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3-28 08:31:01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流星计划
  4. 第一章 流星降临

第一章 流星降临

更新于:2017-02-17 21:53:34 字数:5789

字体: 字号:
流星计划目录
共1章
  “卡莲娜小姐,请尽快准备好,客人们都在等待着。”

  “我知道了。”

  卡莲娜·波拿巴,波拿巴家族的长女,今天是她的十五岁生日,父亲为她举办了盛大的生日派对,参加者都是社会名流。唯一令人感到有点美中不足的是卡莲娜的父亲——奥德里奇·波拿巴——因为要出席几个会议而无法为自己的女儿献上祝福。

  “卡莲娜你过来。”

  “是,母亲大人。”

  迪莉娅·波拿巴,卡莲娜·波拿巴的母亲,同时也是奥德里奇·波拿巴唯一的妻子。在这个阶级分明的社会之中好像奥德里奇·波拿巴那样身居高位而又专情于一位夫人的男人很少,因而奥德里奇夫妇有着恩爱的美名。然而奥德里奇·波拿巴以及波拿巴家族更为著名的是另一点……

  “你父亲今天因为有着会议所以不能够出席你的生日派对,我希望你不要怪他。生在波拿巴家族的女子必定要习惯孤独,但那并不代表你父亲他不爱你,只是因为他有着更为重要的事情去做。”

  “我明白的,母亲大人……我明白父亲大人对我的爱,所以能够在这种地方帮得上父亲大人我对此深感欣慰。”

  “卡莲娜……”

  卡莲娜母亲的眼中浮挂着泪水,然而卡莲娜·波拿巴此刻所注目的事物是悬挂在母亲身后的巨大壁画:宛如绿宝石般的眼珠、有如天使般梦幻的羽翼,威武的身躯在夕阳下展开着一股慑人的魅力,正是两个世纪之前的正义的象征、经由科学家的努力由幻想踏入现实的最终的震慑力——敢达。

  “卡莲娜,你和你的父亲在某些方面还真是相似。”

  迪莉娅·波拿巴察觉到了女儿的焦距,笑着抚摸着那将近成年的脸颊。

  “母亲大人,我认为追求正义并不是一件坏事。”

  “是的,我也是这么认为,所以当年才会答应你父亲的求婚。”

  奥德里奇·波拿巴,波拿巴家族的当代家主,同时也是上层阶级之中少有的、能够将正义言之凿凿的说出口的上位贵族,是所谓的贤明之士。而波拿巴家族同时也是一个比较著名的、对敢达有着崇拜之情并且将敢达的V字角当成了是家徽的英雄世家,是二百年前的曙光战争之后兴起的家族。

  但作为被波拿巴家族世代推崇的机甲——敢达骨架型机甲——自从二百年前就已经没有再度生产。这固然是有着成本的因素在里头但更为主要的恐怕还是政治因素。如今仅存的两台敢达骨架型机甲被保管在联邦的历史博物馆,仅以性能而言恐怕还达不到当今机甲一半的强度,但在如今的地球人类心中,敢达,早就已经从一种机甲的种类演变为了信仰。

  “……宇宙历201年,科学家制造出最早的敢达骨架型机甲。这种最早出现在旧地球历故事之中的名字被科学家借用了作为那种新型机甲的名字,以此表示‘此乃为了正义所作’的决心。为了忠实的还原‘敢达’的外貌,在被作为兵器的人形机甲上使用了相当多余的设计,例如毫无意义的V字角以及绿宝石色的眼睛。但,正如同当时的那群科学家所期待的那样,敢达,并没有成为兵器,而是成为了正义的象征。当初多余的那些设计甚至被刻上了‘这正是敢达与兵器之间的差别’的记号。”

  卡莲娜那蔚蓝色的瞳孔中闪闪生辉,父亲因为会议而不能参加她的派对而感到惭愧、她原谅并支持父亲的事业令她倍感自豪。正如同波拿巴家族的誓言:吾等,与敢达同在!吾等,与正义同在!

