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8-21 06:47:29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仙霸永生
  4. 第一章 少年的机缘

第一章 少年的机缘

更新于:2017-04-21 07:59:12 字数:3171

字体: 字号:
  烈日如火,万里无云。

  一名看似身体壮实,面上露出几分粗鲁神态的十五六岁少年。此刻全身汗如雨下,双臂还在上下挥动。随着少年的动作,地上紧实的泥土被少年手中的工具一块块挖出。一小会后,少年脚边就堆积了几尺泥土。“阳罗,该吃饭了?”少年忽然停止动作喊道。

  “看时分快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回了少年一句。

  少年嘿嘿两声,继续挥动双手。“我入!又挖到他娘的石头?”少年突然有几分不满的自语。下一刻,少年双臂几下迅速挥动。将石头挖了出来。

  “咦,不是石头?”少年看了几眼后意外道。“莫非。。。!”少年心思转动,双眼一热。

  “是什么好东西?破铜烂铁我倒是挖出了几块”。低沉的声音突然自动响起。

  少年默不作声不理会,手中动作不停将挖出的东西清理了几下。面色一番变换后,露出了一副不满之色。少年将手中之物朝右手方向轻轻一扔,便不在理会,捡起工具继续挥动。

  “原来是个破灯,狗蛋你不要我收下了。”七八个呼吸后低沉的声音再度响起。

  下一刻,这名被称作狗蛋的少年又依稀听到旁边不远名叫阳罗的伙伴小声嘀咕:“这破东西晚上用来读先贤书也不错。”狗蛋脑中灵光一闪,那破灯收拾一番可以用来照明啊!转念一想,灯油可不便宜,自己还是省着钱给小妹买些新鲜玩意让她开心一阵。那破灯卖给别人也没人愿意花上两个小钱,就给阳罗吧,他平日也帮过自己几个小忙。狗蛋在心里作出了最后决定。一想到小妹,狗蛋面上不由一阵憨笑,脑中浮现小妹甜甜的笑脸与一双酒窝。几个呼吸后,狗蛋深吸一口气收起杂乱的心思再度专心做工。

  不知多久后,一个响亮的喊声传到狗蛋耳中。“开饭了!”

  狗蛋立马停止动作,将工具一放迈开步子,招呼一声:“阳罗走吧,不快点可要吃亏了!”这几件事一气呵成,显然已经熟念之极。

  待阳罗从一人高的坑道出来时,狗蛋已在三丈开外了。阳罗脚步交错,朝狗蛋追去。

  日子如同往常一般,阳罗在红日落下山后终于停止了一日的做工。又花了半个时辰,阳罗将日常琐事处理完毕,躺在木板简陋搭成的床上休息。

  一日的做工让阳罗感觉疲惫,先前清洗狗蛋挖出不要的破灯时,被破灯划破了手指。所幸伤口不大,否则影响明日的做工可不好的!父亲伤病未愈,母亲在家操劳照顾,整个家自己成了收入来源另一支柱。多亏了柳叔带领自己出来做工,否则自己一个半路读书而废。一没有走向人人渴望的仕途,二没有教授学生资格的穷少年贱民。可真是茫然了!不过即使自己身体比一起读书的同龄人强健几分,却还是吃不消做工,浑身上下积累了数处酸痛。

  “做工不是长久之计!所赚不过养家糊口,劳累的人身心俱疲。柳叔不过三十而立之年,看起来却与四五十年纪一般,衰老的厉害!”阳罗真志不在此,士农工商兵。仕路已断!家里两亩薄田,一年到头出产只是那么些。除去官税,一家三口勉强度日。若遇上饥荒年岁,一日两餐。农路其实走不下去!商路需本钱,自己家哪里有本钱!况且没有熟人带领,路径不熟,也是死路!投戎一路更是不通,兵卒每月俸禄连家都养不起!况且自己身为独子,需要为父母尽孝!天下虽大!却其实没有自己能走的路!阳罗惆怅!心中最渴望的是找到一条可以让父母能安然度日的路!阳罗苦思冥想却想不到好法子。“这几日还是找个功夫去市街打些灯油,晚上攻习旧日功课,已备将来,或有一线机缘也未可知。”阳罗不得不选择如此!

