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4-25 05:14:0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异界猩红触手
  4. 第一章:腥红之母

第一章:腥红之母

更新于:2017-04-21 11:14:22 字数:4515

  艾伦大陆,北西南比邻着人类建立的国家,而东部那广袤的亚拉斯丛林确是魔兽的天堂。

  如同亚马逊热带雨林一般,一条延绵的河流自东向西南贯穿了整片丛林,一直流入西南面的绝望海洋。当人们乘坐地精飞艇有幸经过亚拉斯丛林的中心的时候,从白色的云海笔直望下,你会发现这里生长着各式各样的猩红色植物,这里的花,艳的在滴血。

  如果仅仅只是这些,那它还不值得我们一提,古老的洛丹帝国有这样一个传说,曾经有一队大陆上顶级的佣兵团来到那儿冒险,可是经过了数十年的变迁,他们的妻儿始终只能在村口徘徊,望着远方那还未归家的父亲。

  而我们唯一可以知道的是这片神秘的猩红色区域,连一只魔兽都没有!

  像往年一样,这年的春天,亚拉斯丛林下起了犀利的大暴雨。这里有时也会因为雷电的缘故引发森林火灾,不过这对这片广袤的丛林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可是这场暴雨却带给了这个世界不一样的改变。

  只听见,“劈啪”一道紫色雷电狠狠劈在了丛林里最高的一棵树上,可是刚刚引发的大火转眼又被暴雨熄灭了。

  但黑色的浓烟没有消退迹象,把画面调转过去,原来那儿有一辆货车牢牢卡在了树上,这辆卡车似乎和普通的卡车不太一样,他的喷漆上明明标着“Z国科技院”的字样。

  “这里是什么地方?”眼前朦胧的一片绿色,江天揉揉撞在方向盘上的发疼额头,他努力睁开模糊的双眼。

  接着,江天转过身去试着推开车门,想跑出去求救,可是一动不动,江天往外头一看,原来有树枝挡着。

  树枝?公路上怎么会有树枝呢?他正疑惑着,他又拿着钥匙启动车子,“轰轰轰”突然一阵摇晃,货车险些随着树叶上的雨水的摔了下去。幸运的是,车门终于打开了,而他也明白了他已经不在地球上。

  因为他看见一只不知名怪兽的黑影窜进了满是雨水的草丛。江天默默祈祷,希望那只虎视眈眈的怪物不会爬树。他今天还是头一次上班,在今早上装上货后,还没开车,天竟下起了暴雨,没办法,为了生存,他只能冒险出差了。

  可惜天不饶人,祸不单行。上天好像在故意作弄他,一道闪电就把他劈到了这个鬼地方。

  说来也可惜,本来江天也是个高材生,凭他的本事要进科学院完全是可行的。只可惜他因为看不惯院长儿子的蛮横,得罪了他,不得已改行做了货车司机,如果当初他对院长儿子阿谀奉承一点,那么今天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连夜的雨已经停了,江天在司机座上度过了第一晚。等到中午的阳光把树端晒干了,江天小心翼翼的爬在树枝上,他要打开货车,进去里面看看有什么东西可以吃。

  他已经饿了一整天,反正不吃饭是死,被野兽杀死也是死,干脆做个饱死鬼。

  心下想着,他打开货仓,里面乌暗的一片,整齐排放着一排大大小小的箱子。

  看清情况,江天进去里面后,马上关上仓门,他可不想被一些蛇类偷袭。

  这下终于可以安心的拆开箱子了,他拿出了一支手电筒,手电筒原本就是货车上都配备好的,现在既然身处异界,回去的希望更是渺茫,他也不顾管理条例上的规定,随意拆开了第一个箱子,倒出里面的木屑。咦,是一架显微镜,而且还是最新款式的那种,难怪那么沉重。

  不过那东西也不能吃啊。所以,他又拿了第二个箱子,这个箱子有点特别,拆开包装里面居然是一个古老的盒子,透着盒子,江天竟闻到一股异常香甜味道,江天止不住的吞了口口水,他再看看箱子,上面俨然写着“重要机密”四个大字。

  江天一看不由好奇,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还写上了这四个字,还有军队少将的签名。

