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9-21 11:23:1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言情
  3. 妖帝至尊之邪妃太嚣张
  4. 第5章 爷爷回来了

第5章 爷爷回来了

更新于:2020-04-18 00:00:03 字数:3257

字体: 字号:

凤幽月一拳落下,没有停留,脚尖一点,闪身来到凤幽雪面前。她一把将后者提起来,浑身红光冲天而起,右脚提出,直袭凤幽雪的肚子!

“啊——!”凤幽雪惨叫一声,再一次被提了出去,在空中抡了一圈,落地,灰尘四起!

一口鲜血喷出,染红了雪白的衣裙。凤幽雪头发凌乱,五官扭曲,再也没有了那弱柳扶风之姿。

凤幽月并没有放过她,再一次起身,脚尖一点,一个鹰踏,冲向凤幽雪!

凤幽雪瞳孔紧缩成一个墨点,惊恐的看着那浑身火红的少女!

不,不要!

她急忙打开防御罩,可身上的伤却让她脸白如纸!她能够感受凤幽雪身上恐怖的气息!

就在这时——

“谁在家里打打杀杀,简直不成体统!”

一个浑厚如雷的爆喝,伴随着磅礴的气息,铺天盖地向凤幽月压来。凤幽月眸光猛转,看向那袭向自己的龙虎铁拳,

脸色刹那间惨白如纸,凤幽月站在原地,身体被对方的神识锁定,根本无法动弹。她银牙紧咬,浑身玄劲提到顶点,凝聚成防御波,打算对抗这致命一击!

就在这时,一声暴喝好似一柄尖刀,凭空插入!

“凤凌!你敢伤我孙女!”

紧随爆喝而来的,是一把蓝色冰刃!冰刃化为一抹流光,直直冲向凤幽月,强势将对方的攻击拦下,消散于无形!

紧接着,一道身影眨眼间落在凤幽月身边,一身深蓝色长袍,铁血冷凛,卷起遍地沙尘。

凤家家主,凤苍!万澜国仅存的三名大玄师之一!

而那个袭击凤幽月的人,正是凤幽雪的爷爷,凤家大长老,凤凌!

两人几乎同时出现在挽月苑中,四目相对,眼底寒光凛冽。

“爷爷!”一声娇呼响起,打破了两人的对视。凤幽雪一脸泫然欲泣的模样,委屈的看着凤凌,

凤苍心中怒火更盛。他刚刚从外面回来,便听下人说人已经回来了,自己还没顾上好好疼一疼,就有人在这下狠手,简直不可饶恕!。

“凤幽月!你竟敢击杀族人!该当何罪!”凤凌一身黑色衣袍,脸色阴沉,怒喝出声。

凤幽月脸色一沉,正要开口,却被凤苍打断。

“击杀族人?凤凌,你莫要睁眼说瞎话!本家主亲眼看见你要杀了幽月,身为家族长老,冒然对小辈动手,又是该当何罪!”

凤苍大怒,虎目喷火,他孙女好不容易死里逃生,竟然差点儿被这个老不休杀死!今天不扒了他一层皮,他凤苍两个字倒过来写!

“家主,幽洛和幽雪一个昏迷,一个重伤,这是我们亲眼所见。难不成,你觉得她们是自己摔伤的?”

凤苍眉头一皱,凤幽洛和凤幽雪,一个是玄士,一个是玄师,怎会在挽月苑中昏迷?

还有刚才他赶来时,自己小孙女身上散发的红光……

凤苍忽的转头,猛盯向凤幽月,眼神噌亮,“幽月,她俩都是你打伤的?”他的声音有些颤抖,难掩激动。

凤幽月柳眉微挑,敏锐的捕捉到凤苍眼中的激动,心中了然。她心中微暖,这是九幽大陆中最疼爱自己的爷爷。面对凤凌这样的质问,他连怀疑自己都没有。这份疼爱,足以让凤幽月认定了这位老人。

“不错,是我打伤的。”凤幽月神色坦然,她混沌体觉醒,也想到会是这般厉害。

凤苍激动的抓着凤幽月肩膀,“你、你能修炼了?!”说着,他眼睛一瞪,见鬼似的看着凤幽月,“不对!你、你不傻了?!”

“托爷爷的福,一切都好了。”

凤苍瞪眸,笑的如小家碧玉,但身上王者的气势气,却是盖也盖不住。。

“哈哈哈!好!好!我就知道你这丫头是有大福的人!好!好啊!”笑着笑着,凤苍虎目渐渐发红,两眼含泪。小孙女痴傻了十五年,被人嫌弃嘲讽。今天,终于扬眉吐气了!

“爷爷,您放心,以后没人能再欺负我。”

凤苍一怔,随即大笑出声,是他的好孙女!

站在一旁的凤凌脸色已经黑成了锅底灰。他阴冷的看着温情脉脉的爷孙俩,眼底泛起浓浓杀气。

“家主,你似乎忘了幽洛和幽雪。凤幽月已经承认,是她打伤了二人!凤家家规,族人不许互相残杀。这件事,你是不是应该给个交代?!”

