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13:25:2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天行紫帝
  4. 第二章 初露锋芒

第二章 初露锋芒

更新于:2018-03-16 14:22:48 字数:3243

字体: 字号:
  随着景皓众人进入酒馆中“哟,这不是景大公子吗?怎么,不在家窝着跑来街上逛,也不怕被哪家姑娘拐走,到时候你父亲大发雷霆我们镇上可就完蛋了!哈哈....”随着周泰一语落下,他的随从也附和着笑起来。周泰是吉塞镇上的一大家族,仗着自己老子有钱有势有实力,为所欲为,平日里行为不正不说,还经常欺男霸女,景皓众人早就看不习惯了,“呀呵,元来有个变态在这里啊,哎!今天出门忘翻黄历了,出门不利啊,老天啊,你怎么这样啊”小虫说着还若有其事的是搽鼻涕揉眼的,其实是看周泰颜色,一阵青一阵白的,惹得众人掩嘴失笑!“周泰,不要以为你爹是武王就自以为是,为所欲为,小心宵夜揍得你连你老子都不认识!”智羽煞有介事,撸着袖子就要往上冲的架势,而周泰则一脸憋的通红,咬着牙青筋暴露,看来是被气的不轻啊,他一个大公子,平日里顺风顺水,还从没有人这样说过他,不怠智羽上来“上,你们这些蠢货,给我狠狠的打”周泰用气的发抖的手指指着智羽说道,随即就见酒馆中乱成一锅粥,只是那些只有只有武士上级的人那会是智羽的对手,不消一会,全都捂手捂脸捂肚子的躺在地上,却见智羽一闪身,一个偌大的拳头出现在周泰的眼前、‘啊’一声堪比杀猪声从周泰嘴里传出,只是智羽却毫不理会,继续上前,一拳接着一拳望他脸上揍,不久,一个人身猪头的怪物站了起来,而景皓众人却毫无顾忌的笑了起来,他们也觉得这人就是欠扁,人小就学期欺男霸女来,大了还得了,所以也没人阻拦,只是这是却见智羽连退四五步,还一边甩手,四人望去,在周泰身前站着一人,气势不比智羽弱,“感情打了小的来了大啊”原来是周泰的哥哥周康到了,“你这没用的东西”虽然周康平日里不怎么喜欢在家这个弟弟但怎么说血缘放在那里,看见自家人粥到欺负,不出来不行啊,何况还是自己家族的老对头“怎么,周康,就允许你弟欺负别人我们就不能还手了”小虫理直气壮的说道“你想和我果果招”周康无所谓的说道,周康为高级武师,差一步就到武王了,在这个偏僻小镇上已经算是高手了,所以周康也就没把小虫放眼了,对于景皓,他看不穿,所以也没放心上,因为他看不穿的人么像他老爹一样比他境界搞,要么就没修为的人,他不认为一个比自己小的人能比自己高出那么多,景皓今年16岁,但是他却比一般这个年纪的人要高那么一点,应天也就比他小几个月,“大哥,你一定要帮帮啊,帮我出这口恶气啊,你看他们把我欺负的,呜!!!”周泰一把比他一把泪,咬字不清的对周康说道。“把他给我带下去,省的在这给我丢人现眼”周康一甩手,对下人厉喝到,“是,大少爷”随着吓人把周泰抬走,酒店也空荡荡起来,对于他们几个,酒店掌柜可不敢加以阻拦,上官家族的宝贝儿子上官应天,皇甫家族的二少皇甫智羽,镇上三大家族的少爷都在,看着毁坏的桌椅,老板的心如刀绞啊。智羽面无表情的的望着周泰,缓缓说道“周康,吉塞镇的天才,17岁到武师级,如今19更是到了高级,怎么,今日你想为你家那庸才弟弟出气?如果是,我接着,如果不是,请你离开,别打扰我们兄弟四人吃饭喝酒的兴致!”虽然周康逼退了智羽,但是智羽却毫不示弱的说道,因为痛为三大家族,家族彼此实力都差不多,谁也不惧谁,“凭你?你觉得你在家有几斤几两,是我的对手吗?哈哈”周康一脸傲气,的确,在这镇里他自今为一个以19岁修炼到武师上级的人,他的确有那份属于自己的傲气,“你...”气的智羽刚想上前却被一只没开口说话的景皓拦下,“景皓你..”智羽一脸气愤的看着景皓“他太过分了”“你不是他的对手,退下,我来”景皓一脸认真对智羽道。智羽对于眼前这个比自己小两岁的,而又从来没展示过武力的兄弟,虽然平日里看他身体素质还不错,但是智羽还是半信半疑的让开了“小心”。