  能够为父亲的事业做出贡献、能够为理想之中的正义作出贡献,对于卡莲娜·波拿巴而言,没有比这个更好的礼物——至少此时此刻,她是如此的确信。

  “是时候下去了。”

  “是,母亲大人。”

  过来参加派对的都是父母政治上的朋友以及她学院中熟人,按照身份地位,她会在母亲的陪同之下先向那些长辈问好,然后再回到同辈当中等待着舞会的开始。

  “哦!卡莲娜,你今天真是美丽得动人!”

  “感谢柯莱特法伯伯你的赞美。”

  “呵呵,一个不留神就长成大美人了,和我家的莉可多一些交流,她总是在感叹着卡莲娜姐姐没有时间去看她。”

  “最近学业有一些紧张我对此深感歉意,如若莉可不介意今个月十号我去打扰一下。”

  “呵呵,这我和莉可说说……最近你稍微小心一些,没什么事不要离开学院。”

  耳边的细语令她一阵动摇,虽然知道因为父亲的关系最近有一些紧张,但卡莲娜怎么都没有想到会紧张到这种地步。听闻长辈的意思,在这个派对之上貌似也不是所有人都是朋友,似乎是借着搭话的时机提醒她,要小心不要踏入敌人的圈套。

  “卡莲娜大人!”

  “卡莲娜大人今天真是光彩夺目!”

  “哇!是卡莲娜大人!”

  熟练的应付着学院中的朋友,但在舞曲开始之后就没办法以此作为屏障,朋友、敌人恐怕都会借着她的十五岁生日派对来达成某种计划。

  “卡莲娜小姐,不知道能否有幸与你共舞一曲?”

  “……那是我的荣幸。”

  格罗佛·阿尔瓦,阿尔瓦家族的次子,阿尔瓦家族是她父亲在政治上的盟友,作为舞伴在安全性上至少应该是不成问题。

  “真是美丽……不知道卡莲娜小姐你有没有意中人?”

  “格罗佛先生?”

  “请别误会,这个与家族无关只是我的个人请求。”

  “……我暂且没有这方面的打算。”

  “很好。”

  “格罗佛先生?”

  她似乎一时之间对格罗佛·阿尔瓦有些捉摸不定,以至于他在靠过来她耳边的时候出现了些微的挣扎。

  “别动!我的意思是说,作为我的家族而言很高兴能够看到你能够有着此番回答。”

  “格罗佛先生?”

  在跳舞的过程当中男女窃窃私语并不是一件不允许的事情,只是那样的举动多多少少代表着一定程度的亲密。

  “你我父亲是政治上的盟友,出于政治上的考虑我们两个人的相亲不会引起其他人的怀疑,所以家族特定让我过来传话——有在听吗?”

  “是,我在听。”

  女性的羞涩与这种要是相比简直不值一提,从生于波拿巴家族的那天起卡莲娜就有着那样的觉悟。只是今天是头一次遇到这种事,多多少少还有些混乱,但恰恰是她脸上的那份红晕使人降低了怀疑。

  “我会尽可能的带你到安全的地方,记得选与你们关系亲密的家族做舞伴,第三支结束之后你和你母亲商量一个理由过来305号房,到时候我会站在阳台上装作和你聊天,我母亲和你母亲会在其它地方做掩护。别问理由,有什么事情到了房间再说。”

  “……是。”

  “最后一句。”

  “恩。”

  “我是真的对你感兴趣,如果你真的没有意中人不妨考虑一下我。”

  卡莲娜愣了愣,似乎是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表情作答。但格罗佛就好像是刚刚邀请了一位女士的绅士那样体谅着女士的失态,并且在舞蹈结束之后如约送到了周围只有安全的人的地方——只有安全的、值得信赖的舞伴的地方。

  第三支舞结束之后她和母亲如约上了三楼,有着格罗佛的母亲做掩护生日派对上的客人恐怕都会在想那只不过是一场普通的相亲。

  “准备脱衣服。”

  “什么?”

  “当我走到阳台面对着你的时候就准备脱衣服。”

  “……这里没有换衣服的地方。”

  她皱起了眉头打量着这个简朴的房间,莫说是更衣室,在这个房间中能够用来充当遮挡物的家具也一件都没有。

  “没错,所以其他人也想不到你会当着我的面脱衣服。一会女仆进来之后她会从餐车中取出女仆服以及假发,你要用最快的时间换上。我不建议你在女仆进来之后再脱,因为时间太久会令人产生怀疑。换好衣服之后出门左转,直到见到一个胸口别着玫瑰花、右手手腕的第二颗纽扣是棕色的男人。记住他的第二颗纽扣是特殊的!”

