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2-15 10:24:51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末日奔逃
  4. 第一章 开会

第一章 开会

更新于:2017-04-21 13:54:00 字数:4899

字体: 字号:
  不知什么原因,疫情已经开始无休止的蔓延开来。

  “正在紧急抽调医疗界的专业人才前往国家疾控中心,进行紧急会议,加班加点的对病毒进行解析,试图以最快的速度制造出病毒疫苗。

  以M国为核心,进行人类医疗史上最大规模的合作。”

  “本台最新消息,疫情已经在全世界所有角落蔓延开来。”

  “我们最好是待在家里,避免外出,防止人与人接触之时,感染病毒……”

  “已经在全力研制病毒疫苗,我们应该相信,多给他们一些时间,我们要做的,就是不添乱……”

  “梅教授已经三天没合眼,一直坚持观察病人的病情,记录疾病的发病过程以及病理,为研制疫苗提供重要信息……”

  “真的是要乱了……”

  床上躺着一个黄毛青年,手里扬着遥控器,面无表情说道。

  来S市已经三年多了,从当初的身无分文到现在每月的工资勉强能够养活自己以外,好像没什么成就。

  和大多数来S市闯荡的怀梦青年一样,都挣扎在这个城市的最低层。

  “叮。”

  手机短信提示音清脆悠扬。

  摸索了半天,在枕头底下摸出手机。

  “世界即将沦丧!灾难已经降临!信我教,得永生……”

  “啪。”

  手机被扔到一边,在床上弹了一下。

  黄毛青年又好气又好笑。

  “叮!”

  手机短信提示音再度响起。

  清脆悠扬的音乐在房间回荡。

  “要点碧莲不,啊,要点碧莲不,发发发,天天发,灾难来了你就高兴了?能证明什么吗?”

  黄毛青年一阵歇斯底里,用着枕头对着手机一阵摔砸。

  手机屏幕被砸亮了!

  通知栏滚动通知之前的短信:

  “上午9点到公司开会。叶萱。”

  青年一愣,丢下手中的枕头,看着手机,略有沉思。

  “有没有搞错?戒严了还开会?”

  最后无力的将手中的枕头摔向手机。

  黄毛青年起床,用手抓抓头发,在床上慢慢坐起。

  被子无力地垂在床沿,挣扎不上床去。

  窗外的天有点阴沉。远处的天上,像是有一只远古巨兽将要降临,吞噬这个失落的世界。

  翻了半天,在抽屉里找了个口罩,又在衣架上把黑色鸭舌帽带上,随手抄了件外套。

  现在已经八点半了。再不匆忙,九点的会议铁定赶不上。

  从租住的小区出来,走到大街上。

  街上一个人也没有。

  好多店面都挂了暂时停业的牌子,而那些没有挂牌的店铺,也是大门紧锁。

  街面上还留着不知道多少天都没有清扫的垃圾,现在垃圾已然堆成了一座小山。

  恶臭的气味在向四周弥漫。

  “咕噜噜”

  肚子一声轻响。

  闻着臭气,黄毛青年的肚子竟然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连饭都没得吃。”

  闷头往前走了一截。希望可以找到一家开业的小饭馆。

  可是没有。

  全城戒严了。

  “乌拉乌拉……”

  救护车的号子由远及近,在前方街道一闪而过。

  黄毛青年立马闪身。

  在救护车一闪而过之后,紧跟着救护车后面的几辆街道巡逻车也是一一驶过。

  全城戒严,在街上瞎晃,无疑是要被抓起来的。

  “又拉走一个,感染的越来越多了。不知道能过来开会的有几个人。老板就是畜生。”

  一路不忿的嘀咕。

  又绕了几个小巷,躲避摄像头和住宅楼,防止被别人看见。

  抬头已经看见了一座较为老旧的写字楼。

  门口的保安早已不见。

  玻璃门把手上落满灰尘,只有一块是干净的。

  显然已经有人进入。

  没有保洁人员的日常清理,地面已经有些灰尘,踩出皮鞋和运动鞋的足迹。

  可以通过灰尘,知道来公司的并不是很多。

  按了一下电梯。

  十几秒之后,电梯来了,里面空无一人。

  黄毛青年没有犹豫,径直进去,按了下电梯,静等到达。

  “叮”

  到了。

  一条走廊空空如也,和往日的喧嚣决然不同。

  公司的logo也还安静的挂在走廊一侧。

  通过玻璃门窗,可以看见里面好像有人影闪动。

  “不知道来了多少。”

  黄毛青年看着里面,犹豫了一下,缓缓的推开玻璃门。

  口罩和外套并没有脱去。

  来的人不多,只有五个人。

  自己,财务小袁,老板秘书叶萱,项目主管老王,实习生阿帆,每个人也都戴着口罩。

  看着黄毛青年进来。叶萱不动声色的瞥了一眼挂在墙上的电子钟。

  差一分钟到九点,黄毛总是能掐着时间点过来。

  又等了一会。

  不会再有其他人了。

  “就我们五个?”

