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5 22:45:5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葬世曲
  4. 第七章 五年

第七章 五年

更新于:2016-02-19 15:44:25 字数:3414

  一天的熟悉新生们已经渐渐熟悉,开学第一天,李一凡所在的五班是唯一一个并没有正式上课的班级。甚至有些班级第一天就已经开始了体能训练。所以这一夜倒是都很安静,也再也没人出来来回走动。千晓楠,也躺在自己的床上睡熟了。

  一夜无话。

  “啊!这一觉起来爽死了!”岩昊天抻了个懒腰。

  李一凡抬头看了他一眼。“赶紧的吧,小心今天再吃不上饭了。”

  几个人赶紧收拾了一下,去旁边的寝室叫了寒冬就赶紧去吃了饭。天亚的伙食自然不用说,有着强大的经济支撑不想好都难。

  “哎呀。真饱。”千晓楠捂着肚子。看着来往的女生都看着自己和墨铭哲寒冬,好像十分开心。

  一行人到了班里,五班的学生可能是因为今天是五班第一天正式上课来的都特别早。教室很大。五班一共有七十多人。坐在一个教室里也不觉得挤。几个人发现教室里的桌子都是双人桌,因为来得晚只剩下了三张桌子。说是三张其实应该是三张半,因为有一张桌子的一边已经做了一个人。那就是楚心瀛,楚心瀛的长相确实是不俗,一旁前后左右的男生,不是看着她就是再看另外一边的戴沐沐。可是就是没有一个人敢坐在楚心瀛旁边的。她那手中的紫色长剑抱在怀里也却是颇有气场。

  寒冬和墨铭哲相视一眼。立刻都明白了怎么回事,摆明了谁坐楚心瀛旁边谁倒霉啊!一时也不管谁是谁了,寒冬和墨铭哲直接就奔向了一张双人桌赶紧坐下。千晓楠的机灵劲可不光是在嘴上,看到这个举动立刻就明白过来了,拉着一旁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岩昊天占领了另外一张桌子。只剩下李一凡一个人手上握着天光傻傻的站在门口,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其他四个混蛋已经把最后两张空桌子给占领了。等他再看那四个混蛋的时候,迎来的则是四个写着“对不起”的脸。千晓楠忍不住还笑了一下。

  李一凡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看了一眼楚心瀛,又看了一眼她手里的剑也不知该不该坐过去。

  “一凡?你站在这干嘛?”柳叶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李一凡转身看去,只见柳叶正抱着书本绿色眼眸一眨一眨的看着他。

  李一凡有些尴尬:“啊,那个,我,我马上进去。”无奈之下也只好坐到了楚心瀛身旁。开始了契神生涯的第一堂课。这一天下来也不知道是跟楚心瀛绊了多少嘴,这女孩好胜心太强稍有不合两人就会朝上两句。

  不知不觉的五年已经过去了。李一凡已经是一名三阶四级的契神士了。虽然不是班上最强的但好歹也不是最弱的。每天生活也三点一线。寝室,训练场,食堂和教室。再外加在学校打着其他地方根本想到不敢想的高额零工也算富裕舒坦。

  讲台上一个绿衣的女人在讲课,无异是柳叶了。“好了,同学们,一会儿就是最后一天的个人擂台赛了。我们班七十名同学,总共有二十名同学打进了决赛,我们五班也是所有班级中进入决赛人数最多的。这是最后一天的比赛。最终在年组获胜的十名同学,会有机会参加过几天学校组织的试炼。并且明年升入六年部,会有加入天亚契神团的优先权。下面我念一下有关咱们班同学对战场次。第一场:五班楚心瀛对战三班碧影。第四场,五班姜泽宇对战二班林心蕊。…………最后一场……五班墨铭哲对战……五班李一凡。希望同学们都能加油。”说完叶子看了一眼李一凡走了出去。

  第二排。一个一身灰色武士服的男孩面带悲催的低下头,那男孩黑色的头发遮住了左眼,身旁靠着一把金色的长剑。容貌清秀,但也平凡无比。那金色长剑之上还缠着一根锁链做成的剑鞘,便是李一凡。五班的场次一共二十场,但只有这最后一场是五班的两个人对决。李一凡在班里的实力也不是很差否则也不会打进决赛。可是偏偏就把自己给安排到墨铭哲手上了呢?五年的时间,李一凡在进步,但是别人也是。如今的墨铭哲早已经是整个五年组的领头人物。十四五岁的年龄已经达到了四阶四级的水平,如今只有四阶三级的楚心瀛可以勉强应付。其资质直追当年天亚契神团团长安雅。刚升入五年级就主动要求和现任的天亚契神团团长对决,并且打了个平手。

  “可我是什么啊?”李一凡叹了一声。五年楚心瀛已经长成了个大姑娘,身材窈窕,长相绝世倾城。她也和这个叫李一凡的家伙做了五年同桌。这家伙平时是很努力。但是她一直以来最讨厌的就是他这幅不自信的样轻轻踢了李一凡脚“起来!我要出去。”李一凡也习惯了这个大小姐,换了往常兴许能跟她吵上两句,可是这回就没这个心情了。是啊!他是什么啊?人家墨铭哲是堂堂圣火宗的少爷,天赋异禀而自己呢?对,自己不过是个乡下来的土老帽罢了。连个亲人也没有的土老帽。

