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13:35:46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阴阳食谱
  4. 第二章:鬼吃阴

第二章:鬼吃阴

更新于:2018-03-17 18:41:57 字数:3213

字体: 字号:
阴阳食谱目录
共106章
  我爷爷张三好被土匪拿枪压着,跌跌撞撞走在崎岖的山路之间,本来已经有点万念俱灰的意思,他只期望自己的酒友能信守诺言,给他留一份饭,等这位爷吃完之后,高抬贵手,留下他一条性命。

  走路走到一半的时候,张三好听见路尽头有人在吆喝他的名字,随后他欣喜的看见,自己那三个同村酒友,提着灯笼和土枪,居然顺路过来找他。

  眼看着提着土枪的兄弟,张三好激动的热泪盈眶,他适逢背字,又为强人所截,正是需要别人送碳的时刻。这三个弟兄的出现,虽然未必是真对他身后那伤匪来的,但以一敌四,他们手里又有土枪,无形中还是有很大威慑力的。

  张三好和强人同时看见了那三个酒友,那伤匪手疾眼快,而且似乎受过专业训练,立时便跳上我爷爷的后背,用我爷爷的背挡住自己身上的伤,又用手里的盒子炮抵住张三好的腰眼。

  “不许乱说话!”强人冒着汗珠子,阴沉着脸色,对我爷爷说道:“一会他们过来,你就说我是你远方亲戚,投奔你的,夜里赶路让狼咬了。要是敢多说一句,我要了你命。”

  强人的动作迅速,判断精准,一看就是练家子出身,我爷爷腰眼被人家拿枪顶着,自然也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死局中,爷爷只能强打精神,一边背着此人前进,一边装出笑脸,和弟兄们打哈哈。

  那三个酒友一见张三好背后还背着一个人,当时便泛起了警觉心。

  其中一位更是不自觉端起土枪,问张三好道:“老三,咋么这么半天才往回走,你背后头背的谁哇?”

  张三好苦笑一声,背课本一样冲那三个兄弟说,这是他远方亲戚,夜里赶路刚好碰见,被狼咬了,正要背回去治伤云云。

  三个兄弟听完之后,这才放下土枪,对我爷爷说他们等了半天也不见他回去,知道肯定出事了,所以三个人这才出来找他,也是怕张三好遇见狼,都拿了土枪防身。

  说话间,一个朋友还特地拿出留给他的熏鸡,美酒,豆面馒头。在他面前晃悠了一番道:“兄弟们就是拿你开个小玩笑,你别往心里去,有好事,怎么也得带上你呀!咱们赶紧回去,好好吃一顿。”

  兄弟们的话让张三好有点小感动,虽然是酒肉朋友,但人家也挺讲义气,只是碍于肩头那位爷还在,张三好不好多表达什么,感激的点了点头之后,我爷爷就背着他肩膀上的那位强人,在兄弟们的护送下,往村子里走。

  一路上,因为有了兄弟的陪伴,张三好也不怎么怕了,而且他后背感觉到那人的胸膛在不断渗出血液,说明这匪徒也受伤不轻,要是有机会能和兄弟们合作一把的话,说不定还能把这个家伙拿住送官。

  我爷爷的想法是好,只是他不知道,这一切已经被那个深具江湖经验的强人看透了。他一个学生出身的家伙,还是太嫩了一些。

  走出一段距离之后,张三好背上的土匪突然把手枪抵的更紧,他把嘴伏在我爷爷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道:“知道你怎么想的!可惜了。”

  说完这话,这强人像煞有介事的对我爷爷和那三个朋友说道:“对不住,耽误各位点时辰,我要去大号,麻烦我大哥把我送到对面那林子里方便。”

  说话间,那强人拍了拍我也爷爷的肩膀,伸手指向前方一片不小的林子。

  那是一片槐树林,夜里看过去黑乎乎一片,好像一张看不见尽头的网。

  听见背后的强人要去那林子里,我爷爷心里的如意算盘“啪”的一声碎了,他知道夜黑风高,林子密的地方容易逃跑,这人此时来事,当然是要借机开溜的。

  受伤的土匪溜走了倒无所谓,张三好只怕这人没落下什么好处,走时发狠,在给他脑袋补上一枪,到时候可真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咯。

  我爷爷心眼中想的多,脚底下自然也就迈不动步,那人见张三好走不动,就又用枪指了指他的后背,发狠道:“走!别让弟兄们久等。”

  腰后的枪让我爷爷感到分外无奈,他什么也没说,便背着那人走向树林。

  倒霉的张三好每走一步都忐忑万分,那时真感觉自己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边际,或许下一步路,就是他一生中最后的一步了。有这样的想法,他又怎么可能走的快呢?

