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2:11:45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夜之哀伤
  4. 凋零 下

凋零 下

更新于:2018-03-16 07:21:15 字数:4255

  沉沦落日如初生的夏花,绚烂一瞬,绚烂过后则是无尽的沉沦。

  时间会静止吗?

  不会。

  微风摇曳中,房间中床前一点一点消逝的灯火见证着时间的流逝。然而,此刻房间里是寂静的,无论跪落一地的侍女还是趴在床前目光空洞的伟岸男子,即时是呼吸的声音都只是微弱可寻而已。似乎每一个人都在害怕,害怕哪怕一丁点的声音都会将一些东西打碎。

  而躺在床上的那名绝美女子已然昏迷,又或者已经死去?这些都已经不是重点,最为震撼人心的是她的嘴角竟点缀着淡淡的一丝笑意,宛如得到了平生最大的慰藉。一滴晶莹的泪珠在她紧闭的双眸中缓缓流了下来。

  那名仿佛定格在床前的中年男子终还是打破了沉寂,他本面无表情的面庞上缓缓飘起了一丝微笑,他站了起来,深深的望了一眼身前的女子,缓缓的转身。跪落一地的侍者将头低的更低了,只有那名医者眼睛中闪烁出了复杂的光芒,嘴角微动,欲言又止,可他终究没有说出什么来,只是注视着那伟岸的身影如一具行尸走肉般走出了大殿,最终他收回了目光,眼睛望定了床上那仿佛睡着一般的绝美女子,无声的叹息一声。

  在窗外,本晴朗的天空似也感受到了这悲情感人的一幕,不知何时,一层又一层铅样的云层聚拢了起来,压抑着、忧郁着、不寻常的旋转着,寻求、等待着那倾泻而出的时刻。

  云海之上。

  皎洁的蓝月已然君临星空。六翼天使秀美绝伦的身影似乎早已消失在淡淡感伤的月光之中,不付存在。然而,她却依然立在那里,未有过分毫的挪动!

  六翼天使已经不知不觉间凝立了许久。在她身下,在庞大的威压驱使下,已经凝结了厚厚的一团积云!而且云团隐隐依巡着一个方向如旋涡般缓慢的旋转着,如果看的仔细一点,可以看出,云团在缓慢的加速中,越转越快!

  她付出了时间的代价,终也得到了想知道的一切。

  父之沧蓝之印!

  以吾之名,蓝色的血液结束了所有的牵绊,尔将各自悠然,空间独立于身外,命运握在自己掌中。

  她的脑海中再次荡起了一个苍老的声音,‘打破尘封的深蓝印记,空间之轮再次旋转,命运之轮就此呜咽!’。

  黑色的双眸突然一阵汹涌,无形的威压顿如滔天巨浪!

  在她身下,在虚空中迅速变幻的云团在这一刻突然静止住了!

  耀眼的金色光芒毫无先兆的映亮了夜空,连同浩瀚的蓝月也一同黯然失色。金色光芒不断从六翼天使的每一寸肌肤里散发出来,在那美丽身影的周围,空间被撕扯的不断扭曲、变形,似随时都可能破裂。然而波涛如海的威压还在无休止的提升!

  云海之上,一轮斩新的太阳正冉冉升起,浩瀚的蓝月,就在这一刻失去了它的色泽与威严!

  在金光之下,六翼天使缓缓伸出柔嫩的右手,柔柔虚握,一团同样刺眼的金芒凭空凝结在虚握的掌中。金芒出现那一刻起,便以掌心为准平行延伸往开去,顷刻间便成为了一根两米长短的金色光柱,一端急速收窄,一杆炼狱黄金战枪已然成型!

  黑色的眼眸中忽然闪过一丝惊讶,右掌中金芒登时变为漫天金屑,即将现世的炼狱神器也消散于无形。六翼天使抬起了自己的左手。近乎透明的纤纤细手中,一条淡淡的银色正迅速的清晰起来!

  银光大盛!此时此刻,似有一弯纯银色的月牙冉冉而起,且更为惊人的是,那淡淡的银色光华连那耀眼的金色竟也无法掩盖!

  只消一刻的时间,一轮新月形的银轮已在极度缓慢而幽雅的旋转间迅速的变大。停滞了的那么一瞬间!清晰可见,银色金轮闪耀着无法言喻的色泽与光辉!其上柔和至完美的线条与图案似在缓缓流动!