凤凌阴恻恻的声音传来,凤苍长眉一拧,松开小孙女,转头看向他,“交待?大长老,事情始末还未查清,你就嚷嚷着要惩治幽月,难不成心里有鬼?”

凤凌一噎,眸色一冷,“幽洛已经昏迷,难道这还不够清楚吗?家主,你是要袒护凤幽月?”

凤苍皱眉,正想开口,却被凤幽月一把拦住。

“爷爷,既然大长老想要您给个交待,那您给就是了。不过,为了公平起见,我觉得还是让凤家所有长老一起来做个见证!看看这事儿,究竟是谁对谁错!”

凤苍担忧的看向凤幽月,却敏锐的捕捉到她眼神中的狡黠,微微一怔。

难道,小孙女心里已经有主意了?

凤家主厅,凤家十位长老齐齐落座。凤苍坐于首位,大长老凤凌居于右侧。

大厅正中央,凤幽月一身红衣,负手而立,姿态慵懒。在她身后,扶苏桑荷并肩而立,默不作声。

昏迷的凤幽洛躺在地上,身上血迹斑斑。凤幽雪被侍女扶着,脸色苍白如纸,身子摇摇欲坠。

“幽洛怎会伤的这样重?”二长老缓缓开口。

“是啊大哥,幽洛这是怎么了?还有幽雪,脸色怎么这么差?是不是被人欺负了?”五长老凤擎借势开口,眼神不住的瞟向凤幽月,分明跟凤凌穿一条裤子。

凤幽月眸光微眯,眼神落在凤擎身上。在她的记忆中,凤擎是凤凌的亲弟弟,两人狼狈为奸。

凤凌瞥了凤幽月一眼,缓缓起身。

“各位,今天召集大家过来,是想让诸位为我的两个孙女讨个公道。”凤凌拱手一抱,紧接着说:“凤幽月,在挽月苑残忍击杀幽洛,致其重伤昏迷!又重伤幽雪,若不是老夫及时赶到,她定会被凤幽月痛下杀手!凤家家规,同族不许互相残害!凤幽月,该当何罪!”

五长老拍案而起,指着凤幽月破口大骂,“凤幽月!你仗着是家主孙女,为所欲为!现在竟然残害同族!小小年纪简直蛇蝎心肠!今天若不动用凤家五刑,难以服众!”

话落,所有人变了脸色!凤苍更是双眸喷火!

凤家五刑,包括五马分尸、凌迟、挖目、割舌、炮烙五个刑罚!只有罪大恶极之人,才会被动用这五刑!即便是一个健壮男人,也会受不了痛苦而死去,更别说是身体纤弱的凤幽月!

五长老凤擎的目的,是要凤幽月死!

凤幽月的脸色彻底沉下来,一个个徇私枉法,她还真是小看了凤家这几位长老,她又没做大逆不道的事,他竟然如此歹毒!

“凤擎,你是当我这个家主不存在吗?”凤苍大手一拍桌面,冷声爆喝。

凤擎脸色一变,看向凤苍,长眉微挑,“回家主,老夫绝没有藐视你的意思。但是凤幽月残害同族,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理应给个说法。按照凤家家法,残害同族,应动用五刑!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家主你不会是想袒护凤幽月吧?”

“爷爷!”凤幽月忽然开口。

凤苍目光移向她,只听她说。

“爷爷,这件事我自己处理。”

凤幽月给了凤苍一个安心的眼神,扬起嘴角,眼眸中带着一抹不屑和讥讽,“凤家不过如此!怪不得只能在四大家族位列第三,原来是一群愚人!”

众人脸色一变。

凤幽月柳眉上挑,“身为长辈,不问青红皂白便随意定罪。这样的人,我无法尊敬!更不敢苟同!”她眸光一厉,扫向众人,“凤家千年传承,老祖宗传下来的是‘公正’二字!在座的各位,你们有几人做到?只凭凤凌片面之词,便将我定罪,这就是你们的公正吗?”

“放屁!幽洛和幽雪在这里,你也承认伤了她们!无法狡辩!”

凤凌抓着凤幽月伤人的事不放,恨不得现在就杀了她。

“哦?”凤幽月邪肆一笑,“这么说。别人想杀我,我还要站着不动要她杀咯?”

凤凌一噎,无法回答。

一直沉默的凤幽雪脸色微变,抬起头来辩驳,“幽月,我带着幽洛好心去看你,你不但将我们拒之门外,还打伤了幽洛。这些也就罢了,我带着幽洛要离开。你竟然还要杀我,我一心为你着想,你为何如此待我?”她摇摇欲坠的模样让人心疼。

凤幽月轻笑一声,凌厉的目光看向凤幽雪,缓步踱到她面前。

“凤幽雪,你说你好心去看我。那我问你,凤幽洛为何要打我的侍女?”凤幽月上前一步。

“是、是她不懂礼数。”凤幽雪连忙回答。

“不懂礼数?桑荷不过是帮我拦下你们。凤幽洛便一个巴掌扇下来。我凤幽月虽然曾经痴傻,却也是爷爷的心头宝。我的侍女就要被你们这样对待?”

凤幽雪双腿一软,向后退了一步,脸色微变。

“你胡说!”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