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08:02:10
  1. 爱阅小说
  2. 军事
  3. 血潜
  4. 第八节 死亡间隔

第八节 死亡间隔

更新于:2018-03-16 18:32:07 字数:2003

  刚说罢,只见维至毅上校从舱室外,猫着腰躲开一根固舱绳,利索的起身走了过来,一脸笑容的说道:“御绶束连长,好久没见了啊!一晃两年过去了,你还是那个老样子。”说完忍俊不禁的打量着特侦营四连连长。

  “维上校,两年了,你也还是那个样子,这次相遇非常难得。”御绶束难掩激动的走了过去,两人拥抱了一下,御绶束继续说道:“回头我们喝两杯怎么样。”

  维至毅点了点头笑道:“好啊,这次回去得好好叙叙旧!你得那个战士耽却好些了吗?我还一直担心着呢。”说罢朝着床位瞄了瞄,连长御绶束回答道:“只是呛了着海水,休息休息能好。”

  “那行,我刚接到上级命令,任务已经大致完成,让我们返回,等靠了岸,好好养养。”维至毅爽快得说道,他号称是舰队里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得舰艇指挥人员,数次在演习和国外国际交流当中出色完成任务,这次行动如他所愿,并没有什么太大伤亡,只不过指导员胳膊受了点伤。

  这时,舱室外一战士慌忙走进来,厉声汇报道:“我方刚接到护卫舰舷号928舰汇总,在EA54海域侦测到不明船舶快速向我领海开进!”

  EA54水域是我国境内一片布满了密集暗礁,附近和国外航行船舶全部避而远之,如有险恶水况驶入得船只舰艇非常易触礁沉默,而且那里还有着巨大得深水漩涡出没,掉入那片水中得人员常被卷入而丧命,因此,渔民一听EA54海域便闻风丧胆,根本不敢靠近,那么固然在这时怎么忽然有大量船舶出没在EA54区域?维至毅上校正困惑时,御绶束向战士问道:“舷号844舰,和我舰是否侦测到相同结果?”说罢和维至毅互相看了看,一脸焦虑的等着战士回答,不由心头一紧,为接下来的航程而担心起来。

  “我舰完全没有监测到,而844护卫舰却清晰探测到数值。”战士应声回答,忽然舱门外传来一阵杂乱的踩击甲板的“咚咚咚咚——”声,一中校跌跌撞撞跑了过来,还没见着人影便大声喊道:“维上校,上级命令我们全速开进第EA54海域!”接着也是一副焦虑的看着维至毅。

  “上级下的命令,想必也清楚那片水域的危险性,那么我们责无旁贷,下令全速开进!途中注重随时联络。”维至毅考虑了考虑果断命令道。

  “明白!”中校回应道,不过心里也是一副不可思议的认为这个命令明显是错的,但是接到命令不得不去往,只好转过身子准备走出舱室外,却被铭践一句话叫住:“我认为最好不要前往!我们的行动是在敌人无形的掌控之中!”耽却不断回忆着那两个若隐若现的人影,一听铭践这么一说并不无道理,迫切的看着维至毅。

  “无形?”御绶束抢先反问道,而维至毅却顿了顿,疑惑不懈的低声说道:“为什么这么说?”接着认真的望了望远处的海域。

  “可能我们和上级的通讯早已被切断!接到的命令是错误的!EA54海域是有去无回的地狱,自打建国时,卷入那片水域的船只渔民无一生还,况且连个尸首也没有!上级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怎么能够下这样的命令,加之耽却刚刚在水下遇到的情况我认真揣测了下,这当中,有着非常离奇的原由!”铭践坚定的说道,同时神情暗淡,像是大病了一场,这让维至毅非常奇怪,一时间,陷入了死亡般的氛围。

  与此同时,水面上波光粼粼,清幽明净,孤寂冷清,一片平静的水况,这使得维至毅和御绶束连长百般忧虑,躺着的耽却忽然起身抬起头大喊道:“EA54水域也许……也许根本便不存在!那里可能是有大量岛屿浮在水面上,受浪潮起伏而误侦测为有船舶出现。”

  维至毅见状,深思熟虑的命令道:“再次联络上级!看是什么结果!”说罢,忽然舱外一话务兵跑了进来。

  “舷号第481补给舰通报,他们接收到上级命令,结束行动,立刻返回!”话务兵应声汇报,还没等维至毅回答,便困惑的问道:“可我们刚刚却接到命令前往EA54海域,这是怎么回事?”说完额头豆大的汗珠流了下来,心想:“这译电结果也没错误,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维至毅看着御绶束,心头一紧慢声说道:“我明白了,两道命令全是上级的。”紧接着恍然大悟的继续说:“而这两道命令是相隔数十年之久的!”

  御绶束和耽却,铭践以及话务兵中校他们,目瞪口呆的盯着维上校,听着接下来的话,不由一股恐惧从心底涌了上来,额头流出冷汗。

  维至毅镇定的说道:“为了铭记革命先辈,伴随着时代的旋转,通讯联络格段一直还是数十年前的格段,因此数十年前只要在这片海域的军舰,均能接收到命令,为的是如果他们过能回去,能接到来自上级的命令,可是他们终究没能再回去,然而时至今日,我舰竟然接收到了数十年前的电磁波段,这意为着,这附近的水底隐藏着沉没军舰的某项仪器设备!”听完维至毅上校的话,铭践满目恐慌,战战兢兢的说:“那么那个仪器设备极有可能在EA54海域!”

  “是的!这是数十年前的命令如今依然在驾驭着我们这些当代军人前去探明!”维至毅应声回答,额头上流下汗珠。

  御绶束接着说道:“那个仪器设备,和数十年前的一场不为人知的战役有关,那场战役一直是个谜,随着这条来自死亡的命令,隐约浮出一丝端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