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6-29 01:30:41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流浪,桃花之外
  4. 第一章

第一章

更新于:2017-04-20 19:21:52 字数:2154

字体: 字号:
流浪,桃花之外目录
共6章
  外面下着雨,屋檐上的鲤鱼嘴吐出一条银色的水流,哗哗地落地。

  我和蓝升在屋子里吃西瓜,他说,夏天里听着雨声啃西瓜颇有诗意。

  “很多时候,男人的拳头往往比那些狗屁道理更管事...”这个三十多岁的汉子吃相很文雅,一口一口细嚼慢咽,但是他边吃边吐西瓜子,噗嗤噗嗤的,将他的形象推向两个字,“粗鲁”。

  地上已经布满了了黑色的小籽,这个西瓜的籽儿真多。蓝升说,这世上,吃葡萄不吐葡萄皮的人吃西瓜一定吐西瓜籽,反之,吐葡萄皮的人不吐西瓜籽儿。

  我和他都是属于吐西瓜子的人,而且都不吐葡萄皮,他觉得他的话简直是真理,我则认为他这是扯淡。闲得蛋疼的人最喜欢扯淡。

  “如果可以用拳头解决的事,我选择用拳头,那样最省事...”对于他刚才的那句话我还是蛮赞同的。

  “哈哈,小子,告诉你,”这家伙又吐出一口西瓜子,“一些年前,镇上的几个地痞来我这敲诈烟,我端着猎枪直接冲一个家伙大腿上来了一下,从此再没有哪个敢到我这撒野。”他很是洋洋得意,一颗黑色的瓜子儿粘在他嘴边,他的表情更加生动了。

  “那人瘸了?”

  “没有,猎枪子弹我自己装的,没装钢珠只有铁砂,火药量也小,顶多皮肉伤,我心里有数着呢。不过当时那些小子都吓尿了...”

  我坐在蓝升对面,中间是个小茶几,抬头看他,他吃着西瓜,一脸随意,“子弹你自己装的?”

  “那是...”

  “那猎枪也是你自己做的咯。”事实上,只要一些并不复杂的工具,我也能动手弄一支火药猎枪出来,枪支的结构其实很简单,猎枪这种东西也不需要所谓的精密膛线。

  “嗯。”他大大方方地承认。

  “这点事足够你吃很久皇粮了,你是在中国...”我看着他眼睛。

  “嗯,政府禁枪,我差不多可以把牢坐穿了。”

  “你好像一点都不担心呐。”

  “切,这都老久以前的破事了,我现在不好好的在这吃西瓜么,”他撇撇嘴,“小子,你要知道,再严格的法律都是要人来实施的...‘

  我知道他的意思,撇撇嘴,继续啃西瓜。

  雨没有停,这一点都不像是夏天的雨该有的样子,雨不大,却没完没了。

  房檐上的鲤鱼嘴中水线一泻千里,“啪啦啪啦”,轻松地将雨打在街道和瓦片的声音掩盖。可见蓝升所谓“雨声里啃西瓜”的诗意也是扯淡。我不知道他从哪学来的“诗意”这么个有诗意的词。

  我来到这个小镇第三天了,这雨也下了三天,从我来的时候开始下的,蓝升打趣说这是老天在帮我洗尘,这家伙说我刚踏进他门口的时候,我一抖身就可以让这座镇子发生雾霾。然后我告诉他火车里的尘土可以孕育第二个黄土高坡。

  两天前,东去的列车停在小镇的站台,我实在搞不懂这个地方有什么设站的必要。

  我的终点站不在这儿,但我还是下车了。我一直不在乎目的地。

  嗯,我是个流浪者,就是满世界到处跑且不务正业放荡不羁的那种。流浪是一种情怀,

  是我安放青春和岁月的河。

  中途下车似乎是一种习惯了,我极少能够将搭乘的车坐到终点。

  一次从甘肃进藏,我又在中途下车了,然后在雄浑壮阔的青藏高原徒步了两天,简直是自虐,上百公里没有看到一户人家。还好,在死神请我喝茶之前一户朝拜的牧民经过,当时就觉得一定是佛在保佑我。以前藏区居民去朝拜都是匍匐而行,现在的朝拜者竟然开着皮卡,佛也开始接触高科技了。

  刚下火车,天便开始阴沉沉。

  走进小镇,雨啪啪地落了下来,这一次老天连招呼都不打。

  我将背包举起放到头上,头发淋雨可不是件有趣的事。自从一年前在襄阳,我将那把蓝色格子伞送给一个在雨中唱歌的男孩后,我就没有伞了。那男孩跟我说了句谢谢,声音很小,我觉得他唱得挺好,但他弹吉他绝对是噪音。他举着我给的伞,一只手可弹不了吉他,清唱,可能他赚的钱会更多一点。

  街上的行人很少,马路两旁没有绿化树。

  我钻到一个屋檐底下,是一家店铺,我瞄了一眼上面的广告牌,“来一下杂货店”。起这店面的人简直是个天才。

  店铺的门虚掩着,南边来的风将门吹得轻轻晃动,我推门而入,打算弄点东西来填饱肚子。

  “欢迎光临。”

  我抬头,一个人坐在屋子中间,他手上还有一本书。我当时想冲过去揍这家伙一拳。屋子里很暗,他竟然穿着长衫,什么年代了,他以为自己是孔乙己呢。最重要的是,这样突然的招呼有点渗人,还是一个民国佬。

  我对他挤出一个笑,拿了几个面包,再抓了几根香肠,这个破店连牛肉干都没有。

  撕开一个面包的包装袋,大口吞咽,我将其余的东西塞进我身旁的帆布包,“老板,多少钱。”

  那长衫男把书放在小茶几上,抬头看我,一脸春风,“恭喜,你是小店今天的第九位顾客,幸运之人,这次东西免费。”

  这是个有趣的人,我一直喜欢那些有趣的人,像铁匠、守陵人、青旅掌柜之类的。有趣的人身上有有趣的故事,在很多时候,我乐意听他们的故事,这样,一路的荒芜岁月才不会太过无聊。我是个说故事和听故事的人。

  这会儿看他的长衫都顺眼多了。我觉得我应该在这住下,有趣的人可遇不可求。

  很快,我们便商量好了。确定我将在这住上一阵子后,他起身了,将我背包里的面包和香肠发出来重新摆在柜台里。我想起他刚才所说的“幸运顾客”,直接比了个中指,我敢肯定要是我拿的东西超过一百块,所谓幸运绝对会去见鬼。

  他对我的中指视而不见,指着我手里还剩下的半个面包,“吃啊,吃完,好公民,杜绝浪费。”....也许.....高估他了,最多五十块。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流浪,桃花之外目录
共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