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12:20:50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拯救幻想少女
  4. 第三章 黑天

第三章 黑天

更新于:2018-03-16 21:07:21 字数:2813

字体: 字号:
  雷声滚滚,乌云压城。

  暴雨的前奏。

  狂烈的风,呼啸在破败的城市,流窜在每一个街头巷尾。耀武扬威地卷起一片又一片废弃物,再弃如敝屣般抛下。

  一张废旧的报纸,打着旋从空中掉下。一只脏兮兮的手伸出,在它接触地面之前接住了它。

  这是一张十多天前的晨报,脆弱的纸张经过多日摧残,还能保持大体已经算是万幸。林夕随处寻了一张长椅坐下,低头阅读起来。和他所预料的一样,都是在报道世界各地犯罪率上升的事。背面题目是“美俄防核扩散协议照常开启”,林夕匆匆瞥了一眼,咧嘴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随手将它扔在地上。

  现在,他不必担心这样的行为会影响市容,也不用担心有人突然跳出来指责他。

  不会再有人这样做了——任何试图恢复秩序、阻止混乱的行为。

  正如前一章所猜测的,末日,降临了。

  没有从天而降的外星人,没有从地缝中钻出的巨虫,也没有席卷全球的丧尸病毒。人类是从内而外,自我崩溃的。

  所有人都像丧失了理智,变得绝望,麻木而短视,沉湎于眼前的短暂欢愉中不可自拔。

  在他最初降临这个世界的几天,这样的情况表现为,情绪失控的同时,出现反社会倾向,并在清醒前酿成不可控制的惨剧。

  自杀式恐怖袭击,大规模的械斗,校园枪击,集体自杀······

  但是,暴力机关仍有力量,在调动军队入城后,采取的措施果断而有力,一时之间,局势真的为之一滞,好似汹涌的洪水,撞上了坚实的大堤。对于大多数人来说,

  然而,平静的表面下,暗流涌动。这个世界的人似乎不知何为恐惧:在这样严厉的风头下,各种各样的犯罪手法仍层出不穷,甚至有人将矛头对向了部队,虽然是以卵击石,仍旧起到了不可估量的“带头作用”。军队则采用更加强力的手段镇压,可是也渐渐变了质,手段越发血腥野蛮,似乎并非为了维持秩序,而是仅仅在享受暴力一般。

  而最后一天终于到来。在全球直播的阿妹你看和饿裸死的防核扩散协议中,被国内的犯罪率弄得心烦意乱的两国领袖,最终因彼此意见的不合,失去了风度,在世界人民面前上演了一部精彩绝伦的全武行,大打出手。周围的保镖随从围成一圈,看得热血沸腾,纷纷拿出手机拍照录像,不时鼓掌喝彩。

  这一幕点燃了全世界人民的热情,大家脸上洋溢起热情的笑容,不约而同地走上街头,开始了没日没夜的游行狂欢。

  这是他在电视上看见的,最后的镜头。因为接下来,记者领导们,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参加了进去。

  工厂停工,学校罢课,农人不再劳作,商人也关门歇业。连公务员,警察,部队,也脱下制服,走到街上,与民同乐。人类数千上万年来进化出的,复杂而有序的社会分工合作,在短短不到两周轰然倒塌。从众心理被无限放大,人们狂热地四处游荡,滚雪球般的越来越多,就好像非洲大草原上的迁徙。失控也不可避免,大家无可理喻地打砸抢烧,走到哪,哪里就如蝗虫过境般凄凉。

  所有人都放弃了治疗,走上了这彻底绝望的,最后的狂欢中。

  而这样的“狂欢”,到人类灭亡之前都不会停止。

  举目四望,满目疮痍。断壁残垣,千疮百孔。饿蜉载道,尸骸满地。

  人类自己的杰作。

  林夕默默注视着一切,即使一次次告诉自己,这不是自己的世界。但是,仍不免有兔死狐悲,满心凄怆之感。

  如果不是从一开始就因为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天然地站在上帝视角看事情,他大概也会走上一样的道路。他也失控过,他也杀过人,他也遇到过危险。最可怕的一次,他不小心把刹车踩成油门,直接撞上了路灯,被卡在车里面,然后被闻声而来拍照录影的围观群众扔了自制燃烧弹······(在局势彻底失控之前)

  他估计,失控的时间虽然很短,但是在这之前,有很长一段时间的潜伏症状,有数年甚至十数年的潜移默化,最终让所有人丧失了警惕。

  那么,只能冷眼旁观的你,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道貌昂然地评论呢?

