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4-23 19:58:53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血魔大陆
  4. 第一章 堂家七公子

第一章 堂家七公子

更新于:2017-04-21 13:20:17 字数:2232

字体: 字号:
  血魔大陆坐落在这大千世界最阴暗的一处,此地生物莫不冷血无情,唯有实力方可立足一方。此大陆广袤无垠,大可千万里地!平民百姓一生不可从其出走,唯有老死化作尘埃,飘散向远方!此域土匪猖獗坐落一地占地为王,使百姓苦不堪言。打家劫舍时有发生,抢占民女以不稀奇,这里是罪恶的天堂,百姓的地狱!

  在魔灵城中的堂家堡,一个仆人正端着洗脸盆奔走向院子里的最深处,这里寸草不生,破败不堪。角落里坐落着一座破败不堪的房屋,与整个院落的结构完全不成正比!其他地方都是鲜花起开,绿树成荫,唯独这里像一个无人问津的死区。只见这个仆从,直径推开房门,一把放下洗脸盆,水花溅起。用不阴不阳的声音说道,七少爷。老爷叫你们兄弟几个到大厅去,检查你们这段时间的进步!虽说嘴里叫着七少爷,可是一点没有把他当做少爷看,对待他就如同对待下人一般。只听见这个少年弱弱的应了一声!花姐,我知道了!谢谢你过来转告我。这个仆从“切”了一声后转身就离去,不想在这破败不堪的地方久留。此人名为堂朔,是堂家堡的七少爷,长相清秀,一身青衣,年纪十二,身高约有一米四!奈何因为天生废材没有修炼的天分被家族所遗弃,在这片血域中唯有实力才能挺直腰杆,像这种废材,只有做下等人的份。只因他也是堂家堡族主所生,才可在此居住,而且他的母亲在生他时就因难产而死,所以说这里他唯一的亲人便是父亲。可父亲为一堡之主,妻儿众多对他根本是不闻不问,甚至都嫌弃自己有这么个儿子!

  堂朔穿好整理好衣物后向大厅的方向走去,这一路他内心忐忑不已,生怕父亲又要在众人前数落自己,在自堂朔记事起每次对兄弟众人检验时父亲总是少不了一顿的数落,还有其他的姨娘将手绢捂在嘴前讥笑他,每次的检验的时候就是堂朔最难过的时候,平时也就是一直呆在自己的屋内观看些经文也是无人打扰,最多有几个仆人送来饭菜后便匆匆离开。但是检验的时候则是家里大大小小的人都在场,还时不时夸奖哪个大哥,唯独自己从小到大一直被数落着,没有一个人关心他的死活。

  没有一会儿堂朔就来到大厅的前,只见大厅内满满都是人,各个姨娘还有大叔大伯的都在,还有众位哥哥也是站在大厅的中央各个神采奕奕,器宇不凡。堂朔低着头向里面走去,这时一个仆从笑眯眯的看着堂朔说道,“哟”七公子来了啊。今天你可得好好表现啊,不要像往常一般热老爷不高兴。说完旁边的几个更是咯咯的笑了起来!堂朔没有理会只是笑了笑直径向里走去。门口的门童大声喊道:七公子到。原本喧闹的大厅顿时戛然而止。全部直勾勾的望向这里!大伙都面带讥笑。更是有几个姨娘笑出了声来。

  堂朔的父亲见到堂朔后,气不打一处来,满脸的怒容看向堂朔。堂朔则是畏畏缩缩的走到了兄弟们中间一语不发。这时老管家说道,既然各位公子都到齐了,你今天的检验就开始了。请各位公子做好准备,下面由老爷对你们一一进行考验。说完后便意味深长的看了看堂朔。

  这时堂朔的父亲站了起来,面对着自己的众多儿子道,现在就将你们这段时日的学习的成绩展现给我看,不管是经文也好,法术也好,只要你们能觉得拿的出手的东西都行,别让为父失望。

  堂朔的大哥第一个向前,身穿白衣长袍手持手持经书,朗朗的读到一段经文,其声音气势恢宏。有阵阵道音传出。听的人心神安逸,无法自拔。待其将这段经文念完,鼓掌声轰然而起。更是有人说道,大少爷如此年纪就能理解道音之妙处,想必日后成就不容小觑啊。堂朔的父亲也是点了点很是满意。

  待堂朔的大哥展示完毕后,二哥上前,手持长戟。一顿挥舞,更是有精气从其体内散发而出,让这普通的兵器也是灿灿发挥。而且最后一击直接轰向门外,一道精气发出,让门口的一个服从倒飞出去,大口咳血。然后堂朔的二哥一语不吭,退了下去坐回了自己的位置。掌声轰鸣!所有人对二哥的表现都是佩服不已!

  然后堂朔其他的哥哥们也是如此各个展现出不一般的战力与修养,让父亲开心不已,练练称赞。

  轮到堂朔后,父亲由本来的笑脸突然转变为怒容,直勾勾的望着堂朔问道,老七!你准备用什么让我检验?堂朔支支吾吾道:我被一首诗是上古经典之作,听到此话堂朔的父亲翻了翻白眼,其他众人更是咯咯的笑到。待堂朔背完后,其父亲则是重重的拍了拍桌子怒斥道,背诗有什么用?难道诗能对敌,?你到底是不是我堂霸的儿子?你也看到你其他的哥哥是怎么表现的,难道你就不能让我开心检验完你们的成绩?每次轮到你后我都大动干戈。真是气煞我也,你这个没用的废材。堂朔这时则是默不作声,低着头心如刀绞,自己唯一的亲人却对自己这般,心里如同滴血般难过。

  这时堂霸则是对着吓人怒吼道,给七少爷一把长戟。让他今天必须给我舞一会真刀实枪。下人快速递给堂朔一柄长戟,奈何堂朔自幼体质就差更是没练过什么长戟,抓在手心后,随心一甩,便跟着长戟一起摔落下去,这一出引来众人的讥笑。堂朔的心里也是苦不堪言。

  堂霸一下子冲了过来,照着脸上就是重重的一巴掌,直接将其打倒在地,嘴角溢血。更是怒吼道,你就是我堂家堡的败类,是我堂族的屈辱。当初就应该保你娘而不是你这个废物。你丢尽了我的老脸。说完便直径走出大厅,气急败坏的样子。

  众人见族主已经走了,便都离去。几位哥哥从其身边过去时,不禁的看着他摇了摇头。满屋的人走过他身边没有一个人伸出手拉他一把。甚至有人从其身上跨过,完全把他当成了空气。

  待众人散去后,堂朔紧紧的捏了捏拳头,心在滴血。自幼父亲虽说会骂自己,可从来没有动过手,这一次竟然下手那么重!这让一个少年的心里留下了大大的伤痕,此时他认为或许去找自己的母亲才是对的。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