  正想着身后走来一个穿着蓝色劲装,一头蓝发的男孩。便是寒冬。寒冬拍了他几下。笑了起来:“一凡你这运气一如既往的好啊!好不容易打进决赛了。结果……哈哈哈!”寒冬捂着肚子笑了起来。

  李一凡笑了笑:“寒冬……”“你有完没完!”突然大吼。

  一旁的千晓楠走了过来:“你别说,你这运气真不是一般的好。看着,我抛个硬币。”说着千晓楠从兜里拿出了一个西尼“正面你被他打倒,反面他把你打倒。立在这……平手。”说完就把硬币抛了起来。硬币显然选择了正反中的一个面。身后的岩昊天见一西尼没人要赶紧把西尼捡起来揣进了自己的口袋。

  寒冬看见了撇了撇嘴:“我说!昊天,你就不能有点出息?”

  “什么叫没出息?这一西尼就这么浪费了?这叫浪费我这是在制止你们!懂吗你?”岩昊天解释。

  “行行行!你最伟大,行吧?”

  “你们啊,这一下课就过来聊扯一凡。”身后一个一身红色劲装的少年手提着一把红色长剑走了过来。

  “都是自己人,聊扯他怎么了,铭哲,一会你上台给一凡留点面子。说不定一凡跟你多大几个回合,或者能勉强打个平手也能参加试炼,主要还是明年的天亚契神团优先权啊。”岩昊天回头说。

  “算了,不用了。”李一凡摆手“纳天主任多严你们不知道啊。”

  墨铭哲靠在桌子上:“天亚契神团有那么好?好怎么回收原来雷万钧和炎那样的败类?”

  “我倒也没觉得天亚契神院怎么样了。但是,入选的成员每个月有二十西尼的工资啊。这样以后我就不用打零工了。”李一凡道。

  岩昊天索性坐在了桌子上。“对啊,铭哲,你是第一大宗圣火宗的少爷,当然看不上天亚契神团了。”

  墨铭哲摇了摇头:“其实。圣火宗不是第一大宗。”

  “啊?什么意思?”李一凡问。

  “我就知道第一大宗其实是我们月寒神府对不对!”寒冬笑着说,发现所有人都看了他一眼嘟囔:“开个玩笑。”

  “这也是听我爷爷说的,原来神魔大路上有五大宗。当时圣火宗是第二大宗,第一大宗是如今魔界邪宗。”墨铭哲说。

  “啊?我怎么没听我爸说过?”寒冬问。

  “我这也是跟我爷爷问了好长时间,我爷爷看我小,才告诉我的。十几年前的事了。那个时候咱们可能才刚出生或者还没出生呢。听说那魔界邪宗是真正的强者领域。危害众生,企图称霸神魔大陆,后来有一天四大宗群起而攻,把他们给逼到了魔界从此再也没有出来过。胜利过后,四大宗突然就把所有有关魔界的全部消息都平息了下去。再也不许任何人提起。包括各个帝国。”

  “奇怪。”李一凡自言自语。这个什么魔界听起来有些耳熟,他又不知道在哪听到过这个词了。

  “怎么了?”寒冬问。

  “没什么。就是觉得魔界有点耳熟。”

  “没什么,有可能是在梦里之类的了。正常。”千晓楠笑着说。

  李一凡又道:“这胜利是好事,把邪魔歪道打败不正是咱们契神士宣扬的吗?怎么还要让这件事销声匿迹?而且保密工作做的这么好。”

  “这也是我的疑问。”墨铭哲说。

  岩昊天摆了摆手“哎呀,没事了。反正那帮歪魔邪道已经被打败了。你们圣火宗不还是第一大宗吗?”

  墨铭哲轻笑:“你们知道,如今神魔大陆一共有三个达到九阶九级的神尊吗?”

  “这个我知道。”寒冬说:“如今神魔大陆一共三个达到九阶九级的神尊,但是确有其人,却从未出现过。只知道其中一个叫上官霜。”

  “是。”墨铭哲点头。“那你可知道,那其他两个九阶九级的神尊都是魔界邪宗之人吗?”

  “啊?”李一凡几人同时叫了出来。

  “惊讶吧?这回知道曾经邪宗有多强了吧?”墨铭哲说。

  这时门口却探出了一个小脑袋。蓝色的马尾,马尾上系了了一个金色的铃铛,笑的时候两颗小虎牙漏在外面人畜无害。“一凡哥!你们干什么呢?出来啊。心瀛姐那边都要开打了!”无疑便是水泉儿。水泉儿打认识了李一凡就死活要叫哥谁也拦不住。时间久了,就好像李一凡真的是他哥一样。

  “知道了。”李一凡答了一声。“走吧,看看那个女魔头欺负人。”

  “嗯!走吧,看看你那同桌大人是如何把一个人从擂台上一完美的弧度和夹角打飞出去的。”寒冬拍着李一凡说。

  说着几个人都走出了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