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0-22 05:33:13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潇洒重生
  4. 第一章 他叫韩更

第一章 他叫韩更

更新于:2017-04-20 19:51:37 字数:3272

字体: 字号:
  1992年,12月15日。

  晴空万里,碧波无云。

  华宁一中彩旗飘飘,本届1992年度冬季校运会正式拉开了帷幕,校园的广播里正播放着那首风靡全国校园的义勇军进行曲。

  队列完毕,从主席台环视过去,近5000名学生分成左右两个方队,以主席台为分割线,左边是初中部,右边是高中部,着装统一的蓝色校服,使得主席台下的场景显得也颇为壮观。

  梁敏作为华宁中学政教处主任,她的座位安排在紧挨着校长陈国良的左侧。每每这个时刻,都是梁敏颇为享受的时光。

  全校近五千师生,此刻除了正在发表讲话的校长陈康年的声音,几乎看不到底下的学生们有一丝挑衅自己巡视地盘的举动。

  每当发现台下稍有异动的学生,只要在接触到自己扫视过去的目光之后,不管多远,他们无不是老鼠见到猫,如遇见天敌般的表情,

  然后立马变得老老实实,梁敏非常满意这样的结果,这让她隐藏在骨子里的女王范得到最大的满足,如果非要说出具体的享受程度,就拿房事来说,最嗨的那一刻也没这时来的舒爽。

  九十年代初,改革春风已经吹遍了位于东南沿海地区的永安市、华宁区。官面文章也随着这阵春风变得更加华丽,饱满,两位实权的正副校长轮流发表讲话,慷慨陈词十来分钟之后,终于轮到了梁敏发言。

  为了这次发言,梁敏还特意让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高二语文组组长,帮忙自己润色了一篇不短却也不超过两位校长讲话时长的开幕词。

  清了清嗓子,扶了扶金边眼镜,环视一圈之后,原本因为刚才演讲过后稍微有点走形的队伍重新变得井然有序了!

  梁敏还特意用眼角余光扫了扫主席台唯二的另一位低头喝茶的女人的表情,她就有一股说不出口的爽意,这让她更加满意自己近三年来树立的威望了。

  带着这份愉悦的心情,梁敏这位被全校学生誉为女王的女人开始了她的重要讲话。再次肃清嗓子,嘹亮的嗓音透过麦克风传达到校园的每一个角落。

  “今天是个……”四字之后嘎然而止!

  ‘砰~!’在这梁敏特意塑造出来的氛围里,这一声巨响显得非常突兀,突然打断了她所有的准备。

  ‘哐当~哗啦啦~!’紧接着又响起一道玻璃破碎的声音。

  刚才,由于发生的过于突兀,绝大多数人还没反应过来,等到这道清晰刺耳的玻璃破碎音从整个方队左侧初中部后方教学楼传来的时候。

  离得最近的初中部学生顿时被身后三楼传来的桌椅板凳掀翻声所吸引,很快整所校园犹如一杯水倒入油锅之后瞬间沸腾闹哄开来。

  响声是从初中部三楼传来的,视力稍微好点的都看到了此刻三楼中间教室一扇已经破碎的玻璃窗,以及该教室正下方楼道处此刻已经报废的课桌,课桌旁翻飞散落在周围的课本、试卷,似乎在述说着刚才发生的异常。

  “我靠,这不是我们班级么?”这是最先发现异常站在事发地点最近的一个戴眼镜的高个学生最先发现了事发教室,他的胸牌上还标志着初三(4)班XXX。

  “擦,厉害,这么不给女魔头面子。”这人首先联想到的是学校管纪律的头头。

  “这时候闹事不是找死么?”

  “我去,牛人,长江后浪真他吗的生猛”高中部也开始议论开了。

  “胡老师,那不是你们班级么?你们班谁还在楼上的么?”

  就这么一会功夫,梁敏刚舒爽到至高点的时刻忽然如玩了一次蹦极,从一个制高点忽然掉入深渊,然后腾空而起的是沸腾到牙齿直打架的愤怒!!

  台下这会的杂乱闹腾以及身旁那个老女人若有若无的笑意无不让她狂压掀翻桌子的冲动。心里想着,‘这次无论是谁,老娘一定要让他好看!’