周康看着眼前和这个个头和在家差不多大的家伙,心里却狐疑了起来,难道他真的到了武王不成,我怎么看不出他的境界,不对,他不可能比我高,我可是吉塞镇的天才、随即却笑了起来“景大公子、怎么,你这连武徒都没到的人也想和我过招,我看还是叫你父亲来吧,哈哈”听到父亲这两个字,景皓不由一震,父亲离开了,他说希望我能强大,今天,我是我走向强大的第一战,三人听到周康如此奚落景皓,也不用担心起来,因为他们都知道景皓的父亲今天走了,家里就剩下他一个人,三人刚想上前劝说,却听见景皓放生大笑“让我父亲来?凭你也配?就算你爹来了,十个也不是我父亲的对手,我就能把你打趴下”景皓虽然不知道在家父亲的真是武力,但是他能把自己从地球带到这个陌生的世界来,这份实力就算是这世上的武尊也没有,虽然自己没见过武尊,但是来这世界已经两年了,许多只是已经了然于胸,“就让我来会会你这所谓的天才”说完,景皓就冲上前去,却见景皓手上泛着白色似得斗气,二人你来我往,对于周康,景皓没用剑,他想试试自己实力在那个范围之内。“应天,你见过白色的斗气吗,你和景皓接触的时间比较多,你应该比较清楚”智羽看着景皓的白色‘斗气’问“没有,我从来不知道景皓是武者,而且看情况境界好像还不比周康低”应天此刻也是心中充满震撼,“好个景皓,不显山,不漏水,居然还说和我们差不多,待会一定要他请客,套套他的底”小虫有点气馁,因为此刻四人中就他修为最低,陡然‘嘎吱’三人望去,却见周康垂着左手,而景皓却安然无事的望着他“今日之事是你弟出言屈辱在先,你等理亏,不要再不知道进取,下次我可不会再留手”说完不顾周康人答复,和小虫三人上楼饮酒去了。桌上“好你个景皓,原来你是武王,之前居然一直瞒着我们哥几个,你可以啊!”小虫打个酒嗝,慢悠悠的说道,三人也是你一言我一语的追问,毕竟他们都没见过景皓出手奶水也不知道他有这身实力“好了,好了,我说还不行吗?其实我早就开始修炼了,不是我不告诉你们,只是一直在家,没出手的机会,你们也没问过啊,你们想象,谁会无缘无故跑你面前说我到武师境界了?”景皓看着三人,其实只有景皓自己心里知道,自己从来就没有修炼过,只是在地球的时候父亲用灵丹给在家蓄养身体,要不是在家这两年看父亲练剑练拳还指不定到不了这个程度呢,只是这只有景皓自己心清楚,他不会说,也不能说,因为他急着父亲离开时话,人心险恶,万事留一线,这并不是不相信小虫三人,而是没必要告诉他们,四人喝完也就各自回到了家中,对于今天的事也就没这么放在心上。景皓盘膝坐在床上,运转着父亲所授的‘天行者’如今功法齐全,当运完一个周天后,景皓经脉中充满了白色灵气,缓缓向丹田流入,只是这个不是景皓现在所能知道的,他还没达到内视的境地。周家,周忠,周家唯一一个武王境界的高手,这么多年也是靠他撑起诺大一个周家,“父亲,你一定要为孩儿做主啊,你看皇甫家那个小畜生把孩儿打得,呜”当然,这是周泰向他老爹哭诉“皇甫家真是越来越过分了,丝毫不把我放眼里了,”“是啊是啊父亲,他们还说就算爹来也不能把他们怎么样,你看爹,这简直是不把我周家放眼啊”周康是泪与声俱下啊,“爹明天就为套个公道去”周忠越说越气,一方面是气皇甫家公然打自己的儿子,丝毫不给周家面子,一方面时期自己的儿子不争气,你看人家和你差不多大都能把你打成这个样子,你看你在家像什么养自己,这些话他也就只能窝在心里,他可不敢当着他老婆的面说出来。正想着,周忠却见在家大儿子垂着手进来“康而,你的手怎么了,谁干的?是不是皇甫老头?”周忠一脸焦急,因为这镇上只有皇甫家的族长和上官家的族长有这份实力上自己的儿子。“不是,是一小子,景天磊的儿子”周忠心里一震,暗道不好,他可没忘记当年那煞星来的时候随手一挥将三个家族的武王给掀翻,“还有谁”周忠假装无事,毕竟在孩子家人面前,自己这个一家之主不能乱了套,“难道你也是为了泰儿的事?”周忠问着自己的大儿子,眼睛却盯着周泰,系的周泰只打哆嗦,看到周泰这样,周忠也就明白了大概,肯定是这个不争气的的混蛋出去惹事,解决不了说还害老大受了伤,“好了,康儿,你先下去养伤休息,其他人也下去吧,这件事明天我会去找皇甫老头探讨的,听到自家老眼这副语气,下人们知道,家主是真怒了,不敢吱声,都悄然退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