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2-26 20:46:34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潜伏在黑夜
  4. 第二章 迷失

第二章 迷失

更新于:2017-08-26 17:10:24 字数:3014

字体: 字号:
  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竟然躺在自己的床上,太阳从窗户照射进来,显得特别刺眼。难道我真的在做梦吗?大叔的名字叫“老鬼”,还有那些档案袋里面的资料等等。当那些细节在脑海里重播了以后,我才肯定的回答这不是梦。

  “儿子,起来吃早点了。”妈妈推门进来叫我。

  “妈,我昨天晚上是怎么回来的?”我挠了挠自己的头,很是不解。

  “昨天我和你爸在外面陪客人吃饭然后玩的很晚才回来,等回来的时候就看见你已经睡着了所以没有打扰你。”妈妈的话让我更加清醒了,难道那份档案袋里面的东西是真的?不管了走一步算一步吧,当我拿起床头柜上的衣服时,无意间发现了一张小卡片,上面写着:记住有些东西你一旦错过了就永远也找不回来了,不要做出让自己后悔一辈子的事情。想好了就给我打电话。

  这些字好比一把锐利的匕首般深深地扎在了我的心中。我又陷入一片沉思……

  “你还不出来嘛,快迟到了。”妈妈开始对我吼起来

  上学上学又是上学真是烦死了,其实现在回首高中那短暂的生活却令我羡慕起来,因为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自由再也没有可以挥霍的青春。

  吃完早餐我飞奔到学校,结果还是迟到了被老师罚站了一节早自习中国的教育制度永远就是这样,总是缺乏人性的光辉。就让老师尽情的责罚吧,反正也站不死人,即便是坐下了,我也没听进去,也不知道老师都讲了些什么东西。整个上午,我都沐浴着从窗口照射进来的阳光,然后脑海中不断翻滚着那些档案袋里面的碎片。

  “喂!小年,老师叫你呢!”子蝉捅了捅我的腰小声道。

  “啊……额,老师你叫我?”我一下不知所措,心想不会又要被罚站吧。

  “您老在这儿钓鱼呢!”老师的热嘲冷讽永远是学生一段不可磨灭的伤痛。话语刚落就听见其他的同学开始嗤嗤的发笑了。

  “老师要不我们一起?”终于火山也忍不住爆发,同学们捧腹大笑甚至还听得到一阵阵的捶桌子的声音。看着老师憋红的脸心里那是一个爽啊,可是感觉后面的日子该难过咯。

  “全部给我自习!!小年,你给我滚到办公室来。”嚓叫般的声音顿时穿透了我的耳膜。

  来到办公室后老师并没有理我,而是批改着作业。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就这样站在那里,于是又开始神游了。

  “小年,你进学校的时候还是一个很听话的孩子,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抽烟赌博打架的事情,只是你爸妈不想让我打击你的自尊心而已。哎……你以后该怎么办啊?”从老师的眼神里透出了我从未看到的哀伤和失望。这时候我心里竟然有种酸酸的感觉而且越来越强烈。

  “老师!我……”似乎所有的话都随着午后的阳光沉寂了。

  走出了办公室,我漫步在操场上,透过树枝间的缝隙,仰望着一线天空,大有黑云压顶的感觉,一刹那间我所有的思绪似乎凝固了。到底我以后应该成为什么样的人,男人的定义到底是什么?脑海间浮现出了老鬼所说的话和那张卡片上留的言,也许是该走出这场迷魂阵了。

  我到公用电话亭,拿起沉重的听筒,拨号间竟然发现我的手在颤抖,难道我的心依旧没有做好决定嘛?不过我还是打出去了,可是令我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空号?有没有搞错,老鬼在骗我嘛?就在我有些愤怒的时候电话铃响了。

  “想好了?小年。”这声音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是老鬼没错。

  “来接我吧,然后我还有几个条件等见到你的时候我再告诉你。”似乎我的语气也慢慢的在变软了,也许以后更冷了。

  很快我就看见学校门口听了一辆黑色的商务车,下来的是眼镜叔叔,不知道他给学校门卫亮出了什么证件使平时彪悍的保安瞬间变得像只小羊羔一样。

  “走吧,小年。”那语气很和蔼,后来知道这是他一生难得的和蔼语气。

  “这次不用把我采取措施吗?”

