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04:05:5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镜之王
  4. 第五章 惊现一幕

第五章 惊现一幕

更新于:2018-03-18 13:35:29 字数:3162

字体: 字号:
  周围是络绎不绝的学生,在叽叽喳喳地聊着什么。他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手表“已经六点四十了。”再不快点就要迟到了。

  匆匆来到教室里,坐了下来,还有几分钟就要上课了。他打开课本,听见后面有人在嘀咕“你知道镜界吗?”他便猛然回过头去,只见是后面的两个人,胖一点的是金福,瘦一点的是江凌,两个人头挨在一块,瞥见了有人回头,便一声不吭,各自低下了头。

  他还想仔细打听一下的,上课铃声已经响了,一片此起彼伏的读书声,鼓吹着耳膜,旁的话就是听也听不清了。

  段浩便回过头,趴在桌子上,思索着,心里隐隐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有些七上八下的。

  下了课,回过头瞥见,身后的两个座位空了。段浩便走出了教室,看见金福他们两个人,朝着楼上的天台走去。

  段浩脚下顿了一下,跟了上去,在门口瞄见,两个人背对着他,靠在在一起,小声地说着什么?

  他紧挨着门框,露出脑袋,伸长了脖子,听见金福的声音“江凌,你不是问我,怎么样才能摆脱那群混混吗?我告诉你,只要到了镜界,你所有的愿望都可以实现?”

  “不太可能会有这种事情发生的,你是不是编着故事来唬弄我,你不要再逗我了?”

  “我怎么会骗你呢?这可是真的,告诉你,有人去过哦?你知道小鹏吗?”金福低着嗓子问。

  “小鹏,不是那群混混里的人么?好像很久没看见他了。”江凌侧过头,扬着声音道。

  “对,是我到境界里让他消失的呀?”金福的声音轻缓缓的,却是让江凌惊起了头,结结巴巴地道“我听过有人说小鹏遭人害了,却没想到竟是你,怎么能?”

  “他们拿东西,抢钱就算了,殴打,咒骂也忍了,可是为什么要侮辱人呢?我不能忍受,在大庭广众之下,像狗一样地穿裤裆。我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来。”金福蹲下身来,痛哭流涕。

  江凌蹲下身来,拍着金福的肩膀,安慰着道“事情已经过去了,你就不要再想了。”金福抬起头来,抓着他的衣襟,激动地道“你难道不恨他们么?”

  “我当然也讨厌他们,可是死亡的代价,会不会太过分了。我只是想教训他们,让他们跪地求饶而已。”江凌楸着衣角,低声地道。

  “只是这样而已呀!难道你的心里没有一丁点让他们消失不见的念头吗?还是你再害怕什么?又不是要你动手。我倒是忘了,小惠还在他们手上,说不定已经被玩厌了,抛在一边了。听说初中生打胎的还蛮少的,要是真有的话,街坊领居的流言蜚语可以淹死人吧?”

  江凌捂着耳朵,蹲下身来,尖着嗓子打断道“你别在说了,别在说了。”

  “我当然可以不说,以后也绝口不提这件事,可是悠悠之口,你能听而不闻么?还有你就放着罪魁祸首,逍遥法外么?那可是你亲姐姐呀,你不替她伸张正义,谁又能帮她呢?”金福俯下身,拍着江凌的肩膀,沉着声音道。

  “一群该死的人渣,真是该死的。”江凌捶打着地面,愤怒接着道“对,我要将他们碎尸万段,告诉我,那地方在哪?”江凌钳住金福的肩膀,摇着催促道。

  金福的一只手伸了出来,手背上的灰色刀纹上射出一道光线,连着的一头是一道泛着眩光的大门,金福他们俩就走了进去。

  段浩从一旁冲了出来,叫嚷道“江凌,不要进去。”伸出手来,想抓住他,却为时已晚,大门已经完完全全地消失了。段浩颓然地坐在地上,喃喃道“这是在干什么呀?干什么?”眼泪从一旁掉了下来,砸在地上。

  段浩呆了一下午,想站起来,腿已经麻痹了。他艰难地绷直了脚,脚尖前面有一双黑色的运动鞋,顺着蓝色的牛仔裤,白色的衬衫,看见了一张胖胖的脸,全然觉得陌生。

  段浩怒火中烧,指着他道“江凌,他人怎么没出来?”

