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9-24 13:33:40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古神仙纪
  4. 第四章 南山宗

第四章 南山宗

更新于:2018-03-18 19:41:35 字数:4488

  中原大地,神州沃土,南山以南,屹立仙宗。

  这其中所谓的仙宗,便是如今正道之领袖——南山宗。

  南山宗地处天南,位于一片崇山峻岭之中,地缘辽阔,共计七十二座高峰,威严高耸,陡峭挺拔,其中又有五座最高峰,分别为,接天,出云,云水,月竹,龙隐,是为南山宗五大主峰。

  相传这南山宗原本是只有六十八座高峰的,主峰也不过位于中心处接天峰一座,可南山宗开山祖师一身修为大能通天彻底,竟是以一身无上仙法奇术,在接天峰四周强行的造出了四座高峰,使其数量变为了如今的七十二座。

  千百年间,南山宗灵气充裕,门下弟子广布神州中原,道法造诣方面皆是无人可比,时至今日,宗内弟子已达三千多人,外门弟子也有近千人之多,在当代掌门摘星子的雄才大略下,已然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鼎盛时期,一举成为天下领袖,统领正道!

  而摘星子座下有五大弟子,具是道法精深,世间少有的人才,依次分别为青云仙人于青云,止水仙人邱止水,常书仙人沐方羽,泯情仙子竹清凝,赤云仙人赵刚。

  此前救了萧野天的二人,正是竹清凝与沐方羽二人。

  二人飞过南山宗群山,径直的向着主峰接天峰飞去,山峰高耸,直似擎天巨柱一般插入云端,仙雾缥缈,雄伟壮观。

  收回飞剑,二人缓缓落下,朝着摘星子所在大殿天云殿走去,此时正值清晨,两边随处可见小道僮在打扫着卫生,在见到他们二人时,都是放下手中事物,恭敬的行礼打招呼,沐方羽还好些,一路笑脸相迎,彬彬有礼,可竹清凝却大是相反,理也不理,只自顾自的向前走着。

  天云大殿,作为南山宗主殿,外贸外观上自然是别有一番恢宏大气,大殿正前方,乃是一方大鼎,长宽各有一丈,高有近两丈,四足两耳,鼎身雷纹为地,四面镌刻着有上古四大灵兽纹样,霸气凛凛,鼎内有三根大香,青烟徐徐,芳香沁人。

  而在大殿门口两边,则是有两把大剑悬空,两把大剑均为石质,却清晰可见仙家宝光流转其上,想来也是一件珍宝。

  而放眼天云殿,外墙与普通无异,均是暗红色调,六扇大窗以对称之势分布两边,每一扇窗,都有近丈之高,足以显出天云殿之威严。

  可最引人注目的,当属天云殿门口上方的“天云”二字,这二字笔势浑厚有力,苍劲豪迈,每一字起笔处,似有一股披靡天下的傲气油然而生,却在最后一笔落笔处又好似有所收敛,但无外乎锋芒毕露,难以遮掩,据说这二字是千年之前,南山宗开山祖师凝聚一身大法力,以千年水玉为匾,无上神剑为笔,特意碉写而成,虽已过千年,那足以傲世天下的气势也是丝毫未有退减。

  天云殿大鼎再往前,赫然是三座汉白玉石拱桥,名为“云桥”,足有百多米之长,拱桥两边雕刻着各种各样的奇珍异兽,或仰首望天,或低头沉思,或模样凶狠,或慈眉善目,当真是千奇百怪,栩栩如生。

  桥下,隐约能听见潺潺溪水流动之声,可放眼望去,却只能看见阵阵白雾萦绕其中,好似天上白云近在眼前,又好似置身于缥缈云端,端的是一番人间仙境。

  下了云桥,便是一处巨大广场,广场四角,是四根粗壮白色石柱,足有五人合抱之粗,高达三丈,石柱之上,雕刻着上古四大神兽: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威严震震,好似就要挣脱巨柱束缚,重现人间,修为低的弟子若看上一眼,立刻就会被四神兽的威严所震撼,心神动荡!

  此时,竹清凝,沐方羽二人已经踏上了这边广场,隐约可见远方拱桥之上,有两人朝着这边跑来,一人做道家打扮,一人做俗家打扮,面带笑容,正是大师兄于青云和二师兄邱止水。

  “师弟,师妹,你们回来了。”于青云一身道家打扮,有几分出尘之意,后背一柄长剑,见二人回来,立刻就是高兴的上前打过招呼。

  “哈哈,大师兄。”沐方羽同样笑着打过招呼,道,“你们怎么知道我俩今日回来?”

