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2-15 10:42:58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芒修
  4. 第一章 序 言

第一章 序 言

更新于:2017-04-21 07:23:57 字数:4109

字体: 字号:
  看着灯红酒绿的街道,少年感叹人世间的残酷。

  在刘芒的记忆里,平凡的家庭里,充满着温馨。直到一天夜里,一群陌生人闯进了自己家中,那年刘芒十岁。母亲急忙抱起自己,向屋外森林里跑去。

  “妈妈,怎么了?”刘芒哭着问道,因为他看见自己的妈妈背后在流着血。

  “芒儿,以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妈妈不能陪在你身边,妈妈对不起你。”妇女泪水不断的流着,眼中的不舍,想说些什么。

  “妈妈,我不要离开你”刘芒哭喊着。

  ‘碰’一声,刘芒在电视里听过,这是枪声。母亲倒下了,刘芒从怀里掉了下来,滚了出去。这也许是刘芒命不该绝。

  “没有发现什么,女子已经死了。”黑衣男子探了探脉搏,拿出对讲机说道。那头传来,“快去周围看看,能不能看见那个小杂种。一定要斩草除根!老头子要是发现什么,我们就全完了。”

  草丛里,刘芒一动不动。由于之前摔下来的时候,撞到石头,此刻已经昏过去了。

  次日,黑夜里的吵杂,已经变成了鸟叫声。阳光照射了整个大地,刘芒慢慢的睁开双眼,右手揉了揉头部。看着周围的一切,想起昨夜母亲倒下的场景,刘芒哭了起来。四处的寻找着,没看见母亲的尸体。擦拭了眼角的泪水,往家中跑去。

  凌乱的家中,在没有以往的温馨。刘芒跪倒在了地上,天下起了下雨,也许上天都在为他感到世间的凄凉。

  十年后,刘芒跪在了师傅清云子的面前。只是重重磕了些头,并没有说些什么。清云子看着刘芒,想起了当年,这个好似乞丐的小男孩,长跪在门前的情景。看着每一天的刻苦训练,叹了口气。只说了一句:“清云寺是你的家。”他知道刘芒这十年来的痛苦,是怎样煎熬着过来的。

  刘芒起了身,走出了房门。他感谢这十年来,师父的养育之恩。如果没有师傅,他早已经饿死。清云寺门前,刘芒在次跪下了,这也许是他今生最后一次的拜别。

  森林里,看着熟悉的一切,刘芒回忆起了小时候的场景。迈着沉重的步子,往家中走去。一位年迈的老者,坐在椅子上,不知在想着什么。刘芒走了进来,老者仿佛被电击到一样,连忙起身,颤抖的双手,像是看见自己渴望中的孩儿。

  “打扰了,这个是我以前的家,我看看就走。”刘芒歉意的说道;毕竟都十年了,家中没人,肯定被别人买去了。值得欣慰的是,家还是老样子,没有变,只是人确变了。

  “你是芒儿吗?”老者走了过来。

  刘芒征了一下,按照小时候的记忆,应该没见过这位老人家。连忙点头道:“您好,我叫刘芒。不知老人家,您是?”

  屋里,走出了一人,看穿着打扮应该是管家之类的。“少爷?”管家明显惊了一下,暗道‘应该不是,看着这般年轻,难道是小少爷?’

  经过一番谈话,得知这位老人家竟然是自己的爷爷,也是国内有名的刘氏家族族长。原本准备叫自己的父亲,去接手家族事业。不料,当天晚上自己全家就遭人暗杀。通过这一系列的话题,刘芒对自己的亲人遇害有了一丝线索。和爷爷商量了一下,决定第二天去公司看看。

  “什么!当年不是叫你们斩草除根的啊!那个小杂种怎么又回来了!”刘氏家族内一间书房暴怒道,也就是刘芒的二叔刘全。“都还楞着做什么,全给我准备去!我一定要这个小杂种,还有那老家伙,有命来没命离开!”

