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11:41:5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道门剑祖
  4. 第一章 家门惊变!!

第一章 家门惊变!!

更新于:2018-07-11 15:28:33 字数:3393

字体: 字号:
  残阳如血,陈峰一个人坐在酒楼后院的树下翻看着一本《道德经》,思绪早已飘远。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快十年了,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世界?身在酒楼市井,最不缺的就是各方道听途说来的小道消息:这个世界居然真的有仙人的存在!有的仙人甚至还在世俗为官!

  上世看《道藏》也曾动过修真念头的陈峰心中有着一个天大的愿望:成为仙人!!长生!!陈凤抬头看看这个院子:一定要走出这个地方!

  是夜,泼墨似的天空伸手不见五指,几道人影自大街上跃入酒楼,随即,打斗声随着一丝血腥气弥漫开来……

  “啪!”

  “峰儿,快!带着怡儿从后门赶紧走!”破门而入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汉子,只见他将怀中抱的一个女孩放下,从怀中掏出一块玉佩塞进陈峰的怀中,“拿着这块玉佩到西方五千里外的紫都山去,求那里的仙人收你们为徒!我送你们到后门,再帮你们挡挡对方!!”

  “爹!”陈峰看着自己这世的父亲,十年的相处早已让他认同了他的存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唉!”陈涵看着自己的儿子,他从小就聪明听话,说道,“以后你会知道的!记者,怡儿是你师伯留下的唯一骨血,你师伯有恩于咱家,即使你死,也不能让怡儿有碍!”

  “要走一起走!”陈峰坚定地看着陈涵。

  “不行!你听,他们快过来了!再不走连你们都走不了了!”陈汉说着抓起二人翻墙出了院子。

  “峰儿,你从小聪慧异于常人,怡儿在我带她见你前就被我打晕了。你背她到西门附近的老汪家,等到明早城门开的时候让老汪送你们出城!爹就不送你们了,孩子,从现在起,你就是个男人了,保重!照顾好怡儿!”

  “爹!”陈峰最后看了陈涵一眼,他明白自己只能带着陈怡走,而父亲,恐怕以后再也见不到了,“我会给你报仇的!”说着,努力背起陈怡跑了出去。

  “千万不要!”陈涵低声说了一句,知道自己的儿子虽然才十岁,但却异于常人,多半是不会听自己的,再说自己对儿子有信心,到仙人那里他一定能学到本事,将来的事,就由他自己吧!

  再说陈峰背着陈怡向街口走去,虽说有一颗成人的灵魂,但毕竟这世的身子才十岁,背个差不多大的丫头走路实在有些困难。幸亏这个世界人间修武,陈峰自小就随父练气、打拳,到如今也有了些底子。

  到西门口附近老汪头家门前,陈峰急促地敲了三下门,不多时门缝间就多了一只眼睛,一看之下,立马开门,口中应道:“原来是峰少爷。”“汪伯,是我,我爹让我来找你。”陈峰说着闪进了门里。

  “峰少爷,请。”老汪头在前边引着陈峰进了小院径往正屋走去,“少爷不必这么紧张,其实我是小姐的人。”

  “小姐?哪位小姐?”陈峰自进了门就一直暗自戒备,今晚事出突然,他到现在还没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自然不敢轻易相信任何人,何况现在自己背上还有一条人命。

  “哦,老奴糊涂了,小姐是少爷的母亲。”母亲,陈峰想起了那个只陪了自己不到三年的温柔美丽的女人,原来老汪头是母亲留下的人。

  “少爷,把怡小姐到床上吧。今晚你们就在我这里过夜吧!老奴没家人,就我一个人,不会有人来打扰的。”

  “汪伯,能跟我说说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吗?为什么你对我的到来一点都不感到惊讶?”

  “其实老奴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老奴只是听从小姐的吩咐来到这丹阳城,平日里给酒楼送木柴。当时小姐已有孕在身,也就是小少爷了,后来小姐去世,老奴仍然在这,就是以防小少爷哪天会来。”

  “你怎么知道我会来?”

  “小姐要老奴在这就是要老奴在小少爷有朝一日来了后送小少爷出城。”

  “恩?难道娘早就知道要出事?”

  “这老奴就不清楚了,不过估计老爷也知道。少爷还是赶紧休息吧,明天老奴送少爷与小小姐城。”

  老汪头退出屋后,陈峰躺在床上,脑中胡思乱想,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家到底有怎样的秘密……迷迷糊糊间,陈峰睡了过去。

  第二天天刚亮,城门开放不久,老汪头带着陈峰陈怡随着第一批出城的人流缓慢向外走去。此时陈怡已经苏醒过来,但见她长得粉雕玉砌,双眼水汪汪的。小姑娘显然没有从昨晚的事情中反应过来,虽然她是姐姐,但却一只由陈峰拉着走,好在平时两人玩耍他这姐姐就很少与陈峰相左,因此倒也不显得突兀。

