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4-25 05:14:45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江逆
  4. 第一章 灭门

第一章 灭门

更新于:2017-04-21 12:28:01 字数:3264

字体: 字号:
  夜晚三更,江府多人都已睡去。整个府里都是宁静,只有微弱的一点光芒从江道才屋里照射出来。江道才还没有睡。

  他起身,缓缓拿出两本看似有点破破烂烂的书,凝视了半响。叹了口气。带着书朝着江逆的空屋里走去。又是一会功夫。江道才从屋里走出来,回到自己的房间。沉思了半刻,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算了,睡吧,他回来之后再说也不迟。”江道才眯着眼,准备更衣睡觉。

  突然,一道黑影,屋里原本微弱的光芒,显得更为暗淡起来。半截蜡烛的火光摇摆了一下。

  “是谁!”江道才猛地坐起身子。

  门外传来一声冷笑。走进来一个男人,全身被黑衣包裹着,唯独两双镶着钢爪的手露出在外。

  “江先生?”黑衣人道。

  “不知阁下贵姓,为何深夜闯入我家?”江道才说。

  黑衣人没有回答。说道“十九年前,你有一个亲生哥哥,你可否记得?”

  江道才道:“记得”。

  黑衣人道:“你的哥哥托付了一个孩子给你,你可记得?”

  江道才忽然瞳孔收缩,眼角在抽搐。

  黑衣人紧接着说出四个字。“他叫江逆。”

  江道才牙齿在抖。全身在抖。

  “你...你到底是谁?”江道才说道。

  黑衣人不紧不慢,缓缓随意拿起桌上两本经书翻弄着。

  “我来要书的。想必你应该很清楚。”黑衣人道。

  “没有!”江道才说道。

  “你想知道十九年前你哥哥怎么死的吗?”黑衣人道。

  “不知道。但他的确死的活该。”江道才说道。

  “是被我杀死的。我在为民除恶不是吗。”黑衣人带着讥讽的笑意。

  黑衣人接着说道:“不过。你今天必须要知道一点。”

  “不管我有没有拿到我想要的,你都必须死。”

  江道才没有被吓住。他知道这天是早晚要来的。“我今晚没打算活着睡觉。”

  黑衣人冷笑一声。“你就不想知道为什么吗?”

  江道才突然大笑起来,带着讽刺大笑起来。

  黑衣人道:“你笑什么?”

  江道才说道:“我笑你可怜。”

  黑衣人道:“哦?说说。”

  江道才慢慢走向门外。看着黑夜的月亮。慢慢的说道:“我可怜你苦苦等了十九年都不能拿到那两本书,我可怜你这十九年来费经心思想要知道江家的动态,却到最后什么也拿不到。”

  黑衣人也大笑起来。

  “你又笑什么?”江道才问道。

  “我告诉你我是谁,你就不觉得我可怜了。”

  黑衣人说完,慢慢把黑衣褪去,缓缓抬起头看着江道才。深邃的瞳孔带着一种渗人的眼光,略微带青紫的嘴角上扬冷笑着。

  江道才瞳孔收缩,他就是唐圣绝。洛阳唐门唐家堡堡主。

  他忽然想起了一个人。

  唐圣绝知道他在想什么。:“唐熙柔?她是我女儿,我让她接近江逆,是我的安排。”黑衣人摸了摸手中的一根金银的细针。接着说道:“没想到,你竟然能这么藏得住,都十九年了,你还是把两本书藏的严严实实,你说的没错,我的确等了很久,但今天,我不必要再等了!”金针被折断。断为三段。唐圣绝眼里突然泛起了怒意。

  江道才说道:“为了两本书,你这么利用自己的亲生女儿?”

  唐圣绝道:“我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江道才说道:“你杀了我,你能拿到书吗?”

  唐圣绝道:“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不杀你,一定拿不到,但我杀了你,起码我还有希望。”

  江道才说道:“什么希望?”

  唐圣绝道:“因为还有江逆,我不傻,我知道,他是唯一一个江遥的儿子。留着他,终归是有希望的,只要把你杀了,我才能更好的接近他!”

  江道才已经绝望了,他知道今天是怎样都活不了了。江道才眼眶泛红。深邃的瞳孔流露出一种疲倦的眼神,想起江逆,想起自己大哥,想起多年的回忆,喉咙被堵塞一般,无法呼吸,看着皎洁的月光,泪珠一滴一滴落在脸庞。他并不是害怕,他只是后悔,后悔着自己不想说出来的一切。

