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9-21 23:38:29
  1. 爱阅小说
  2. 游戏
  3. 血形迷失之游戏王闪光之暗
  4. 血烛VS阴错
  前情提要:最终的决战来临,面对要讲整个世界作祭品召唤血领之神的血烛,阴错向炽烬、冷夜、鲜至分别索要了主力卡片,展开了与血烛的战斗……

  血烛冷笑起来:“阴错,你觉得你真的能赢我吗?这个世界的毁灭已是定数了,相对于反抗然后惨死,还不如乖乖地作为血领之神的仆人为好,这才是命运的正途啊!”

  “说够了吗?”阴错淡淡地道,飘散的白发中,眼睛直直盯住血烛,像一只手扼向血烛的脖子。

  “看来我还是不要妄想可以说服你了,那么就直接动手好。”血烛一挥手,“来吧,阴错!”

  “呵,血烛,现在的我,已经聚集了我们所有人的力量,你赢不过我的。”阴错道。

  “这种事情……不知道在决斗结束后你能不能说出来呢!”

  “Duel!”

  “我先攻了,抽卡!”

  鲜血领域的周围散发出了团团的血气,将整个浮空城围绕起来。

  阴错(LP4000)看了看自己的手卡,“场地魔法失乐园发动!”

  一片阴暗的废墟缓缓笼罩了整个场地,将血气挡在了外面。

  “失乐园发动成功时,选择卡组三张永续魔法发动,发动永续魔法三角之力、未来融合和墓之倒计时!三角之力发动时可以从卡组发动同名卡!未来融合指定F.G.D!从卡组将真红眼暗铁龙、暗黑黑炎龙、青冰白夜龙、真红眼飞龙和轰炸龙送入墓地,两个我的准备阶段后将F.G.D特殊召唤!墓之倒计时是每有一张卡送入墓地,加一个指示物,将有30个指示物的这张卡送入墓地,给予对手4000点伤害!”

  墓之倒计时(5)

  “失乐园效果发动,一回合一次,抽两张卡!同时失乐园和墓之倒计时都是不会被卡的效果破坏的。将三张三角之力送入墓地,特殊召唤——降雷皇哈蒙!!”

  降雷皇哈蒙ATK4000

  墓之倒计时(8)

  “在仍保持6张手卡的情况下,一口气做到了这么多,这就是你的全力吧,阴错。”血烛冷笑着,“太兴奋,我真是太兴奋了,可以进行这样一场无与伦比的命运之决斗!!”

  “会有你哭的时候!”阴错冷冰冰地道,“盖三张卡,回合结束。墓地真红眼飞龙效果,没有进行通召的回合结束,将真红眼飞龙除外,从墓地特殊召唤真红眼暗铁龙!!”

  真红眼暗铁龙ATK2800

  “我的回合!”血烛(LP4000)“黄泉引渡人召唤!发动其效果抽一张卡,但回合结束时黄泉引渡人破坏。”

  黄泉引渡人ATK1900

  “盖三张卡,回合结束!”血烛也埋伏下三张卡片,道,“黄泉引渡人被破坏时,手卡死灵飞龙的效果发动,将一张手卡除外……来自死亡国度的死灵神龙,聚集了逝去者怨恨的主宰,降临吧,死灵飞龙!”

  死灵飞龙ATK2000

  “抽卡!”阴错(LP4000)眯了一下眼,仅仅召唤了一直攻击力仅仅2000的怪兽应战,难道重点在那三张盖卡么?

  “失乐园效果发动,一回合一次,抽两张卡!幻铳士召唤!这张卡召唤成功时,根据自己场上的怪兽特殊召唤铳士Token!每只铳士给予对手300点伤害!”

  “……”血烛(LP3100)

  “之后将三只铳士作为祭品……幻魔皇拉维尔特殊召唤!!”

  幻魔皇拉维尔ATK4000

  墓之倒计时(9)

  “呵……又一体幻魔……”血烛瞟了一眼拉维尔,“那么那三张盖卡是引导神炎皇的吧,一口气,就要召唤三幻魔么?”

