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3 08:57:30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空间利刃
  4. 第一章 布莱克纳斯血色

第一章 布莱克纳斯血色

更新于:2018-03-17 15:26:23 字数:3257

字体: 字号:
  “哈利,哈利,快过来看看我发现了什么?”一个十四岁,身体瘦弱的男孩站在恶臭滔天,垃圾如山的垃圾场内,右手拿着一块长满绿毛的香肠,向着远处一只同样瘦弱脏兮兮的大黄笨狗嬉笑呼喊着。

  “汪!汪!”黄狗听到瘦男孩的呼喊,抬起头来叫了两声,飞快的从远处向瘦男孩跑了过来。

  “砰!”一声爆鸣从距离黄狗和痩男孩二十多米远处响起,黄狗在男孩的注视下随着响声倒地,头部左侧出现一个圆形伤口,直接贯穿脑部,脑袋右侧出现一个爆破的创口。鲜红的血从头部一洞一坑向外涌出,涌出的血液中夹杂着白色脑浆。黄狗创口飞溅出的血肉呈伞形散落在距离黄狗头部一米的垃圾山上。

  “哈利!”瘦男孩撕心裂肺的喊着黄狗的名字,向黄狗跑去。脚被高低不平、软硬不一的垃圾磕磕绊绊,男孩跌倒了,爬起来继续向黄狗跑去。

  一个燃烧了一半的烟从空气中穿过,向垃圾上掉落,一缕轻烟螺旋着的轨迹呈现在空气中,慢慢向四周消散。

  一个身材魁梧身穿迷彩服的壮汉扇了扇嘴边还停留的袅袅青烟,转头对身边举着重型枪械的帅哥说道:“唐哥,为什么不再来一枪把小崽子一起崩了,您可是好久没有练手了。”

  壮汉身边口称黄哥的男子将枪丢在车上,对壮汉说道:“别多事,今晚有行动,带你出来散散心,缓和下压力,晚上的时候给我好好干。”说着打开车门,登上旁边的汽车。

  远处传来瘦男孩痛苦的呜咽声。

  瘦男孩右手轻柔的捧着黄狗的头部坐在地上,左手握紧拳头不断理顺黄狗身上的长毛。黄狗头部流出的鲜血和白色的血浆粘在瘦男孩的右手上,顺着手掌形成血流向下淌去,滴在男孩腿上形成一滩血渍。

  瘦男孩不断的摇晃着黄狗,血液一涌一涌的从伤口淌出来,瘦男孩更加伤心。脑海中不断闪现和黄狗从相遇到一起生活的快乐时光。

  壮汉临上车前看了一眼瘦男孩,一边上车一边说道:“真他嘛逗,这小崽子给狗哭丧。唐哥,您真够残忍了,不让他们团聚团聚。哈哈!”

  唐哥坐在车上看了一眼瘦男孩,不满意壮汉磨磨蹭蹭,手掌重重的拍在汽车方向盘中间的喇叭按钮上。汽车喇叭发出刺耳的“哔,哔!”的声音。

  壮汉快速上车,向黄哥陪笑表示自己的歉意。

  远处瘦男孩被喇叭惊醒,愤怒的看向正在慢慢启动,快速加速消失的汽车。

  沉睡在脑海的记忆因为汽车刺耳的喇叭声和精神和情感深度打击而苏醒,眼神带着坚毅,并充满血丝的呢喃道:“哈利,你死了,被杀了,被人用枪爆头了,现在你在路上了,会很寂寞的,没人陪你。”瘦男孩越说越难受,眼睛渐渐湿润,黄豆大的泪水在大大的眼睛中打着圈从眼睛的两侧逃离出来,掉落在瘦男孩的身上,和血液混合在一起,将血液冲淡,露出黄狗脑浆的白色。

  突然一道阴冷的声音在空气中飘起,“放心,有人会下去和你一起玩的,你不会孤独的。”

  狂风在天空中撒欢似的肆虐着周围的一切阻挡行进的障碍。

  庆锋市的最后一片棚户区,家家门窗紧闭,以此减少狂风对屋子内部的冲击。即使这样,单薄的彩钢瓦在狂风中颤抖的相互碰撞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

  住在这里的人被习惯这种生活。

  这里是庆锋市最贫穷的区域,里面住的人员复杂,因为简易的房子和廉价的房租,非常受一些来庆锋市讨生活的外地人喜欢,在这个季节是棚户区最难受的一段时间。

  高温和狂风使棚户区住户出行和生活十分不便。时时刻刻担心周围房屋上的某些零件随风飘舞,如果看到这种舞蹈,你就倒霉吧。

  “布莱克纳斯,记住你是布莱克纳斯,一个荣耀的名字,是我们帝国最后的希望。荣耀不会因为太阳落山而消失,只会焕发更绚丽的光辉。这是我们帝国覆灭的祸根,你带上它,记住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和他融合。它已经让帝国失去了上万精英。”棚户区内的一个矮小的屋子外的煤棚中,瘦男孩右手把玩着一颗墨黑晶体,脑海中闪现逃离帝国前,帝国元首,布莱克纳斯父亲对他最后的话。

