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9 00:26:20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九座城池
  4. 第一章 想念

第一章 想念

更新于:2018-03-17 14:02:49 字数:2631

字体: 字号:
  【岁月冲淡了一切,却始终冲不淡我对你的思念,当思念的痛苦一度上演,眼泪始终离不开眼眶,秋雨凌乱的伤痛,在回忆的长廊不断延伸着,我一直不愿意承认,我是个感性的人,恍如这个惨淡的秋,那深深浅浅的风,吹落一地的落花,一地的忧伤来自我的心底。】蔚蓝的天空,几间低矮的瓦房,被几棵果树和大榆树环围着。木板钉成的院门用红漆刷了刷,这就大致构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农家小院。当我想起那小院时,不由得从心底升起一股叫思念的感觉。李布静静地靠在窗台上发呆,计算着自己有多久没有回去过那个地方,那个叫故乡的地方。那些小桥流水人家,那些古道西风瘦马,还有那个永远守候在寨子门口的可爱的老奶奶,是我那亲爱的外婆。尽管她已经永远的离开了我,离开了这个世界,但我对她的思念不曾断绝,就如同她曾给予我的那些爱一样。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老是会想起她的和蔼和那温暖的笑容,或许是她也在想我,让我找个时间回去一趟,去看看在那里安静的睡着了外婆。突然,窗外开始飘起了雨,淅淅沥沥的。这下子让李布的心情变得更加的不安,简直给人的就是一种糟糕透顶的感觉。这时,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开始震动,响起了短信的提示音,是一条来自署名李秋水的短信,内容是提醒李布记得回去吃饭。对于李秋水,现在的李布还不知道用怎样的心态去面对。对于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姐姐,风雨不惊的李布也变得手足无措。随手把手机甩在茶几上,然后把整个人重重的砸在沙发里,望着天花板继续发呆。想要把自己放空,不再去想什么。墙上的时钟发出滴答滴答的声响,犹如一柄小锤子在敲击着地面,咚咚直响。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就在李布昏昏欲睡的时候,突然间一阵疼痛袭上了李布的脑部。伴着滴答滴答的钟声,就像有什么东西在敲击着李布的每一根神经,切割,捣碎,挫骨扬灰的疼痛遍布全身上下。那些剧烈的疼痛瞬间就摧毁了李布的意识,在一边虚无里,李布就像在台风眼里一样的安宁和平静。身体上的各种痛苦,痉挛,挣扎,都被一一分离,如同置身与另一个世界,物我两忘的境界。而在挂在李布胸前的红水晶,一闪一闪的发出微弱的绯色的光耀,映红了李布平静如水的脸庞。黎明的第一道曙光,照射在云顶之上。淡青色的天空镶嵌着几颗残星,大地朦朦胧胧的,如同笼罩着银灰色的轻纱。在昏睡中醒来的李布,整个人就如同浸泡在水里,汗水滴答滴答的。“糟糕。”现在的状态可是真的不太好,黏糊糊的,让人非常的不舒服。李布只用二十分钟解决了一切,洗了一个澡,顺便吃了点牛奶和面包,李布就拎上包出门,看看时间,今天的早自习也该快开始了。早晨,乳白色的轻雾弥漫大街小巷,笼罩着城市,虽还不见太阳,却散发着淡淡的燃烧的气息。白鹿中学,海川市的重点中学,一直以优良的教育质量闻名海外,为世人所称道。作为其中的一员,李布也算是校园的风云人物。不论谁能够保持全校的迟到次数第一的名次,也会一样的有名,当然不仅仅只有这些,高达一百六的智商,和永远都是清一色的六十分的成绩也让人不是一般的无语,对于这种人,也只能以一种惊叹又惊恐的态度去看待。