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07:58:49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回到大明当皇帝
  4. 第一章 穿越的少年

第一章 穿越的少年

更新于:2018-03-18 21:01:48 字数:2070

  今天风和日丽,王凯在一间出租屋内无聊着翻看着电脑上的新闻。自从大学毕业之后,王凯已经好久没有正经的干过事了。每天都是无聊的呆在自己的屋内,看着每天的新闻,或者留意一下每天的股市行情。王凯毕业于安徽大学历史专业。大学四年来,他一直单身,现在大学也毕业了,他还是单身一人。父母也一直在催着他找对象,但王凯就是对此无动于衷,一直以袭击还太年轻还想多经历一些世事为理由搪塞父母。王凯还有一个弟弟,今年大四了,也快要毕业了。他们兄弟两个人以前在家的时候每天都会为了一些小事而拌嘴,现在王凯身居外地,有时候还真想念以前和弟弟拌嘴的时光。

  将近中午,吃午饭的时间也快要到了。王凯关掉自己的电脑,向出租屋附近的餐厅吃饭走去。当走出出租屋的时候,他看到街上的一切都是模模糊糊的,“是不是长时间呆在屋里视力变得退化了。”王凯心想。不管那么多,当王凯吃过午饭之后,走在回去的路上突然看到马路中间有一个散发着黝黑光芒的一扇门。他心想当时来的时候还没有这个东西,现在这东西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他迷茫的看着周围的人,发现周围的人好想看不到这有一扇门似的么热切当路人从马路中间走过去的时候竟然没有发生什么异常,就那样直直的穿过去了,好像那扇门根本不存在的一样。

  看到别人来去自如,全无阻挡,那么王凯肯定一定是自己病了。这扇门的出现一定也是自己的幻觉。“天啊,我竟然病了,看来又要去医院了。”王凯平时最讨厌的就是去医院了。就这样王凯认为那道门是自己的幻觉。他熟视无睹,就那样一步步向着那道门走去。随着距离的越来越近,王凯已经可以清晰的看到门的边缘的雕刻了,好像还很古朴的样子。正当王凯惊讶自己的幻觉竟然这么逼真的时候,突然从路的那一边走过来一个人,穿过这扇黝黑的门撞到了王凯的身上,当时王凯被撞了一个四脚朝天。“你这人有病吧?”走过来的那个人说道,“不好好走路,弯腰看什么呢?被我撞到了,算你倒霉!”说完就扬长而去,一句道歉也没有说。王凯什么也没有说,站了起来之后就毫不犹豫的朝着那扇门走去,进入那扇门之后原以为自己会出现在路的另一边,可是当他走了进去之后,前方是黑洞洞的一片,他并没有从门的另一边出现。而王凯正想退回去时,却发现自己已经无路可退,后面还是黑洞洞的一片。他心想这次完了,自己一定病的不轻,不然怎么会什么都看不到。此时只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大海中小舟一般,无依无靠。他下意思的向前走了两步,发现自己还能走路,但周围还是黑乎乎的,黑的安静,就像是一片无尽的死气正在包围着他。“我的天啊,我不会就这样死了吧?这边该不会是黄泉路把?”王凯心里想到,“如果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的话,自己还真是没有福气啊。我还没有尝尽天下的美食呢,怎么可以就这样死了?我还没有施展我的才华呢,怎么就这样死了?我还没有女朋友呢,不能就这样死了啊。。。”想着想着,王凯不知不觉的已经向前走了好远的一段路。走着走着终于看到了前方有点点光芒正在闪烁。这原来是一条有尽头的路啊,我还以为这是一条没有终点的路呢。前方的白光应该就是出口了。这样想着,他不觉加快了脚步。而随着他的脚步的加快,前方的点点光芒也正在逐渐变大变亮。

  当抵达这片光芒之前时,王凯站在那里眺望着白光的另一边,但另一边白茫茫的一片什么也看不到。他就这样呆呆的站在白光处,心里犹豫不决。到底要不要过去呢。万一过去之后不是出口怎么办?要不要原路返回呢?说不定仔细找找的话能找到回去的路呢。然而正当王凯考虑是否进入这片白光一探究竟的时候,这片白光却突然越变越大,越来越亮。最后闪烁着向王凯袭来。蓦然间,他被白光吞没了,然后接着他就失去了意识。

  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少时间,等到王凯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富丽堂皇的宫殿里。“难道这就是阎王殿,好气派啊,一点也不像电影里阴森森的感觉。”这是王凯醒来之后想到的第一件事,他还在认为自己已经死了呢。

  “贤弟,你终于醒了啊。”这是王凯醒来之后听到的第一句话,出自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口中。此男子器宇轩昂,身穿纹龙锦绣袍,一副天下唯我独尊的气势。

  不由分说,王凯第一时间就认为这个人一定大有来头,可是他又称自己为贤弟,难道这里不是阎王殿?!王凯还在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呢。“敢问阁下是谁?”王凯战战兢兢的问道。

  而此时旁边另有一人,尖声呵斥道:“什么阁下?!你应该叫陛下!”尖声男子说完之后又对着身穿纹龙锦绣袍的男子拜了一礼。

  “没有关系!”称王凯为贤弟的男子说道,“贤弟,你是不是伤到脑子,忘记了一些事情?你难道不记得朕了吗?”

  王凯听后露出迷茫的表情,摇了摇头。“陛下,这个我真的不知道。难道你是皇上?”他凭着对陛下这个称呼的认识推断出眼前之人一定是个皇上。

  “对啊,贤弟!朕就是当今皇上朱由校啊!想起来了吗?”自称皇上的人一脸关切的问道。

  “你是朱由校!你不是明朝的皇帝吗?我怎么跑到明朝来了?!”王凯吃惊的自语道。“你刚才称我为贤弟,那么我难道就是。。。朱由检?!!!”

  “贤弟,对啊,你就是朱由检啊,你真的不记得了吗?”皇上说道。

  朱由检?皇帝?到底怎么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