  “三张永续陷阱发动!”阴错挥手,“超重力网、怪兽箱和死灵佐玛,之后将这三张卡作为祭品,出来吧!!神炎皇乌利亚!!!”

  神炎皇乌利亚ATK0

  墓之倒计时(12)

  “乌利亚是墓地中每有一张永续陷阱,攻击力上升1000!”

  神炎皇乌利亚ATK3000

  “乌利亚效果发动!一回合一次,破坏场上一张覆盖卡,对手不能对应这个发动来发动卡的效果,破坏右侧盖卡。”阴错一指,“陷阱去除!”

  “啪!”次元幽闭被炸成了碎片。

  “被破坏了一张好卡呢……”血烛道,三幻魔同时在场,就连血烛也不禁感到一丝压迫。

  “真红眼暗铁龙效果发动!”阴错接着喊,“从墓地将青冰白夜龙特殊召唤!”

  青冰白夜龙ATK3000

  “战斗了……降雷皇哈蒙攻击死灵飞龙!失乐的霹雳!”阴错挥手说。

  天空中凝起黄色的闪电,冲向死灵飞龙。

  “呵,胆敢攻击死灵飞龙,不愧是幻魔呢。”血烛冷笑起来,“速攻魔法,黄泉颤抖!对手一只怪兽攻击力下降1000,自己的死灵飞龙攻击力上升1000!”

  降雷皇哈蒙ATK3000

  死灵飞龙ATK3000

  “攻击力相同了?”阴错道。

  “反击吧!死灵飞龙!”血烛叫道。

  两者同归于尽。

  墓之倒计时(13)

  “陷阱卡发动!灵魂超度!从墓地将死灵飞龙加入手卡,之后从除外区将一体10星怪兽特殊召唤!出来吧,死灵索引神!”

  死灵索引神ATK4400

  “攻击力竟然有4400……”阴错咬着牙,“盖一张卡,回合结束。”

  “我的回合!”血烛(LP3100)抽出一张卡,“支付一半生命值,逆血——结莫斯从手卡特殊召唤!”

  逆血结莫斯ATK3600

  血烛(LP1550)冷冷一笑:“死灵索引神效果发动!一回合一次,对手场上一只怪兽返回卡组,再见吧,幻魔皇拉维尔。”

  “去吧,死灵索引神攻击神炎皇乌利亚!灵界之路!!”

  “发动陷阱卡,吸收盾!对手一次攻击无效,其攻击力恢复我的基本分。”阴错(LP8400)

  墓之倒计时(14)

  “被你利用恢复了生命值呢。”血烛不屑地道,“这烦躁的世界呀,逆血结莫斯攻击神炎皇乌利亚!汹涌之血!”

  “啊!”阴错(LP7800)

  乌利亚化成了碎片。

  墓之倒计时(15)

  “回合结束。”血烛淡淡地道。

  “我的回合……”阴错(LP7800)抽卡,“这个准备阶段,未来融合效果发动,从卡组抽两张卡。”

  F.G.DATK5000

  “真红眼暗铁龙效果发动,从墓地特殊召唤暗黑黑炎龙!之后将真红眼暗铁龙、青冰白夜龙和暗黑黑炎龙作为祭品!圣殿的主人啊,现在影之主召唤你的力量,降临吧!圣神—圣主!”

  圣神—圣主ATK2500

  墓之倒计时(18)

  “牺牲了三只怪兽却只召唤了这种东西么?”血烛嘲笑道,“陪伴了你一生的暗铁龙被你当做祭品了呀。”

  “真红眼暗铁龙的心意是和我想通的,将它作为祭品,只是为了打倒你!很快,你就会明白三圣神的力量了!”阴错握着拳,“圣主攻击死灵索引神!裁决光翼!!”

  “竟然用攻击力低的怪兽……”血烛眯起了眼。

  阴错冷冷一笑:“圣主与对手怪兽战斗时,攻击力将变得比对手怪兽的攻击力高100!”

  圣神—圣主ATK4500

  “永远比对手高100!?”血烛楞了一下。

  “啪!”死灵索引神被破坏。

  血烛(LP1450)

  “之后是F.G.D,攻击逆血结莫斯!”

