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3:20:3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法相神通
  4. 二,神通对决

二,神通对决

更新于:2018-03-18 07:04:18 字数:2703

  书接上回。左转右折,梁昊来到一处宽大的院子,进了前厅,就见在主位上,坐着一个年约三十岁左右的貌美妇人,“昊儿,你刚好,怎么能到处乱跑的呢?如果你在这样,我就叫你爹禁你的足。”妇人一见梁昊进来,故意板起脸来说道。前世的梁昊是一个孤儿,是以梁昊对家人之间的呵护和关心感到很是新奇,也有些渴望,梁昊回忆了了一下天穹梁昊平时的表现,于是故意板起脸:“姨娘,我已经不在是小孩子了,告诉父亲已经不能威胁我喽。”闻言,梁昊的二娘风火云烟忽然脸色一变,掩面哭泣道:“我从小疼爱的昊儿居然不在听我的话了,我好难过,呜呜呜……”“呃……好吧,我错了姨娘,我在也不敢了。”梁昊有些无奈地道。“真的吗?你不会骗我吧,你发誓吗?呜呜呜……”风火云烟依旧掩面哭泣道。“好吧,我发誓。”梁昊无奈道。“那太好啦,那我们中午吃些什么呢?昊儿你刚好,我叫厨房中午给你做些好吃的补补身体吧。”风火云烟一脸灿烂的微笑,脸上哪有丝毫的泪水。这个二娘太能演了。梁昊心里暗说道。又陪风火云烟说了一会话,梁昊知道风火云烟身体不好,常年卧床,有时在地下走一会,就会感到疲倦,于是起身离开,又一次来到书房,翻看这自己感兴趣的书籍。

  时至正午,只见一辆豪华马车缓缓地驶进了天穹府,一个高大白净的中年男人缓缓走了出来,“把昊儿给我叫来,让他到书房来找我。”中年男人缓缓的说道。“是老爷。”一个黑衣老人答道。中年人点点头转身向书房走去。

  梁昊坐在书房中,翻看着手中的书籍,对大陆一些风土人情有更深的了解。就听“吱呀”一声,一个身穿紫色锦衣,胸前绣着一条四爪金龙的高大白净的中年人走了进来,梁昊一见来人不由一愣,这个人好重的气势,梁昊心说道。随即梁昊意识到,整个梁府唯有一个人才会有这样的气势,“老爸,您回来拉。”梁昊脸上堆起笑容道。

  梁振沉着脸走到书桌前,看着一脸痞笑抖着双腿的梁昊,对着梁昊猛地就是一个爆栗,“臭小子,读书也没有一个样,读圣贤文章要,端正姿势,好好揣摩圣贤做文章时候的心情。”

  “老爸,我看的是《少儿天穹大陆的传说与神话》,少儿就是这样的。”梁昊依旧痞笑这说道。

  “你个臭小子,好了小子坐好和你说件事。”梁振苦笑着对梁昊说道。闻言梁昊收起嬉笑的表情,端正的坐好,“儿子,你从小就要强,但自你十年前觉醒仪式失败后,父亲就知道你心中有着解不开的疙瘩,你身上背负着家族,背负着荣耀,可这些并不能成为你的负担,而是你前进的动力,没有法相并不能决定你不能成为一个强者,你可以在其他的地方站在世界顶端,看看我们梦幻帝国的文臣宰相,那个不是站在了权利之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啊,没有法相谁又能说他们什么呢?”

  梁昊闻言点点头,一脸同意的道:“太对了父亲,没有法相并不代表比别人差呀,真正的强者,都有一颗自强的心。”

  “太对了儿子,说的好。雄鹰展翅,当鹰击长空;金鳞潜底,终会化龙。”梁振拍着手,激动的道。梁昊也是一脸的坚强,前世做为杀手之王,没有一刻坚定的心,如何能耐得住寂寞。这一天,梁昊父子两聊了很久。