  金福低着头,沉默不语,过了片刻,抬起头来,只见泪痕纵横,哽咽着道“他,不会出来了。”

  “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他可是你的同桌呀。”段浩挣扎着站了起来,退后了几步,不敢置信地看着他,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跑了。

  一连几天,后面的座位总是空荡荡的,金福这几天也请了假,段浩的心里总是不好受。江凌的父母已经报案了,其间也在学校里闹腾过,上面不知使用了什么手段,压着这件事情,不肯外泄出去。

  接着便有警员调查,询问。轮到段浩的时候,他便说是在回家的路上,警员点了下头,又问了一些别的问题,他一概摇头。

  突然,有一位年轻的警员跑了过来,小声道“刚才又有学生家长报案说是这里的学生失踪了,并且从十一区传来在万禾小区发现了一名被肢解的女尸?”

  段浩呆了一下,又有学生失踪,难道是金福干的吗?想着就抿着唇,握紧了拳头。一旁的警员朝着段浩,挥了挥手,道“你可以走了。”

  段浩慢慢地走着,后面传来警员交谈的声音“听说,女尸的五脏六腑全都不见了,可能是被野狗给吃了吧。真是让人毛骨悚然呀。”

  段浩匆匆忙忙跑到十一区的案发地点,只见周围沾满了人,里面已有警员把尸身搬上了车,地上还有未清理的黑色凝固的血块。随着工作人员的驱赶,人群渐渐散去了,段浩冲到里面,快速地扫描了一下,在一个角落里,一个亚光的链条带着血色,他蹲下了身子,捡了起来,藏在袖子里。

  一位清理现场的警员,提着他站了起来道“小鬼,谁让你进来的,发现了什么交上来。”段浩耸肩,摆手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突然他瞄到,角落里有一团白绒绒的影子,叫了一声“小白,你别跑呀。”就随着一只小猫追了过去。

  在街道拐角处,他四下打探了一下,没有人跟上来,靠着墙喘了一口气。段浩将袖子里的物品拿了出来,这是一条铂金的粗项链,没有任何的吊坠,看样子是一位男士戴的。他将它收好,放在裤兜里面。

  走在小巷里,已经很晚了,没有什么人在道上走动了。四周静悄悄的,段浩加快了脚步,在转弯的时候,“哐当”一声,就被撞得退后了好几步。段浩抬起了头,对着眼前的人道了好几声“对不起,对不起。”

  那人面无表情地直直地从他身边经过,段浩摸着头,呲牙咧嘴,朝着他道“朋友,别再往前走了,那里是个死胡同。”

  那人头也不回地径直朝前走去,段浩摇着头,嘟囔道“真是奇怪的一个人,怎么都说不听的呢?”

  没走几步,就看见有三两个人走了过来,其中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浑身脏兮兮的,这并不值得一提,主要的是这三个人神情各异,一个中年人,苦着一张脸,像是别人欠着他一笔债务似的。另一个是老年人,倒是平和安静的很,一副慢悠悠的什么也不急的样子,小孩子倒是有点意思,手舞足蹈的,像是在期待着什么。

  如果不是三更半夜的晚上,谁也不会留意这些,但是四下静悄悄的,就是有个猫在叫,浑身都要抖上一抖,何况这三个人,好像并不认识,彼此隔得很远,行为举止都透着古怪。

  真是半夜乱出门,吓死半个人。段浩低着头,在心里嘀咕着,大半夜的湘西赶尸呢?脚下走的更急了,头越发低了下来。

  路灯下面都是晃晃荡荡的影子,传来了一阵阵的脚步声,他抬起头来,后面全是黑压压的人群,朝着前面走来。他立在原地,有无数的人从他身边经过,这就像是物种迁移似的,让人叹为观止。

  大约半个钟头,可以见到人群末端,他回转身来,跟在队伍的后面,前去一探究竟。大约走了十几分钟,前面本该是一片旧址的废墟,此刻却只剩下宽阔的道路,然而对于成千上万的人而言,就显得狭窄,一时挤得水泄不通。

  前面有一道巨大玻璃镜面升了起来,折射着微弱的光线。人群开始骚动了起来,前赴后继地向前涌,只见后面越来越宽松。段浩垫着脚尖,望不到前面的境况,只见这些人中一些痛哭流涕,一些欣喜若狂,一些疯癫成魔,都带着某种痴迷,像是追逐一场梦一样。

  渐渐地人越来越少,段浩才发现了这镜子,是可以透过去的,最后只剩下他一个人了。段浩伸出手来,触碰着镜面,什么质感也没有,就像是暴露在空气里似的,将手伸了进去,镜面像是溶解了似的,吞噬着他半条手臂。

  段浩心惊胆战将手臂伸了回来,这时玻璃镜面开始慢慢地向地面降了下去,他退后了一步,突然有什么人推了他一下,就这么一下子进来了。等他转身想出去的时候,已经没有任何东西了,只是满眼的灰色,沉重地压了过来。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