  格罗佛没等她回答就走到了阳台上,背靠着栏杆正对着她。

  卡莲娜迟疑了一下,想起母亲的交待狠狠一咬牙关就脱起了身上的衣物。

  当着一位男士的面脱下身上的衣物令卡莲娜洁白的脸颊上遍布了红晕,空旷的房间中只穿着紧身衣物所带来的冷意更为她增添几分不安。她就好像一个孤苦无助的小女孩那般环抱着双臂,仿佛那能够增添一分根本就不存在的安全感。但更令她感到诧异的是格罗佛·阿尔瓦这个男人,他仿佛就真的是在跟某位高贵的小姐相谈的那样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破绽。即便是看着她一件一件的脱下身上的衣物也没有丝毫的动容,既非冷静也非激动,而是仿佛和她站在不同时空——站在和卡莲娜·波拿巴小姐相谈甚欢的时空中对着那位卡莲娜·波拿巴小姐微笑、说辞。

  若非他之前曾经说过的那番话语她现在可能已经在怀疑在格罗佛·阿尔瓦这个男人的面前是否有着另一个卡莲娜·波拿巴。

  “……是的,我对小提琴的确有一些心得,并被人认为是富有天赋。但我认为那只是努力以及训练的成果——我是指,所有的小提琴家都是努力家以及训练家,在其他人为着他们的演出而感到惊叹的时候我想到的是他们在舞台背后所付出的努力……”

  从一个时空进入到另一个时空……她很神奇的明白了格罗佛·阿尔瓦所想传达的话:不要惊讶,只不过是因为专门练过。

  过了没多久,格罗佛所说的那名女仆就推着餐车进来。应该是专门选择过的和她类似的身高以及体型,长发以及眼镜应该是为了降低她被发现的几率。在女仆进来了之后就飞快的抽出了衣服以及假发,然后在女仆的帮助之下用着出乎意料的速度完成了变装。

  推车出门、出门左转再走一段路之后遇见了格罗佛所说的那位男性。胸口别着玫瑰、右手手腕的第二纽扣是棕色,其它纽扣看上去也仿佛别无二致但事实上只有右手手腕的那一颗是不成套,花纹比较朴素。

  “卡莲娜大人,在下‘犬’,受主人所托把你送去安全的地方。”

  “母亲大人会怎么样?会有生命危险吗?”

  生于波拿巴家,她见多了生离死别。然而她终究是个孩子,还是第一次面对这种事态,即便知晓多余的询问只会使自己心绪不宁但也禁不住出口。

  “令堂会另有安排……主人拜托我令你安心,一次性送走两个人和分两次送走一个人的难度不一样,对方应该还没有意识令堂会放心你一个人行动。”

  她点头表示明白,随着男子走进一条隐蔽的通道然后坐上悬浮汽车离开举办派对的会馆。看着会馆的灯火逐渐的变远、变得迷离,她感到今晚一直都在积累着的疲劳一下子涌了上来。

  然而,正在她准备开口说“我休息一会”的时候今晚最大的变故终于揭开了帷幕。

  “那是什么?该死!七星家族的人疯了!他们居然出动了守护者!”

  几乎是在“犬”开口的同时,她从后视镜上看见了流星。红色的、带着尾巴的、美丽的流星。不仅美丽,还代表着死亡——由“宙斯”所操控的无人驾驶机甲,别称,“守护者”。

  “可恶!虽然预料过有可能会遇到硬来的但没想到会这么硬来!这辆车上配置的火力根本就打不倒守护者——卡莲娜小姐请坐稳了,我们要逃了。”

  轰!轰!轰!

  大地传来了一阵心悸的震动,随后而来的是光速枪射击在地面上所产生的爆炸。“犬”为了避开守护者的追击而窜入了树林,然而树林之于汽车无异于洪水猛兽。

  轰!

  在卡莲娜意识回归到身体的那一瞬间痛楚也被顺利的传达到了大脑。在车内灯光的帮助之下,她简单的检查了一下身体——没有出血,也没有异常的痛楚,车上的安全装置完美的减轻了碰撞所带来的伤害。

  但随之以来的对“犬”的担心。

  “犬!你没事吧?犬?”

