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2-19 12:09:10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沙暴之后
  4. 第一章 沙暴

第一章 沙暴

更新于:2019-04-08 12:40:28 字数:3126

字体: 字号:
沙暴之后目录
共1章
  遥远的北方,松软的土地上蚯蚓破土而出,这种无脊椎动物谨遵着祖辈基因里的引导,在初春的大雨过后爬向地表。只不过它们这次冲出地面的时候,触碰到了不同于往日地面的湿软,体壁与地面的摩擦反馈给神经强烈不适的信号。

  “哥你快点,这还有呢,把这些蚯蚓都弄走啊!”玲玲一只小手指着张鹏说到。“你快和我回家吧,这东西不会吃你的仙人掌的,再说了,你非把它种花园里,这东西时候长在沙漠里的!”张鹏抱起了妹妹然后把她双手托过头顶笑着说:“玲玲起飞喽!飞回家吧,哈哈!”

  2015年的4月16日,华国气象局内,局里弥漫着诡异的气氛,几位研究员睁着充满血丝的眼睛盯着屏幕。在全球模拟地图上,布满了沙尘暴的符号正在不停闪烁。“局长,电脑上显示的就是几天后的全球沙暴的范围。”“还用你告诉我,嗯?我没让你给我看结果,我再问你为什么,啊?你能告诉我吗?”

  局里李教授心虚的说道:“张局,这,这风暴起因复杂,一时间很难得出结论。而且我们在北极站的同志说风里有很多类似于沙子的物质,北极刮沙子,这不是见鬼了吗?我们还是赶紧通知各部门准备灾后事宜吧,再不通知就来不及啊!”张局长背过身子,像是思索了好久,迈步走了出去。

  张鹏本来准备下个月再回学校了,已经获得推免研究生资格了的他,准备晚一些时间再回学校,毕竟以后就没了假期,想多陪陪家人。可老师说让他赶紧回去做毕业设计,张鹏只好订了17号晚上的火车票回新浙州。

  “这次回去没事你就别天天瞎玩了,这大学里这么多姑娘你就没看的上的?这事和你说多少遍了,你听没听妈说?”

  “行了行了,妈,我这就走了,您放心吧,到了给你打电话啊”张鹏赶紧说到,拿着包就出了家门。这刚下完雨,怎么又刮起小风来了。张鹏一边走向出租车一边想到。

  2015年4月17日,星期五的下午果然没什么人,张鹏买了些吃的便上了车。果然今天回去的人寥寥无几,除了过道对面一家三口像是出去玩的,其余都是些三三两两的打工人员分散在整个车厢里。王鹏随便看了看觉得无趣,自己玩起了手机。晚上10点多的时候车厢里就没什么声响了,张鹏也迷迷糊的放下了手机。不知道过了多久车里忽然想起了广播:“各位旅客,因特殊情况轨道被破坏。请大家保持安静,等待列车员的指挥后再行动,谢谢合作。”

  车里安静了一分多钟之后,大家开始张望了起来,张鹏掏出了手机看了看时间是18号的凌晨四十分。隔壁座位上的一家三口望着张鹏说到:“小伙子,知道这是到了哪了么?”张鹏摇了摇头说:“阿姨,您先别着急,我们等等吧,一会乘务员就过来告我们情况了。”中年男人也说:“没事,无非就是轨道出问题了呗,等会就好了,反正我们也不着急。"果然几分钟之后,一个乘务员急匆匆的来到了张鹏所在的车厢快速地说到:”非常抱歉,各位旅客,我是本次列车的乘务员,我们现在在去往彭城的路上,但前方一架客机不幸坠毁了,资料显示坠毁地点冲击了我们的轨道,所以我们只能等待了,不过大家不用担心,我们已经联系了彭城里的救援人员了,但是因为人手不够,可能我们要多等几个小时,大家先保持安静啊,我去通知下一节车厢了。”

  这时候一位大爷说到:”哎,乘务员,哪有飞机掉下来啊,我怎么连个声响都听不到?”乘务员不耐烦的说:“大爷,我们距离事故地点还远着呢,得过几座山呢,您就别问了,好好坐着吧。”众人听了之后都是一脸无奈回到了自己座位。不过这下子车厢里再也安静不下来了,“你说这飞机好好地怎么就掉下来了?咱们国家飞机不是一直都很安全吗?”“谁知道啊这下倒好,我也走不了了,真倒霉”一位看起来流里流气穿着红衣的青年说到。隔壁的中年男人看不过去说:“我说这小伙子,出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就想着你自己啊,飞机上这么多人命不比你重要?”“是啊,就你重要,人家命都没了!”大家都瞪着眼看着那红衣男子。“切,一个个还装起圣人来了。”红衣男子嘀咕着回到了座位。

  张鹏观察着周围发生的动静,心里忽然觉得有些不安。回到了座位上,无聊的张鹏看着窗外,忽然发现火车外的月亮似乎变得模糊了起来,通过车窗外的动静,张鹏感觉似乎刮起了大风?