  那时布莱克纳斯七岁。

  布莱克纳斯来到地球已经三年了,另外四年完全在飞船的逃生舱度过。

  狭小的空间,寂寞的生活导致布莱克纳斯非常孤独,差点失去了语言的能力,渐渐养成了沉默寡语的习惯。

  逃生舱在进入地球大气层后,大气层不断冲击着下落的逃生舱,冲击导致逃生舱内温度不断升高,最后威胁到舱内布莱克纳斯的生命,是紧握在左手中的墨黑晶体扩散出迷茫黑光,吞噬了高温和逃生舱,隔离了所有能够伤害到布莱克纳斯的危险,救了布莱克纳斯一命。高速的撞击虽然被迷茫黑光减缓到最低程度,但冲击导致布莱克纳斯失忆。

  自从失忆,布莱克纳斯从黑光冲击地面形成的大坑中走出来,过着乞讨的生活,有一顿没一顿,唯一身外之物就是时刻握在左手中的墨黑晶体。三年中布莱克纳斯从来没有张开自己的左手,以至于今天记忆苏醒后,左手因为长期筋挛不能自己张开。布莱克纳斯忍着剧痛生生用右手一点一点将左手掰开一丝缝隙,墨黑晶体才得以重见天日。

  哈利,是农村很普通的笨狗,在布莱克纳斯在农村乞讨时碰到的野狗,从见面时夺食怒目相视,到最后相依为命、形影不离,一直跟随布莱克纳斯来到城市,游走在街头、小巷,布莱克纳斯与哈利成了一对亲密的伙伴,相依为命。

  “哈利,哈利,哈利!”布莱克纳斯嘴中不断念叨着黄狗的名字。右手举着墨黑晶体,看着墨黑晶体,布莱克纳斯面露凶狠的一边将墨黑晶体向自己的眉心按去,一边呢喃说道:“我说过,要有人去下面陪你的,为了帝国的荣耀!”

  墨黑晶体接触到布莱克纳斯的眉心,又被布莱克纳斯的右手狠狠的向里面按下去,墨黑晶体刺破布莱克纳斯的眉心,血液从破口处流出,粘到墨黑晶体上,竟然被墨黑晶体吸收了,不断流出不断消失。

  布莱克纳斯发出疼痛的尖叫声,生生的将墨黑晶体按进眉心肉中,随着墨黑晶体吞噬血液,并接触眉心皮肤血液,凡是和墨黑晶体接触的皮肤、血液也开始被吸收,慢慢的墨黑晶体接触到了骨头,嗖的一下融入的骨头之中,消失不见,只流出一个没有血肉,并慢慢渗透出血丝的肉坑,肉坑中心能够看到布莱克纳斯的眉心头骨。

  布莱克纳斯被剧烈疼痛折腾的不断在煤棚狭小的空间内翻来覆去,双头不断捂着头部,好像有什么在脑袋里面,又用手使劲的猛击自己的脑袋。

  鲜血随着剧烈的运动,不断从眉心的伤口流出,与地上的煤泥磕碰混杂在一起在眉心形成一块污浊的脏东西。

  布莱克纳斯最后乏力的蜷伏在地上不断抽搐,身体皮肤毛孔开始大量渗出血点,慢慢的形成血汗,流淌出来。

  外面的天黑了下来,狂风更加肆虐。

  居住在棚户区的居民不再出门,而是在屋子里点燃炉火,开始做晚饭。偶尔还能听到屋内传来轻声细语。

  简单的一顿晚餐带走了一天的疲劳和对狂风的恼火。

  煤棚中的布莱克纳斯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血液打湿,紧闭的双目还有眉心上的赃物还能看出刚刚的痛苦和挣扎的剧烈程度。

  漆黑的空间中,看不到任何东西,布莱克纳斯的意识缓缓苏醒,努力的睁开双眼,看不到任何东西,并且看不到自己,如果不是身体还有触觉,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存在,布莱克纳斯都怀疑自己是否已经和哈利见面了。

  伸开手臂向四周摸去,碰不到任何东西,用脚向四周探去,也碰不到任何东西,甚至做了一个蹲下的动作,并用脚向下探去,还是碰不到任何东西。

  “年轻人,不要再做试探了。”一个声音在布莱克纳斯的脑中响起。

  布莱克纳斯惊恐的问道:“谁,谁在和我说话。”

  “…”四周一片寂静,没有人回答。

  “有人在么?刚刚谁在说话?”布莱克纳斯更加惊恐继续问道。

  “我想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因为这里只有你一个人。”又是那个声音在布莱克纳斯脑中响起。

  “那你又是什么?”布莱克纳斯听到回答放下心来问道。

  脑中声音又响起:“我是这里的管理者。”

  “管理者?你在那里,能让我见见么?我怎么看不到你?”布莱克纳斯疑问道。

  “你看不到我的,因为在这里没有光。什么都没有。”管理者回答道。

  “你如果想看到我,需要有光,因为这里什么都没有,所以你看不到我。也感觉不到我的存在,因为我没有躯体。”管理者继续答道。

  布莱克纳斯疑惑道:“世界上还有没有光,没有任何没有的地方么?”

  管理者好像跟不上布莱克纳斯的思路并没有继续回答。

  新书求收藏,求推荐。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