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7:26:2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傲世血圣
  4. 第二章 智慧印

第二章 智慧印

更新于:2018-03-17 12:01:53 字数:3087

  “阿弥你个陀佛,小爷头好疼啊!”周正捂着脑袋,一阵揉搓。他依稀记得老和尚临终前,说过一段话,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少主,您醒了?”侍女听到声音惊醒了,惊慌的看着他。“您没事吧!我去找长老给您看看。”

  “梦洁,不用去了。”周正站起身,走到镜子前,抚了抚刘海,眉心中间出现一个拇指大的“佛”字,撒发着淡淡金光。若不注意,很难发现。

  他脸色有些难看,昨晚发生一切都是真的。冷冷问道:“大长老把我送回寝室的?”

  “不是,是宗主把你送来的。”梦洁诧异看着他,不知道少主为什么提那个阴森的老家伙。

  梦洁是宗主收养的孤儿,懂事起就作为侍女陪在周正身边。今年已经十三岁,相貌清秀,很是乖巧伶俐。可让人无语的是,从小长在魔宗,却很是单纯。

  “阿弥你个陀佛,看来小爷不能再过度保护她了。”周正神色担忧,什么事情都写在脸上,很容易招人算计。自己无事还好,可如今被该死老和尚下了封印,前途堪忧啊!

  “少主,宗主吩咐如果您醒了,就去正殿见他。”梦洁有些担心说道。

  “好,我这就去见父亲,你也跟我一起去吧!”周正握住梦洁的手,入手温润,忍不住用了捏了捏。

  “少主。”梦洁低下头,俏丽的脸上浮起一抹红晕。

  周正尬尴咳嗽一声,牵着她的手。穿越层层叠叠,迷宫一般的宫殿。一路上,听到很多人对他指指点点,不是传来几声诡异阴笑。

  周正摸了摸眉心的佛字,闪过一丝担忧。

  到达正殿门外,松开拉着的手。“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来。”

  “少主,您要小心。”梦洁单纯却并不傻,明显察觉周围气氛不对,平常这些弟子看到少主走过,不是巴结,拍马屁,就是有多远,躲多远,生怕找他们麻烦。

  “放心吧!我是血魔宗少宗主,没有人敢对我不利。”周正摸了摸她的头,大踏步走向殿内。

  他已经彻底放开了,该来的躲也躲不掉,索性直接面对。男儿当勇往直前,畏畏缩缩成何体统。

  体内血气像是受到感染,疯狂涌动,天地元气顺着天灵盖灌入体内,血气一转便被炼化。轰隆隆闷响传出体外,犹如打鼓。练气二重的瓶颈出现几道裂口,似乎随时都能突破。

  “阿弥你个陀佛,这也行?”周正没想到心境竟然也会影响功法,脚下一顿,随即加快脚步,踏入正殿。

  父亲周猛魁梧身躯,端坐首位,宛如一座山,霸道气息充斥大殿。左右两侧,一位位长老盘坐在蒲团上,大长老赫然在此。

  下面门派执事,精英以上的弟子神色肃穆的站立两侧。

  周正眉头微皱,尽管心中有了准备,还是被这阵仗惊了一下。:“宗主,你找我有何事?”

  “大胆周正,门派议政,竟然叫父亲,毫无礼仪尊卑,罪该,额?你怎么没叫父亲?”那精英弟子猛然反应过来,神色憋的通红。

  周正神色嘲讽看向武冲霄,没想到对方这么迫不及待蹦了出来,嘴里无声说了几个字。:“管好你的狗,别乱咬人。”

  武冲霄唰的一下变得铁青,狠狠看了一眼那精英弟子。:“废物。”

  “来了?没想到你这么快就醒了。”周猛脸上喜悦之色一闪而逝,随即沉声问道:“昨天怎么回事?说说吧!”

  “宗主,我看此事就不必说了,我们开始正事吧!”大长老睁开双眼,面无表情说道。:“来人,上血奴。”

  两名弟子带着三位衣衫破烂,脸色却无比红润中年人走进大殿。:“启禀宗主,血奴带到。”

  “嗯,你们退下吧!”周猛挥挥手,扫了一眼旁边的大长老。“正儿,开始修炼吧!”