  整个主席台的气氛都不怎么好,也是,当领导的,谁也不愿意发生这样的事,至于处理问题嘛,各个都有一把刷子,爱惜羽毛,谁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当着全校师生的面拉下脸来处理这种突发情况,校长和几位副校长看到事发地点,然后目光都若有若无地投向了主管梁敏身上。

  专业的人做专业的活嘛。

  “肃静肃静!”梁敏压下心中的怒火,使劲敲了敲桌面,然后喊道“初中部年级组组长,廖老师,体育组在场教师请赶快到初三4班教室查看情况。”

  一些胆小的靠近主席台的学生们稍微安静了下来。不过左右两侧的学生们见有热闹可看,冒着法不责众,凑热闹不怕事大的心态,依然议论纷纷,翘首盼望着事发教室的学生继续孤胆英雄般挑战学校的高压校规。

  主席台上的领导们具体内心活动暂且不表,但此刻表情大多是深沉严肃的,有的皱眉,有的跟附近的人低头交流几句。

  在华宁一中这样的名校,已经很少看到这样肝胆挑战校规权威的学生了。自从梁敏上位,提拔了几个壮实的体育老师成了她的臂膀之后,凭借着她男人在教育局的地位,狠狠地收拾了十几个校园内所谓的小帮小派的头头,立下了学生口中近乎变太的校规,类似暴力的情况已经直线下降。

  可像今天这样当着几千人的面,在校运会开幕式上砸场子的事,就算在这学校呆的最久亦是年近退休高龄的某高三语文老师也是从未见过的。

  就刚才玻璃破碎的声音之后,三楼教室传来了一个男孩子狂吼地咒骂声。原本在场所有人都以为这或许只是一起普通的打架事件,最后的最严重的结局应该也是以梁主任摆平该刺头学生开除而已,反正跟自己关系不大,该干嘛干嘛吧。

  想到这里,大多数学生开始讨论起这教室里的牛人是谁,结合此刻拉下老长一张脸的女魔王的表情,他们中有些人反倒同情起那几个闹事的学长学弟了。

  自从玻璃破碎后不到一分钟时间,就在冲的最快的体育组长李强即将到达三楼楼梯口的时候,中间那教室跑出来一个蓝色的身影,站到护栏边往下扫视着什么。

  李强只看清这是一张比较清秀阳光的侧脸,脸上好像挂着泪痕,忽然心中闪过一张报纸上看过的某学校学生跳楼的新闻。然而,没等到他多想,全校师生除了部分低头闲聊或背对着初中部的人,所有人都目睹了一场相当具有冲击力的画面,印证了那条新闻。

  时间如若放缓,底下抬头的众人先是看到那个从教室里冲出来的学生是个男生,个别靠的近或眼尖的还认出了这是初三(4)班平时人缘不错的帅小伙韩更,同班或隔壁几班的女生甚至还给他定义过(4)班班草的头衔。

  话题正转,转眼间,韩更没有给任何人考虑的时间,单手撑着廊旁的护栏,然后翻身一跃,就像他平时在操场运动场地跳鞍马一般轻松的越过了护栏,然后没有任何多余的旋转翻滚的花式表演,就那么跟随着地球引力,演示了重力加速度简单震撼的实验动态画面。

  “彭~!”一道沉闷的声音彻底的让整个华宁中学短暂的宁静了一两秒钟。这时处在楼梯口的体育老师李强才反应过来蹦出:“别!”

  离得最近的一个反射弧最短的女生率先打破了宁静;

  “啊~!!!!”

  这道尖叫声引起了成串又成片的连锁反应,杂音分贝随着躺在地上抽搐的韩更嘴角流出来的暗红色液体而变得直线飙升!

  这下麻烦大了!

  最终,这届校运会伴随着区派出所及医护人员进场嘎然而止,然而这个故事的后序消息尽管校方一致压下冷处理。可小道消息却在心有余悸却又八卦无比的学生中口中像是插了翅膀一般快速蔓延到社会上去。两天后从市医院传来了一个不太好也不算最坏的消息,韩更变成了植物人。这也是绝大多数华宁一中学生们生平第一次了解到这个新的医学名词。

  随着校方和教育局冷处理,私下赔偿之后,韩更跳楼事件的真相已经无从考证,然而大部分迹象表明,当时事发教室里并非是人们所想象的打架斗殴,因为结果显示,事发当天,他们初中部就韩更一人跟老师请假没有下楼。体育老师们进到教室后看到的情况也验证了这一事实。

  至于为啥跳楼前砸桌子砸窗户的真实情景无法考证,有人说可能临近中考压力太大而自杀,有人说可能因为早恋被劈腿而自杀。

  最终大多数版本指向其中一个类似校方人员流传出的一则韩更或许是精神病发作,产生幻觉,从而导致了这场悲剧,这则消息在某些人的示意下成了主流声音。听到这里,初三那些情窦初开,爱慕过班草的女同学们知道后都不知是该悲还是该愕然了。

  时间是把杀猪刀,任何八卦也抵挡不住它的锋利,剁成渣渣,掩埋在记忆的跑道边缘,最终化为往事,淡出人们的视线。

  直到某一天,有个祖籍来自永安市名叫韩更的男人在地球的另一端,因为出彩而上了绝大多数新闻媒体被人所知后,部分同学才回想起几年前那潇洒一跃的傻叉貌似外貌跟这个人有些相似,最重要的是,他也叫韩更。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