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4:52:10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天道易存
  4. 001.真武馆

001.真武馆

更新于:2018-03-17 21:14:56 字数:3166

  “老人家,请问您听说过‘真武馆’嘛?”我礼貌地问道。这条街上都是老大爷老大妈开的店,不过这也正是我挑这里问路的原因。“哪个‘zhen’?哪个‘wu’?”卖糖葫芦的老大爷头也不抬地回道。我拿出一封信递到老大爷眼前,指着“真武馆”几个字:“这个‘真武馆’。”“哦...”老大爷若有所思,“买串糖葫芦我就告诉你。”“呃...”我递给老大爷一张五块钱。“一串十块。”老大爷拿过钱又说道。“...”我又递给老大爷一张五块钱。“嗯...”老大爷满意地收起钱,“没听说过。”“!...”我无语地看着老大爷。“我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都没听说过,其他人就更不知道了!所以这十块钱你花得可不亏,省了许多冤枉时间了。”老大爷笑着递给我一串糖葫芦。“谢谢老人家...”我接过糖葫芦又去问下一家。“老人家,请问您听说过‘真武馆’嘛?”我礼貌地问道。“哎哎哎!你这个小伙子什么意思啊?当我是老骗子是不是?!”卖糖葫芦的老大爷急得跳了起来,“我说了没听说过就是没有!你问谁都没用!”“老人家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有很重要的事情一定要找到真武馆,哪怕只有一丝希望也不能放弃!”我坚定地说道。“哦...”老大爷又若有所思,“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易存,‘易如反掌’的‘易’,‘适者生存’的‘存’。”我礼貌地回道。“你姓易?!”不止老大爷很惊讶,其他店面的老板也都惊讶地围了过来。我挠了挠头,疑惑地看着他们,我姓易又怎么了?“你和易甲是什么关系?”老大爷激动地问道。“你认识我爷爷?!”我也激动地问道。“当然了!这里有谁不认识“断魂剑侠”易甲啊?!你是易甲的孙子?!”老大爷显得很开心,众人也都议论起来。我没有丝毫的喜悦:“是的,不过我爷爷三年前就过世了...”众人一下都沉默了,老大爷悲怆地说道:“易大侠如果还活着,今年也有八十岁高龄了。七十七岁也算喜丧,大家别太伤心了,只可惜我们不能去给易大侠上一炷香了...”“老人家!”我的泪水决堤而出,“我爷爷不是病死的!他是被人害死的!”“什么?!”众人大惊失色,“易大侠怎么可能被人害死?!”我放声大哭:“我本来也以为爷爷是病死的,可是昨天突然收到了这封信!”我把之前问路用过的那封信递给老大爷,信上只有短短两句话——“预知亦假亦真之事,先寻断魂镇真武馆”。我见大家有些疑惑便解释道:“我爸爸叫易真,六年前突然失踪了。过了三年爷爷过世了,又过了三年就收到了这封信。亦假亦真指的应该就是爷爷和爸爸,这一定不是巧合!”老大爷沉默了一下说道:“可是我在断魂镇生活了几十年,从来也没有听说过这个‘真武馆’啊,你们有人听说过嘛?”众人面面相觑,我忍不住跪了下来:“求求大家了!我绝不能让爷爷死得不明不白!”老大爷赶紧把我扶了起来:“你这是干什么呀?易大侠的事我们一定尽心竭力!这样吧,你把知道的事情都说一遍,我们也把知道的都告诉你,看看能不能推断出些什么。”“谢谢大家!”我擦了擦泪水,然后回忆起爷爷和我说过的话————七十年前,武容国大举入侵我国,并在皇都展开了一场轰动世界的屠杀。短短数月,皇都尸横遍野,史称“皇都大屠杀”。爷爷就是那场屠杀的幸存者,当时他只有十岁。据爷爷回忆,屠杀发生的时候他正在家里听着私塾先生的课。一群武容国士兵突然闯了进来,见人就杀。整个房里除了私塾先生都是垂髫的孩子,可士兵没有丝毫怜悯之心,如同狼入羊群。说起那个私塾先生,我仍记得爷爷提到他时湿润的双眼。他说私塾先生平时教课极其严厉,学生稍有不合意的地方就会被他用戒尺打手心。为此孩子们私下都恨死了他,爷爷甚至还咒骂过他“不得好死”。当时的这句气话,让爷爷愧疚了一辈子,他总觉得是自己一语成谶害死了先生————屠杀发生的时候,先生为了保护学生,居然挥舞着那把戒尺和一群手持刺刀的士兵拼命。