  “不知父亲恢复的如何了,可能下床否!哎,母亲华发又多了几根吧”。再胡思乱想一阵后,阳罗闭上双眼收起心思躺下开始入睡了。

  一晃小半月过去。一早,阳罗看着天空落下的蒙蒙雨水,心思转动。按往常的经验,今日是做不了工了,正好出去一趟办些事情。阳罗去与柳叔打过招呼,回来换了一身干净的布衣独自离开了此地。又花费了将近一个时辰,阳罗终于到了市街的入口处。若非上次陪柳叔来此购买工具,还真找不到这里的。阳罗看着附近景色,还有一些熟悉感。一群少年男女围在不远处的布告栏议论纷纷,阳罗有几分好奇的走了过去,混在一起观看告示。

  “嘎嘎,秦家终于又举行测试了!”一名瘦弱少年兴奋道。

  “嘿嘿,这一天终于来了!”又一名邪魅少年感叹道。

  “咯咯,小女子期待已久!”一名四肢粗壮的少女笑道。

  “敢问姑娘,这上面说的灵根是怎么一回事?”阳罗看过告示后向一名长相颇为秀丽温善的少女请教。他对于上面说的灵根所指可是一丝不知的,其他的都明了。

  少女面色一红,道:“灵根是。。。”眼见阳罗听的津津有味,少女也就将自己所知的一股脑都说了出来。

  “原来如此!多谢姑娘相告。”阳罗感激道。

  “些许小事不足挂齿。”少女客气回应。一旁同伴的少女催促此女一声,少女也就离开了此地。

  阳罗盯着告示神色复杂,在心里不断患得患失!据上面所说,若是测试身具灵根投入秦家。就能得到一笔不菲的银两补偿,且每年都有银两可拿!如此一来,若自己身具灵根投入秦家,父亲的伤病就有足够的银钱治疗,且每年都无需为银钱操劳!这简直直接改变了自己一家的命运!好处之大!阳罗想想心头就是一阵火热!可据少女所说身具灵根之人简直是万中无一,据以前数次秦家测试,每次不过测试出二十几人,而参加测试的人可是达十万之巨!这让阳罗不禁砸舌!

  “天大的好处,大都是极少数人获得。”这个道理阳罗还是明白些皮毛的。良久,阳罗收回目光朝街市里面慢慢走去。大半个时辰后,阳罗将所需之物购买完毕朝街市出口行去,两个有些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阳罗的视线里。

  “没想到又遇见了二女,想必她知道怎么去秦家的,就再请教一次好了。”阳罗暗自嘀咕一声,几个快步走至二女身旁冒昧道:“姑娘叨扰了,在下还有一事相请教。”

  “原来是你,你还有何事请说。”秀丽温善少女显然还没有忘记自己且应承了下来。

  阳罗见此当即将心中问题抛了出来。

  “从这里去秦家的路我可一时说不清楚,不过我二人正好现在就去秦家附近,你?秀丽少女眨了一眨眼如此道。

  阳罗听少女之意哪能不明白她愿意自己一同跟随前往,自然不会拒绝少女的好意,秀丽少女的同伴也没有插嘴表示异议。“若是姑娘肯带领一二,在下感激不尽!”阳罗道。

  少女轻轻点点头与其同伴走在前面。

  阳罗脚步移动跟在二女身后数步距离安静的走着。一路上,阳罗不时嗅着二女身上传来的淡淡幽香。只觉身上的酸痛好似隐隐减轻了不少,阳罗的心里不由渐渐泛起一丝涟漪。二女则不时有说有笑,偶尔小小打闹,没有太多顾虑蒙蒙雨水的走着。从街市去秦家距离还挺远,大半个时辰没有到达。阳罗做工的人耐力比常人多出几分,此二女走了这么久脚步却丝毫看不出不适,可从二女的穿着打扮体态来看显然不是什么穷苦人家久惯劳力的女儿,可见二女非同一般。阳罗心思转动,当然自己也不会傻傻去探问二女的底细,也不担心二女对自己这样一个穷小子会有什么心思,只当不知的一路默默跟随。又走了足足一个时辰,二女脚步一停。秀丽少女转过身道:“秦家离这里不远,只需从这里。。。”

  路途并不复杂,阳罗听了一遍记在心里。再次向二女表示感谢后,阳罗多看了秀丽少女两眼后与二女就此别过了。按照秀丽少女所说,阳罗找到秦家也在几顿饭功夫后了。让阳罗颇会心一笑有许多少年也来到了这里,显然与自己的目的一致。既然知道秦家所在,阳罗按原路返回。毕竟要在七月十五日才开始测试,继续逗留也就无意义了。

  数个时辰后,阳罗终于回到了做工的地方。将购买的几样东西收拾妥当后,阳罗只觉双腿沉重倒在床上开始呼呼大睡。一觉醒来夜已深,周围黑漆漆。阳罗只觉精力饱满有睡不着之意,从床底摸出那盏破灯,这盏破灯只是表面开裂里面没有裂开,灯芯都还在。阳罗取出火石点灯,数次击打火石后还未点燃灯光。又尝试了不下十次后,阳罗终于放弃了点灯。这盏破灯点不着,原因肯定是这旧灯芯坏掉了。阳罗有几分郁闷的暗想。今日在市街并未购买新灯芯,看来只能下次再去市街一趟。眼下没有灯光,自然无法读先贤书,阳罗只能眯上眼再度入睡。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