  邱止水一笑,拍了拍沐方羽肩膀,道,“那还用说么,师父是何等人物,掐指一算,便知晓你二人今时今日回归,我二人啊,早就等候多时了。”

  “师父他老人家可是在天云殿?”竹清凝脸色平静,淡淡的问道。

  于青云点点头,道,“师父就在天云殿,而且赵刚也在那等着呢,我们快去吧。”

  当下几人点头,纷纷朝着天云殿迈步而去。

  殿中,掌门真人摘星子盘坐在大殿前方中央,在他面前,赫然是一个巨大的道家黑白太极八卦图案,左右两边各有一把宝剑相互交叉在前,悬浮半空,图案前方是一大桌,上有一些香炉供奉,再往下便是一处一层石阶,下了石阶,正前方有一红木大椅,旁边有一小桌,简单朴素,而在大椅两边,分别是五张比红木椅稍小一号的椅子,想来这便是平日里长老等人议事所坐,整个殿内装饰简单,倒也符合道家清修,不与凡尘俗世同流之意。

  此时,摘星子身着一身灰色道袍盘膝而坐,偶尔有阳光照在表面,这道袍便好似一层银纱般飘渺,想来也不是凡品,在他的右手边,拂尘被他拖在掌心,左手结印利于右臂之上,嘴中轻轻诵念着什么,当真是仙风道骨,赵刚站在下方,双眼微闭,入定沉思。

  竹清凝等人走进殿内,见摘星子还在打坐练功,另一边师弟赵刚也是一样,便没有打扰,反而站在一边,静静的等着。

  过不多时,摘星子缓缓睁开双眼,拂尘一甩,道,“浩然宇宙,天地苍茫,众生自有劫数,然众生皆是劫数,大气运者,当无视此番劫数,却怎知,又跌落另一番劫数,如此反复,至周而复始,”

  这一番话说出,下面众人都是有听没懂,绕是兄弟中公认天资聪颖的竹清凝沐方羽二人,也是听的稀里糊涂,不明其理。

  摘星子缓缓起身,转头看着下面已经一排站好的众弟子,微笑道,“刚才我口中所说,你们当中可有人听懂?”

  当下,几人之中,除了竹清凝以外。其余四人都是相互对视了几眼,摇了摇头。

  摘星子微微一笑,也未解释,走下台阶到了座位前面,道,“清凝,方羽,你二人此次出行,可有什么发现么?”

  沐方羽看了竹清凝一眼,然后上前一步道,“回禀师父,此次我与竹师妹二人前往西方魔界处探查,发现魔界到并无任何风吹草动,只是在回来的路上……”

  说到这里,沐方羽又是抬头看了摘星子,道,“只是再回来的路上,却是有所发现,似乎妖界之妖,诸如百足蜈蚣,赤眼猪妖等这类群居妖怪,竟然都是单个跑出,不知所谓何事。”

  摘星子点点头,道,“邪教之中,当属妖,魔,鬼,成三足鼎立之势,这其中,鬼道中人多为死后冤魂厉鬼所化,虽然凶狠,却也只是虚有其表,不足挂齿,而这魔界,老一辈的曾经都是修真练道中人,只是入魔太深,早就摒弃了曾经修行,自成一派,偏偏这妖界,与我等修行可谓是如出一辙,相生相克,近几年来,我也多少听过一些,这妖界隐隐有崛起之势头,实在是不可不防啊。”

  于青云上前一步,道,“师父,要不要联系其他各派,共同联手,前去歼灭妖界一众。”

  摘星子摇摇头,道,“不可,这一来妖界势力强大,他一界之妖,这数量便是可与我正道所有相比,二来正邪百年之期未到,如今天下太平,我们若是先发制人,难免落其把柄在他们手中,到时候若挑起正邪大战,只怕这罪责,都要落到我南山宗的身上了。”

  于青云又道,“那依师父之意?”

  摘星子叹了口气,道,“此间事情,还需从长计议,好了,你们先下去吧。”

  当下,几人也不好在多说什么,只得纷纷施礼,向着殿外退去,而在这时,摘星子忽然开口道,“清凝,你留下,我有事要找你。”

  竹清凝一愣,随即看了看众人,点了点头,停在原地。

  其余几人退出天云大殿,心中都是对师父留下竹清凝一事有些好奇,赵刚率先开口道,“咦,你们说,师父要师姐留下来,能是所为何事?”

