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19:31:50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鬼皮书
  4. 第一章 见面

第一章 见面

更新于:2018-03-17 10:32:29 字数:3352

字体: 字号:
鬼皮书目录
共2章
  此刻的我正坐在远去的客车上,内心忐忑,不知道自己的决定是不是太过草率,因为我要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去见一个没有见过的人,见面的地点,在监狱。大概是两天前,我收到一封信,信的内容是:你好,你应该不记得知道我是谁,毕竟我们没有见过面,想了很久才给你写的信,知道你现在过得很不如意,希望你能来看看我,我是你爷爷的好朋友,想告诉你一些事情,没有什么恶意,我也不是坏人。乔七信的下面是地址,陕西省乐河监狱三监区。一封从监狱来的信,一个认识我二十年住在监狱里的熟人,这一切让我有点无可是从,首先我想到的是骗子,但随即被否定了,骗子如果用手写信而不是打印,那么他骗人成功的时候,估计字已经练成大家了,靠卖字活就行了,而且骗人也不会找我这种一穷二白的人来骗,换句话说骗人也是要讲究成本的。那能是谁,信上说是我爷爷的朋友,我连我老爸都不记得长什么样了,还能知道爷爷的朋友是谁,父亲和母亲早在我十岁的时候就出车祸去世了,我命大把前档玻璃撞碎甩出去了,正好前面是一个拉粮食的车我摔在粮食上捡回一条命,父亲母亲就没这么幸运了当场颅内出血去世了,我从小是被几个远房亲戚养大的,所以说现在突然冒出一个爷爷的朋友要见我,让我觉得不可思议。这封信虽然很短但是它包含的信息量很大,这个身在监狱的朋友怎么会知道我最近不太如意,不过我确实过的不太好,先是和处了两年的女朋友吹了,理由很简单我没有一个好爹(事实是连个爹也没),没有好工作,最重要是没有房子,没有票子,她妈就很礼貌的把第一次登门拜访的我骂走了,后来感情上不顺了,工作上也接连失误,老板找了我深谈了一次,说了很多,大体意思就是老板也要养家啊,于是我就被开除了,收到信的时候我已经在床上躺了半个月了,饿了吃泡面,渴了喝自来水,这样的生活确实是不如意,可以说,太她妈不如意了。而且这封信上只是说让我去看看他,要告诉我一些事情,并没有要我寄钱什么的,所以说应该不是骗子,我想了想,一咬牙,去。有什么啊,大不了就当旅游了,再说我要是再这样宅在家里估计就要死了。因为有了这封信我现在才会这样忐忑,说真的当时决定去陕西监狱见这个乔七也是一时冲动,现在仔细想想不免心中有些打鼓,毕竟对这个人一点也不了解,他究竟要告诉我什么呢?为什么非要现在告诉我?不管了,到了见了再说,车到山前自由路。本以为这个乐河监狱离市区很近,可真正找起来才知道有多麻烦,好多人都不知道这个监狱,在他们印象里乐河没有过监狱,犯人都是送到临县的监狱里去,直到我找到一个老出租车司机询问才打听到监狱的位置,这个老司机之所以知道也是因为十几年前自己犯了事在那里待过,按着老司机给我指的路,我又坐了三个小时公共此车,下车后找了个摩的沿着山路又是一顿走,在山里的小路绕来绕去,绕道我都怀疑摩的打算开到山仡佬里谋财害命,直到看见前面大大的五星红旗我才打消了这种疑虑,说实话我从来没有哪次比今天看到国旗激动。摩的把我放在门口,张口就要一百,我也没功夫和他磨嘴皮子,给了他钱把他打发走,看了看手表已经下午两点了。我把背上的包提了一下,心中暗想,乔老头,老子来看你了。来到办理接见的大厅,没想到见一个犯人这么麻烦,要这个领导签字,那个狱长签字的,各种手续办了大概半个多小时,终于算是办完了,一个狱警领着我顺着大铁门进到监狱里面的会客室,对监狱的好奇不紧让我对里面仔细观望,结果却有点失望,印象里关押着众多黑暗势力的监狱,应该处处阴森可怕,可现实是里面到处都很规整,路面一尘不染,花草也修剪的很得当,东西摆放的相当整齐,给人的印象不是进的监狱,而是来到了部队一样。来到会客室,狱警让我稍等一下,也很礼貌,并没有网上说的那样像黑社会似得。我在会客室等了大概十分钟,俩个狱警带着一个老头,走了过来,老头走到我的对面坐下,跟着他来的狱警说道:你们接见时间是半个小时,请注意一下。说完和另一个狱警走到老头的身后坐下,老头看了看我,笑了一下,指了指我旁边的电话,我才反应过来,在这里因为有防爆玻璃所以要用电话才能通话。