  下一刻,银色金轮又已挣脱开束缚,绕着天使欢快的飞舞起来!

  迷茫的六翼天使小嘴微张,似要呼喊又似要叹息。她似乎在瞬间明白了一切!瞬间的失神,迷茫已然变成了坚定。

  在她面前虚空处,片片残缺的图象不知何时出现,破碎的影像渐渐合拢,时隐时现。电光火石间,坚定的眼神又已化作了万缕柔情。在那不断变换的朦胧景象中,有一唯一清晰的存在。同样是一双深黑色的眼眸,眼眸里充满了无奈与凄凉,他正满怀憧憬的望着远方。

  刹那间,两双黑色的眼眸似乎跨越时间、空间相遇了!那也仅仅只是片刻的功夫,他便收回了目光,忽然整个景象颠倒了,一阵无形的波动瞬间扩散开去。波动虽然微弱,却给人一种能够到达天之涯海之角的坚决感受。

  景象一阵抖动,整个景象终是破碎了。

  六翼天使并没有多做感伤,她只微微闭了一下眼睛。其间,一滴晶莹的水珠似无人察觉的自万年水潭中洒然落下,水珠下落的速度虽不是很快,却也在顷刻间隐没在了万里云海之中,倾诉着一切。

  六翼天使左手平放在虚空,不断绕身飘飞的月色银轮即刻安静的凝立在了那柔嫩的手掌之中。极动极静的转换令人心中极是难受,然而银色金轮带出的淡淡轨迹却也令人感觉到窒息的完美感受。

  在静止的刹那,月色银轮上绝美的纹路开始闪现点点光华,缓缓流动起来!

  她深情的注视一眼,柔弱的手掌便缓缓的提起,月色银轮刹那间高速旋转起来,当她的双手高高举过头顶交错在一起时,月色银轮已然旋转成了一轮明月,在明月之中还有一轮新月在其中缓慢的反方向旋转着,这已经是速度达到极限的现象。此时,惟有呜呜的低鸣撕扯着空气!

  一轮明月下的女子如梦似幻的容颜蒙上了一层高贵的银纱,那漠视一切的威仪宛如女神!她柔嫩的双手向前缓缓虚推,圆中带缺的银色月轮带着一抹淡若虚无的银灰色轨迹飒然离手而去。恰如那愤然赴死的坚决!

  月色银轮没飞出多远便带着那绚丽的银色焰尾消失于虚空之中!只遗留下一条久久未散的运动轨迹!

  六翼天使的身影则在月轮远去的刹那有了微妙的变化,宛如一幅油画失去了色彩,一点一滴的褪去了颜色,最终淡化于无形的虚空,宛若从没有存在过!

  只是在银色焰尾的轨迹之中一抹淡如烟尘的白色气息若即若离,最后也消逝于虚空之中!

  直到此时,漫天的旋转的云团也只是刚刚走了短短的一寸而已!

  静寂。

  天地之间似经过了漫长宁静的岁月。那看似完全静止的云团忽又旋转了起来!天地这才恢复了正常!

  苍天这才懂得宣泄自己的哀伤!一阵阵低沉闷响的雷声经久不散,宛如一个巨人正在悲情之中放声的哭泣。浓密的云层因此而变得忽明忽暗。伴随着一条又一条华丽的闪电堪堪滑过长空。轰鸣的雷动更是直如密集的鼓点此起彼伏、连绵不断,声势更是愈演愈烈。

  顷刻间,云海之上,已是一片雷电的海洋!

  虚空之中被凭空撕扯出了一个三米方圆的空洞!在它的周围有着淡淡的一圈完全可以忽略的蓝色光华不断的分解、破碎着。

  从黑洞中不断爆发出耀眼欲盲的白色光华。可整个黑洞却始终处在黑暗中的黑暗之中,无法看清其中的任何事物。白色光华丝丝缕缕间才会跳出空洞下落于云层之下。而那美艳绝伦的身影早已经不知何去何从。

  一切从始处来,又归终处去。

  终于,声势浩大的悲凉哭诉来到了尽头,雷声稍止。

  人心惶惶的自由之城子民惊疑的走向街头,忽然在漫天伤痕累累的黑幕之上发现了一盏毫无先兆亮起的明灯。没有人发现它是怎么出现的,直宛如破空而至,似它本就该悬挂于那里。天空在这一刻再一次静止了!