  入夜,梁府灯火通明,梁家人开始纷纷落座,梁振坐于主位,梁昊和二娘风火云烟分坐两边,梁昊的大哥二哥都不在家中,两人现在都在圣堂斗尊学院学习,所以不在家。二娘的身边坐着的是梁府梁昊爷爷那一辈的老人梁千,是唯一一个外姓人被梁家赐姓的人,梁府的大管家,也是唯一个可以和梁家子弟一个桌子上吃饭的人,在梁府就是梁振见了梁千都的恭恭敬敬得叫一声千叔。而梁昊身边坐的就是上午梁昊在小花园遇见的那个女孩,这个女孩笑颜如花,只是在面对梁昊时,脸上却是一片冰霜,一顿饭吃的梁昊心里一阵莫名其妙。

  月光如水,梁昊躺在床上,脑中开始回想起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这是梁昊从小就有的一个好习惯,每天都会总结这一天的所得。“磕巴”一声轻响从屋外传来,梁昊闻声瞬间从床上弹了起来,身形一闪,化为一道轻烟悄悄的追了出去。天穹梁昊虽然没有给梁昊强大的法相神通,却为梁昊留下了一副绝对强横的身体,这具身体比梁昊前世每天不屑努力锻炼获得的身体都要强横许多。脚尖触地,身体如烟飞快的向前冲去,脚下却未发出丝毫声音,这种全力先前冲刺的快感让梁昊不住的迷醉,好像已经融化进了风中。

  紧紧跟随前面的那个身影,来到了梁振住的主卧室,手一番,月光下,梁昊见到那个黑影手中捏着一张杏黄色的符咒,就对着梁振的卧室挥去,眼见符咒化作一道粗大的电光向主卧室劈去,眼见闪电就要落到卧室之上,可这到粗大的电光却忽然仿佛泥牛如海一般,消失不见了。远远躲在一边藏着的梁昊,看着消失的电光,梁昊不由撇嘴暗道:靠,就这样就完了,光看到好看了,雷声大雨点小。正揣测间,就见不知何时,主卧室前的花园中,站着一个身穿紫色长袍的白净中年人,轻声问道:“来者何人?”

  黑影怪笑一声:“梁振我真理教连三,今日要拿你人头祭祀真理天尊。”说着手一挥,一道道符纸挥出化为道道惊雷从天而降,向着梁振劈去,梁振长笑一声,抬手一挥,那手仿佛有个黑洞似的,道道惊雷都消失在梁振手中,梁振冷笑一下,脚下一趟,鬼魅般的出现在黑影身前,这种速度,看的梁昊心神一阵摇曳,梁振抬手,一拳轻轻劈出,这一刻梁昊震惊了,天地间的一切都随着梁振的一拳而消失了,梁昊眼中只剩下一片灿烂的星河,梁振仿佛是掌控星河变换的众神之王,时间空间等一切的一切都在这一拳中消失了,一种天上地下为我独尊的意志不住的冲击这梁昊。等梁昊从这种震惊中醒过来时,那个黑影已经在梁振拳下化为齑粉,连一声惨叫都未传出,听见远处传来父亲亲兵紫衣卫跑来的声音,梁昊悄悄的返回了自己的卧室。

  在初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梁昊一直以为凭借自己独一无二的暗杀技术足以让自己在这个奇怪的世界中保护自己,自问刚才那个黑衣人单凭自己的本事,梁昊也有信心杀掉他,但绝不会这么简单容易,而且看刚才梁振的架势,也绝对没有用上全力。

  直到这一刻,梁昊才明白什么是神通,神通,就是拥有可以改天换地,超越神灵的一种力量。在这一刻,梁昊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希望获得这种强大的力量。

  天穹大陆极西,天柱腾山之上的一个如星宿一般的大湖之上,湖中心的一处小岛上,一个广阔无边的空间,一处华丽的宫殿中,一个端庄圣洁的女子正在盘膝运功,猛地这个女子睁开双目,秀丽的眸子闪现出一片嗜血的晕红,漆黑的长发四散飞舞,状若疯魔,端庄圣洁消失不见,只剩下满身的杀气和一脸的疯狂,“为什么?为什么?那个贱种还活着,为什么释迦彩衣那个贱人生的贱种还活着,还有风火云烟那个贱人,你们都该死,该死,十兵卫,七侍剑去给我把这个贱种杀了,我不要他在这个世界上在存在。”话音刚落,就见十七道人影驾着剑光破空而去。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