  就这样,张三好一步一磨蹭的到了槐树林子里,他放下肩膀子上的土匪,就等着人家的裁决了。

  土匪从张三好身上摔下来后,一头扎在地上,他弓着身子,手里拿着枪,看了张三好一眼,又瞅了瞅远处拿着三灯笼一动不动的酒友。

  那土匪长出了一口气后,突然张口就来道:“你那三个兄弟已经死了,知道么?他们都是鬼,专门来勾你魂的。要不是我让你进这片林子,咱们都得死。”

  强人态度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让张三好摸不到头脑,他看着那三个焦急等待的兄弟,一脸不信道:“不可能吧,响午的时候……我们还在一起呢。这才过了半夜,咋就变成鬼了?”

  男人见张三好不信,也不着急,他反过来提醒张三好道:“那你还记不记得,刚才他们拿出来的酒肉?那些豆面馒头上都点着绿点,鸡冠子上也被点成绿的,酒坛子上还有几片柳树叶?”

  强人的话,给张三好提了个醒,让他从一脸的懵窘中清醒了过来。

  张三好到底是经常混迹于酒楼饭店里的人物,对吃食上的规矩也懂一些,他很早就听说过,老家民间有“人吃阳,鬼吃阴,阴鬼保食不安生”的说法,意思是鬼不能吃人间阳火烹饪的食物,只能享用地狱阴火的供奉。

  当然,人间是没有阴火的,所以在民间祭祀供奉灵魂时,都会在吃食上标记艾草菖蒲制作的绿色颜料,在祭祀的酒上放阴气重的柳树或者桑树叶,据说这样能掩盖阳火的气息,生魂便能享受阳间的祭祀了。

  他三个兄弟的酒肉,张三好都是看过的,的确比早先时多了绿点,只是他当时又饿又紧张,所以刚才没顾上这些细节。

  夜月凶光,谁会大晚上拿着祭祀死人的东西出来乱跑,给自己找晦气呢?现在想想,细思极恐!

  那土匪点明这些后,看着张三好有些发白的面色,又开口道:“我知道光凭这些你肯定不信,我还有办法让你看看他们的真面目,你身上那极端阴寒的吃食,拿来给我。”

  张三好知道那人说的是刚才从棺材板子上扣下来的血蘑菇,那玩意长在棺材板子上,又生在泥水地里,自然是极端阴寒的存在。

  二话不说,张三好赶紧从身上拿出了几块血蘑菇。

  看着血蘑菇,那强人如个道士一般掐诀念咒,最后把蘑菇碾碎,和着地浆水交给张三好,让他抹在眼睛上看。

  一阵辛辣苦涩的感觉过后,张三好揉了揉眼睛,再次往自己那三个兄弟的地方看去,而这一回,却差点将他吓抽。

  远远望着,那三个人浑身血迹斑斑,手里拿的也根本不是土枪,而是一根根白花花的“哭丧棒”子,他们面色阴黑,提着绿色的灯笼,照的整个人都发出妖异的光晕。

  这那里是三个活人,分明是三个传说中勾魂的横死鬼,来索张三好的命!

  看清一切的张三好慌了手脚,连忙给那个土匪磕头,连问这可怎么办?好好的人怎么就让死人盯上了,还问他既然知道这么多,有没有化解的法门云云。

  那个土匪摇了摇头,说自己之所以明白这些,是因为他本人是“五脏庙里敲钟的”,懂的只是一些不上台面的小玩意,就算是看出来,以现在黔驴技穷的状况,拿这三个恶鬼也没有办法。

  随后,这男人亮明身份,说自己叫霍海龙,不是强盗,是“国家执行调查统计局”的公务员,还拿出一个染血的证件本,交给张三好佐证。

  “五脏庙”是个什么庙,我爷爷临死都没搞清楚,不过那“国家调查统计局”爷爷后来却知道了,它就是旧社会大名鼎鼎的“中统”特务局,里边的所谓公务员,也都是些国家收买的地痞流氓和特工人员。

  这位霍特工将证件交给我爷爷后,又撩开自己的上衣,漏出不断冒血的枪伤,说他是在执行任务中被歹人所害,躲进喇蛄地才逃过一劫,本来想通过我爷爷进村搞点吃喝医药自救,可没想到天要绝他,又碰见了这“三鬼抢魂”的劫难。

  霍海龙说这三个鬼已经看上我爷爷张三好了,是死有不甘,成心要他的命来的,我爷爷继续跟着他们三走下去必死无疑,但幸亏遇见霍海龙,还有那么一丝生机。

  说话间,霍海龙突然指着自己道:“我有一个法子,可以替你挡煞,用自己的命换你的命,这样咱们俩中,就能活一个。你活下来之后,也不要贸然回村子,等到明天天明,在做定夺。”

  霍海龙的话,让我爷爷当时就懵了,这个刚才还拿枪抵着自己,阴狠无比的强盗,为啥现在反过来帮着让自己活命呢?换谁谁心中也得打鼓。

字体: 字号:
阴阳食谱目录
共10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