  它刹那间的光华照耀的整个天际宛如白昼,令所有的闪电都黯然失色,人们下意识的低下了头,无一例外。

  几乎在同一时间,一声近乎穿透耳膜的尖锐声音骤然出现,如明灯般亦无法发现它的来源。声音没有丝毫由远及近的过度,像是从空气中的每一个分子中迸发出来似的,直接冲向人们的灵魂深处,脆弱的灵魂如水纹般波动、荡漾,似随时可能破碎!

  如果此时有人可以望向天际,必然会大吃一惊。一条若有若无的波纹在天空中如墨的夜色下荡漾开去,掩盖了所有的轰鸣,疏散了所有的闪电。

  光华声浪骤然而逝,如来势般无迹可寻。世界又归于了黑暗。

  人们这才懂得再次抬头仰望,目光中满是惊恐。可穷极他们的目力也未能发现有丝毫的异样存在。漫天的乌云依旧遮掩着苍天,似乎什么也未曾改变。只有电闪雷鸣已经不复存在,宛如巨人的伤痛已经得到了抚慰平静了下来,无言的说明着一切。

  天空的表演远没有落下帷幕。片刻之后,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在万里高空之上!如墨般的夜幕上衍生出现了一团直径达数百公里的蓝色光团,它是如此的浓郁、幽静,宛如一湾淡蓝色的忧郁湖水!

  蓝色的湖水虽不耀眼,却不知为什么完全无法将其忽视!它迅速无比的流动着。须臾的时间里,它已经完全蔓延开来。宛如一条条蓝色的河流悬挂于天际。

  蓝色的光华与黑色的乌云恍若存在于不同的空间,它们毫无阻隔的互相穿越而不受影响。眨眼功夫里,蓝色的河流又慢慢的淡化于无形。宛如从来没有存在过!

  此刻!所有的人均是大脑一片空白!惟有那沉痛的男子跪坐在殿前的阶梯之上,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伤痛中,女子纤细的手掌在他手中滑落的那一瞬间,他已经不再属于他!

  忽然,天空中的铅云又是一阵翻涌。

  下一刻!

  夜幕被一道利剑生生割了开来。一道皎洁的月光破开漫天的乌云当空而下!照亮了整个帝都!而围绕四周的漫天乌云虽虎视眈眈,却也无法越雷池半步,漫天的星辰一览无遗。在四周无尽的黑暗映衬下,惟有这点光芒格外的柔和、美丽。

  人们不约而同的纷纷跪倒在地!

  此时,人们脑海中都涌现着相同而又唯一的想法。‘那无所不能的神啊即将降临人世!’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

  在人们的脖颈忠实的传来丝丝酸痛的时候,那神迹一般的月光渐渐消失了。不一会,阴云再次凝聚了起来,隐约间微弱的雷声又开始汇聚。直到雷声又开始了声势浩大的轰鸣,天地间似才又恢复了正常。

  其间,有一条格外明亮的闪电毫无花巧的直直霹下。整个躯体消失之后,一点暗淡的电尖竟然不甘心就此隐没,飘然落下!

  那抹微白的电尖滑着一道弧形的轨迹向着宫殿落去!

  宫殿内已经是一片死寂,那一床触目惊心的红,压抑着,宣泄着死寂的气息。床前的紫色香兰已所剩无几,它却骤然之间明亮瞬间,残留的雾气也挥散的干干净净,一滴不剩!

  “陛下!”双手鲜血的医者近乎疯狂的在雷鸣之中呼喊着,“生了,生了!小王子出生了!”男子无神迷茫的眼睛中瞬间闪过的神光甚至盖过了呼啸的闪电。

  恰在此时,鹅毛般的大雪骤然落下,仿佛要洗刷掉一切的悲伤,灌溉所有干涸的心灵.,以带来生机!

  在帝都某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一个小女孩向着远处的妈妈跑去,一边跑一边高举着自己手中的一根羽毛,天真的呼喊着,“妈妈,妈妈。天上下的不是雪,而是羽毛呢。”童稚的声音换来的是母亲哭笑不得的欢笑。

  后世史册中记载:蓝历686年冬,第一场雪。伟大的女人,伟大的皇后,伟大的母亲埃丽·文·罗特去世。在至高神的保佑中,月光神迹出现,自由天堂第一皇子在血泊之中降生。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