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4-24 09:31:23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地府加盟商
  4. 第一章

第一章

更新于:2017-04-21 12:18:48 字数:3414

字体: 字号:
  花红柳绿又一春,最美人间四月天。山风熏香蜜蜂来,绵雨如油人不归。

  人不是不想归,这狂风暴雨的,谁不想早点回家,但总有些为生活所迫的人,半夜两三点,冒着雨,迎着风。虽然不说步伐踉跄那般凄惨,可也是一身的水,一身的泥。怎么也不觉着舒坦。

  王圣就是人海中的一叶扁舟,飘飘摇摇的往家赶。一身的酒气,随着呼吸就喷薄而出了。西服被雨浇得透透的,衬衣的领子大开着,领带被扯得松松的,早上出门用发胶定着的蓬松精神的头发,也耷拉着一头,还滴答着水。鼻梁上架着的黑边框眼镜也被水蒙的看不清,时不时的拿手扒拉着。从业五年养圆呼的脸蛋变得木纳了,才显端倪微微隆起的啤酒肚,在贴身衬衣的映衬下显得那么的醒目。一个人走在狭长的胡同里,一边是连片的黑灯瞎胡的民房,一边是旁边风景区透过围墙伸出来的树枝,再配上偶尔才出现的昏黄路灯,显得与景致那么的有对比感。别说,这一副景象有一种别样的现代风情现实主义颓废感。

  王圣,毕业5年,长得还满帅气,至少以前是的,本来学的是师范类,按部就班的话当个语文老师也挺不错。结果毕业时候听说地产行业很不错,很挣钱的。然后穷小子毅然决然的投身到地产行业中来,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说挣钱那是指当老板的,和他这样的打工仔没有半毛钱关系。开始做市场策划,拿着死工资,后来转运营,因为听说工资高。又转做商铺招商,因为提成高。转过头,发现,还是一个穷小子。因为做事情很拼,倒是很受老板喜欢,提出转行也都同意了。但即便如此,存的那点钱远远不够在江城这个二线都市安家落户。只能在湖边这个城中村租套房子,慢慢的继续攒着钱,盼着房价高点,然后提成高,但是房价高了又更买不起房了。颇有一种心忧炭贱愿天寒的感慨。晚上王圣陪着客户吃饭喝酒唱K,一条龙下来,本来以为可以把合同拿下,结果直接给别个整趴了。送回家后,再转回来就这个点了。

  掏钥匙打开下面的铁闸门,虽然是民房,现在都建的跟单身公寓样的,下面一个大门,每一层都是四间房,有大有小,方便居家的和单身的选择。房东还是蛮有发展眼光的。扶着楼梯爬到四楼,也是顶楼。走到楼道尽头掏钥匙开门。王圣的房间是一层中最小的,只有一个单间,外带个洗手间。房间里也很简单,摆了一张床,一个电脑桌。衣服挂了几件在衣架上,其他的都收拾到床底下的衣柜里。对于一个单身汉来说,这已经足够了。毕竟也不住家,也不开火。再有个好处就是房间小,但是可以连到外面的阳台上,然后在阳台放个洗衣机,无形中扩大了使用面积啊。最主要是因为这里离市区有点距离,比较偏僻,所以价格也便宜,再一个就是因为偏僻,所以也安静,住的一般是两类人,一类八九点就睡了的老人,一类是凌晨四五点才回来的年轻人。

  洗了个澡,热水一趟,王圣觉得稍微清醒了一些。移步到阳台,吹着雨风,倒是觉得还比较惬意。对于夜猫子来说。孤独犹如一杯红酒,既要懂得怎么去品,也要有品尝的心。

  雷雨交加,一道道闪电把夜空时不时的点亮。王圣这才看清,早上出门前支出阳台晾在外面的衣服还在雨里凌乱着。

  赶紧的,抄起撑衣杆就准备去把衣服勾回来。这时,夜空无比的透亮,一道球形闪电自天上落下,近在咫尺,以瞬雷不及掩耳之势,顺着撑衣杆就进入王圣的身体。当时王圣同学就觉着大脑瞬间当机,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最后一个想法是,千万不要拿钢筋来当撑衣杆(真事,老三我当时就是拿钢筋扭得撑衣杆,碰着电线,差点电死)。

  一片漆黑中,王圣指头动力一下,然后就是觉着胸口闷气,想使劲的吸口气,但又全身无力,一直尝试了十几次,终于喘上了一口气。这口气喘上了,才觉得身子属于自己。这慢慢的睁开眼。

  “我去,差点挂了。怎么这么黑,不会把电烧了吧”王圣眼见的是一片漆黑,黑的化不开。摸索着准备把手机拿出来照个亮,记得手机是丢床上的。摸索了半天,也没有摸到床沿。

  “不对,情况复杂了,这不是我家”王圣知道,自己家里才多大点地方,这摸索半天了,别说床,柜子、电脑、墙壁,一个都没有摸索到。王圣立马站住不动了,毕竟谁也不知道在哪,万一前面是悬崖这不死的冤。