  他感到无力,愧疚。林夕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么多小说动漫,里面的人物,无论反派还是正派,都无比渴慕着力量,强大的力量。

  可以改变世界的力量。

  他不想再待下去,但是他又不得不继续等待,等待着,幻想少女的出现。

  幻想少女在哪里?快到碗里来——他再也发不出这样的声音。

  ——刺,灼目的闪电劈打在不远的高楼上。

  狂雷惊叫,滚滚而来。

  风,更加狂野,啪啦,啪啦,玻璃被吹倒在地,破碎的声音。云,越来越低,越来越低。当黑暗降临在这白昼的时刻,有生之年,林夕终于见识到了,网上被传得神乎其神,阴森诡谲,曾出现在南京的——

  黑天。

  街道上,稀稀拉拉的亮起了几盏路灯。

  ————分割————

  下雨了。

  先是稀疏的几粒,接下来斑斑点点,伴随几声惊雷,陡然大了起来。

  哗啦啦——哗啦啦——

  远处陡然传来了喧哗,林夕皱了皱眉,思绪回到现实。

  按照林夕自己的观察,人们的狂欢是不会走回头路的。难道是别的地方的人游行到这里来了?不应该啊?城与城之间的距离足够让短视的人们留步,完全崩溃不过几天,食物也应该不算短缺,那么······

  有人走近了。

  他躲了起来。

  一对中年男女,穿着雨衣。他们并排行走,女人紧挨着男人的胳膊,走到一片废墟旁,低头翻寻着什么。

  在那之前,这是一家超市的地下仓库入口。林夕背包里的食物,就是从这里面补充的。可惜被狂欢的人群毁掉了。

  他们找到了什么东西,然后回头大喊:“在这!”

  接近的脚步声密集起来。

  “没有发疯,”林夕判断着,“但是并不意味着不会发疯。如果他们是因为饥饿的话,那么,等到挖出仓库里的东西,必然会发生哄抢。”

  越来越多了,人们接近这片街区。林夕可以肯定他们没有“感染”的症状,因为太有组织性了。身穿黄色雨衣,背着大罐子的人向街上的尸体喷洒消毒剂;披着白大褂的人员用担架将它们小心翼翼地抬出;其他人有的指路,有的帮忙搬街上的障碍物如混凝土块、大片的碎玻璃。不一会,整个街道为之一清,虽然还有些小垃圾,却也再看不出几十分钟前满目疮痍的样子。接下来,一辆挖掘机呼啸着经过,在仓库前停下,开始有效率地施工作业。

  他不由得走了出来。

  瀑布般的大雨中,经过他的身旁,人群分错如织。他们的表情悲伤坚定,步伐稳健有力,行动简洁,目的明确。如同电影里的镜头,他转动视线,向四周看去。目之所至,只看见一个建立在废墟之上的秩序,和希望。

  抬头,漫天的雨,纷然而冷漠,无情地拍打着林夕的面庞。他的双眼模糊了,没有眼泪,却觉得自己在哭泣。

  ————分割————

  ——轰隆。

  雨,更大了。

  电闪雷鸣之间,借着霎那的亮光,林夕忽然发现空中似乎飘着什么东西。

  “那是,人影?”

  ——轰隆。

  再一次却认,确实是人影。

  ——轰隆

  闪电再次披在附近的避雷针上,这一次,他终于看清:那是一个娇小的少女,身穿蓝绿色的长袖格子衬衣,下身是带有哭、笑脸的镂空花纹的灯笼裤,粉色头发,周围漂浮着一圈椭圆形的东西,脸上戴着一张面具,上面有神似猫耳的东西,好生熟悉······

  雷声,淹没了他的吐槽:“我勒个去,这面具不是二婶子的脸吗?”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