  如果江天猜的没错的话,这个盒子,需要像魔方一样转动到一种程度才能打开。这一下子他来了兴趣,要知道,以前他可是魔方比赛里的高手,现在对付它,还不是绰绰有余。

  五分钟,江天仅仅用了五分钟就把盒子上的条纹连接到了一起,可是这个盒子还是打不开。

  怎么办呢,江天突然想到了一个古怪的注意,把它弄乱。弄乱比要弄整齐更麻烦,这一次花的时间竟是上次三倍多,也就是整整十五分钟啊。

  不过还好,这回这个盒子终于可以打开了,江天把顶上的盖子取下。里面躺着一颗猩红色的果子,像火龙果,又像菠萝。等等,这颗果子好像在哪里见过。

  江天努力寻找脑海中的记忆,他在科技院里看过这颗果子,但说不上它叫什么名字,虽然如此,他可没小看它,他知道世界各地的科学家都为它抢破了头,没想到科学院居然会用这种方法让它偷渡过来,可惜科技院天算不如人算算错了一步,这颗果子现在落到了江天的手里。

  拿在手上,江天总有一种想马上吃掉它的感觉。可是江天不敢冒险,事反常态必有妖,他生怕吃出了问题。

  找食物的工作还是要继续的,江天把果子放到一边,继续拆开其他箱子,丢出里面的细木屑和泡沫垫。

  合金器材、不知名白色矿石、一把锋利无比的古老银色匕首,除此之外还有若干不知名植物的种子。

  没有吃的,是没有吃的。就算有,也只有那颗长相怪异的果子,这种看起来能吃的东西,江天却不敢吃,这是多么的痛苦一件事啊。

  “咕噜噜”江天的肚子闹着别扭,江天心里一发狠,死就死啦。

  洁白的牙齿咬在那颗猩红色果子上。真甜,味道还可以,但有点怪。就像品尝食物的美食家,江天斯文地又咬了一口,突然他感到一颗坚硬的异物堵在了喉咙,江天吓了一跳,他狠狠一咳,吐在手心里,原来是一颗种子啊。江天抚着胸脯,心脏扑通扑通跳着。

  接着,他把种子塞进口袋,把剩下的果子吃了个干净。等他正准备会司机座上的时候,他的脑袋突然一阵发昏发沉,好像有无数颗星星在围着他打转,不多时,江天如愿昏倒在木屑堆里。

  第二天天一大早,江天从货车里苏醒了过来,摇晃着沉重的脑袋,江天恢复了清明,他打开了仓门,阳光射了进来,是那么的刺眼。“我还没死,真是太好了。”

  等下,江天似乎发现了身体的变化。他的大脑里似乎存在着一个空间,空间里生长着一簇密密麻麻,看着就让人发寒的猩红色孢子,而周围却是一眼摸不到边黑暗。孢子的生长速度很快,转眼间,它就生长成一支支布满孢子团的植株,等到这支植株枯萎死去的时候,那些孢子再次散落在灰色的泥土上,如此重复循环生长着。

  如果不是等这些孢子从原本一篮球多增值到了现在一足球场大小才停下的话,江天甚至还怀疑它们是不是能永远繁殖下去。

  不对,它们还要生长,平静没有持续多久,猩红色的袍子纷纷向灰色的土地上扎根,它们吐出嫩芽,像最中间靠拢着,直到一颗猩红色的巨树毅立在整个空间的时候,这座空间终于回归平静。而江天,他在巨树长成的一刻惊奇的发现了这颗树的来历,这棵树名为腥红之母,他吃的果子正是腥红之母的心脏!当然最重要的不是这些,而是他可以将腥红之母繁殖出的孢子栽种在土地里,让它们变异成为食人植物。

  当然,腥红之母的作用还不光是如此,它还改变江天的体质,现在,江天的身体就像植物一样即使被砍断了手脚也可以在不久之后长出来,超强的自愈能力和召唤食人植物的力量,江天总算有了生存的依仗,当天晚上他兴奋的睡不着觉。

  “只可惜腥红之母的产量太低,没有刚出现的时候那么变态,一天仅仅只有几颗孢子。”江天叹着气,毕竟他也知道,那种违反生长规律的事情不可能发生。

  江天拨弄着黑色的泥土,挖了一个坑,将孢子埋在因为大雨潮湿泥泞的土地里。孢子生长的速度很慢,大概发育成熟也需要一个星期的功夫。

  江天没有兴趣去等待,他还要想个办法把货车弄下来。不然一直住在树上,等哪天下雨树枝打滑,那就有着他好受了。

  废了很久的功夫江天终于把一颗树砍倒了,不过他也因为太过急性子的关系,树在落地的时候把货仓砸扁了,这引起了很大的动静,还好江天现在有超强的自愈能力和体内剧毒的保护,不然他打死也不敢下来。