  项目主管老王疑惑道。

  “可能吧,我都通知了,既然他们不来就算了吧。出来也危险。”

  “说不定被巡逻员抓去了。”一边的财务小袁紧挨着叶萱。眼中又是惊恐,又是疑惑,开着玩笑。

  玩笑并没有让沉重气氛得到缓解。

  “开会直接开视频不就好了……”一边的阿帆喃喃道。

  阿帆话一出,立马让其他三人一愣。

  叶萱的身子也明显轻轻一晃。

  这是一个明显的漏洞:将没有必要的事情做的必要且危险。

  不过身处职场的她很快就将疑惑打散。

  “别急,我会解释给你们听。”

  叶萱说罢,便转身走向老板办公室,从办公桌下拖出一个背包。

  背包里的东西比较沉,叶萱拖着也吃力。

  阿帆去帮忙了。实习生还是挺勤快的,叶萱也没有拒绝。

  将背包放在五人中间。

  除叶萱外,几人面面相觑。

  “这是?”老王首先开口。

  这里除了叶萱,他的职务最大。

  叶萱没有说话。蹲下将背包的拉链拉开。

  背包像破了皮的灌汤包。里面的东西一股脑的往外泄。

  十几扎百元钞散在地板上。

  众人目光明显一愣。

  “钱?都是吗?”实习生阿帆声音中带着颤,剩下四人感觉到他的激动。

  现场就五个人,没人哄抢。

  只是都看着叶萱。希望她能够解释一下情况。

  “这疫情不知道能够持续多久,老板想着,先把之前员工的工资和年终奖金结清,等到疫情结束之后,公司再重新开业经营……”

  “好多人都没来呀,再说,现金这东西,现在也没处花。转账多实在。”财务小袁不置可否。

  “这情况,老板也考虑到了,不过他现在也不方便出来,具体情况,也就只能这样了。”叶萱道。

  “没来的人,这钱怎么办?”阿帆明显考虑了其他人。

  “你小子,现在还想那么多,来都不来了,说明他们把命看的比钱重要啊。哪像我们,还得养家糊口。”老王没好气说道。

  “里面好像还有其他东西。”黄毛青年眼尖,看出异样。

  叶萱将背包使劲一提,所有的东西都一股脑的倒了出来。

  用a4纸打印的六个小册子。

  封面无字。

  黄毛青年随手捡起一本,随便翻看。

  可是不消片刻,他便面色微变。

  其他人也急忙翻看,片刻后都面色难看。

  即使他们面前放着这么一摞现金,也不能让他们提起半分兴趣。

  “呵呵,这可能是老板诓我们的吧。”老王面无血色,声音颤抖。

  “也许是吧……”其他几人喃喃道。

  “这么重要的东西,你以为那个吝啬鬼会和我们说?”财务小袁有点不相信。

  “也许他良心发现也说不定。”被剥削最惨的无疑是实习生阿帆,听阿帆的口气,好像已经和老板的恩怨情仇都已经一笔勾销了。

  “他跑路还来不及呢,这笔钱我想也不会是他留的。”黄毛青年看着叶萱道。

  其他三人也都看着叶萱,感觉她隐瞒了很多东西。

  叶萱看着再也瞒不过去,缓缓的吐出一口气道:“钱是老板的,资料也是老板的。不过都是我偷的。”

  四人都带着口罩,但眼中满是惊讶。

  “老板欠我们钱,这是事实,我们都是老乡,不可能让他一个S佬欺负。如果今天你们没来,那只能说对不起。”叶萱有点愤愤不平道。

  确实,在场的几人都是A省的人,来S市之后,大家也都抱团,公司起步到如今这规模,他们几人有着不小的贡献,只是遇人不淑罢了。

  “唉……”老王深深叹了一口气。他也是年过四十的人了,在S市有着自己的家庭,算是半个S市的人,现在听叶萱这番话,不禁略有感慨,外来的,总是不受待见,不论在公司,还是在家。

  “钱这事是说明白了,可是这东西?”黄毛青年扬了扬手中的a4小册,这里只有五个人,却有六份小册子。

  “还有一个人没来!”叶萱淡淡道。

  “至于其中内容是真是假,我也不好做判断。不过这是老板在他们圈子里得到的消息。老板为了这个消息,花了一千多万。如果是真的,我想我们还是做好选择,是去是留,大家都是成年人,有着自己的判断。”叶萱的语气莫名的变得严肃起来。

  “超哥没来。他也是我们老乡。”阿帆在边上略有感伤,掏出手机想打电话给超哥。

  “啪。”