  1个小时前,气象局值班的观察员王伟冲进了局长办公室,“局长根据气象卫星的观测,这风突然速度变得极快,还有几分钟就要到京都了,而且我们在北极的同志都失去联系了,俄国和朝国都没了动静,美洲刚刚给我们发过来数据发来后也没消息了,还有,这风不是从北边刮起来的,怎么办啊?”

  “什么?赶紧启动应急预案,我要出去请示首长。”张局长匆忙地说完推门而去。“哎,局长别出去啊,这风马上就到了,您出去人都到天上了,打电话吧。”听到这里,张局长又叹口气,回到了办公室,王伟急忙迎了上去,张局刚想骂他怎么还不去通知,砰的一声,王伟的脑袋上突然多了一块玻璃,呼呼的风声像抽离生命一样,从破碎的窗户外搜刮着屋子里的空气。张局长愣了一下,大脑急速的充血,瞪大了眼睛看着王伟那让玻璃刺穿的头颅。

  张鹏紧紧盯着这有点变红色的天空,呼啸的风从窗外传来。他正绞尽脑汁回忆他从前学过的地理知识,企图解释这奇怪的一幕。这时候,一家三口中的男人正张着喉咙望着车厢尽头的抽烟室,红衣青年正在吞云吐雾。嘿嘿一笑说到:“我去抽根烟,行吧?老婆?”女人白了他一眼,嗔到:“快去吧,就知道抽!”男子如同得了大赦一样,赶紧起身。

  张鹏看着这叔叔也觉得蛮不好意思的,忽然发现他们的女儿盯着窗外一动不动,他急忙转过身去,眼前已经没有了红色,却突然响起了细小的沙土撞击玻璃和火车皮的声音,几秒钟之后这种声音已经密集到和鼓点一样。混合着沙子的风暴终于来了!

  在彭城外群山环绕,张鹏所乘坐的这趟列车恰好停在了山谷中。风越来越大了,车厢外急促的风声和沙砾的敲打,正如人们心中焦急的催化剂,张鹏看着这一切,想起自己不久前看过的红色天空,暗暗担忧起来。车厢里的人都凑到了窗户旁,观察着外边的情况。张鹏往后退了几步,看着这如同末日的一幕,但这种地方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风,还有这沙子哪来的,怎么这么多,该死,早知道不回学校了。

  风还在不停的吹着,红衣青年似乎被什么呛住了,不停的咳嗽,不过这个时候大家没空理他。背后座位上的老头拍了拍张鹏说:“小伙子,你手机能用吗?我刚刚想给我在彭城的儿子打电话,和他说下情况,手机没信号了,能不能借我用用?”张鹏打开手机屏幕,看了看,无奈地说:大爷我的也没有信号了。”坐在边上的一家三口赶忙拿出手机,看了一下,对张鹏摇摇头说:“我们也没有了,看来是风太大了,等等吧,今天晚上看来是走不了了。”不一会儿乘务员就跑了过来,说到:“大家别慌,我们现在正在呼叫总部,放心,不会有事,别去通风口和抽烟室这些可以通风的地方,都是沙子,现在空调关了,大家尽量安静。”说完这些又跑向了下一节车厢。

  张鹏感受着车厢的晃动,心里越来越不安了,他十分清楚这种车厢的重量,虽然在轨道上,但凭借一般的风力是不足以让这种车厢产生晃动的。果然,随着张鹏重心不断的变化,轰的一声,整个火车被风吹倒了。车厢里此起彼伏的哎呦声,张鹏挣扎着坐起来,发现背后的老大爷被行李架上的行李砸破了脑袋,急忙帮老大爷包扎起来。不顾老大爷的感谢,张鹏转过头看着横过来的车厢底部感受着沙砾的撞击,风越似乎越来大了。

  幸好没有再发生什么状况,车厢里的人都沉默着,等待着这风暴的结束。不知过了多久,风终于停了,头顶的窗户更是透出了阳光。这仿佛是一个信号一样,几个身强马壮的农民工摞起来行李,又敲破了车厢的玻璃,爬出来窗外。这下子大家都如法炮制地爬了出来。大家钻出来的时候都震惊的说不出话来,面对着无穷无尽的沙海,倒塌的树木,让人压抑窒息。最诡异的是,这沙子竟然泛着淡淡的红色!

  (PS:希望大家能给我做个封面,谢谢啦!)

字体: 字号:
沙暴之后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