  “逆血结莫斯被破坏时,对手场上一张卡送入墓地,抽一张卡!将墓之倒计时送入墓地。”血烛(LP50),“自己场上有卡被破坏时,除外一张手卡,死灵飞龙特殊召唤!”

  死灵飞龙ATK2000

  “回合结束。”阴错道。

  “我的回合,抽卡!”血烛(LP50)看看自己的手卡,“魔法卡末日震荡,自己场上有死灵飞龙存在,破坏场上它之外所有卡,只是这回合不能进行战斗阶段。”

  F.G.D被破坏,而阴错的盖卡则闪了一下,似乎发动了什么效果。

  “圣神—圣主可以通过将一张手卡送入墓地,让涉及到这张卡的效果对这张卡不会造成影响!”阴错缓缓地说道,“失乐园不会被卡片效果破坏,而覆盖的再启动之握被破坏时,双方抽卡到五张。”

  两人开始抽卡。

  “呵,多谢你给我的卡呢。”血烛甩出两张,“盖两张卡,回合结束。”

  “我的回合!”阴错(LP7800)“失乐园效果,一回合一次,抽两张卡!”

  阴错看看手卡,又看看对面的血烛:“血烛,就让你看看吧,我所达到的高度,我所可以做到的力量!——手卡圣神—长圣使效果发动,舍弃三张手卡,可以从手卡特殊召唤!光与暗交织的神啊,你的圣光将永远照耀我!降临吧!圣神—长圣使!”

  圣神—长圣使ATK3800

  “召唤长枪鳞虫!”

  长枪鳞虫ATK1800

  “手卡圣神—魔言士效果发动!从手卡、场上、墓地各将一只怪兽除外可以从手卡特殊召唤!!从场上将长枪鳞虫、手卡将幻魔皇拉维尔、墓地将真红眼暗铁龙除外!低语中汇集的力量啊,紧握住命运的方向!降临吧!圣神—魔言士!”

  圣神—魔言士ATK3400

  “我所得到的力量,是大家给我的,你无法战胜。魔言士特殊召唤之时,破坏对手场上一张卡,破坏你的右侧盖卡!”

  “啪!”攻击无力化炸成了碎片。

  “三圣神……都在场了……”血烛也终于有了微微的动摇,“不愧是你,阴错,你实在是太强了。”

  “这些话,留到地狱里去说吧!”阴错狠狠地大喊,“你的LP只剩下50,这一击就结束了!去吧!圣神—圣主!裁决光翼!!!”

  “陷阱卡发动!守墓人的斗篷!”血烛挥手打开了盖卡,“这回合死灵飞龙将不会被战斗破坏,进行战斗让自己受的伤害转为恢复生命值。”

  “圣主的效果,攻击力变得只比死灵飞龙高100.”阴错看看血烛,“你只能恢复100LP。”

  “但这回合我活下来了。”血烛(LP50)笑着道。

  阴错冷笑一声:“试试逃过下回合吧!回合结束!”

  “抽卡!”血烛(LP150),“阴错,我已经玩够了,接下来开始真正的决斗吧!”

  “呵,我怎么看你之前也是拼着命才残活下来的呢!?”阴错一甩手,“让我看看你都能干什么吧!”

  “好……就让你见识一下吧,我的力量!”血烛喊道。

  死灵飞龙一跃而起,朝天发出一声嘶嚎。

  “自己墓地有两只以上恶魔族怪兽,界魔蛉可以从手卡特殊召唤。将这张卡解放,可以从卡组攻击表示特殊召唤两体界魔蛉!”血烛道。

  界魔蛉ATK2200

  “之后将两只界魔蛉作为祭品,出来吧!血焰行使!”

  血焰行使ATK3400

  “速攻魔法黄泉颤抖!对手场上一只怪兽攻击力下降1000,我的死灵飞龙攻击力上升1000!”

  圣神—长圣使ATK2800

  死灵飞龙ATK3000

  “去吧!死灵飞龙攻击圣神—长圣使!!死灵哀翼!”