  “动手吧。”江道才闭起眼。

  “十九年前,你替你大哥抚养这孩子,就该知道早晚会有这么一天。”唐圣绝说道。

  江道才没有说话,他的确知道这一点。

  唐圣绝重新披上黑斗衣,左手摸出三根金针。没有一丝犹豫,没有一丝怜悯。很快,一道亮银滑过江道才的喉咙,时间仿佛停止,没有一丝声音,没有一丝动静。

  停顿三秒,江道才突然瞳孔爆涨,吐出大口献血。闷哼了一声,倒在了地上。三根细小的金针穿过了江道才的喉咙。

  唐圣绝看了看尸首。冷笑一声。踏出了江道才的房间。留下的,还是那微弱的光芒和一具尸首。

  “堡主。剩下的怎么处理?”江府门口,四五个同样披着黑衣的人对着唐圣绝说道。

  “一个不留。”唐圣绝缓缓说出四个字,便一个轻身跃了出去,离开了江府。

  ———

  洛阳的清晨,很久没有过今天这样人声鼎沸的情景了。江府门外门内围堵满了人,衙门捕快府内进进出出,一具一具尸体,被一一抬出来。

  百姓看着这情景,都不禁感到一丝伤感。都在为这昨天还是名府的江家感到惋惜。在人声鼎沸中,忽然一个姑娘冲进了人堆,是唐熙柔。

  唐熙柔眼眶红肿。看着被抬走江道才的尸首的时候,唐熙柔,奔了过去。她不敢相信这都是真的。她哽咽的握着江道才的手。

  “江叔叔.....江叔叔......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唐熙柔哽咽哭道。

  唐熙柔眼中带着血丝,看着被抬走的一具一具的尸首,她不敢想象他回来后会怎样,她恐惧她害怕。

  回到唐家堡内,唐熙柔魂不守舍,脑子里全都是江府被灭门的惨状画面。唐圣绝,走到身边。柔声道:“熙柔,怎么了?嗯?。”

  唐熙柔带着哽咽。眼里泛了泪珠。说道:“为什么江家会这样?到底是谁这么狠毒?爹...爹...”

  唐圣绝眼神飘忽,盯着唐熙柔。说道:“熙柔,放心。江逆会没事的。”

  他抚摸着镶在手上的钢爪。说明他在想事情。他在沉思。为了得到那两样东西,他绝不会放弃一丝机会,也绝不会怜悯一切。

  回到房间,他缓缓坐了下来。他沉默了半响,没有动静,只是在抚摸着自己的钢爪。

  屋里很安静,只有他一个人,但他依然开口说话:“江遥啊江遥,你生前作恶多端,我杀了你是天助我!如今你那个弟弟也死在我手下。剩下江逆这个孽子。我一定会照顾好他的。”说罢他大笑起来。笑的很是得意。

  他接着自言自语。瞳孔却很是空洞无神。“当年你为了稳坐武林至尊,不惜代价夺我唐门至宝。杀我唐家弟子。你以为你一死就可以一了百了吗?我还要慢慢和你算这笔帐!你生前绝学的内功心法,我一定会找到的!到时候我就能屹立在天下第一。”说罢他眼眶通红暴涨,怒意越发的高涨。似乎是多年的积怨要爆发出来。

  他起身缓缓端起一杯茶抿了抿口,缓了缓情绪。“无妄心法,易骨伐髓之术,我一定会拿到的!”便狠狠的摔下茶杯,破门而出。

  洛阳城,响午。

  江府,门口的百姓已经散去,留下的是一座空府,没有半点生气,从府内依旧还传出一股呕吐的血腥味。

  唐熙柔呆呆的站在那,看着眼前的江府,她眼眶很红,她知道,如果那个人回来,必定会比自己更难过数十倍,她越想到,越感到难过,她失声痛苦,她害怕他会接受不了这一切,她很是害怕。

  她没有离开。一天一天过去,她没有离开这里半步,她要等着他回来和他一起面对。

  三天过去。

  天空很蓝,却带着风。风挂着人很疼,带着凄凉带着萧瑟。

  唐熙柔走到了江家,她停止了脚步,目光呆滞在一个少年身上。他回来了。

  他似乎在这里站了很久了,一动也没动过。就连自己身边围满了前来安慰的百姓,他也完全感觉不到。

  他没有失声痛哭,他没有流泪,他只是呆在那里一动不动。周围已有很多百姓上前安慰他,他眼里没有一丝血色,他好像突然变成一个聋哑人一般,没有说话。也完全听不到他们说的每一个字,整个世界在他心里仿佛都变安静了,他忽然觉得很是反胃,想要呕吐。

  唐熙柔,早已哭红了双眼,她没有办法看着江逆这般折磨自己,她上去一把抱住江逆,痛哭了起来。

  少年没有感觉,他一直在拼命呕吐,眼珠肿红的泛出了眼泪,却没有哽咽,他接着呕吐,仿佛他想从一个梦里醒过来。想从一个噩梦里解脱出来。

  唐熙柔紧紧抱住他。带着哭腔失声道“江逆哥哥!!江逆哥哥,想哭你就哭出来,不要这样,不要....!”

  他听不到任何声音。睁开眼只能看到天上的太阳,刺眼的阳光。炫晕了少年的眼睛,他感到疲倦,眯起了眼,趟在了唐熙柔的怀里,没有动弹过,像是已经昏厥过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