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6-24 22:03:2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小小故事会
  4. 第一章 疑惑之村

第一章 疑惑之村

更新于:2017-04-21 13:18:34 字数:2299

字体: 字号:
  不要介意,这只是第一个小故事,不确定连载不确定更新

  第一节

  我在哪?

  我是谁?

  我要去干什么?

  不知道

  想不起来

  不清楚

  这是第5天了,我很饿,浑身无力。这小镇像是一个迷宫,除了中央的高塔,没有其他明显的建筑。走不出去,不管怎么向外走,到最后都会发现走不出去。

  啊........我想我快疯了,但是这种莫名的清醒告诉我,我现在很有理智。高塔,我不敢去,我怕,真的,我很怕,那周围四散的枯骨对我的理智说那里很危险,但是我的疯狂告诉我,你现在还有什么好怕的,我在犹豫。

  近了一点点,高塔变大了,我什么时候向高塔的方向走的,我不知道,只是感觉到饥饿的眩晕感过去之后,我就离高塔近了那么一点点,我在害怕着时间的流逝,因为我感觉的到,我最后会从高塔上跳下了,这是直觉,还是预感?我想我不需要知道了。

  随便找间屋子,屋子里什么都没有,连灰尘都没有,干净的犹如刚刚打扫过一样,但是这分明是不可能的,哈,想这些有些多余了,睡觉吧,睡眠或许能让我忘掉一切吧

  我睡了多久,一天?一个月?或者几分钟?醒来之后一切都没变,啊啊啊,我想大喊,但是我已经叫不出来了,好冷,从内向外的冷,我怎么办,好困啊,明明刚睡醒啊。

  这是

  什么

  时间,过得好慢,风吹开了眼前的头发

  风?什么时候有风了

  我在干什么?

  这个高度,我正在下落?

  我要死了,我最后还是犹如预感中的那样从高塔上跳下来么,呵,早知道这样,我为什么还要挣扎。

  好慢

  到底有多高啊,怎么还没掉下去

  有人说,在临死前,时间会被无限的拉长,看来这个是真的,因为我已经把这些天的记忆重复了好多遍,每一次都像重新度过一次一样,但每一次都是这样的结局。

  近了,我看到地面了

  啊------------

  我不由得大喊,因为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样的渴望着死亡,近了,我的身体已经碰触到堆叠的枯骨。

  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终于可以结束着短暂而又漫长的痛苦了啊。

  我翻身起来,这是哪?啊------------,什么声音,那边是高塔。是个塔楼么,那边有人?这是什么地方,我是谁,大叫的又是谁?我为什么在这,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

  谁,能救我啊。

  第二节

  很久很久以前这里是个小镇,镇上虽然不繁华,但是却独有着一片宁静,人们过着安居乐业的日子,日出,日落,相互更替。

  很久以前这里还有一座小村,村上虽然不繁华,但是却独有着一片宁静,人们过着安居乐业的日子,日出,日落,相互更替。

  “嗨,艾洛克大叔,西姆呢,他不在铁匠铺么。”西斯问着从铁匠铺里出来的艾洛克。“西姆?西姆是谁啊,铁匠铺除了我和你大婶还有其他人么?:艾洛克略微有些惊疑,回头向门里瞧了瞧,但是铁匠铺总共就那么大点地方,一眼就望了个通透。

  “西姆?别开玩笑了大叔,虽然他可能不在这,但是要装作不认识他,大叔你的演技还差了点。哈哈,西姆不就是······哎,西姆是谁来着,不对啊,这个名字好熟悉啊,我记得他是···他是谁来着,唔,我记错了···不对啊···这个···”西斯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一脸疑惑的停在门口思考起来。

  “哈哈,你估计是昨晚偷喝老西斯的酒了吧,现在还没睡醒吧”艾洛克大笑着拍了拍西斯的肩膀,“那个叫修木,哦,不对是西木,额,是什么来着,估计是你做梦的人物吧。”

  “倒也是啊,不过我可没喝酒,要是我爸听见会揍我的,你可别乱说。”西斯一脸恍惚的扭身走回家了。艾洛克扭身回到了铁匠铺,想了想,关掉了炉火,“哎,我以为年纪大了记性就不好了,没想到西斯这么年轻记性也变差了,回去之后得好好跟老西斯说道说道,别老喝酒,连带着影响小西斯啊。”艾洛克回头看看空无一人的铁匠铺,叹了一声气,锁上门准备回家去了。

  黄昏,喧嚣的酒馆破坏着村子里无声的静谧,艾洛克在和老西斯拼酒“你个老鳏夫,酒量是越来越不行了啊,要是以后走不动了,连个扶你的人都没有,哈哈哈哈哈哈哈”艾洛克大声嘲笑着西斯,“你好到哪去了,你个老光棍,一辈子估计连女人的手都没碰过吧,要不要让玛丽过来让你抱抱,满足你死前的最大的遗憾?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嗝,没人了,咱们回去吧”“好,好,嗝~”两个酒鬼打着酒嗝,一步一晃的向回家的方向走去。酒馆的玛丽见到两个酒鬼终于走了,松了口气,拿着抹布收拾桌子去了,怎么少了一个杯子?这个疑问在玛丽的心头一晃而过便瞬息无影无踪了。

  ············

  玛丽看着村子周边高高的围墙,思索着这围墙是什么时候建立的,想来想去一直也没想明白“算了,估计是慢慢在不知不觉中建立的,哈哈,年纪大了,猛地一下突然发现村子变化挺大的,哎,还是不够细心啊,谁!”玛丽一脸警觉的盯着墙角,老西斯?不对,这么年轻不是老西斯,“谁,出来,再不出来···”声音戛然而止。

  夜深了,墙角的灰尘扫了一半,一只扫把竖立在墙边,四周静悄悄的,一切在黑暗中都进行着沉眠。

  这个故事大概就是这样了,最开始的起源是一个梦,一个噩梦,额,所以说,灵感往往来自于不经意间,后来慢慢经过拓展,第二节就纯属构思了,好像一上来就写一篇过于沉重的文章和分类不符合啊,嘛嘛,都写完了,纯手打的,细节就先放一边吧。这些是合辑,可能以后很多故事没头没尾,毕竟这些只是一时的灵感,纯粹只是想写下来而已,我看看够不够上传的字数先,如果有以后的话,一些乱七八糟的话就不在正文里出现了,貌似应该写在相关里吧,好吧就这样了。下一篇应该是搞笑的故事,只是应该,坑到谁了别介意哈,到底些什么呢,思考中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