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3 12:43:32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永夜之途
  4. 第一章 新世界

第一章 新世界

更新于:2017-02-15 21:57:19 字数:2719

字体: 字号:
  新世纪23年的春天,由于植物终于在这几十年间完成了自己的适应历程,世界终于不再如同几年前一样荒芜,反而处处透露着一种诡异的盎然生机。

  此时的野外,绿意充斥着整片大地,乔木,灌木,草本,木本,所有的植物都在以一种疯狂的姿态去繁殖,蔓延,人们甚至用脚底就能感觉到杂草的生长。

  阳光倾泻而下,却被繁茂的树叶切割成许多小块,微风吹来,斑驳的光影随着树叶的飒飒声不住摇晃。

  被层层树叶掩盖的主干上潜伏着一个少年,少年的口中叼着一根杂草,一支旧时代的巴雷特被他紧紧握在手中,枪口透过光影的缝隙指向前方。

  少年平凡而略显稚嫩的脸孔有着这个时代特有的坚毅,年轻的身体显得强健而富有张力,仿佛一只旧时代潜伏在猎物身后的猎豹,伺机而动。

  三阶敏捷和二阶感知,在少年的的这个年纪虽然出彩但也并不少见,而他本身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天赋,如同大部分人一样在这个世界底层挣扎着生存。

  少年的名字叫做许旭,每当他念起自己的名字,总会想起小时候父亲抱着他坐在门口的日光中,指着天空告诉他旭的意思是初生的太阳,父亲的脸上少有的露出几丝希望和温暖,还是幼童的自己却只感觉到胡渣的刺痛。

  许旭继续耐心地趴在树干上,时间一丝一丝过去,终于,巴雷特的瞄准镜里出现了一只猎豹。这是一头成年的雌豹,肌肉的轮廓在瞄准镜中清晰可见,金色的皮毛上有着繁复而美丽的花纹,仿佛一件优美的艺术品。而那双碧绿的眼睛中不时显现的凶意表明着它不像旧时代的艺术品般精致却易碎。

  雌豹同样潜伏着,她的眼睛盯着不远处的一只凶暴鼠,新世纪的动物早不再像旧世纪那样挑剔,只要是肉,只要是蛋白质,那就是食物。

  雌豹眼中的凶意越来越重,它死死盯着那一头凶暴鼠,嘴角撕扯出狰狞的牙齿,肌肉慢慢收缩发力,随时准备扑向可口的晚餐。

  “啪”的一声枪响,清脆的响声震下几片树叶,一颗子弹穿过它的头颅钉在土地上。猎豹完美的身躯随着枪响倒在一旁,涣散的瞳孔直勾勾的盯着前方,再无一丝生意。

  太阳缓缓西垂,许旭背着巴雷特走向回城的路,虽说今天除了一只雌豹外没有别的猎物,但这也是难得的一次丰收,毕竟在城市的边缘地带很难有如此的猎物。

  许旭摇了摇手上的背包,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里面装的是猎豹几个部位的器官和一些大腿肉,被他熟练而完整地切割下来。器官是准备卖给研究所的材料,大腿肉则可以当作几次丰盛的加餐。至于剩下的肉块,则会迅速被因为血腥气而吸引过来的其他动物啃食殆尽。

  三溪,这是这座城市的名字,它的由来只是因为旧时代环绕这座城市的三条河流。在老人口中,几十年前的夕阳会将当时的河水映的金灿灿,偶尔有鱼跃起会牵起几道涟漪,那是多么的美丽……当然,这一切在现在早已不复存在

  城市的街道,或许不能称之为街道,只是一条破损的坑坑洼洼的路。路两旁原本的房屋早在战火中变成废墟。废墟中偶尔有几个人头露出,这是在躲避阳光的贫民。

  虽说这座城市上空的污染并没有几个重灾区那么严重,但也不是普通人可以长时间接触的存在。

  简陋的房间中,一只老式的白炽灯被一根电线牵扯着在空中摇摇欲坠,橘黄色的光芒明明暗暗。

  许旭坐在一张木凳上,灯光在他身后投下一片阴影,同时也将桌子对面安坐的少女的脸庞映的温暖可爱。

  能通上水电,说明许旭住的地方已经算是城市的中心地带,但也只是算是而已。虽说没有政府的存在,但城市管理委员会俨然成为了这座城市的土皇帝。他们将城市分割成几区,贫民区,富人区和委员区。将近几年的打拼,许旭已经勉强可以在富人区租下一间屋子,毕竟少女的安危在许旭心里有着很重要的地位。

