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3 11:49:22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凉宫的世界
  4. Act.1 降临fate!

Act.1 降临fate!

更新于:2018-10-08 13:31:59 字数:1909

字体: 字号:
  传说中,圣杯是能够实现拥有者愿望的宝物。

  为了让这圣杯出现必须要进行一项仪式。

  被圣杯所选的七位魔术师MASTER,

  将被赐予圣杯所选出的七位使魔SERVANT。

  剑士(SABER)

  枪兵(LANCER)

  弓兵(ARCHER)

  骑兵(RIDER”

  魔术师(CASTER)

  暗杀者(ASSASSIN)

  狂战士(BERSERKER)

  魔术师必须与这七种类的使魔其中一位订下契约。

  并证明自己是最适合圣杯的人。

  换言之,魔术师必须消去其它的魔术师来证明自己是最强的。

  这样一整个求取圣杯的仪式被称为:

  “圣杯战争”

  ※※※※※※※※※※※※※※※※※※我是可爱的分界线※※※※※※※※※※※※※※※※※※

  “轰”

  在东木市的一座豪宅里,发出了巨大的爆炸声。

  一名红衣少女飞快地奔跑在豪宅的走道上,一脸焦急地来到了客厅门前,推开门一看,原本华丽的客厅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皎洁的月光从天花板上的破洞中射下,一名少女正坐在倒下的横梁上,看到少女进门,便放声狂笑。

  “哈,哈,哈……”

  “喂,你谁啊?笑个什么劲啊!”

  少女停住笑声,起身走到对方面前,仔细看了又看,又用手指碰了碰对方的手,又拉了拉对方的衣服,在对方快要发飙的情况下,又大叫起来。

  “凛,真的是远坂凛,真人、真人啊!!!”

  被称作远坂凛的少女满头雾水,似乎在因为对方叫出了自己的名字却如此言行怪异而奇怪,于是她站远了点,观察起这个有点莫名其妙的少女,少女穿着一身水手服,留了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马尾,耳边垂下两条头丝,配上额前的刘海,显得十分充满活力,一张小脸也长得十分清秀,身材也是十分得完美,只是美中不足的是,她完全没有胸部,是个飞机场,但,即使如此,她也足以称得上是人间少有的尤物了。远坂自认从没有见过这个堪称极品美女的少女,于是开口道:

  “你……认识我?”

  “当然认识你了,吾凉宫夏夜怎么会不认识毒舌小气吝啬的红色恶魔远坂凛呢?”

  远坂凛顿时一呆,没想到对方还真认识自己,正准备继续追问,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脸一下子通红,咆哮道:

  “混蛋,那个‘毒舌小气吝啬的红色恶魔远坂凛’是怎么回事?还有‘小气’和‘吝啬’两个词不是重复了吗?”

  凉宫夏夜抹了抹脸上被喷到的口水,拉起被吓得装死的眼皮兄,只看见眼前的是一张气得通红的脸正贴着自己的脸,凉宫仿佛听到耳边有人在唱:“远坂在咆哮,远坂在咆哮!”

  看着情形不对,凉宫立刻使用了注意力转移大法,开口道:“远坂童鞋,作为一个主人你很不给力啊!竟然让本神被召唤来这种废墟之上,难道你不觉得羞耻吗?"

  "可恶,你那什么口气,竟然这样跟我说话,你是活得不……哎!‘主人’、‘召唤’,难道说你就是我召唤的英灵!”

  “是的,本神就是传说又传说中的英灵。”

  凉宫自豪地闭着眼挺起自己的小胸脯,好像是在等着远坂凛冲过来崇拜自己似的样子,可凉宫挺了一会也还没动静,便睁开眼看了看,远坂凛正低着头在想着些什么,凉宫见她如此不配合自己,便又开口道:

  “咳、咳,本神在成为传说又传说中的英灵之前可是次元……啊!你干什么啊!”

  凉宫还没说完,就被远坂凛给推倒了,还没回过神来,又被远坂凛那好似发现了猎物的眼睛死死盯住,凉宫被盯得后背直冒冷汗,刚要开口问,就听到远坂凛兴奋地问道:“哈,你是Saber,对吧?对吧?”

  “啊!”

  凉宫被问傻了,呆了半天才回答道。

  “Saber?我不是Avenger吗?”

  “Avenger?这是什么职介啊?从来没听过啊,你少乱说了,至少我还是知道七大职介的啊!”

  “可……可是,圣杯同学就是这么告诉我的啊?我的确是Avenger的说!”

  远坂彻底慌了,但长期以来养成的贵族修养告诉她还不至于慌得不知所措,立即调整了心态,看了看很无辜的站在那的本届Avenger,叹了口气:‘得,算我倒霉,竟然在召唤时出了差错,不过……”远坂环视了下现下环境,到处都破破烂烂的,叹了口气,说道:“好吧!姑且不论你是什么职介你先把客厅整理下吧,我先去睡了!”

  凉宫立马就不干了:“什么?你竟然让本神堂堂一个英灵干这种土狼才干的事,咱才不……”

  “我管你愿不愿意,哼!以令咒的名义下令:‘凉宫夏夜你给我去整理客厅’,我先去睡觉了,啊——byebye!”

  “远坂,我恨你,令咒不是这么用的啊!”

  不过凉宫怎么说,也没人理她了,月夜之下凉宫正很情愿地打扫着客厅——

  “嗷——才不是自愿的啊!”

  (凉宫:第一次写书,手都快断了,看在这只快断的手的份上,请多关照下本书吧!还有,本书更新不定期,本神是学生嘛!第二章字数会多点,大家敬请期待吧!”)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