  “怎么这么黑,不会我被电瞎了吧。完了!完了!”眼见已经适应了半天,再怎么停电,黑夜,也适应了光线,模糊都能看见点什么,绝对不会自己看不见自己的手。

  “有人吗?有人回答声。救命啊。”四周还是一片寂静,眼前还是一片漆黑,这静和这黑,让人都要崩溃,喊了许久,王圣也疲惫了,幸好没有雨,感觉上也不冷不热的,一阵睡意袭来,然后就进入梦乡。

  “跟着来吧,跟着走吧,往前,往前”

  “跟着来吧,跟着走吧,往前,往前”

  一阵悠悠的声音传来,又仿佛在耳边,确切的说像似从心里发出的声音。王圣想开口喊,却怎么都控制不了自己。但是却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竟然自己站了起来,走着小碎步,朝着一个方向走着。

  走了不知道多久,仿佛片刻,又仿佛百年。王圣觉着自己停住了。慢慢的,手有了知觉,脚也有了知觉,六感也渐渐恢复。眼睛只觉着一阵刺痛,如同辣椒进到眼睛里了。赶紧拿手去揉眼睛。转而又觉着一阵阵的清凉,如同滴了眼药水,还是带冰片的那种。

  待到眼睛里清凉的感觉慢慢消散,王圣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瞬间就被眼前景象惊的木头人了。

  映入眼睑的是一座宫殿建筑群,一眼望不到边际,中间一座三层楼七八丈高的城门楼子,但挡不住里面的一座主建筑,一座入云的宫殿,宫殿通体黑漆漆的,但檐牙高啄,雕龙画凤,做工精美,鬼斧神工。王圣眼睛好了后,视力无比的好,没有带眼镜却将这宫殿看的一清二楚,仿佛映入脑子里的。每个门窗上都雕刻有没见过的无名花,花瓣倒披针形,花被向后开展卷曲,重重叠叠,若繁星汇聚,又如银河连波,甚是好看。每个宫檐上都挂着一个铃铛。下半部分被城门楼子挡住,但只看这上半部分的状况,下面应该只能更大。

  城门楼子左右的围墙无限延伸,伸入无尽的黑暗中。再看这天,却又十分奇怪。不见太阳,不见云。不见月亮,不见星。也无白天、黑夜般分明。灰蒙蒙、阴森森。

  更阴森森的是偌大一座城,却无半点声音、也未见一个人影。王圣想着这一定不是他所在的世界。要不这大的宫殿,这大的建筑群早就被开发了。前进还是后退,是一个问题。

  王圣倒是想找其他的路径,回头一看,更是被吓得一惊,一回头,却是没有科学的黑暗,如同空洞一般,要是步入其中,鬼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事情。王圣可不敢尝试,那就只能硬着头皮往前。

  迈步走到城门前,三四丈高的城门将整个视觉全覆盖。再回头看,还是无尽的黑暗。王圣琢磨着,这鬼地方只能朝前,只要走过了,就看不见了,是没有办法回头看的。

  “里面有人吗?帮忙开下门”

  回答王圣的还是寂静。没办法,王圣只好尝试着拍门,伸手才拍到门上,这门却和没有重量般的开了。吱扭一声,缓缓向两边打开。

  门一打开眼前就豁然开朗,正前方是一个有十个足球场大的大广场,广场上空无一人,地面全是用石料铺设。透过广场看到的就是开始所见到的大宫殿。宫殿基础很高,要上很长的台阶才能看清上面是什么。王圣依稀觉得自己一切的疑惑应该就在宫殿里可以解开。

  快步上前,走过大广场,上了台阶,每上一步王圣就数一下。想看到底多少节台阶。

  数到60节台阶的时候,就有点累的不行了,毕竟喝酒到被雷劈,再到这,还没有休息过。便依着台阶坐了下来。回头再看,台阶果然看不见了,不但看不见,连把脚探下去都探不到底。整个人就如同悬空的坐在台阶上,倒是广场反而看的见了,城门楼子也看的见了,偌大个广场,空空如野。王圣不仅有点感慨“这得容得下多少广场舞大妈啊。”整个广场四四方方,前后为门楼和宫殿,左右连接是有道路连接的。这上来了看的清楚,两边的道路上感觉有很多古建筑楼房。感觉应该是颇为热闹,但是就是没有一点声音,也见不到一个人影。

  歇息了片刻,王圣继续往上走,每走一节台阶,就消失一节台阶。待走到90多节台阶的时候,基本已经能看到宫殿的大门了。大门还是紧闭着,不知道待会能不能拍开,门倒是很简单,通体黑色,带黑铆钉。数到九十九节台阶的时候,王圣终于踏上了宫殿的门前平台。一踏上这平台,感觉通体舒坦,全身毛孔都张开了一般,能够感受到清风顺着毛孔往里钻的凉爽。

  “一步一重天,九九归始源。贵客远来,百邪莫侵”猛地一个声音在空中炸响。

  这一路沉寂,猛地出现的声音,把正舒爽的王圣吓得一哆嗦。话音落地,宫门大开,红毯铺地,雾气缭绕感觉宫内深不可测。王圣才踏上红毯,正犹豫要不要进去,这红毯就却如同自动步梯样的已经自动的向里面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