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10:58:43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关公笔记
  4. 002 穿越有风险,重生需谨慎

002 穿越有风险,重生需谨慎

更新于:2018-03-16 19:51:08 字数:2368

字体: 字号:
  云长二十八年四月初七

  很多事情,我已经不愿意去想。爱情来得快去的也快,就像是抢包子的狗,来的时候凶巴巴的,不管你愿不愿意,走的时候你追也追不上,有时候甚至不敢追。

  和那个大耳长臂的男人处的久了,忽然觉得这个人还有些意思。虽说人是没有我这般英俊潇洒,器宇轩昂(此处省略五千字)但总体上,也算的上个性。他和阉人张翼德,哦,不好意思,我又写错了,是燕人张翼德,两人一个是闷瓜,一个是傻瓜。我看着他们两人喝起酒来,哭的好像找到失散多年的亲兄弟,我不禁有些感动,后来还拜了把子。

  那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张二狗子,可能他算的上我以前唯一的兄弟。小时候我们玩过家家,他总是争着和我演夫妻,有时候还会摸我的JJ,也不知道他跟谁学的,说摸了之后,才会有小孩。

  我当时很害怕,担心自己真的怀上了。现在想想自己真的有点好笑,竟然不知道只有女人摸我的JJ才会怀孕。

  这里我要讲一个憋了多年秘密,那年我遇到的那个洗澡的小女孩,她竟然是没有JJ的……很难想象,一个小女孩发现别人都有,她没有的时候,会多么难受。

  我们三个相识也有近一个月了。那天我又去张老黑那里蹭饭吃。猿猴竟然也在,我指着他笑道:“大哥,你那草鞋,现在都已经是驰名商标了,怎么还到这里还蹭饭?”

  这猴子也不生气,只是叹了口气道:“实不相瞒,我是不缺钱的。我祖上其实是中山靖王之后,因为我爹的爹的爹的爹和当时的皇上因为我的事情而吵架,所以被削了爵位——”

  “等等——”我心中冷笑,以一个猿猴的智商也想唬我?简直是不知死活。“纠正两处,你爹的爹的爹的爹——可以称为你爷爷的爷爷,这样可以不用浪费我晚上写日记的笔墨。第二,你爷爷的爷爷那时候,怎么会因为你的事情吵架?”

  猿猴故作深沉的叹了口气,好像再回忆他的进化历程,良久开口道:“你知道我们从何而来么?”

  张黑子腾地一下窜了出来,大笑两声:“你们两个瓜娃子,这事都不知道,当然是娘生的。”

  “你怎么知道?”我们两人不禁对他另眼相看。

  张黑子神气道:“其实人和鸡鸭一样,都是由母体中形成,然后再蛋壳中孵上几个月,就可以出世了……看你们表情不大相信啊……不信你们摸摸我的手指甲和脚趾甲,这些就是黏在身上褪不掉的蛋壳”

  我恍然大悟,点了点头:“我还以为我真是从南沙河里扒出来的呢……”

  猿猴也是深有感触:“还是这个解释比较合理,不过我娘说,我是她三十年前散在地里的种子,我爹耕耘了好多次,才长出来的。你看我的胳膊——这就是当年我爹从地里往外拔的时候太用力了,发生了弹性形变。”

  我这时候忽然缓过神来,心中暗骂,这猴子还真是精明,一个问题,就把我们带进沟里去了。于是我执迷不悟的问:“这和你爷爷的爷爷和皇帝吵架有什么关系”

  “因为我爷爷的奶奶长的俊俏,皇帝也看上了。但是我爷爷的爷爷风采动人,有几分我的神韵,我爷爷的奶奶自然是神魂颠倒,最后帮我爷爷种了我爷爷的爹爹,我爷爷的爹爹又种下了我爷爷……”

  他乱七八糟的说了一堆,我才明白过来。他的意思是,中山靖王和皇帝的女人私奔了。

  “他真勇敢。”我由衷的叹道。我不禁又想起了桃桃,两行清泪又不自觉的流了下来。如果我有中山靖王一半的勇气,桃桃现在应该正在家里帮我孵蛋吧。

  猿猴见我落泪,鄙夷的看了一眼道:“男子汉大丈夫,血染沙场,泪不沾襟!”

  我怔了片刻,忽然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于是回道:“大哥,你就说吧,你打算怎么干?”

  “革命!”

  我一头雾水的看了一眼张黑子道:“啥叫革命?”

  猿猴道:“革命的意思……就是……穿上皮革去拼命!”

  我不禁佩服他的文采:“大哥真是扫把星下凡,什么都懂——你这词从哪学来的?”

  “那天我回家路上,一个着装怪异的人非拉着我说,他是穿越来的,还说将来我会当皇上。我问他怎么当,他说我要革命。我想了想,觉得有道理。富贵险中求嘛”

  我大惊:“咦……也有一个着装怪异的人告诉我说他是穿越来的,还不停的问我要貂蝉的手机号码,还说什么小乔什么洛神的球球号,鬼知道这小子在说什么东西——什么是穿越?”

  猿猴沉吟半晌,猜测道:“我觉得应该是从越国而来。”

  我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那大哥把那个人留在家里了?”

  “没有,他说我儿子将来会是个傻子,被我一菜刀剁了!”

  我有些惊讶,没想到猿猴竟这么男人,伸出大拇指道:“大哥牛啊!”

  “二弟,你家的那个越国人呢?”

  我回忆了一下道:“他老是找我要什么貂蝉的手机号,我烦的很,随手拿了一块板砖把他拍死了,反正现在管的松,杀个人只要没人看见,一般都没什么事。”

  (看见了么,朋友们,千万不要随便穿越,就算穿越了也不要随便说话,就算说话了,也要懂得入乡随俗,外地人都是受欺负的——当然有个梦想是对的,但是你丫的就不能别老是想当**?)

  张黑子忽然大叫一声,拍着额头道:“哎呀——坏事了。”

  “怎么了?”我和猿猴被吓了一条。

  “你们一说穿越,我想起来了——昨天晚上我这来了一个胖子,也说是穿越的。我觉得他说话挺有意思,和他喝了几坛子酒……后来,我就宰猪去了。”

  猿猴意兴阑珊:“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大哥有所不知,这几天村里面活猪收不上来,已经没有存货了,我还说呢,这人怎么说走就走了,昨儿个晚上,案板上还莫名其妙的多了一头猪……”

  我听出了些端倪,差点吓尿裤子,看了看桌上的酒肉,不可思议道:“你说这猪肉……我说怎么有点酸。”

  猿猴也是一惊,立马用刀割了一块,放在鼻子前面闻了闻,又尝了一口,高兴道:“果然是人肉,幸亏我刚才没吃……”

  我对他这种刻意表现优越感的行为,非常鄙视。不就是人肉吗,吃了就吃了,没吃就没吃。他这样明摆着是在说,刚才那个红脸傻X居然吃了人肉了。

  正在他得意之时,我从容的拿起筷子,又吃了一口那肉,大笑两声:“大丈夫,连猪肉都敢吃,何况是人。”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