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7-08 06:25:3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言情
  3. 妖帝至尊之邪妃太嚣张
  4. 第6章 头脑简单

第6章 头脑简单

更新于:2020-04-18 00:00:03 字数:3259

字体: 字号:

  “我胡说?”凤幽月冷笑一声,一把拉过桑荷,“各位长老,桑荷脸上的巴掌可是清楚的很。凤幽洛不仅硬闯我挽月苑,还不分青红皂白掌掴我的侍女。我凤幽月人微言轻,但终究是凤家家主的孙女!她如此做,是不把我爷爷放在眼里,还是想夺了他的家主之位?”

  凤凌脸色一变,“凤幽月,你不要胡说!”

  “大长老,我是不是胡说,你心里有数!”凤幽月袖袍一挥,眸中光华流转,“你口口声声说家法,那今天,我就跟你说说家法!凤家家规中,家主一脉级别均高于其他分支半级。我乃家主之孙,但凤幽洛昨晚见我不但不行礼,反而还要置我于死地。幽洛在众目睽睽之下要击杀我,是不是也要用个凤家五刑才好!”

  凤凌一噎,竟无话可说。

  凤幽月双手环胸,冷眼望向凤凌,一脸玩世不恭的笑。昨天她回来时,遇到凤幽洛的那一刻,心中早就计算好了。

  凤幽洛头脑简单,只需几句话就能点燃她的怒火。盛怒中,她失去了理智,做出残杀同族的事情来,让人抓住了把柄。

  至于凤幽雪……她原本没打算动这个女人,她自己作死找上门来,别怪自己不客气。

  “你、你简直是强词夺理!”

  “强词夺理?”凤幽月玩味一笑,“既然大长老如此说,那我们就把昨天的围观百姓都找来,问问大家到底是谁见动的手!”

  凤凌大怒,但却无可奈何。因为他刚赶回来,昨天的事情并不知情,心里也没底。现在听凤幽月一说,更不可能如她所愿,找围观百姓对峙。毕竟,大长老一脉的脸面必须保住!若是凤幽洛残杀同族的事情被闹大,那他也得跟着受牵连!

  “就算幽洛有错,那幽雪呢?她什么也没做,你为什么要痛下杀手?”这时,一直保持沉默的二长老忽然开口。

  大家的注意力被转移,齐齐落在凤幽雪身上,眼中浮现一抹同情和怜惜。

  凤幽雪天赋极高,在凤家自然受人推崇,长辈们更是把她当成了宝贝。现在凤幽雪一身伤,长老们看向凤幽月的目光都有些不善了。

  听到二长老的问话,凤幽月看了他一眼,恭敬的行了个礼。

  “回二长老,幽月这样做,原因有二。第一,凤幽雪身为凤幽洛的姐姐,肆意纵容她在挽月苑撒野,丝毫不顾及凤家家法,以下犯上!”

  凤幽雪心中一慌,一连串泪水流下,“我没有!幽月妹妹,我只是担心你的身体,你为何如此想我?”

  凤幽月看透她来来去去就这么些伎俩,玩味的看了她一眼,没有开口。

  “即便是这样,你也不应该将她打成重伤!我们幽雪一向心地善良,就算你不领情,也不该如此狠毒!”凤擎冷喝,转身众人道,“即便幽雪以下犯上,那也是出于善心。但是凤幽月重伤同族,罪无可赦!按照凤家家法,理应动用五刑!”

  “我看谁敢!”凤苍大怒,拍案而起!深蓝色长袍无风自动,强大的气息瞬间释放,在大厅中掀起滔天巨浪。

  凤擎只觉得自己的脖子被一只手狠狠掐住,脸色一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凤擎,我看在血脉亲情的份上,一再忍让。但是幽月是我孙女,谁敢动她,我就杀谁!如果不信,你大可以试试!”

  凤苍在凤家一向宽厚,即便大长老一脉闹得再厉害,他也顾及手足亲情,包容忍让。而今天,一向宽厚的凤苍好似苏醒的狮子,爆发出恐怖的气势,惊的众人彻底清醒过来!

  凤擎脸色惨白,凤凌眼神阴沉,其他长老垂眸不语,而凤幽雪,藏在袖袍中的双手用力握住,心中的嫉妒不断沸腾。

  不过是一个废物,凭什么被凤苍如此爱护!

  大厅中一片诡异的安静,在凤苍强大的气势下,所有人连大气都不敢喘。

  就在这时,一声轻笑清楚的传入众人耳际,惊的大家头皮发麻。同时,也打破了紧张的气氛。

  凤幽月笑意盈盈,站在大厅中央。温和的目光落在凤苍身上,原来,被人爱护的感觉这样好。上一世她是孤儿,这辈子,她不再孤单。

  “五长老说我重伤同族,我很认同,绝不反驳。但是,我只杀该杀之人!凤幽雪,她该杀!”凤幽月的眸子骤然冷了下来,目光如尖刀一般刺向凤幽雪。

  “凤幽雪,我问你,你难道就没有动杀心吗?”寒冰般的目光刺的凤幽雪浑身生疼,她看着凤幽月。

  心思一动,凤幽雪泫然欲泣,娇声道,“幽月,你不要把人都想得跟你一般恶毒,我凤幽雪一身正气。”

  “好!”凤幽月邪笑一声,“既然你说自己没做过,那你手掌心里藏的,是什么东西!”

