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1 19:29:38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蔚蓝天空的守候
  4. 第二页 熟识

第二页 熟识

更新于:2018-03-18 13:06:11 字数:2265

  这是一家规模一不大的网吧,一眼望去就能将网吧里的所有电脑尽收眼底,大概也就一百来台电脑吧,上网的人也不多,网吧里只坐了一半人而已,不过这毕竟是附近唯一的一家网吧,生意再差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苍狼走到网吧的前台处,一位长得很可爱的女孩正坐在电脑前聊着QQ,余光瞄到走上前来的苍狼,便直接问道:“几号机?”

  苍狼摸了摸鼻子,将手放在了网吧的前台上,道:“嗯……我是来招聘的。”

  女孩转过头来看了他两眼,应声道:“嗯,好的,我去叫老板。”

  很快老板就走了过来,老板也是一个年轻的女人,大概二十六七岁上下,浑身充满了活力,颇有几分小女生的青春模样。

  “咦?是你?好久不见呀,最近去哪了?”老板欢快地朝着苍狼打招呼道。

  “你认识我?”苍狼这句话几乎已经到了嘴边了,但还是被他生生地咽了下去,装作一副熟识的样子同样向她打起了招呼。

  “呃……最近有点忙。”

  “怎么?被老板炒了?”

  苍狼点点头。

  “哈哈,正好我这里缺网管,不如就来我这里工作吧?”

  “嗯,我就是这么想的。”虽然假装熟悉,但是苍狼可是对老板一点了解都没有,回答问题的时候只好含含糊糊的。

  “跟我来,签下合同吧。”说着,老板就率先朝着二楼走去。

  在签合同的过程中,苍狼渐渐地摸清楚了自己曾经和老板的熟悉程度,似乎并不是非常熟悉,而在老板郑重的自我介绍后,他确定了这一点。

  “啊,对了,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吧,我叫苏雨,说起来,你的名字还真是特别呢。”

  “苍狼”,苍狼在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虽然失去了过往的记忆,但是这两个字写在纸上,却感觉无比的顺畅。

  难道我以前真的叫苍狼?苍狼不禁在心中想道。

  “以后你就上夜班啦!”明明比苍狼矮一个头的苏雨偏偏拍了拍苍狼的肩膀,道。

  “嗯。”苍狼应道。

  “上班时间是晚上十点到早上六点。”

  “嗯。”

  正事说完了,苏雨又凑了过来,道:“苍狼,这次再帮我个忙吧?”

  苍狼疑惑地看着她。

  “嘿嘿,你懂的啦。”苏雨笑了笑,将苍狼带到了网吧角落的一台机子前,熟练的登录了时下最热门的一款游戏,然后和好友名单里的一个人说了几句,便拉着苍狼把他摁在了椅子上。

  “来!帮我虐死他!”苏雨大声说道。

  “什么?”苍狼感觉自己的头顶上都快冒出十几个大大的问号了。

  “别装啦,来来来。”苏雨将鼠标放在苍狼的手上,把键盘拉出来,“交给你啦,不要给我面子,狠狠地虐他。”

  苍狼还是一副什么也没明白的样子,他一片茫然的握住鼠标,将左手放在键盘上,随后游戏就开始进行了地图的读取,苍狼依然没有回过神来。

  直到进入了游戏,那画面让他莫名的有一种熟悉感,他本能的,下意识地操纵着游戏人物朝前走去,在地图的正中央,看到了另一个角色朝着他走来。

  某个被尘封的记忆似乎一下子被解开了,是有关这个游戏的,繁杂的记忆一下子涌入他的脑海里,但是却没有一点不适应的感觉。

  “这是……我的记忆?”苍狼在心中疑惑地想道,顺手将耳机戴到了头上。

  苍狼娴熟地操作着人物,将对手不断的用技能连在空中,直至击杀他都没有少过一丁点生命值。

  “漂亮!”老板娘兴奋地在边上叫道。

  苍狼却感到非常的疑惑,为什么记忆会突然自己回来?难道只要接触某些东西就可以唤醒记忆吗?

  “老板娘,我有点困,回去睡觉了。”苍狼找了个离开的理由,实际上不知道睡了多久的他,此刻精神好着呢。

  “去吧去吧。”老板娘随意地说道,看着苍狼从座位上站起来,自己便坐了下去,在好友聊天窗里噼里啪啦的一顿嘲讽。

  苍狼双手插在口袋中,迎着冷风朝着小河走去。

  渐渐地,他终于想到了什么。

  “虽然记忆是回来了,但是回来的似乎只是纯粹的知识记忆,而并没有情感记忆之类的东西。”苍狼自言自语地说道,虽然心中已经大致明白了什么,但是却无法清晰的表达出来。

  “大概,就像是机器人的程序那样?”苍狼仔细想了想,觉得还是这个说法比较贴切一点。

  冬日的阳光照射在清澈的水面上,苍狼站在岸边,看着微波粼粼的水面,思绪也渐渐地平静了下来。

  “难道我以前是游戏的职业选手?”苍狼的脑海里出现了这么一个诡异的想法,甚至已经开始想象出失忆前的事情了——因为技术太好,被人暗害,让自己失去了记忆?

  苍狼晃了晃脑袋,将这个有些荒唐的想法丢到了脑后。

  “K?”一个看上去二十来岁的年轻女子悄无声息地站到了苍狼的边上,轻声问道。

  苍狼毫无反应。

  “苍狼?”那个女孩继续问道。

  “呃?”苍狼疑惑地转过头去。

  “你就是K吗?”

  “K?什么K?”

  “装什么傻呢,别告诉我你失忆了啊。”女孩翻了个白眼,道。

  “嗯。”于是苍狼很认真地回答道。

  “你真的失忆了?”女孩摸了摸她的长发,将她那精致的脸蛋朝着苍狼凑了过去。

  “啊,嗯,你认识我?”苍狼问道。

  “不认识。”女孩盯着苍狼的眼睛,道,“组织里派我来和你接头。”

  “组织?”

  “嗯。”

  “什么组织?”

  “杀手组织。”女孩漫不经心的说道。

  苍狼却似乎对这个回答不是太惊讶,因为他心中就曾有过这样的想法。

  “哎呀,失忆就失忆啦,反正应该不会影响什么的吧。”女孩嘟嚷道,“我是M,代号烟花。”

  “你是M?”虽然对于过往的事情不记得了,但是对于知识方面的记忆却没有失去,就比如现在苍狼调笑着拿这个字母打趣一样。

  “去死!”烟花又翻了个白眼,道,“组织中有26个杀手刺客,每一个杀手代表一个流派,比如K,代表的就是使用匕首暗杀人中的大师级别的刺客,M就是利用计谋杀人的大师级别的刺客。”

  “真的?”苍狼还是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