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2-05-28 14:38:18
  1. 爱阅小说
  2. 军事
  3. 一世兵王
  4. 第1章 龙牙

第1章 龙牙

更新于:2020-04-18 00:00:54 字数:2030

字体: 字号:

夜幕降临。

叶浩抱着骨灰盒,坐在机场的椅子上一动不动,思绪飘飞。

他本是华夏最突出的兵王,然而前些天在国外执行一项任务时,中了敌人的埋伏。

队友老昆为了救他,用肉体替他挡了子弹,壮烈牺牲。

叶浩红了眼睛,当即带领队伍,违反外交规定,当场全灭敌军三百余人。

事后,叶浩被开除军籍,带着老昆的骨灰离开。

叶浩身边坐着一个身穿黑色吊带裙的年轻女子,她烫着一一头波浪,五官很美,肌肤白皙如玉,裙子下的一双大长美腿正交叠着,那身段和气质格外引人注目。

苏菲双手捧着一本书,一双美眸从书上字里行间流过,但她的眼神会时不时朝身边的那个木头一样的男人看一眼,都坐了快一个小时了,这家伙姿势都没换过,腰不酸吗?

这时,一个身穿黑人男子直接坐在了苏菲身边,毫不避讳的朝苏菲打量着,然后一只漆黑的大手就朝苏菲的腿上有意无意的触碰了过去。

苏菲猛的惊呼一声,扭头惊恐的看向身边的黑人男子,身体侧向了一旁。

黑人男子咧嘴一笑,从口袋里拿出一沓美刀,递到苏菲面前,用生涩的汉语得意道:“美女,交个朋友。你一定会很享受的,我肯定。”

苏菲自然听懂了黑人的意思,她顿时脸色一怒,用纯正的英文喝道:“给老娘滚开,你这个丑陋的家伙。”

黑人男子脸色一变,大手朝苏菲抓过去,狞笑:“我就喜欢你这样火辣的美女。”

苏菲心中一跳摸出了一个小瓶子,朝着黑人的脸部一喷,嗞……

一股辣椒水直接喷到了黑人脸上,有些还飞溅到他的眼睛里,一股火辣刺痛瞬间开始灼烧他的双眼。

“啊,法克,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黑人一手捂住眼睛,嚎叫了起来,苏菲想要趁机赶紧逃离。

黑人男子怒吼一声,一步上前抓住了苏菲的头发,猛地一拽,将苏菲拽到了椅子上。“你敢害我,今天我就弄死你。”

“混蛋,这个家伙简直太猖狂了。”

“哎,一个大美女就被要被猪拱了。”

“可惜啊,这家伙太高大了,不然我真想揍他。”

四周传来了一些男子的低声私语,可惜,他们都是敢怒不敢言。

苏菲慌神了,她没料到这黑人的动作这么快。

她朝叶浩看了过去,见他依旧目视前方,好像什么都没看到一般。

苏菲这急了,朝叶浩低声喊道:“先生,请你救救我。”

“哈哈,别喊了,你们华夏的男人我太了解了,他们天生都是胆小鬼。”黑人半闭着眼睛,得意的在她耳边“提醒”。

这时,叶浩放下了手中的精致木盒子,起身走了过来。

黑人男子一愣,脸色立即变得狰狞,用模糊的视线看着叶浩说道:“小子,我警告你别坏我的好事,否则我会叫你后悔的。”

唰。

叶浩抓住了黑人男子的肩膀,用力往后一扯,直接将黑人拉开,随后将苏菲扶了起来。

黑人男子摔了个趔趄,一脸愤怒站了起来,直接一拳朝叶浩的面门砸了过来,嘴里骂道:“可恶的黄皮人,给我去死。”

叶浩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抬腿一脚,朝着黑人男子腹部踹了过去。他的速度很快,后发先至。

嘭!一声闷响后,四周的人都露出震惊的表情,只见那黑人男子直接倒飞了出去,然后一脸痛苦的蜷缩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了。

“我告诉你,现在的华夏人,是你们永远惹不起的爸爸!”叶浩冲着不远处躺在地上的黑人男子低声喝道。

四周顿时响起了掌声,刚刚他们敢怒不敢言,看到叶浩怒揍黑鬼,仿佛就像是自己出手了一般自豪。

叶浩坐回了椅子上,小心翼翼的端起骨灰盒,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苏菲平复了一下心情,整理了衣裳,走到叶浩面前,然后递出了一张精致的名片,轻声道:“先生,谢谢你出手相救,这是我的名片,可以交个朋友吗?”

“不必了。”叶浩直接拒绝了苏菲,顿时,空气中的味道很尴尬。

苏菲气的一跺脚,咬牙回到了自己的座椅上。

这时,广播通知登机。

三小时后,飞机平稳的降落在了西海机场。

叶浩出了机场走到路旁,他抬头看着天,深吸了一口气:“八年了,终于踏上了家乡的土地。老昆,咱们回来了。”

这时,一辆白色的宝马缓缓停在了叶浩面前,车窗降下,露出了苏菲精致的面容:“嗨,帅哥,咱们又见面了。你去哪儿?要不要送你一下?”

“不用了,谢谢!”叶浩说完,招手拦下了一辆的士,然后钻了进去,他现在要去找老昆的妹妹和儿子。

苏菲看着绝尘而去的叶浩,捏紧小拳在方向盘上捶打了两下:“混蛋,竟然拒绝老娘两次,以后别让我再遇到你。”

叶浩直接去了王昆的老家住址,对于王昆的情况他了解的也不多,只知道他结婚的时候在西海买了套房子,不过后来因为常年不在家,两人感情逐渐冷淡,最后离了婚。

小孩叫王宝宝,只有四五岁,现在是跟着王昆妹妹的,据说日子过得不太好。

的士停在了一个安置小区门下面,叶浩抱着东西下车,按照记忆中的地址朝前面走去。

到了三楼,他站定在门口,犹豫了几分钟,还是敲响了房门。

嘎吱,门开了,里面站着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披头散发一脸黄斑,显然还没收拾。她怀里还抱着一个吃奶的婴儿。

见对方的眼神很警惕,叶浩疑惑道:“这是王昆家吗?”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