  凤幽雪心中一慌,条件反射的握紧右手,藏进袖袍中。

  “你、你在说什么?我手里什么也没有!”

  话音刚落,一道黑影闪过,诡异的出现在她的面前。凤幽雪心中一惊,还没来得及躲开,就被一只大手牢牢箍住了手腕。

  “手里有什么?拿出来!”

  二长老握住凤幽雪的右手,用力将她的拳头摊开……

  白皙的柔荑,柔嫩的掌心,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

  “哼!装神弄鬼!幽雪手里什么都没有,这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凤凌长松了一口气,底气十足。

  凤苍盯着凤幽雪的掌心,脸色难看,担忧的看向凤幽月。

  大家神色各异,凤幽月将这些收入眼底,不动声色。

  “凤幽月,你已经看到,她的手掌里什么都没有。你还要如何狡辩!”凤擎阴恻恻的问。

  “我要如何狡辩,不劳五长老费心。你还是坐好椅子,小心一会儿又吓的倒在地上!”凤幽月讥讽。

  “你!”凤擎脸色通红,对凤幽月的怨恨又加深一层。

  凤幽月不再理会他,转身看向二长老。

  “二长老,一向听闻你擅长用毒,炼药天赋极强。不知你听没听说过迷神散?”

  凤幽雪听她说出“迷魂散”三个字,整个人如被雷击中,僵在了那里。

  “迷神散?”二长老点头,“自然听说过!迷神散,是一种慢性毒药。香味清新,中毒之人会出现嗜睡疲惫等症状,数十天内便会在梦中睡死过去。这种毒很普遍,不是什么奇毒。怎么?你的意思是……”

  “不错!凤幽雪今天来到挽月苑,在离开之前用手拍了我的肩膀,同时在我的身上下了迷神散。二长老若不相信就自行检查,我体内应该存在迷神散的毒素。”

  “什么!”凤苍惊喝一声,闪身上前,一把抓住凤幽月的肩膀。

  “爷爷请放心,迷神散的毒扩散的很慢,不耽误一时半刻。而且,中毒三天之内,是可以彻底解毒的。您别急,先坐下。”

  凤苍站着不动,瞪眼看着二长老,用眼神询问他。

  “幽月丫头说的不错,迷神散在中毒三天之内,可解。”二长老如实回答,心中却泛起疑惑,凤幽月之前一直痴傻,怎么会对药理如此了解?

  凤幽月敏锐的捕捉到对方眼中的疑惑,笑着摸了摸鼻子,不动声色。

  “二长老,请您帮我检查一下吧。”

  二长老点头,伸手握住她的手腕,摸上脉搏。片刻后,他眉心蹙起。

  “的确是中了迷神散,不过毒性不深,中毒应该不到一个时辰。”

  此言一出,大家均变了脸色。

  一个时辰内,和凤幽月有接触的人,不就只有凤幽洛和凤幽雪吗?难道……真是凤幽雪下的毒?!

  凤凌将众人的神色尽收眼底,心逐渐沉了下来。他不着痕迹的扫了孙女凤幽雪一眼,眼神晦暗不明。

  心思微动,凤凌收敛心神,冷哼一声,“哼!就算你中了毒,也不代表是幽雪做的。栽赃陷害,也说不定!小小年纪,手段用尽,真是歹毒……”

  “大长老!身为长辈,无凭无据无赖小辈,这就是凤家大长老所为吗?”凤苍大怒,冷言讥讽。

  凤凌一噎,气的脸色通红,却无法反驳。他恶狠狠一甩袖袍,看向凤幽雪,“幽雪!你说,到底怎么回事!”

  被点了名的凤幽雪身子一震,委屈的咬了咬红唇,“各位长老,幽雪的为人大家都是知道的。我妹妹幽洛年轻气盛,是我管教不严,幽雪甘愿领罚。但是,我从未做过下毒之事。凤幽月血口喷人,谁知道这毒是不是她下的?”

  凤幽雪的话逻辑清晰,一点也不像心虚之人,众位长老不住点头,心思渐渐偏向了她。

  凤幽月站在一旁,心中冷笑。别人听不出来,她可听得明白。凤幽雪虽然承认了自己有错,却带偏了主题,将一切归罪于凤幽洛年轻气盛上。而她自己,则成了无辜被牵连、却甘愿为妹妹承担一切的好姐姐!至于下毒,没有人亲眼看见她下毒,单凭迷神散,什么都不能说明!

  凤幽雪这小白莲,真是快要成精了!

  “幽雪说的不错,既然凤幽月说是她下的毒,那么拿出证据来!否则,我要替我孙女向家主讨个公道!”凤凌赞许的看了凤幽雪一眼,心中得意。

  凤擎也仰起头,看向凤幽月的眼神带着嘲讽。

  

阅读完整内容,请关注授权的公众号【阅者悦心】继续阅读

公众号添加方法1:

微信搜索关注 阅者悦心[复制]

关注后回复妖帝至尊之邪妃太嚣张阅读全书

公众号添加方法2:

1、将二维码截图保存至相册

2、打开微信--扫一扫--相册,选中相册中的二维码图片后点击扫描

3、点击关注,回复妖帝至尊之邪妃太嚣张阅读全书

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