  “上车吧”眼镜叔叔微微一笑。

  不知怎么,我还是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眼镜叔叔把我叫醒了。一下车发现这是一座欧式风格的小庄园。四周依山傍水,荒无人烟,这里以后应该就是我常呆的地方吧,心里想着。

  落座的这个房间内,陈设很熟悉,就是上次被绑的地方。老鬼坐在沙发上,双目微闭,成养神状态。

  “来了,坐吧。有什么条件说吧。”

  “第一个条件是说服我爸爸妈妈,并且我希望他们知道我的职业。第二个条件是帮我举办一个葬礼。第三个条件是若干年以后,当我厌倦这种生活时请还我自由。”当时的我能说出这种话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因为这不是一个高中生应该有的计谋,至于为什么你们看下去就会知道。

  “第一个条件我不答应,其他全部照办。至于你爸妈那里我自有办法你就不要操心了。好了,去休息吧,你的炼狱生活开始了。司马你带他下去吧!”原来眼镜叔叔叫司马,这是我在这里知道的第二个人的名字,以后陆陆续续又新添了不少。

  我来到我的房间,布置很简单。一张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就没有任何东西了。我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心里想这是一段结束还是一段开始?

  “小年,你先休息。明天可有你受的了。我先走了。”

  “恩,谢谢司马叔叔。”我客气到

  “以后就叫我司马吧。”

  等到司马离开后,我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却有种说不出来的感受。似乎我的今后不会再那么轻松。

  夜已入深,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毕竟来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我有些不太适应,于是我决定夜访庄园。因为我相信在这里一定隐藏了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偷偷溜出了我的房门,发现走廊上空无一人,只有一盏幽幽的黄煤灯,着实有些阴森恐怖。这条走廊内一共有五个房间,于是我决定一间一间的探索一番。就当我正要打开第一间房门时,我突然被人捂住了嘴巴,然后就感觉我脖子上一阵冰冷,低头一看才发现是一把匕首。

  “别动!”一个冷酷的声音穿过我的耳边。我的身体瞬间僵硬了,一颗颗豆大的汗珠从额头顺势流下,因为我第一次面对死亡的恐惧感。

  “放开他!”这是司马叔叔的声音,这时我心头的恐惧才慢慢消失。

  “龙悦你退下吧,这里交给我。”龙悦这个名字一直深深地刻在我脑海,也是我一直不能忘却的一个人。

  “是!”等我回头时就只看到司马叔叔站在我面前,而刚才差点要我命的人却不见了。不过隐隐约约感觉她是个女孩。

  “这么晚了你不睡,出来溜达个什么?”司马叔叔的让我顿时哑口无言。

  “我……”

  “好了,回去睡觉吧。记住收起你的好奇心,该知道的知道,不该知道的绝对不要知道。”司马叔叔很严肃的甩下这句话后就转身离去了。

  回到房间,我躺在床上依旧是睡不着。因为我不知道我现在到底在做什么,到底在想些什么,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就到了这里。还有刚才那个准备刺杀我的女孩儿到底是谁?我心中不断打着无数的问号,我似乎一个人走在一条漆黑的路上,向前我看不到路,回头我也找不到路,似乎我就这样迷失在这个空间里不能自拔了。

  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洒在我脸庞,我想起了爸爸妈妈现在怎么样了,他们不会满世界的在找我吧。想到这里眼泪不禁的流了下来。最舍不得的终究还是自己的父母啊,然后就是那个傻乎乎的子蝉了,毕竟他是我高中第一个哥们,如果他能来陪我就好了。没想到我这个当初不切实际的想法竟然实现了。

  就在我刚要入睡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窗外的大树上依稀的有个模糊的人影,似乎一直在盯着我的一举一动,我好奇的打开窗户,当我定睛望向那个地方的时候却根本没有任何人影。

  “是谁在哪里?”我高声大喊了一句,可以只有空荡荡的回声和蛐蛐儿的欢叫声。

  只有那些迎风摇摆的树枝罢了。也许是自己的幻觉呢?我转身又躺上床,心里的感觉却无法形容出来。就这样我伴着这些天许多的疑问慢慢地进入了梦境。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