  于青云一笑,道,“师弟,师父他老人家功参造化,找师妹自然是有他的意思,我等还是不要过问的好。”

  赵刚点点头,撇嘴道,“说的也是......哎呀,不好了,”赵刚一拍自己额头,突然道,“我都忘了,龙隐峰仇师叔要我今日一早前去找他,我居然都忘了。”

  “糟糕,”于青云也是一惊,道,“出云峰李师伯也叫我今早前去见他,说有要事商议。”

  说罢,二人匆忙御剑冲天而起,朝着龙隐,出云两座山峰方向飞去。

  沐方羽觉得好笑,可谁知身后邱止水忽然拍了他的肩膀一下,道,“完了完了,执法长老离师伯叫我今早赶去,我这时去必定迟到,死定了,死定了,师弟,你也快快赶去月竹峰吧,刘师叔叫你回来时定要去找他一趟,我也得走了,不然离师伯非扒了我的皮不可。”

  话音声中,邱止水忙不迭的御剑离开,沐方羽站在原地,尴尬的笑了两声,自觉无趣,也是腾空而起,向着月竹峰飞去。

  此时,接天峰后山山林中,摘星子不知何时换了一身黑色道袍,与竹清凝一前一后这么走着。

  望着周围景色,摘星子叹息一声,开口道,“想来再有个十余年,我的天劫便是又要来了吧,唉...青凝你这师兄师弟中,你感觉他们为人如何?”

  竹清凝走在后面,忽的眉头一皱,道,“师父怎么凭的有此一问?”

  摘星子微微一笑,道,“没什么,只是随便问问。”

  竹清凝想了想,回答道,“师兄师弟等人,具是心怀天下之人,平日里对待门下弟子也是极好的。”

  摘星子点点头,道,“青云他胸怀宽广,在修仙一途,也是天赋绝佳,只不过平日里,却对这正邪之事,少有关心。止水嫉恶如仇,心系南山宗,可性子太过于偏激。方羽他虽然修为高深,待人谦逊和蔼,更受我门下弟子之爱戴,可却纵情于山水,这世间之事,更是不愿意多问,赵刚虽然修为照你们不如,可他善恶分明,性子刚烈,将来做个执法长老,倒也是不错。”

  竹清凝柳眉皱起,似乎心里面猜出师父这么说的意味,可仍是开口问道,“师父,您今日叫徒儿前来,有何指示?”

  摘星子停住脚步,语气凝重道,“清凝,这些师兄弟中,唯有你心思缜密,一身修为当是世间少有,与你大师兄也是不遑多让,为师年事已高,在处理事情方面,亦是力不从心,更何况天劫即将再临,也不知我能否抵挡的住,这掌门之位,我也是时候交给你了。”

  闻言,竹清凝登时一惊,她原本以为师父此次叫她前来,不过是为了在师兄弟中帮着选出一个掌门人选,可谁知师父居然是要传位与她,当下她扑通一声跪了下去,急道,“师父不可,清凝阅历尚浅,修行不深,怎能担此重任!”

  摘星子微微一笑,手中拂尘一扫之下,将竹清凝扶起,转过身边走边说道,“你前几日与方羽下山之时,我见南山宗忽然灵气大盛,历代祖师更是托梦与我,叫我等定要保住南山宗千古基业,我心中恐有不测,便与你一众师叔伯共同占了一卦,卦象之中,我南山宗果然要在这五十年中,迎来一次大劫!”

  竹清凝一惊,随即问道,“师父可有破解之法,弟子竹清凝就算赴汤蹈火,也定当万死不辞!”

  摘星子摆摆手,道,“此劫难与我天劫同期而至,定然非比寻常,可破,亦不可破,若可安然渡过,南山宗定当万载长青,发扬光大,若是失败,南山宗千百年基业当毁于一旦,门下弟子当血流成河,再无回天之力!”

  竹清凝心下一凉,摘星子执掌南山宗数百年来,从未有过如此之说,而今日竟然会这般说出这种颓废之话,看来此劫,当真是南山宗千古第一大劫!

  “请师父明示破解之法!”

  摘星子目光如炬,看着竹清凝,开口道,“大道五十,天衍四九,此劫难虽我南山宗千古杀劫,可也有破解之法,而这破解之人……”

  说道这里,摘星子手臂缓缓抬起,竟是指向了竹清凝!

  “便是你!”

  树林之中,鸟声轻啼,翠柳繁荫,却不知是谁的心里,此刻已如翻江倒海,雷霆万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