  长圣使抵挡不住,化为了一片碎片。

  “死灵飞龙效果,给予对方的战斗伤害加倍!”血烛道。

  “长圣使……”阴错(LP7400)退了一步。

  “还没完,血焰行使攻击圣神—魔言士!”

  “攻击力都是3400,要同归于尽么。”

  “呵,血焰行使是不会被战斗破坏的!”血烛冷笑道。

  “什么……”阴错咬着牙。

  魔言士也被破坏掉了。

  “血焰行使破坏的怪兽,攻击力恢复我的生命值。”血烛(LP3550),“这样也就足够了,盖一张卡,回合结束!”

  “我的回合!失乐园效果,再抽两张卡。”阴错(LP7400),“魔法卡愚蠢的埋葬,从卡组将真红眼创世龙送入墓地!我的准备阶段时,真红眼创世龙在墓地存在,真红眼暗铁龙在除外区的话,真红眼创世龙可以特殊召唤。下回合,你会面对我真正的力量。”

  “无所谓。”血烛“哼”了一声。

  “自己场上有幻神族怪兽表侧表示存在,神仆—降临者可以从手卡特殊召唤!”阴错喊道。

  神仆—降临者ATK0

  “神仆—降临者的效果发动!将自己解放,破坏对方场上两张卡,破坏死灵飞龙和血焰行使!”

  神仆—降临者化作两条洁白的光路,分别冲向死灵飞龙与血焰行使。

  “陷阱卡发动!破坏性药剂!将血焰行使破坏,其攻击力恢复我的LP。”血烛(LP6950),“然后当死灵飞龙被破坏之时,黄泉之血从手卡特殊召唤。”

  黄泉之血DEF0

  “仅仅是守备力0的怪兽啊。”阴错冷笑道。

  “真可惜。”血烛也咧出一丝笑容,“黄泉之血是不会被战斗破坏的。”

  “……回合结束。”阴错道。

  “我的回合!”血烛(LP6950),“黄泉之血效果发动,将黄泉之血和一张手卡除外,从卡组特殊召唤黄泉圣龙!”

  黄泉圣龙ATK3500

  “黄泉圣龙效果发动,一回合一次,场上所有卡送入墓地,每有一张给予对手500点伤害!”

  “圣神—圣主通过将一张手卡送入墓地,不会受到这效果的影响。”阴错道。

  血烛道:“那么送入墓地的卡只有黄泉圣龙一张,给予500点伤害!”

  “呵……这么渺小的伤害而已。”阴错(LP6900),“这样一来,你已经没有手卡、没有怪兽、没有盖卡,下一个我的回合,我会直接把你杀掉!”

  “是啊……”血烛冷冷地一笑,将一根手指伸到眼前端详着,“如果什么都不做直接到你的回合,我确信自己会被你秒杀呢……但我可是还没有回合结束啊!!”

  “什么意思!?”阴错愣了一下。

  “好好体会一下吧,自己的黄泉,死亡的感觉!!”血烛狂笑了起来,“墓地中黄泉圣龙效果发动!!将黄泉圣龙除外,将自己的LP支付至1,支付的生命值给予对手伤害!!”

  “不可能!?”阴错几乎呆住了。

  血烛(LP1)抬起一只手:“6499的伤害!接受这现实!去死吧!阴错!!”

  “啊!!!”阴错(LP0)被一团雾笼罩起来,发出了痛苦的惨叫。

  不...怎么可能直接就被...

  阴错难以置信地瞪大着眼,炽烬...鲜至...柯月...冷夜...帕加索斯...我输了...

  “哼,真是无聊的世界。”血烛眯了一下眼。

  血雾散去,阴错消失了,卡片散落在空中,像残叶一样,缓缓飘落在了地面上。

  血烛向前走了几步,半蹲在地上,捡起了其中的一张,真红眼暗铁龙紧紧怒视着他。血烛摇了摇头:“啧啧,可悲的家伙,果然是没有人能阻挡我的呢……”

  他随手将卡片丢在地上,转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