  卡莲娜在车内大声的咆哮,过了一会才从前座传来一阵有气没力的声音。

  “托卡莲娜大人的福,在下无什么大碍。但貌似在刚才的碰撞之中右脚受到了些伤害所以不能继续护送你到安全的地方,希望你能够见谅。”

  卡莲娜为“犬”检查了一下身体,发觉身上虽然流血但都是些皮外伤,只是碰撞时所带来的车身变形令方向盘死死的压着右边的大腿,一时半刻倒也不会有什么生命之危。

  “我帮你拿急救箱!”

  “卡莲娜大人……”

  “然后我会好好的逃跑!请你在这里等候,我一定会带人回来!”

  “……是,非常感谢。”

  晚上的树林妨碍了守护者的搜索,但被发现、乃至追上都只是时间上的问题。出于本能,卡莲娜选了和守护者相反的方向,那也是她第一次见到守护者的真貌:充满着机械感的手足、犹如战车般的上身以及充满着兵器感的一大两小的摄像头,纯粹为了屠杀而生的火炮以及作为兵器而生的证明——机甲专用TS-III型光速步枪。

  那样的死神有着两个!那样的专门的为着杀戮而生的兵器还有着数万台!

  愤怒和绝望在胸口中交汇,她已经忘记了奔跑的理由。在越来越接近的死神的脚步声中,恐惧在催促着她的动作。

  无数次的跌倒,无数次的爬起,即便没有第三者的提醒她也意识到了被树枝所勾勒的衣服以及将此番衣服穿着在自身的自己是何等的狼狈。就如同猫抓老鼠的游戏一样,两台守护者仿佛戏谑般的催促着她的动作,然后等待着她因为不断积累的伤势以及不断累积的疲劳击垮自身,跪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时候才不紧不慢的拉近双方的距离,为猎物,带去最后的死前的恐惧。

  “父亲大人、母亲大人,对不起……”

  随着越传越近的震动,卡莲娜已经放弃了生存的希望。然而即便是在死亡临近之时,她也没有忘记波拿巴家族的光辉。

  “父亲大人,我会在天国注视着你的伟业……请、务必不要屈服!”

  仿佛是随着这份呐喊,黑暗中浮现着另一种光芒。卡莲娜似有所感的向着那个方向望去,入眼的是是美丽的线条、犹如英雄般的铠甲,以及……那象征性的碧绿色的眼睛以及V型角。

  “敢……达……”

  卡莲娜的私人通信器在没有人操作的情况下打开,与此同时,地球上的所有人类,都在此时通过自己的私人通信器观看着一则信息。

  “我是J博士,你们可以把我称为J博士。”

  出现在通信器之中的是一个带着铁面具、穿着白大褂的男子……

  “我们的先祖在两个世纪之前制作了‘天幕’以及‘宙斯’,以此在外星文明的威胁之下保护人类的文明……”

  传说之中的机甲正在舒展着身姿……

  “……然而随着时代的变迁,我们与莱姆人、莱克人之间的理解,三个种族之间和平共处的时代也逐渐近在眼眉……”

  枪口窜出的光线轻而易举的击穿守护者的盾牌,射穿其本体……

  “……取消宙斯以及天幕保护的议案最近也被摆上了议程。有些人希望早一步进入新时代,有些人认为至今仍不是应该放松警惕的时候……”

  另一台守护者在被射穿的那台守护者的爆炸掩护之下飞速的靠近……

  “……我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正义,但至少我认为,一个人,为了自己的正义去行动,不是一件错误的事情……”

  然后被光刃分割、切断……

  “……所以我把能够追求正义的力量,赋予了几位后辈……”

  守护者爆炸所产生的气浪溅起了她的长裙,已经疲劳不堪的她不知道从哪里涌出了力量,从地上爬了起来、在那风暴当中挺直自己的身姿,去瞻望那传说之中的背影……

  “……人类的未来应该由人类自己来决定。”

  装甲上遍布着多余的装饰,然而,那正是“不是兵器”的证明……

  时隔两个世纪,以“不是兵器”而着称的传说之中的人形机甲,再一次在地球出现。

字体: 字号:
流星计划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