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0-22 04:52:00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世间有妖
  4. 第一章 世间有妖?

第一章 世间有妖?

更新于:2018-09-16 11:35:35 字数:2392

  小道士问师傅,“世间真有妖么?为何我一直未曾看见过,没有妖,要我们道士何用。”

  老道士轻抚白胡,微眯双眼,摇头晃脑,一字一句地说着。

  “世间有妖!降妖伏魔乃我辈之职!你尚且年幼,未到见妖之日,冒险见妖只会蛊惑你的心智,以至于暴毙而亡!”

  老道士之言吓得小道士蜷缩在蒲团之上,心里祈祷一定别这么早遇到妖怪才是。

  师傅所言绝对是箴言,自小道士懂事开始,师傅就教导自己,到现在小道士已经十八岁了,各种课程也是日日不曾落下。

  教授的方式是用一部手机当做教案,后面印着被咬过一口的苹果,内容经老道士加工后传授给小道士。

  小道士很疑惑,如果这里面有这么多知识,那为什么不直接给自己一部,然后自己天天学习呢?

  “你尚且年幼,冒险使用手机只会蛊惑你的心智,以至于暴毙而亡!”老道士如是回答道。

  于是乎,小道士见到手机如同见到妖魔,避之不及,生怕会突来横祸。

  老道士教授的内容也极为广泛,上至天文,下到地理,外讲礼仪,内讲生理,只是每次讲生理的时候,老道士总会一直盯着手机,颤抖着手,喘着粗气,耳朵里塞着耳机,脸上更是红透了。

  老道士说过,自己的年纪已经1300岁了,但小道士觉得老道士的脸跟初生的婴儿一般滑嫩,迎着晨光,还白里透红。小道士知道,这就是得道的结果,他暗下决心,好好跟着师傅,潜心修炼,一定会早日得道羽化成仙。

  可惜的是,目前小道士只从老道士那里学来了一些简单的东西,比如如何看清妖怪的法门,和趋利避害的推算,以及如何做好一把不会轻易折断的桃木剑,他想学其他道法的时候,老道士总是说。

  “你尚且年幼,冒险学习道法只会蛊惑你的心智,以至于暴毙而亡!”

  哪怕老道士说再多次,小道士也奉为圭臬。只是可惜,从未见过妖怪,唯一可以使用的法术也变得毫无用武之地。于是小道士才有了开头的疑问。

  最近山上来了一批不速之客,每次都是来一个车队,人很多,每个人西装革履,头发看起来就像是移植过去的一块石头,任风多大,都丝毫不乱。

  这一行人中,最前排的几人都身形肥硕,走起路来一颤一颤的,地面更是会击起一尺飞尘,从远处看,就如同黑色的巨蛹,蠕动着就来到了道馆门口。

  而后面的一行人则低头顺眉,仿佛他们的骨骼天生都残缺,偶尔抬头便是满脸谄媚的笑容。

  第一次见到这一行人,小道士立马跑到了道馆门前的石狮后躲了起来,身形发颤,嘴里一直默默有语。

  老道士不愧为活了1300岁的人,这般细微的声音他听见清清楚楚,小道士一直在嘀咕,“猪妖,狗妖,我见妖了,要早毙,完了,我死了,谁照顾师傅。我的生理课可一直是没过关呢。”

  老道士点了点头,“孺子可教,只是欠些眼光。”

  老道士走了过去,拍了拍小道士的肩膀说道。

  “凡世间所见皆为虚幻,妖哪能用肉眼直接看见,倘若你将人认作妖那是有害人之心,将妖认作人便是学艺不精,将妖都不如的东西认作两者则是天理不容啊。”

  自己好歹也是个道士,如何能被这世间的魑魅魍魉所吓倒,小道士用上了识妖的法门,这才发现并没有多大的变化,看来自己的确是看错了,只是他不清楚自己犯了那一则禁忌。

  直到看到师傅的反应,小道士才知道自己犯了哪一条。

  每次这一行人来,总要拿着图纸四处指指点点,而师傅则负责腆着笑脸到处陪同,小道士甚至觉得这个态度比师傅面对三清道祖的时候还要恭敬几分,如此看来应该是人吧。

  那自己就犯了害人之心,小道士越发自责,心里默念道经,同时知道自己以后再看到这种是妖非妖的东西更要擦亮眼睛了。

  这一次他们又来了,小道士依旧自责不已,自己安静地坐在山顶的石头上,继续打坐修炼。

  不一会儿老道士走过来了。

  “徒弟,现在你可以下山了,要知道,我们学道应该入世而为,出世而坐,现在到了你入世的时候了。”

  小道士从来没有听说过自己还有下山这一说,他以为他会陪着师傅,一直到自己羽化成仙,莫非现在就要离开这个地方了?

  “那师傅,你跟着我一起走吗?师傅每天早上床头一堆纸都得我帮你清理呢。”小道士心里依然抱有侥幸,他的眼圈红了又红,却惹住不掉下泪来。

  因为老道士曾经说过,掉泪是最消弱道行的,心如止水,方可融入自然,可是小道士就是忍不了,泪水不停地在眼角汇集。

  不要留!我是道士,不能减了道行!

  可是唯一的堤坝却因为在老道士的眼角看到了一点闪光的水珠而决堤了。

  “师傅,你骗我,你也流泪了。”小道士咧着嘴,泪水横飞。

  “胡说!为师只是有风眼,站在风口就是会有眼泪,不然我教你打坐的时候都要闭上眼睛?”老道士任由泪水顺着胡子流了下来。

  “我以为你在睡觉,反正···反正我不想走。”小道士直接抱住了他的师傅,老道士灰色的道袍上到处眼泪和鼻涕。

  老道士不管小道士如何哀求,他已经帮小道士打包好了行李,并递给了小道士。

  从包裹里老道士取出一本薄薄的书,盯着小道士泪眼婆娑的眼睛说道。

  “徒儿,这次下山,你可是有着任务的,这里面是现在依然活在世间的妖怪,现在你要去将他们统统降服,记住,杀戮不一定是最好的方法,你目前尚且年幼,冒险杀戮只会···”

  “蛊惑你(我)的心智,以至于暴毙而亡。”后面的内容是老道士和小道士一起说玩完的。

  说完后,小道士刚准备坚强面对,既然有任务自然是快点完成任务回到山上复命,到时候又可以听师傅的教诲,还可以照顾师傅。

  可还没有建立起来的心境却被老道士哇哇的哭声和用力的拥抱打断了。

  一老一小两个道士顿时哭得昏天黑地。

  这个过程断断续续也得有一个小时了,途中那群人拿过来一张卡,老道士转眼露出满意的笑脸,然后待人走后,继续悲情大哭。

  “师傅,这次你的道行因为我降了不少,徒儿真是罪过啊。”

  “都给你说了,我那是风眼,现在风太大了。忍不住。抱是让你挡一下!可你身板太小了,挡不住。”

  “明明是哭。”

  “风眼!”

  “哭!”

  “滚!”

  小道士走了,而老道士则站在道观背风的地方,泪水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