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7-20 05:21:4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醉月苍天
  4. 第三章 传说再现

第三章 传说再现

更新于:2018-03-18 20:36:05 字数:1929

字体: 字号:
  那是一个白衣女子,秀发披肩,玉脂肌肤晶莹透亮如雪般纯白,一面薄纱轻轻遮挂秀耳。背后皓日折射,神圣而朦胧。犹如仙子临尘不可亵赎。

  芊芊玉脚轻踏,一柄长剑四射亮光,依然能看清上面精雕玉镯的刻纹。时而有寒光咋起。明眼可知此剑不是凡品。

  “小小妖孽,离尘之境未到,尽然出来伤人,不知死活。”轻起樱唇,曼妙动听的声音犹如天籁旋律传进耳膜,震动心魂。山间嘎然寂静,只有清音回荡。回荡着不可饶恕的威严,令人生不起丝毫反抗。

  只见刚才还是气势磅礴,掌握芸芸众生的庞然大物,徐徐退后。警惕迷漫巨瞳,收起一切气息。猩红的蛇信都不敢伸缩,锋利的毒牙紧藏。如临大敌。白衣女子轻抬双眸,四扫而过。微风扬起,披肩秀发柔润的闪过一丝刺眼光芒。眉心一点朱砂,淡雅清亮。不怒而威。

  大蛇感到不妙,一股气机锁住般,仿佛一座巍峨大山缓缓压下。局促不安、心如死灰。蛇鳞泛起阵阵恐惧。

  “吼”大蛇突然昂首长嘶,挣脱束缚张开血盘大口,毒牙狰狞。它受不了这无声的等待陡然爆发。

  叶风咳嗽戛然而止,呆若木鸡,一阵后怕。茫然看向半空白衣如雪的女子。朦胧的脸颊依然可见精致如玉,一身铃兰白的轻纱随风飘扬。胸前一朵莲花状,艳红如夕阳晚霞。显目异常,一见难忘。

  神色自若,不见任何动作。轻薄的面纱微微扬起,泄露出一丝微弱的不屑气息。轻抬玉手,一道赤红匹练绽放光芒,一闪而过。

  隐约可辨那是一条长达六米,赤红鲜艳,质地如镜光滑炫目的红菱。不知何材料炼成,柔软、柔顺,正是映衬那窈窕身段最适合、女子最适宜的武器。

  一圈白光荡漾林间,四周万籁俱静。美轮美奂的一幕震彻心灵。

  叶风一脸的呆滞,起伏的胸膛犹如藏有一颗闷雷,随时可能磞天爆发。那灰色如狱的心田,一簇叫希望的火花瞬间挤满。幼小的身体里那十八岁的风华,深埋的轻狂再也按捺不住,恣意生长,蔓延的趋势,破天长啸的欲望不可阻挡。

  瞳孔里巍峨大山稳稳伫立,坚定之色不可动摇。双鬓青筋凸起,山脉般沟壑难平。紧握双手缓缓依树而靠。

  青山大叔他们满脸惊愕,继而膜拜崇敬之态直线浮起。就差跪地垂首大喊。黝黑的身躯剧烈颤抖。那是传说的武技,遥远的传说尽然在自己这辈出现。那无法压抑的振奋,震荡整个世界,呐喊之声再也难掩千年尘埃的沉淀。

  驱剑凌空,抬手风起云涌的一切,很久没有出现。遥远的难以岁月数清。用出世来描述也不为过了。这是一个古老蛮荒的大山,业已尘封多年。一直自给自足,隔绝一切。要不是村前有断崖,后有青石坡,此处世外桃源也已消失岁月长河,不留半点残骸。没人知道青石坡来历,亘古长存。没有人知道断崖如何形成天然屏障。一切都是谜,解不开,也无人可解。上千年来,据说村庄曾有强者来过。逗留数年之久,也未能了解多少。最后还留有星点传承,不过也早已断了根基。山脉连绵不绝,古木参差,遮天蔽日。蛮荒古兽,毒虫瘴气、鬼魅横行,难以深入。族里依然还有记载,不过也是破烂不堪,缺字少页的遗留不全。当年那强者甚是强大,抬手翻云覆雨,一脚跺裂山川。不知年轻还是老者,这也不可确定了。

  曾解救过一场兽潮危机,最后把兽群全赶向遥远的深林。一直不敢出来。可见强者之威,多年不在,依然震慑群兽。岁月也难毁其迹。

  那绚丽的刹那,像隔了一个春秋。树叶翻飞,尘土渐清,一下平静的可怕。实在太骇人听闻了。

  小珊愣愣转过头,那美婀娜的身影深埋心田,记忆中难以消失、不可磨灭。风淡风轻的一切令她幼小的心灵震撼过头。转过头,泛眼间,庞大的蟒蛇身缓缓软下。

  巨石般大的蛇头慢慢滑落,带着那死不瞑目难以置信的瞳色撞入地面,砸出大坑滚落古木虬根处,一动不动。

  一股耀眼的血泉从那平整光滑如镜的蛇颈滔天喷出,高达三丈。可见其生命力之强,血气之旺。才有那先前山峰倒塌的威势。

  轰。一声巨大声音响起,砸起尘土朦胧,一片模糊。长达十丈的躯体软软贴地,泛起的鳞片瞬间黯淡无光犹如晴空万里突然乌云密布。一片漆黑,不见其他色彩。

  白衣女子收起红菱,不知藏身何处,俨然不见。众人又是一阵莫名蠢动,疑为仙人。

  白净细腻的脖子转过,迟疑了一下,翻手弹出几粒丹药,落入众人之口。

  “多谢仙子厚赐......”青山大叔屈膝颤抖着肥厚的嘴唇道。他心里比孩子们更是明白,小小一粒丹药,那是可遇不可求的神药。曾听传,有些神丹妙药能生死人肉白骨,不过那只在传说中出现过。现在自己尽然有一粒,不管丹效如何,仙子手中的物品也定然不凡。真乃三生有辛啊。想想都激动万分。

  “不用,路过顺手而已,你们也走吧”白衣女子轻轻摇头,小小的动作也令人为之窒息,神圣庄严间有着那么一丝菩萨般的怜悯。

  再次回首,神色自若,抬头望向天边。一抹清雅的背影缓缓消散,即而远去。

  “等下......”一声虚弱而透着不甘的呐喊声回荡。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