  出得城来向前走了一会儿,老汪头寻了一个偏僻角落,自怀中掏出两个戒指,一个递与陈峰,一个塞给陈怡,说道,“这是小姐当年为两位小主人做的,本应等小主人成年再给,不幸小姐早逝,两位小主人又要远行,老奴就先送给两位小主人了。这里还有一些碎银子,小少爷拿着路上用,老奴再往前松松到驿站给小主人雇辆车就得回去打听老爷的事了。对了,小少爷,您将来可到南方水都一趟,那里是小姐的家。”

  “南方水都?好,我记下了。”

  十天后,驿道上自远方疾驰来一辆马车,马车上坐着的正是陈峰和陈怡,此时陈峰眉头紧皱,显是被什么事情困惑着。“峰弟,你怎么了?”一旁的陈怡看着陈峰这幅摸样,忍不住出声问道。“哦,没什么,姐。”听到陈峰的回答,陈怡撅了撅嘴,很是不满意,虽然她

  只有十岁,但自小聪明,自然看出了陈峰没有跟自己说实话。陈峰看到陈怡这幅小孩子模样,轻轻一笑,并没有放在心上,若不是小时陈怡闹得厉害,自己是决计不会叫她姐的,现在也只是顺口罢了。

  离开丹阳城也有十天了,这中间也经过了几个城镇,陈峰发现每个城镇都有些人在打听两个小孩,若不是陈峰看情况不对,尽量不与陈怡下车,恐怕两人早已凶多吉少了。但是这两天发现车老板看自己两人的眼神也有点不对了,毕竟在巨额奖赏面前,即便此人与老汪头有旧,恐怕也把持不住。陈峰觉得,自己跟陈怡恐怕得自己走了。

  是夜,马车没来得及赶到前面的镇上,只得夜宿在道边的一间破庙里,车老板进来说去庙后的树林里打点野味便转身离去。只是他眼中对两个小孩的轻视并没有逃过陈峰的眼睛,陈峰知道再不能在这里呆下去了。

  “姐,我们得自己往下走了,你怕吗?”

  “不怕。”毕竟是个孩子,即便嘴里说着不怕,但眼神里还是透漏出了些许内心的恐慌。陈峰无暇顾及这许多,事实上问询本来就没有多大意义,起身拿起车老板的包裹,把里面的几块碎银子拿出揣进怀里。陈峰拉起陈怡走出破庙。

  陈峰知道凭自己两人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根本跑不了多远,所以他拉着陈怡转身进了树林,向里走了大概一里路便帮着陈怡爬上了一株怀抱粗的大树,两人蹲在一个大树杈上,借者枝叶掩住了身形。

  没过一会儿就见车老板带着些人进入了树林,一名领头摸样的左右瞧了瞧,站在陈峰姐弟藏身的树下对周围人言道:“兄弟们把

  方圆一里都搜搜,找见了就发信号,找不见就回来这里汇合,我在这等着大伙。”

  “好嘞,头儿。”

  陈峰躲在树上大气也不敢出,旁边陈怡的小脸已经煞白,陈峰抓住陈怡的小手紧紧握了握,两人蹲在树上一动不敢动。

  一炷香时间后,只见刚才分散的诸人渐渐会合了回来,纷纷报告说没有找见人。头领模样的人左右看了看说道:“这么短的时间两个小孩不能跑远,树林里找不见,大概往其他方向跑了,咱们出树林往其他方向搜搜。”说着当先转身朝外走去,只是走前有意无意向树上看的那一眼惊出了陈峰一身冷汗。

  在树上硬等到半夜,陈峰才敢与陈怡下树,虽然腿因为长时间没活动而有些酸疼,但也不敢多停留,陈峰与陈怡短暂歇了歇,两人就再度向树林里钻去……

  所幸这片树林不大,也没遇到什么危险动物,事实上这个世界因为几乎人人练武的原因,像这种道边的小树林有危险动物的概率很小,否则那车夫又怎么敢一个人进树林打野味?

  “峰弟,我实在走不动了。”陈怡看着前面的陈峰,汗如雨下。

  “不成啊,天就快亮了,咱们还得往前走一段啊,姐,再坚持一下吧。”陈峰看了看天色,转身看着陈怡说道。要说这个小姑娘也挺不容易,走了一路十几天了,跟自己同吃同睡,愣是没发什么牢骚,善解人意啊,陈峰心里想到。

  陈峰拉着陈怡又摸黑向前走了一段,冷不防陈怡脚下一滑摔倒

  在地,顺势把陈峰也扳倒在了身旁。两人都实在没有力气再往下走了,只得坐在地上喘粗气。

  “峰弟,我们以后怎么办?”小姑娘眨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问道。

  “姐,别怕,咱们身上还有些钱,省点用差不多能到紫都山,只是以后咱们得自己走了,路上可能要吃苦了。”

  “恩,没事,姐姐不怕吃苦。峰弟,伯父呢?”

  “爹他……咱们以后再去找。”

  蒙蒙亮的树林里,两个娇小的身影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对于未来,陈怡不懂,陈峰则充满信心。虽然不知道自己走后家里的结局,但前世今生连鸡都没杀过的他发誓一定要报仇!!他永远无法忘记那股淡淡的血腥味!!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