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18:28:14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火影之纵声大笑
  4. (十三) 朱邪赤修?!

(十三) 朱邪赤修?!

更新于:2010-09-18 09:30:29 字数:2519

  匠之国,坐落在风之国边际的一个小国,以制造精良的忍具闻名。

  这里制造的武器,无论是从外观上,用途上都是在忍界数一数二的。这里的人们大都是以制造兵器为生活,人人都是制兵器的好手。

  走在匠之国的街道上,感觉有股热浪夹杂着铁锈的味道扑面而来。

  街道上人来人往,叫卖声此起彼伏。

  到了一家饭店,鼬点了三色丸子和红豆汤。

  可是鬼鲛似乎很不愿意吃这些……

  “鼬,为什么每次你都点丸子和红豆汤!?”鬼鲛很没形象的大叫起来,说着还用力的拍打了一下桌子。

  我嚼了一口三色丸子,丸子细腻黏软,入到口中有一股淡淡的清香。

  喝一口红豆汤,汤滋浓郁可口。

  “真好吃啊!”我不由得感叹。

  “嗯。”鼬没打理鬼鲛,反而和我说起了话。

  他一定觉得找到知音了吧!

  “你自己点,吃完做任务。”鼬优雅的咬了口丸子说道。

  “哼!”鬼鲛放下鲛肌,叫了份生鱼片。

  我就纳闷了,鱼还可以吃鱼吗?

  “鱼还可以吃鱼吗?”

  一个清脆的声音从我的身后响起。

  我回过头,想看看是谁把我的心声说了出来。

  这是一个美丽的女人,白皙的皮肤,细长的单凤眼闪烁着精细的光芒,鲜红的嘴唇勾起一丝戏谑的笑,高挑热辣的身材,摆出一个撩人的姿态。

  “筱凤姐姐。”

  “呵呵,鼬。你还记得你的筱凤姐姐阿,可惜在你杀死止水的时候,你的筱凤姐姐也死了。”那个女人掩起嘴笑了笑。

  “小鬼,你回房间。我们的任务来了。”鬼鲛扛起鲛肌站了起来。

  “呵呵,那你们先聊,我先闪。”我尴尬的挠头,端起丸子和红豆汤准备上楼。

  我可不想参与“晓”的任务,搞不好自己的小命都不保。

  我回望了一眼那个被鼬叫做姐姐的女人,便打算上楼。

  只不过那个女人给我的感觉好熟悉……

  好像在哪里看见过,好奇怪的感觉。

  “你不是小修吗?怎么不去陪我爱罗了呢?呵呵。”那个叫筱凤的女人突然盯住我,笑着说道。

  她说她认识我?!要我陪我爱罗?什么意思?在我失去记忆的五个月里,她认识了我!

  “你是谁?为什么认识我?”我猛得冲向筱凤,一把抓住她的衣裙。

  “看来你什么都忘了呢,我爱罗可是把你记得很好哦,他可是很想...”筱凤突然止住话,意味深长的看着我。

  【他可是很想杀死你呢。】

  “他想怎么样?!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我迫切的想要知道那五个月来的一切。

  “够了,把魂之玉拿来。”鬼鲛打断了我的话,一个鲛肌抡了过来。

  筱凤忙弯下腰,躲过鲛肌。“魂之玉,我是不会给你的!”筱凤把苦无横在了胸前,戒备。

  “我不想杀你,玉拿来就好。”鼬慢慢的站立起身。

  呃。貌似我被无视了......

  “小修,有机会在告诉你吧,我现在要战斗了呢。”筱凤低头推开我。

  “我们出去打。”鼬说完便动身离开。

  “也是,别打坏别人的东西。”筱凤抿嘴一笑,跟上了鼬。

  “小鬼,你留下。”鬼鲛抛下一句话也急急忙忙的离开了。

  看来那个什么魂之玉对于晓很重要吧。

  可是那个女人对于我也很重要,还有很多事我还没搞清楚,说不定她可以帮我恢复记忆

  不可以让她死!

  我下定决心,丢下手中的丸子,一个瞬身离开。

  身后的饭店老板暴跳如雷,“可恶,你们给我站住!竟然感来我的饭店吃霸王餐,不可原谅!”

  ——————————————————————分割线————————————————————

  该死,居然跟丢了。难道那就是影级的力量吗?

  手中的拳头不由得握紧,心里满满的不甘,这样的我怎么能在好好的保护鸣人,保护我所关爱的人。

  没有多余的犹豫,把查克拉聚集在脚上,继续的追向鼬离开的方向。试图想找到鼬他们。

  突然感觉到了一阵不稳定的查克拉的波动,是谁?难道鼬和筱凤已经打起来了?可是,不对。鼬身上的查克拉我很熟悉,这个人好像受伤了,查克拉很少,很微弱的样子。

  要不要去救他呢,我停下了脚步,仔细思酌。

  算了,一时也不可能找到鼬。还是去救人吧,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我就免为其难去做一次圣母吧。

  确定了大概的方向,小心的走了过去。路上的大树被整齐的拦腰截断,四处倾倒。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和浓重的烟尘扑鼻而来,在半截大树下我找到了个受伤的男人。

  他瘫倒在树下,狐狸面具被甩到了一边,下腹被剑贯穿。白色的暗部制服已被血染红了半边,要不是胸口微微的起伏,我还以为他已经死了。

  不悦的皱了皱眉头,无奈的抬头看了看天,抚住了额头。

  唉,自己失忆的事情还没弄出个名堂,却先捡了个麻烦。

  “那个……”

  “不想死就闭嘴。”我硬生生的打断了男人的话,把查克拉聚集在手中附上了他的小腹开始疗伤,“还好不是伤的心脏,不然你就得嗝屁。”

  男人闷哼了一声,看了我一眼,没说话。

  好吧!算我自讨没趣。(某笑:弱弱的插一句,不是你叫的人家闭嘴吗?…)

  “谢谢。”在我医疗得差不多时,那人终于再次开口说话了。

  “我可没能力完全治好你,只是暂时遏制住了伤势。”脸上绽开一个无害的笑容,说道。

  我的医疗忍术也只学了皮毛罢了,因为珂也只是战斗形忍者,所以我根本没机会学什么医疗忍术。

  “也够了。”男人说着话,试图站起来。

  我伸出手扶住了他,“怯,要不是看你是木叶的,我是不会救你的。”

  他活动了下手脚,露出一个笑容:“是吗?我叫朱邪赤则,你呢?小妹妹。”

  “修。”简单的吐出一个字,一回神觉得不妥,有加上了一句,“没有姓。”

  “不如跟我姓吧,你也是木叶的人,没关系的。”他嘴上半开着玩笑,脸上却是一本正经的。

  “朱邪?”我右手托住下巴,若有所思。

  不了否认,这个姓很好听。

  “好阿,我就叫朱邪赤修了!”我打了一个响指,看着朱邪赤则。

  “嗯?”朱邪赤则一愣,显然在诧异我居然这么爽快的就答应了。

  我挑眉,“朱邪是个大家族?”

  怎么说呢,不是很喜欢大家族的人们。没什么理由,就是不喜欢。大概是嫉妒心理在作祟吧,毕竟咱是孤儿没什么兄弟姐妹的。

  “不,只有两个人而已。”朱邪赤则苦笑了下。

  “哪两个?”

  “我,我妹妹朱邪-赤筱凤。”

  朱邪-赤筱凤?!

  是鼬口中的筱凤姐姐吗?这么巧?

  “朱邪是吗?”

  一个稚嫩却有深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带有强大的杀气。

  PS:朱邪(yē),不要读错了哟,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