高二一班,一片的书声琅琅,突然停顿。众人齐刷刷的向李布行着注目礼,李布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回到自己的位置,班级的最后一排,紧靠这后墙,绝对是独门独户的风水宝地。数秒后,李布引起的骚动被渐渐的平息下来了,接着又是一阵阵的读书声声。李布刚刚坐下,准备找书出来装样子。前排的一个小胖子,转过身来,爬在桌子上,一脸诡异的看着李布,笑嘻嘻的说:“阿布,昨天又干什么了,记录可是又要刷新了,难道是......?”“是你个头啊,今天是什么课?”“语文,不要再自习课随便说话,会打扰到别人的。”学习委员汪雪梅直接打断两个人的对话,语气有点小老师的气势。李布从桌子里找出语文书,当没事发生过一样的开始阿米豆腐,而小胖子孙季同马上转头,乖乖的低头装样子。对于这两位而言,招惹女人是一种慢性自杀,尤其是身为学习委员的女人。一直熬到早自习结束,李布一直都保持那个状态,安安静静的就像是来回荡悠的钟摆,平稳而匀速的进行着。时间一到,铃声一响,孙季同就像是装了弹簧一样,直接跳了起来,屁颠颠的跑到了李布的面前,把手搭在李布的肩上,呵呵的笑道:“阿布,你说看看,为什么我们的汪大美女老是盯着你,害的哥哥我每次都要受到无辜牵连,难道你们之间有一腿,你对她做过什么啊?”“**,难道是你搞大了她的肚子,又把她给抛弃了,所以她对你怀恨在心,处处针对你,给你小鞋穿。你看,你和她都是转学生,一前一后刚好一年,时间差也刚刚好。”孙季同越说越兴奋,也挺符合逻辑,算是绞尽脑汁和煞费苦心的拼凑出一个版本。当然,这是一个不可能的版本,纯粹的孙季同的自娱自乐。“滚蛋,你还无辜,你不来找我就不就没事了。”李布甩开孙季同的那双肥嘟嘟的肉手,白了他一眼,对于孙季同最好的办法就是无视。李布和孙季同是一起长大的发小,在孙季同的心里是这么认为的,对于那些缺席的时间,给选择性的遗忘掉了。“你饿不,出去弄点吃的。”民以食为天的孙季同拉李布一起去超市,在路上,遇到了也要去超市的汪雪梅。“你们这是要打算去超市,不去食堂吗?”汪雪梅问道。“强盗还不差饿兵,去补充一点口粮。”孙季同指了指走在后面的李布,摇头晃脑的说道。李布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模样,事不关己的静静的看着前面的路。面对汪雪梅这样校花级的美女,全校可怕没有人会比李布更淡定了,白皙的皮肤,殷桃小口,明眸皓齿,这些似乎对李布不起作用。一路上李布竟然没有主动和汪雪梅说过一句话,也只有孙季同这种没心没肺的家伙会上蹿下跳,没话找话的叨叨了一路,李布把力气都用来看沿途的风景了。分开的时候,汪雪梅一句话也没有说,不过也没表现出不满。其实,所有认识李布的人都知道,李布对谁都是这个样子,活的就像是一根木头。当然,这个世界没有人会对美女不感兴趣,就算是一个还没长开的黄毛丫头。每个人都有自己秘密,有不想说的事情,会沉默,会逃避,会有打不开的结。不是不愿意靠近,而是不想去伤害。“帮我把东西送回教室,你要吃什么自己拿,算我的。”李布对孙季同这样说道。“好啊!我会不客气的,迟早有一天,我一定会把你吃穷,叮当响的那种。”李布的卡一直都在孙季同的手里,而且管理学校的物业公司是孙季同家的产业,想要把谁吃穷,还真的不是一般般的难度系数。如果李布去查一下卡,就会发现里面的钱一分都没有少,因为我们的孙季同大少爷,从来都不刷卡的。用他的话说就是:“老子,从来都靠脸吃饭的。”再加一句,有钱真好。有的人的人生就是这样可乐,也只好呵呵一下。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