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0-19 02:50:50
  1. 爱阅小说
  2. 短篇
  3. 佝偻者
  4. 佝偻者2——他(1)

佝偻者2——他(1)

更新于:2017-04-21 07:31:47 字数:1164

  佝偻者2——他(1)

  在他认为,这座宽敞的教室无异于牢笼,他带着受刑的感觉,瞪着眼睛,完全不理会黑板上他认为是怪物的人的指手画脚。

  他的内心只想着五里外的家、田野和伙伴。由于他这一期学生多了六年级,而小学教室不够,他只得提前来到镇里的初中。带着换洗的衣服,带着饭盆,带着大米,还有黑不溜秋的菜,他算是只身来到这里,没有引路人,村子里上初中的就不多,而他认识的就更少。

  此时他已11岁,趴在桌子上,望着窗外。他总是很喜欢看那里,因为那里有一棵刺藤,一蓬一蓬,带着点车子路过扬起的尘,恰似老家房子旁边的毫无二致的刺藤。他可以看着它一节课不眨眼,内心的自己早已飞回了家。周围的伙伴只有他上了初中,可以说无论去或是回都是一个人。

  他直起身子,把压坏的课本整理好,放进抽屉,下课铃响了。他坐在靠墙的位置,除了上厕所,他不离开座位。他仍望着藤蔓,他想着和小伙伴一起玩耍,玩弹珠、卡牌,大家都在笑,手里抓着大把的弹珠,生怕不见或被抢走,甚至会觉得心里拿着越多的弹珠,自己的运气会变好,手里的弹珠会越来越多,不知是听谁讲的聚宝盆的故事,可实际上,没有任何关系。他会想起和几个小伙伴一起上山砍柴,而下山时,把扛的木柴扔一边,顺道就下河去了。有一次,他猛的跳下去,接着,有一个人将他的头往下摁,这可吓坏了他,挥着双手,连声喊:“救命!”现在想,当时和着方言肯定很好笑,也是那次之后,他害怕深水,有种窒息感。

  上课铃响了,这是班主任的课,她是新一届的老师,刚从大学毕业,怀着教书育人的梦想,企图带好每一个学生,可她从未注意到他,真是可笑,她说她是个完美主义者,因而她很严格,全校出名。这样也好,回去就会有和小伙伴侃的话题,抱怨作业太多,她的各种无脑政策等等,他乐于次,他希望周遭的人关注他,但在这里,他出不了头,只能回家找着那种莫名的存在感。

  他还是看着刺藤,毫无变化,却仍在回忆着几个月前的事,而班主任也不过是拿着教材辅助书念的朗朗上口的与一般无异的老师,这就是他当时的想法。但他得注意下课时间,这可是他很在意的事,他要去饭堂拿饭盒,这里的制度是三到四人合买一个饭盒,早、中、晚轮流洗米将饭盒放到蒸饭室,每个饭盒都有编号,但在某些情况下这是没用的,比如对于初三的想拿谁的就拿谁的,谁也不敢说什么。他不管那些,他只管下课往饭堂,一是他很饿,其次他怕晚了饭堂被其他人不小心抽错后放在地上被其他人弄脏,但他又有点担心,班主任的拖堂。

  果然的,拖堂已不可避免,虽然原来就没有听讲,但那时悠闲,这时有些“心急如焚”,心里则暗自将班主任骂了好几遍,毫不吝惜的骂。终于宣布下课后,他第一个走,根本不顾她的规矩,说什么下课后要让老师从前门走到后门后,学生才能出教室,他不管,老师也不管他。冲到饭堂后,早已排一长队,他只能等着,他知道待会会来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