  其实刘芒根本不知道谁是凶手,真是“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如果让刘全知道,肯定后悔死今天做的决定。

  刘氏家族内,众人都知道今天族长的孙子,回来了。都在为自己的地位害怕,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更是知道刘芒的父亲离奇失踪,肯定有什么关联,谁都不愿意做这个出头鸟。

  ‘咳’周围安静了下来,刘芒跟着族长走了进来。脸上表情看不出任何,只是眼角四处看了看。刘全冷着脸在下方想着‘让你个老家伙和小杂种先风光些’,转头对着身后的人问了句。“准备好了没。”身后之人点了点头。

  “大家也都知道了,这是我那小孙子,我打算过些日子便把家族事业交给他,不知道你们有什么意见不。”看着族长这样淡道,没人敢说着什么。就在沉浸了片刻,一声大喝打破了紧张的氛围。

  “老家伙,原本想让你舒舒服服的退下来,安享晚年,但是你居然随便就这样把家族事业交给这个小杂种。”刘芒此刻脑子里,只有‘小杂种’三个字,感觉很熟悉。闭上眼,回忆着。嘴里无意识间说道;“斩草除根。”脑中里的瞬间,刘芒知道这人便是当年杀害自己父母的幕后主人。体内的气息,开始混乱。这十年来的刻苦训练,就是等着这一天。身上的气势散了开来,众人感觉到一股杀戮之意,退缩了几步。

  屋外迅速穿进来十几个全副武装的士兵,手持全自动突击步枪AK-47,露出一股杀气,俨然是一群经常经历生死的雇佣兵。众人在傻也知道,刘氏家族要变天了。

  “哈哈··”狂妄的大笑声,刘全注视着所有人。“别在想了,周围都是我的人,那些保镖,都已经死了。在这合同之上签下字,老家伙,我留你一条命。其他人,你们自己最好看清自己的位置。”

  看着周围,刘芒自嘲的笑着。笑自己太天真,原本以为自己苦练了十年的功法,能有报仇的实力。没想到,到头来对着一群枪械,竟然发现自己还是那么的弱小。

  “你个孽畜,我养育了你这么多年,你竟然这样对待我们。”老者颤抖的身躯,喘着粗气。

  “老家伙,这些年我把自己都奉献给了家族,家族又给过我了什么,到头来还是给那个野种,还有这个小杂种。今天正好叫你们全家在下面团聚。!”刘全发疯似的咆哮着。

  “把那个小杂种给我打死。”

  ‘突突突。’刘芒运起了内功,身法灵活的施展了开来。刘芒不甘心,这十年来的苦修不是白练的。

  ‘咻’腰带上的软剑抽了出来,跳了过去。

  ‘青云白山’‘鹤笑九天’‘剑挥天下’每一个招式的运用,便有一人倒下。刘全看着这一幕,内心产生了一丝恐惧,退缩的向外跑着。

  刘芒现在已经中了几枪,按照正常人,早已经死了。但是刘芒这十年来拼命的苦修,肉体也练的有成,内心更是求生欲望极强。仇人就在眼前,刘芒不允许自己就这样的死。

  在厉害的人,也有着内心的弱点。雇佣兵们看着眼前全身鲜血的男子,心中的恐惧,另得手中的杀人无数的机枪都开始颤抖了。已经有人开始丢下枪,向着远处逃跑,不愿在于眼前的恶魔,继续争斗下去。枪声渐少了,哭喊声传遍了四周。

  刘全看着浑身是血的刘芒,早已瘫倒在了地上,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着,眼中只有着绝望。他知道对方不可能饶过自己,挣扎着想去捡地上的枪支。

  微弱的心跳,刘芒知道自己要死了。看着前方不远处,躺在地上的仇人,犹如行尸走肉般的前行着。

  举起了手中的软剑,向下使劲的挥去。身上在没有了痛楚,感觉是那么的轻松。

  脑子里,回忆着小的时候家里温馨的场景,轻呼了声:“爸妈,我想回家。”刘芒拖着浑身是血的身躯倒在了回家的树林中,狰狞的双眼也开始了慢慢闭合。

  天黑了下来,’嘀嗒嘀嗒‘下起了大雨。天好似一直在看着这个少年的成长,从亲人被人杀害到现在手刃仇人。此刻天不在是当初的凄凉,而是看着少年的如此成长感觉到欣慰。

  雨越下越大,天空中的雷声更响了。如果有人在此处,定可以看到一道闪电击在了那浑身是血的男子身上。

  天晴了,空气中的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地面上的血迹早已冲洗掉了。彷如之前未曾发生过一般,树林中的男子也已经不见踪影。