  砸扁的的货仓也许可以做个遮雨篷,这热带雨林的生活并不好过,时而下雨的,而且地上的那些不知名昆虫,也是很惹人讨厌。这不,才没多久的功夫,江天就惹上了一种在当地名为魔鬼虫的吸血虫子,这种虫子身体本来是白色的,一旦吸足了鲜血身体就会变得肥硕通红。现在想起来,江天依旧觉得他的能让密集恐惧症患者发狂的孢子可爱多了。

  说做就做,江天拿着匕首切割用来固定货仓的匕首,这把匕首锋利无比,连金属都能够切割,怪不得要运到科技院研究。早知道再砍树时候他就应该马上使用它,而不是用工具箱里的锯子在哪里一点一点的磨。

  本来要住处的话,呆在司机座上就可以了,可惜啊!那颗该死的树连司机座也没放过,把砸的凹陷了下去,这下空间又显得不够了。处理完货仓的事情,江天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腥红之母仅仅只是进化了江天的自愈能力,而他的力量依旧只是普通人水平,他依然搬不动货仓。或许他觉得他该寻找一个比较开旷的地方,夜晚的丛林里对他来说根本就是地狱。最好趁着现在还是白昼,赶快把事情解决了。

  货车在丛林里可不好行驶,一路的颠簸让江天腰酸背痛,尤其现在货车还凹了下去,最好把顶棚去掉的好。可是又怕那些该死的虫子有缠到身上,想想还是算了。货车一直开到黑夜才停下,丛林里的树多,每次被挡住,江天都要下来砍掉那棵树,这样子实在太过劳累。

  这天,他睡得很安稳,也许从来没有那么安稳过。

  好了,今天一定会找到的。江天睡醒之后就马上起来砍树了。如果我学的地理不是骗小孩子的话,土质发干发黄的地方附近一定有一片空地。江天半蹲在地上,手里啜着黄土。

  他兴奋地的开着车,这一路走的很惊险,至少他知道死在他手上的丛林猛兽不知道有多少了。其实那些猛兽的实力都很强,只可惜江天手上有把削铁如泥的匕首,几乎只是在扑上来的时候,都是以伤换伤,但是猛兽是一刀捅死,而江天的伤只在几分钟后恢复了。

  这些猛兽的肉一点也不好吃,江天敢打赌,即使是地球上那些大厨级别的来烤这肉,也不会比他强上多少。

  素食动物的肉倒是挺好吃的,可惜的是它们跑的太快,尤其是在丛林里面几乎是它们的天下。江天想啊,这些素食动物恐怕也只有森林里那些行动迅速的狼型猛兽能够捕获吧,还好那些狼虽然跑的过江天却要主动送死,要不是它们太贪婪放着嘴里的鹿肉不吃,还要跑过来攻击江天,江天也不会白白捡到大便宜,这够他吃好一阵子了。这些天他每天吃着恶心的孢子已经快吐了,现在终于有机会改善伙食。“还剩下这些了,先省着点吃吧。”江天那这货舱里用来包装的包装袋把带血的鹿肉都装了进去。

  车子开到不远处,江天就看见一座峡谷,那是一座马蹄形的峡谷,里面长满了茂密的荆棘,不过这并不妨碍江天,他带了打火机,本来这些不易燃的荆棘在汽油的加持下烧起了熊熊的火焰,“是仙人掌吗?为什么是这种味道?”空气中弥漫着古怪的烧焦味。

  刺鼻的汽油可不好闻,江天把口袋里满满的孢子一股脑儿全洒在了出口,他本来还想在里面种些果树,不过可能没孢子长得快,普通孢子的生长周期在一个星期左右,而普通绿色植物却要几年,想想还是先把孢子种满了保护自己在说吧。

  说来也奇怪,这里的猛兽居然都会使用魔法,还好那几只狼的风刃没刀子锋利施放速度也够慢,要不然,江天可受不了。毕竟他的自愈能力,还没那么变态。

  大火很快在大雨下熄灭,江天慢慢的把货车开了进去。明天早上啊,江天决定制造一些木钉,用来固定一顶帐篷,至于材料吗。把货仓的铁一块一块切成铁板就好搬运。这样他就有了稳定的居所了,不过他知道这要花很多时间,但是在丛林里最不值钱的也是时间。

  可怜这偌大的丛林里只有他一个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