先生身中数刀倒在了血泊了,却仍然死死地抓住两个士兵的脚踝。直到先生断气,他的手仍然没有松开,那两个士兵把先生的手砍了下来才挣脱。爷爷趁机拼命跑出去,却发现整个庄园都是杀声一片。士兵们如同恶鬼一般,烧杀掠夺无所不用其极。爷爷只是个十岁的孩子,当时就愣在那儿了,甚至连子弹从身边划过都不知道继续逃跑。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爷爷已经被刺倒在地了。士兵们凶残至极,对着已经倒地不起的爷爷又刺了好几刀,刀刀都是致命的要害。但爷爷也是命不该绝,昏迷了几天几夜之后终于获救了。获救的那段往事爷爷没有和我具体说过,似乎有些难言之隐。但我也想过,救援的人不可能只顾着爷爷一个人,而只有爷爷幸存了说明其他人都已经救不活了。据说我们易家原来是个大家族,在整个皇都都是赫赫有名的。也就是武容国屠皇都的时候,易家的人死得差不多了,易家由此一蹶不振。爷爷说易家是树大招风,武容国灭了易家之后甚至就是把我们的庄园当做司令部的。想起本来至少应该是个“富四代”,我总是对武容国咬牙切齿。爷爷却告诫我,一个家族的兴衰荣辱根本算不了什么,真正应该谨记的是整个皇都百姓的惨痛经历,武容国对我们犯下的血海深仇我们要永远引以为戒!后来爷爷虽然幸存下来了,但一夜之间就要自食其力,在那个水深火热的皇都里讨生活。战争的那几年是最艰辛的,虽然武容国没有再发动那种大型的屠杀,但每天仍要面对死亡的威胁。一直熬到战争结束,爷爷已经长成了十八岁的少年。在较为和平的皇都,爷爷凭借读过几年私塾做起了生意。短短几年里就拥有了几个店面,还积累了一笔不小的财富。但爷爷没有用这笔钱去成家立业,而是开了一间武馆。说到这里,爷爷深深地叹了口气,他说小时候就被家里逼着练了些功夫,但是他觉得没什么用就给荒废了。经历过那场战争才让爷爷深刻地体会到,有些功夫防身是多么重要。如果当时皇都人人习武,武容国又怎么可能轻而易举地屠杀掉数十万的百姓?为了防止再发生这种悲剧,爷爷毅然决然地开了间武馆。那个年代,习武本来是要经过正式的拜师,考察过人品和资质才能传授的。而且学费还很高,普通百姓根本负担不起。可爷爷的初衷就是为了百姓,所以但凡人品不差的,爷爷都愿意收为徒弟。而有些人品很好家境很差的徒弟,爷爷甚至还会接济他们。但所谓“坐吃山空”,爷爷这样无偿地开馆收徒,终于在三十岁左右耗尽了自己的积蓄。恰逢那个年代时局动荡,不少帮派出来祸害百姓。百姓生活得苦不堪言,而许多壮丁也纷纷加入帮派,这么一来爷爷就更难立足了。当时风头最盛的帮派叫做“皇会”,以秋风扫叶之势兼并了许多帮派,赫然成为了皇都武林的领袖。皇会是一个叫做顾世的二十四岁少年创立的,而他不叫“帮主”,叫“会长”。皇会里的人也不叫“帮众”,叫“会众”,这应该是西方文化对他的影响。皇会的厉害之处在于,它已经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帮派,而是一个分工明确,职能完善的组织。它不仅有负责四方征战和出谋划策的部门,还有刑罚医疗和神秘莫测的武学培训部门。今天看来,那的的确确是一个跨时代的先进帮会。而皇会能轻松兼并其它帮派,不仅得力于先进的帮会体制,更依赖于皇会里的一个绝世高手——卓炎心。爷爷和我说了一句当时皇都脍炙武林的传言——“天下武功出少林,万世尽归卓炎心”。我不是爷爷这种武林中人,但也能想象的到这是一个什么概念。据说当时只要卓炎心出马,哪怕一个帮派的人同时出手都只有大败而回。到后来,只要见到卓炎心,任何帮派都会乖乖接受兼并。仗着卓炎心的威名,皇会轻轻松松地统一了皇都武林。本来武林统一是一件好事,因为百姓就不会再遭到帮派争斗的牵连。但皇会却利用武林盟主的地位,干起了压榨百姓的勾当,这让爷爷义愤填膺。爷爷怕自己的徒弟遭到牵连,所以立刻关闭了武馆,一个人去找卓炎心说理。万幸的是,爷爷的义正言辞终于打动了卓炎心,并且赢得了顾世的尊敬。而皇会也改变了方针,做起了便民利民的民族企业,这才得以统领了皇都武林近四十年。说完整个故事,我的情绪平复了许多:“我觉得‘真武馆’就是爷爷的那个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