  “哦也,终于能有饭吃了。”一个原始深林打扮的男子拎着兔子叫道。没错这就是刘芒,也许是上天的眷顾,叫他获得了新生。醒来的时候,刘芒发现自己还活着。便急匆匆的往家跑去,跑了一天,没找到家。在看了看四周,不是当初的深林,只好走一步是一步了。衣服也被当时的闪电击没了,随便找了些树叶遮挡一下重要部位,就是现在的原始深林打扮了。

  吃完了烤肉,修炼起了肉体。来到此地,发现自己只能修炼肉体,其它修炼不了了。无奈的摇了摇头,又开始了四处流浪生活。好在身体每天的修炼,肉体也变的强大了,碰到一些野兽能斗的过了。最让刘芒吃惊的是,他能听懂动物说话,现在算是真正的原始深林居住民,成了山大王。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刘芒的肉体变的越来越结实。根据以前师傅的介绍,不应该会练到如此,刘芒也考虑了好多次,后来也就随它去了,现在他有信心就算大炮来,都不一定能把他轰成怎么样。怎么说现在也成了山大王,巡视了一圈,发现少了一个小弟。连忙大喊道。原本身体就很强大,嗓音变的很浑厚,这一大喊。好似山崩地裂。

  远处的一处村庄,村民惊恐了,好似什么大的猛兽要出没了。村里的壮汉纷纷手拿长矛,刀剑铁器在村庄四周巡视了起来。要是让他们知道,是一个二十岁男子的大喊声,还不把他们吓死啊。

  空旷的山洞内,聚集了大量的野兽,让别人看见也算是一奇景。毕竟好多都是敌对的,居然都安分的在一处。刘芒站在石台上,看着自己的小弟们说道:“大猫,你看见小蛇去哪了吗?”大猫立刻道:“流氓老大,我刚才在休息没看见啊。”暗想‘堂堂我一虎霸王,现在到成了这流氓口中的大猫。’大家都知道对方,但是没人敢说出来,谁叫打不过人家。而且欺负人的招数,也太多了。也不能怪刘芒,毕竟小时候正在玩心时候,家中出了事情。现在好不容易成了山大王,怎么也要一些威风威风。

  “麻雀,你呢?”“老大,你虽说比我厉害,我烧不死你,但你不能损我这样吧。想我堂堂火凤凰,要不是被哪个杂碎丢在深山里,我。”还没说完,刘芒喝到:“你小子,最近是不是羽毛长硬了,你看你长那样,也好意思说是火凤凰,明明是小麻雀,难道是当年基因突变?”火凤凰脸色难堪,也不好说什么。谁叫自己长的这么小。委屈的道:“流氓老大,你看我都这样了,你以后能别那样叫我吗?”说着眼泪快掉似的,让人看了那个心疼。刘芒也不好意思了,以后叫你“凰凰”周围的野兽都偷笑了起来。大猫感叹道:‘幸亏咱起叫大猫。’

  “大王,刚才我的族群说看见小蛇被人抓了。”大鹏听到传音,立刻道。

  “告诉你多少次了,以后不许叫我大王,要喊老大。记住!”刘芒连道“你们说人抓了?我来这么些日子,怎么没人告诉我附近有人!看来最近对你们都太好了,是吧。”邪恶的眼神露了出来,众野兽连忙求饶道;“老大,你是人类,我们以为你从那来的啊。”

  最后,在刘芒的危言耸听下,才知道自己竟然穿越了,来到了异世界。内心感叹道:‘家是回不去了,既然上天给我第二次生命,我就要抛去过去,开始新的人生。’

  这到底怎样一个世界呢。新世界,我来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