  少女叫做小莜,十年前许旭的父亲带着一对陌生的母女回到他们简陋的家。那个女子将小女孩的手放到许旭同样稚嫩的小手中告诉他说:“小旭啊,这是你的妹妹小莜哦,你可要像个哥哥一样好好照顾你的妹妹哦。”温柔的话,如同她温柔的笑容。

  许旭记住了这句话,并将之贯彻了10年。

  时光荏苒,10年的时间,许旭从孩童成长为少年,也看着那个小丫头从一个扎着羊角辫留着鼻涕的小屁孩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时间在变,但那双紧紧握着的手一直未曾分开。

  如同旧世纪的普通人家一般,他们开始一天的晚餐,简单的两管流质食物,和一块烤熟的猎豹肉,没有放任何调料的烤肉带着猫科动物的酸气,虽然并不好吃,但他们吃的很认真很仔细,仔细到舔尽每一点残渣。在这个时代,浪费食物是可耻的。

  即使这样,他们在城中的生活依旧称得上富足幸福。在露出原木色的大门外,不知道有多少青年在贩卖自己廉价的劳动力,多少少女在招摇自己年轻的肉体来换回一顿晚饭,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黑夜中睡去再也醒不过来。

  晚餐之后,许旭面对灯光摆出几个怪异的姿势。感受肌肉的变形撕扯,骨骼的咯咯作响,然后放松,然后继续,全身上下有一种疼痛的快感。这是流传在普通市民里的练功法门,换句话说,就是街边几元一本的大路货。但即使如此,这些姿势也能激发体内基因里的震荡,从而转化为基因点。虽然效率极其低下,也总比没有来的强

  随着许旭在不断摆姿势,小莜坐在凳子上手托着腮看着眼前的人。或许是很少和外人沟通,小莜很少说话,只是那这那双单纯的眸子盯着自己的哥哥,有时许旭特意絮叨着外面的事,也只能换来小莜的一声“嗯”。

  夜深了,清冷的月光透过饱经修补的窗台照在房间里,黑暗中小莜握着许旭的一只手沉沉睡去,手心里熟悉的温度是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唯一依靠。

  许旭看着熟睡中的眉目如画,嘴角牵扯出一丝名为微笑的东西,如同小莜依靠着自己,自己又何尝不是依靠着小莜而有在这个世界继续行走下去的动力呢。

  许旭很享受这种日子,无论他在哪里,和哪些凶兽搏斗,心里总有一份牵挂。他知道此时会有一个少女在家里等他,每想到那个可爱的脸庞,许旭的心里总会感到温暖,沁人。

  太阳越过山头,人们从睡梦中醒来开始为今天的食物而奋斗,虽然还是要面对这个残酷的世界,但只要活着,总会有希望。

  许旭坐起身子,看着在帘子那头的小莜发出均匀的呼吸,长长吐了一口气,自从父母们都离去之后,他们就开始睡在一个房间,当然,是两张用帘子隔开的床上,在寂寞寒冷漫长黑夜中,或许只有听着对方的呼吸声才能给予自己睡着的勇气。

  “吱…”的一声,老旧的房门被从里面打开,初生的朝阳洒进了房间,许旭眯起眼睛,感受灰尘在光线中显得分外清楚地在空中飘扬。裸露在外面的肌肤感受阳光的温度,仿佛也透露出淡淡的喜悦。

  “哥哥?”背后传来小莜的声音,初醒的朦胧外加少女的单纯表情,如果再加一只大大的毛绒熊的话放到旧世纪肯定是少女动画片中的可爱角色。

  许旭大大地伸了个懒腰外加一个哈欠,回过头让阳光越过身旁照进略显幽暗的内室,看着小莜有些不适应的拿手遮了遮眼,许旭微笑着说:“早”。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