  叶萱眼疾手快,一把将阿帆的手机拍落在地。

  “到处都是ZF监控,你想说什么回去说,别把我们都害了。开会只是个幌子,我不可能在信息上说其他的,如果他这点想不明白没来,我们也就只能做个好人情,将他的那一份留在这里。”叶萱怒斥,杏目圆瞪。

  阿帆被突如其来的呵斥吓到,愣在那,看着跌落的手机,捡也不是,不捡也不是,不知说什么好。

  “萱姐说得对,如果现在真的被巡逻员抓住关了禁闭,按照这册子上所说的进度条,我们是无论如何都跑不掉的。”小袁说道。

  “跑?怎么跑。”老王的家在S市,虽然老家有老爹老娘,但是S市却有着他的妻子儿女,这时候,无论如何也不能铤而走险的,唯一的方式就是存储足够多的水和食物,在一个安全的地方,静等救援。

  “阿瑾,你,回去吗?”小袁看着黄毛青年道,在S市,她还没有依靠。

  黄毛青年阿瑾看着小袁,这个二十六岁的姑娘和他不但是一个省的,而且还是一个市区的,如果自己回去,无疑是要带上她的。

  “很想回去,我回去考虑一下,到时候通知你。”多一个人,多一份责任和义务,多一份照应。如果真的上路,却只有自己到了老家,阿瑾他无法面对小袁的父母。至于她的父母到那时候还在不在人世,那都是后话了。

  “萱姐,那现在我们怎么办?”小袁看着阿瑾没有表态,便也不想再说什么。如果真的到了世界末日,作为一个小女人,她会成为别人的累赘,即使是老乡,也没有义务带着自己这个拖油瓶一路回老家。

  “把这些都分了,将阿超的那一份放在他的办公桌上,他万一回来,希望这些对他有点帮助。”叶萱看着众人的眼神,试图解读他们脑中的思想。

  “我看行吧,毕竟我们都是老乡,如果不留,便是真的丧尽天良,毕竟这还不知真假……”老王扬了扬手中的册子,语气中带着疲惫,带着一丝希望或者是侥幸。

  几人将钱都分了之后,每人大约十五万。

  这是阿瑾第一次拿这么多钱。

  实习生阿帆因为看不见脸,所以表现的很是淡定。看着手里的钱,再看看地上的手机,一脸的嫌弃,真的准备一脚跺碎了才好。

  “现在还没到十点,我们就此别过。回去的时候都小心一点,别被抓了,抓住也要为其他几个老乡想一想。”叶萱最后交代道。

  其他人轻轻点头。

  叶萱将a4小册和十多万的钱钞放在超哥的桌子上,将电脑显示器挪了挪,让熟悉自己岗位的人一进来就能发现异常。

  靠着窗户向楼下张望,叶萱并没有看见巡逻车队的踪影。

  “希望各位安好,有空再聚。”叶萱提着手袋,将小册撕毁丢在垃圾桶内,转身离开公司,径直走向电梯。

  众人看着叶萱的背影,心中五味陈杂。

  “就算没有这上面说的那样,以后想见到她,也只可能在高墙内了。”老王捏着小册子,自语道。

  “我们也走吧,各位路上都小心一些。”将手上的小册同样撕毁,阿瑾道。

  其他几人点头示意,怀揣着钱,走出公司。

  整个公司,又恢复之前的死寂。

  到楼下之后阿瑾看着写字楼外,和之前一般,并无异常。

  小心的转了几个小巷,走走停停,避开巡逻员呼啸的车队,回到住所,已经近十一点钟。回来远比去的时候更加小心。

  “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安全的回去,都住得不远。”阿瑾淡淡道。

  从衣柜里翻出一个背包,将之前的钱放在里面。

  收了钱,便是半只脚踏在叶萱那条船上。如果叶萱栽了,供出他们,他们也别想再在这个城市立足,注定会有牢狱之灾。

  之前老王的感叹也不无道理。

  如果小册子上的信息是真的,那这一别便可能是永远,如果是假的,那这一别再重逢也是多年之后。

  “叮!”

  手机短信提示音响起。

  阿瑾连忙将手机掏出。

  “世界即将沦丧!灾难已经降临!信我教,得永生……”

  看着手机上的信息,阿瑾有点神经质。

  每天早上、中午、晚上、凌晨,定点发消息,怎么屏蔽也没有用。

  将手机扔在一边,肚子实在饿得不行。阿瑾连忙走向厨房,叮叮当当的一顿乱响。

  在那栋有些老旧的写字楼,地板上的手机微微颤动,屏幕点亮间,通知栏一条信息正在滚动通知。

  “世界即将沦丧!灾难已经降临!信我教,得永生……”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