  三位中年人神色一变,又恢复了正常。对眼前情况他们早就已经无比熟悉,唯一惊讶是少宗主竟然要用他们这种中级货色修炼。。

  血魔宗除了开派祖师,无人能修习血魔经。第二代祖师天纵奇才,根据血魔经创出一套血魔诀,虽比不上血魔经,却也是绝顶功法。

  由于功法修炼需要吸纳别人血液,以致无数人死亡,惨遭正邪两道围攻,险些灭门。从此以后门内开始圈养血奴,下级血奴血液品质不好,大都是一次性使用。中级血奴却好得多,除了不能走动,每次被吸血后,都会饮用大量补品。

  上品血奴待遇比普通弟子都要好,不仅可以服用大量补品,还可以修炼。一旦天资不错,甚至可以加入宗门。

  因此有不少活不下去的人,自愿加入宗门,成为血奴。还有的为了生活,将子女送进门派,血魔宗按照血奴品质,赠送家人不同分量的东西。

  在这之上还有极品血奴,这种的待遇和核心弟子差不多,专门供给宗主,太上长老和相当有潜力的弟子修炼。

  周正就有一个,那就是梦洁。只是他的功法可以不吸纳血液就能修炼,只是速度慢一点。所以,他从没有用梦洁血液修炼过,对这个单纯却又忠心耿耿的侍女。饶是他心狠手辣,也舍不得伤害。

  有时为了加速修炼,会用一些上品血奴,或者父亲的血奴修炼。反正修为到了他们那种境界,极品血奴效用也不多,除非是传说中的圣品或者神品血奴,才有巨大帮助。

  武冲霄冷笑一声,阴阳怪气说道。:“少宗主你在发什么愣?怎么,你是吓傻了,还是根本不会血魔经?”

  “阿弥你个陀佛,你到底想说什么?”周正吹了吹手指,神色玩味看向他。

  武冲霄神色一变,条件反射往后倒退了几步。随即意识到不妥,这里是大殿他不敢动手。

  “周正,大家都在等着,你还在拖延什么?”大长老神色阴沉,目光犹如利剑,划过他的身体。

  “阿弥你个陀佛,没打小的呢,老的就蹦出来了。”周正撇了撇嘴,五指成爪隔空一抓,中年人就被拉到跟前。

  “天道不公,当逆天而行。修士与天争命,夺万物之造化,铸就己身。采万物之气血,练自身之神通。”血魔经功法文字如电闪般从脑海划过,周正体内血气疯狂运转,掌心化成一条黑洞,恐怖吸力传出。

  “啊!”中年人一声嘶吼,鲜红的血液从体表喷涌而出,汇成血线源源不断涌入掌心。

  周正体内血气沸腾,像是闻到腥味的猫,疯狂冲了上去。接触到血液,一触既分,像是不屑。

  周正就要住手,眉心“佛”字陡然发出强烈金光,诵经声响起,光芒愈加璀璨。光芒过处,无数弟子身上冒出青烟,惨呼出声。

  “竟然是智慧印。”二长老满脸错愕,惊呼出声。

  “智慧印?就是少宗主眉心的佛字吗?那是什么东西?”下面弟子一阵窃窃私语,满脸不解。

  “就是那个损己利人,需要牺牲性命完成的绝学?”三长老有些不确定问道。

  “不错。”二长老点了点头,神色怪异说道:“智慧印是佛家至高绝学,用来导人向善。相传被施加的人,不管是是凡人,还是修士都可以增加无穷智慧,修行起来事半功倍。”

  “啊!还有这种好事?为什么那个人不是我,老天不公啊!”下面弟子看向周正的目光,充斥着羡慕,嫉妒,恨。

  “二长老干嘛不说完呢?”大长老阴声说道。:“智慧印对别人是天大幸事,可对我血魔宗弟子,却是祸非福。中了此印,不能对良善之人动手。一身功法,可谓全废了。”

  “原来如此,我就说嘛!天上怎么会掉馅饼。”各位弟子长舒一口气,看向周正的目光充满了同情。

  剧烈疼痛传遍全身,像是无数蚂蚁在撕咬身体,周正忍不住痛苦出声:“啊!”

  他终于记起了老和尚临终前的话,三年内做够一万件好事,否则魂飞湮灭。不得滥杀无辜,若是不听,禁止发动生不如死。再三为恶,痛苦至死。

  “正儿。”周猛猛然站起身,身形一闪,来到近前,抬手就要检查他的身体。

  “住手。”大长老脚下一踏挡在前面,神色阴冷说道:“还没搞清楚他是不是被无量老和尚夺舍,宗主还是不要插手为好。”

  “夺舍之人会运用血魔经吗?让开。”周猛神色凶狠,霸道气势奔涌而出。他已经失去妻子,决不允许独子有任何闪失。

  大长老一阵犹豫,不知是否该动手。若他昨天观察无误,周猛虽胜却收了重创,可今天又不像受伤的样子。再三思索,最后闪身让到一旁。

  周猛淡淡扫了他一眼,低头把脉,良久长舒一口气。:“梦洁,你先带少宗主下去休息。”

  “是。”梦洁小心翼翼抱起周正,走回寝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