老头拿着电话,盯着我看了半天说道:你和你爷爷长的很像,只是眉宇间没有了他那样的杀气,没有了好,没有了活的太平些。看这老头也和比的老人没什么区别,最多就是俩个眼睛让人觉得和他这样的岁数不匹配,猛一看上去很是诚恳平淡,可给我的感觉却是在这平淡背后偶尔会闪过一丝狡黠,我知道这个老头不简单,第一次见面我很客气的说道:你好,乔先生,你给我信上说你是我爷爷的朋友,有一些事情要告诉我,我来了,而且带了身份证能证明我的身份,你要不要看一下。老头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你本身就是证明。老头把电话换了一下手,另一只手有意无意的玩弄着电话线,说道:我和你爷爷是患难与共的好兄弟,你爷爷最后临走的时候我在身边,他让我替他好好照顾你们这个家,后来我去你家找你奶奶和你爸爸,但是当时三年自然灾害,你爷爷出家门的时候没给家里留下多少钱,你奶奶带着孩子在家里应该是饿的受不了和一些村民一起去南方讨饭去了,我虽然找了几年但仍是没有音信,但我大哥也就是你爷爷托给我的事我一定要有个交代,四处托人询问,正当我刚有个眉目时候,就犯了点事进了这里,后来托人打听才知道你奶奶已经去世,你父亲和母亲也在你十岁的时候出车祸不在了,我很惭愧没有照顾好你们家,现在我身在囹圄,也不能为你做些什么,到头来还要你来看我,你已经成人了,我只有一个心愿就是让大哥能入土为安,当初由于某些原因,我只能将你爷爷火化,现在骨灰在我河南老家,你去某县某村提我乔七就会有人把你带到我的老宅,你爷爷的骨灰就在那里,我就是希望我大哥最后能得个圆满,这事可以拜托给你吗?乔七说的合情合理,而且这是我们家的事,我爷爷的骨灰当然我应当让他老人家早日入土,刚打算答应下来,突然发现老头眼神不对,看似平淡的双眼微微向下一撇,又马上恢复平淡,我顺着他眼神看去,只见一直玩弄电话线的那只手食指指甲肚上用黑丝碳素笔写了俩个字:别去。这演的是哪一出啊,明明说的挺感人,突然又暗示我别去,难道有什么隐情。这时我发现在我们左边有一个办公室,从窗户里有一个警察正带着耳机盯着我们这里,噢,我明白了,原来我们的通话一直在被监听,老头说的一切我不敢说都是假的,但让我去他河南老家的取我爷爷骨灰的事肯定是假的,我发现坐在乔七背后的俩个警察看似漫不经心的在说话,其实一直在仔细观察这里,而我背后的警察也在我来回的溜达,眼神是不是的往这里瞟,瞬间我觉得肾上腺激素急速飙升,这电影里才有的镜头竟然发生在我身边,一种突然间变身为间谍的刺激感笼罩着我全身。乔七指甲肚上写的字正好被我挡着,我后面的警察根本没有察觉,紧接着乔七又故技重施,在他的中指无名指和小拇指上分别有俩个字,连起来就是:上海巨鹿23号。此刻的我内心无比忐忑,以前看一些谍战片,里面的间谍得知某项情报或者秘密后都演的很紧张,看的时候觉得很假,可真当这种事落在自己身上,才知道那种紧张想要隐瞒是多么难,我不知道我后来的表现怎么样,有没有被警察发现,但看见乔七的模样我才知道什么叫老谋深算,他还是那样和我拉着家常,一点也没有表现出在敌人眼皮底下干不法勾当的神情,问我最近怎么样,工作怎么样,我机械式的回答着,其实他问我什么,我根本没往心里去,直到警察说时间到,起身把乔七带走,我才有种恍然解脱的感觉,乔七走了几步回头看了我一眼,嘴角微微上扬,像是笑了一下,不知道是对我的表现肯定还是对我的一种苦笑。乔七被带回去,我也被带离会见室,带我来的干警没有把我直接带出去,而是带进刚才带着耳机监听我们的那个办公室,带我来的那个干警先走了进去,对坐在那里刚刚摘掉耳机的干警耳语了几句,就让我进来,我进去后,那个刚带耳机的干警给我递了杯茶,明显看出是个当官的,我以为要严刑逼供了,却没想到这个警官只是问了问刚才谈话的内容,在接见的时候有没有什么不正常的事发生。我一口回绝,说没有,说实话当我说这话的时候我自己都惊讶,因为从小到大我一直是三好学生,小的时候听长辈话,上学听老师话,上班后听老板话。我想我能不把实情告诉警察叔叔,一是因为被女朋友甩被老板辞,让我已经厌倦了逆来顺受,厌倦了理所当然,二是因为乔七从给我写信到刚才给我暗示,让我尝到了刺激味道,我开始喜欢这种味道,世界这么大,为何不去看看。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鬼皮书目录
共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