径直走向牧歌,当然,还有天底下"慈祥"的母亲管教儿子那屡试不爽的一招.爆脑壳加拎耳朵.瞬间便将仍在满嘴跑着火车的牧歌给KO了.

  "疼呀,妈!...胡小华同志,我抗议,严重抗议.你是要把你这玉树林风的儿子拎出一对招风耳来你才甘心是么!"

  只是,如此雷厉风行的母亲是断然不会被牧歌这种插科打诨的小伎俩给动摇的吧.于是,全小区的人们终于又听到了那久违的高音喇叭:"抗议无效,上学!"

  然后,小区里朴实的人们终于可以安心的开始他们一天的工作生活,而牧歌,自然也是继续着他最后一年的高中生活.

  这应该是自己换的第四所学校了吧!对着L市第三中学的大门,牧歌还是有些小小的感慨的.虽说已经是高三了,可父母仍是拖关系将他送来了这所据说是市里教学质量最好的第三中学,难道他们就不知道过多的更换学习环境是不能有效的帮助自己提高学习成绩的么?只是,自己的成绩,貌似真的有够烂的啊.据说这次自己能进精英班呢!看来为了能让自己考上大学,父母还是真的下了大本钱的啊!真的会是这样的么?带着些许的疑问,牧歌终于踏进了这所改变了他一生轨迹的学校.

  前面已经强调过,L市只是位于华中的一座名不见经传的小城市,那么自然是不用多说,这所谓的教学质量最好究竟参杂了多少水份.不过城市小也有城市小的好处,即使是这样一所"声名远扬"的学校,也不会有太多的"官二代"与"富二代"在校园里"争奇斗艳".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这样的校园还是相对来说一块难得的净土.只可惜牧歌并不是一个重生者,他也并不知道,短短的几年后,在他看来相对纯洁的校园也开始变得乌烟瘴气,从这一点上看,80后的牧歌无疑是一个幸运儿.

  让我们纪录好牧歌这个拥有着传奇一生的人物踏入这块"净土"的时刻吧--2002年9月1日.

  对于对学习并不热衷的孩子们来说,呆在学校的时间是显得非常漫长的.仅仅只是才开学了一个星期,在牧歌的印象里,却象是过了一个世纪那样久远.讲台上教数学的班主任正操着一口完全不是普通话的"标准普通话"唾沫横飞的讲解,可黑板上画的那些个球形和立体对于牧歌来说根本就是属于"未知"的东西.不用说大家也都知道,班主任的课相对于其他的任课老师讲课,课堂的纪律是相对好很多的,特别是摊上这样一个有着"雷公"之称的数学老师做班主任,即使是操蛋如牧歌也不在他的课上开小差.

  "真是度日如年啊!"牧歌心里暗自感叹.手指无聊的在课桌上画着圈圈,默默的计算着还有多久才能熬到下课铃声响起."下节课是那个不管事的家伙上政治课,又能抽出一节课的时间来写东西了,要是天天都上政治课那该多好哇!"

  "牧歌!牧歌!"正当牧歌构思着自己心中的"大作"时,一个飞速而至的粉笔头击中了他那明显不太灵光的耳朵.牧歌这才意识到,现在可不是构思的时候啊!"雷公"的课还没有上完呢,在他的课上开小差,那不是打着灯笼进茅房--找屎么!

  "牧歌,上来把这到题目解一下."

  "不会!"牧歌抬头看了看黑板上的天书,很光棍很坦诚的说出了这两个字后便自觉的走到了墙角的位置等待着"雷公"怒火.

  "不会就下去,傻站在那里干什么,等会下课以后来办公室找我."

  不是吧!不会做题也要上办公室?有必要这么小题大作么?不过这样的想法,也只能是埋在心里吧.对比了一下自己与"雷公"的HP值,牧歌果断认怂,灰溜溜的跑回座位上继续装着乖宝宝.

  "老师,我来了!"轻轻的扣了扣虚掩着的房门,牧歌便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老实说,其实牧歌的心里根本没有他所表现的那么"忐忑,"只不过多年挨批的经验让牧歌总结出了这么一套小把戏,在进办公室的时候最好不要表现得太过无所谓,一般老师都还是希望自己的学生在面对他的时候能够唯唯诺诺,这样老师会比较有成就感.不过这回牧歌这百试不爽的一招算是失效了,"雷公"竟然根本就没抬头看上一眼他精彩的"表现".而是自顾的问起话来.

  "你转来我们班也有一个星期了吧,就今天课堂上的那道题目,同类型的我都讲过三道了,你还是不会,有点说不过去了吧!"

  果然还是老三套,这种话牧歌没听一百也有八十遍了,自然能够做到应对如流."老师,我的基础差了点..."这种说法是很有余地的."雷公"自然能听出牧歌的意思,这家伙根本就是在推委嘛!自己学不好还怪基础差,这个态度,很有问题.于是,原本就带了些怒气的"雷公"音量.

  "基础不好?你前面的十几年年年都是基础不好么?明明是不好好学,找那么多借口干什么么?"

  这个老师还真是不那么好糊弄的啊!得想个办法赶紧过关才是.既然开口闭口都是错,那还浪费口水干什么.横竖都是一个死,干脆安安静静的被骂死,不过就是一个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事罢了.

  "怎么不说话了?你不是挺会找理由么?现在知道装哑巴了,以为我会骂你一顿简简单单就放你走?你变脸色干什么,被我说中了不自在是吧!"

  牧歌是彻底没招了,眼前的这个老师在牧歌看来简直就是一个妖孽,不是说大人讲话的时候都喜欢装深沉留余地的吗?可"雷公"他明显没按套路出牌啊,把话说这么白明显是不想让我下台了嘛!这个时候的牧歌自然没去想到,作为师长,为什么要给自己不听话的学生留余地下台呢?他只是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开始受到了打击,胸口也开始不受控制的剧烈起伏着.

  "哟喝,还知道生气了,看来你还知道要脸面啊,不错,还不是油盐不进的那种,那还有救."话还是一如既往的难听,可"雷公"还是给了情绪激动的牧歌一个小小的台阶下,还有救这三个字,转折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可牧歌并不这样认为,或者说他根本就讨厌这种被别人牵着鼻子谈话的感觉,一向自诩精明的他此刻就象是一个被剥光的小丑,那种被人看穿一切小把戏的感觉让他非常不爽.所以他并不打算顺着"雷公"的口风.

  "我有我自己的想法,而且,我觉得学习这种事情,根本不存在救与不救的问题."

  "雷公"显然没有料到这个从进门开始就唯唯诺诺的学生竟然有胆子顶撞起他来,有些诧异的看了看眼前这个摆出一副视死如归架势的家伙,又觉得有些好笑,口气竟也缓了下来.

  "有什么想法说出来给我听听,让我看看你能和我讲出个什么道理来."

  这回倒是换牧歌做难了,逞一时的口快说漏了嘴,可真让自己把内心的想法说出来,别人大概回觉得自己是在天方夜潭吧!那到底是说还是不说呢?

  (作为一个新人,我只有一个很简单的目标,好好码字,码好只属于自己的字,码出让自己和大家都接受的字,同时真诚的在这求粉,求推荐,求收藏,谁都希望自己的心血能够得到别人的认可,我也不例外,所以请广大可爱的书友们大大的拉小弟一把么,小弟定当感激不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