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3 11:50:09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火影之纵声大笑
  4. (十一) 嗜血的我爱罗

(十一) 嗜血的我爱罗

更新于:2010-09-12 08:56:53 字数:2504

  “哼,别这么说,我可是很想杀了你。”我爱罗的表情变得嗜血起来,“我只是只爱自己的修罗。”

  “我爱罗!”手鞠见我爱罗的变化,急忙站在我的面前。

  唇边勾起一丝微笑,轻轻把手鞠推开,调皮的一笑:“没事的,手鞠。”

  “你不知道,小修。你......”手鞠担心的说,欲言又止。

  沙开始涌动了起来,带着很强大的杀气,拥有淡淡的查克拉快速的袭击像我。

  “用你的血来祭奠妈妈吧,呵呵,纯净的鲜血啊。”我爱罗的嘴唇开始兴奋的颤抖起来。

  沙快速的袭击向我,一个后空翻,敏捷的避开了我爱罗控制的沙。

  “我爱罗,你先别忙着攻击我啊......”没等我说完,我爱罗的第二轮攻击又来了。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沙开始从脚部慢慢的包围着我,我爱罗的眼里全是兴奋,手臂伸直,手掌对准我,手指开始慢慢的弯曲。

  “沙缚柩!”随着我爱罗的声音响起,他的手指也慢慢像中心靠拢,沙子竟然猛地加力,把沙中强的的压力袭向了我。

  “小修!”

  “我爱罗!”

  手鞠惊呼的看着我爱罗的沙子将我包围呼叫出声。

  有玻璃的碎片从沙子的中间泄露出来,没有想象中的鲜血披撒的场面,我爱罗不由得一惊,人呢?!

  我站在窗子边心有余悸的拍拍胸脯,替身术在用慢点的话,我就要死翘翘了。

  真的是,我爱罗居然什么都不问清楚就开打,他现在应该被我引起了好战因子了吧。其实我也挺想和他打的,不过现在身体还没恢复完全,搞不好会被那家伙杀掉。

  “我爱罗是吧,我很想和你打一场啊。”我戏谑的看着我爱罗。

  手鞠听闻,急忙拉住蠢蠢欲动的我。

  “你会死的,别和他打。”手鞠担心的话语中带了一丝颤抖。

  心重重的一跳。

  我爱罗的心,重重的一跳。

  为什么?为什么她和她才认识,就那么的认同这个叫小修的女孩。

  为什么啊?为什么啊?

  没有亲人,没有爱人,什么都没有,就这么永远的沉沦在黑暗里吗?对他们来说我只是个想被磨灭的过去遗物,那么我到底是为了什么而存在并且生存的呢?是用杀人证明自己的存在修罗,只为了自己而战,只爱着自己活下去,只要这世上还有为了让我感到活着的快乐而存在的该被杀死的人们我就不会消失。

  那个叫小修的女孩,你凭什么得到关心,为什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爱罗面部有些狰狞,他双手抱头,惊慌的大叫着。

  手鞠害怕的抱住了勘久郎,身子不停的颤抖着,他们恐惧这种力量吧,他们害怕我爱罗吧。

  “我爱罗......”我伸手想要靠近我爱罗,他这个样子真的很让人心疼。

  手鞠一把抓过我的手,“你别去碰他,会死的!”

  她的手紧紧的拉扯着我,生怕我会受到我爱罗的伤害。

  看着手鞠担心的样子,我笑了笑,摆摆手说:“没关系的,你们先出去吧。我有事和他说,会没事的。”

  勘九郎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爱罗,吞了口口水,“手鞠,那小鬼挺厉害的。没问题的,我们先出去吧。”

  手鞠被勘九郎给硬生生的拉走了。

  这个勘九郎,也真是的。明知道我爱罗很危险,居然就这么跑掉了。(某笑:不是你叫的人家走么?)

  话虽这么说没错,可是至少还是要对我表示下关心嘛。没义气!(某笑:人家跟你很熟吗?貌似认识没几分钟吧。)

  好吧,这样刚好合我意。

  “我爱罗?”我轻轻呼喊这他的名字,我爱罗有一瞬间的愣神,马上却又抱头开始大叫,是守鹤要出来了吗?

  我拿出珂教给我的项链,开始沉思了起来。

  珂早就知道我会来见我爱罗,于是给了我这条可以镇压尾兽的项链。

  但是必须要大量的查克拉才能解开项链的封印,只有解开封印的项链才能发挥镇压尾兽的力量。

  揭开封印之后没有查克拉的我定是疲惫不堪,如果不可避免的要打架的话,那我帮他镇压了守鹤,没查克拉的我会很容易被杀啊!

  怎么办?

  我爱罗看着眼前这个表情阴晴不定的女孩,皱了皱眉头,果然不喜欢这个奇怪的女孩。

  眼角的余光不经意间瞥到我爱罗那微皱的眉头。

  真是的,难道他已经开始讨厌我了?我可是抱着和他当好朋友的心态啊。

  但是......

  看着眼前痛苦的我爱罗,下定了决心!

  把所有的查克拉都集中在手上,源源不断的向项链传送,项链开始布满了我蓝色的查克拉,查克拉沿着项链的绳线输入了项链白色的月牙状的吊坠,吊坠发散金色的光芒,渐渐扩散开来。使整个房间都充斥着金色的光芒......

  就是现在!

  我把项链紧握在手里,猛地冲向痛苦抱头的我爱罗,项链抵在了我爱罗额头的“爱”字上,那个“爱”字竟然将我手中的项链消融了,月牙形的吊坠消融在了我爱罗的额头上......

  怎么回事?

  没有使用过这条项链的我有些惊讶,怎么会这样,吊坠竟然消融了?!

  我爱罗的痛苦似乎减小了,他蹲在地上胸口微微起伏,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他感觉有清凉的查克拉涌入自己的身体,守鹤开始听话了起来,心中压抑的痛苦也渐渐的消失了。

  看着我爱罗好转的脸色,我心里一松懈,疲惫全都涌入了身体里,没有查克拉了......

  感觉身体无法行动,疲惫得连眼睛都睁不起了,该死......

  努力的睁开眼看着我爱罗:“该死......你可不要趁人之危啊。”

  说完话,身体不受控制的开始下滑.....

  啊?我爱罗一愣,反射条件似的伸手抱住了那个下落的身影。

  为什么要救我啊?为什么?我是怪物啊,我是人人都恐惧的怪物啊,你是谁,为什么要靠近我,也是那个男人派来杀我的吗?我是地狱的修罗,用杀人在证明自己的存在的地狱修罗啊......

  “为什么啊?为什么啊?......”抱着那个女孩的身子,我爱罗低头喃语。

  “小修?!”手鞠听到屋内的声响一把推开了木门,担心的神色不由自主的流露在了脸上。

  没有人在乎我的,即使我的姐姐,我的兄弟......我爱罗看着手鞠的神色,黯然。

  我爱罗轻轻的把怀里的女孩放到了床上,抿住下唇,退出了房间。

  没有说一句话,走开了。

  “我爱罗......”勘九郎本想问怎么回事,但看着我爱罗那阴冷的眼神不由得硬生生的把下半句给咽了下去。

  ......

  奇怪女孩今天就留着你,总有一天我会亲手杀了你,用你的鲜血来祭奠我的妈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是来自地狱的修罗,为了杀人来证明自己存在的修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