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12-03 09:52:4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言情
  3. 妖帝至尊之邪妃太嚣张
  4. 第1章 是人是鬼?

第1章 是人是鬼?

更新于:2020-04-18 00:00:03 字数:3121

字体: 字号:

“啊——!”

撕心裂肺的痛苦响彻夜空。

衣着破烂的女孩躺在黑黢黢的森林里,本该死去的她此刻却猛地睁开了眼睛。

无数不属于自己的记忆铺天盖地的涌入脑海

凤幽月,九幽大陆万澜国凤家六小姐。天生痴傻,丹田尽碎,无法修炼。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这是何等的耻辱!

不过,傻人有傻福,凤幽月有个好爷爷。

凤家家主凤苍,对这个宝贝孙女无比疼爱。但是,凤家分支众多,嫉妒凤幽月的大有人在。眼下就被人追杀至血罚之森,落入悬崖丢了性命,使得凤幽有机会在她身体里重生。

对于这个跟自己的名字一字之差的少女,凤幽有一丝怜惜。既然她占用了这具身体,那么从今以后,她,就是凤幽月!

“你安心去吧,害你的人、伤你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凤幽月污浊的脸上现出一抹恨意与英气,继承了原主的记忆,她自然尝得了原主的万般痛苦,这笔帐,不能完!

忽然,凤幽月好似想起什么,柳眉一拧,印象里跟她跳下去的,还有一个小胖子。

他人呢?

凤幽月眼皮一跳,便听到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从不远处传来,还夹杂着隐隐骂声。

“死胖子!那傻子在哪儿!不说我就杀了你!”

“你护着一个废物难道还想让凤苍娶你做上门女婿不成?快把她交出来,让哥几个乐呵乐呵!”

凤幽月动了动耳朵,站起身来无声息向那边靠近。

灌木丛外,绿色的草地被黑夜映衬得幽深。几个黑衣大汉围着一个人拳打脚踢。凤幽月眸光一缩。

那个挨打的,正是小胖子郁晨!

此时,他身上的锦袍污浊不堪,本就圆乎乎的脸又肿了一大圈,被人像踢死猪一样,怕是命不久矣。

心底涌起一股怒气,凤幽月眸光冷了下去,眼底杀气溢出。她伸手拿起地上的一根粗树枝,猛的窜了出去。

没有武器又怎样?她堂堂华夏第一兵王

一道黑影凭空而出,好似鬼魅,快速袭向站黑衣人!

飘逸的身形,伴着凌厉的杀气,还未看清楚来人,凤幽月的身影就好似一道火红流光。

唰——!

冷月光华下,树枝划过一道诡异的弧度,直直插入那人的后心!

黑衣人的眼睛蓦然睁大,他低头呆愣的看着心口凭空冒出的树枝,不敢相信!

注意到黑衣人惨状的其他人也惊呆了,同伴死的莫名奇妙,而他们竟然连敌人的身影都没看到!

就在这时,红色的身影在几人周围迅速穿梭,不过眨眼间,那死去黑衣人的大刀就凭空消失,下一秒,一颗鲜活的脑袋滚落在草丛上!

温热的液体喷溅,诡异而又渗人!

“谁!到底是谁装神弄鬼!给老子滚出来!”黑衣头领忍不住了,朝着黑暗的林子大声咆哮。

“呵……”一声轻笑在身后传来,黑衣头领瞬间头皮发麻,他条件反应的转身,对上了一双冷厉而又邪肆的美眸!

“凤、凤……凤幽月?!”

这怎么可能?!

凤幽月不是个傻子吗!她怎么会,怎么会……?

仅存的四个黑衣人畏缩警惕的看着眼前的红衣女子,两腿颤颤不自觉的向后退。

凤幽月红唇勾起,一抹邪肆慵懒的笑意流出。

她迈步缓缓向前,血腥之中,带着恣意潇洒。

“杀、杀啊!这女人疯了!”有人失声尖叫,抄着大刀疯狂的砍向四周!

其他三人见状,也迅速动手。在他们的周身,萦绕着微弱的光芒,颜色各异。凤幽月不经意扫过,眼睛微眯,若有所思。

凤幽月飞身而起,右脚踹向一人的脑袋,左拳飞出,击中另一人的喉咙!而右手的大刀,直直将第三人的头削掉了半个!

夜风阴森,血腥气弥漫四周。凤幽月好似暗夜中的杀神,双拳敌八手,不落下风!

流光乍现,四人已去二,仅剩的两人被凤幽月恐怖凶残的杀法吓的“扑通”跪在地上,再也没有了斗志。

黑衣人脸色惨白,冷汗狂流。他紧握大刀,大吼一声,“啊——!老子死也要拉上你!”

身上红光骤现,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凤幽月眸光一缩,脑海中浮现出一个陌生的字眼——自爆!

“想要自爆,也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冷哼一声,凤幽月欺身而上,身形化作鬼魅,出现在那人身后!

右手大刀直刺后脑,只是眨眼之间,那人便没了气息!

抽出带血的刀,凤幽月看向最后一个男人。她似笑非笑,嘴角勾起,一步步向那人走去。

“别、别杀我!”那人一屁股瘫在草地上,抖似筛糠,“是、是凤大小姐让我做的!你要报仇,找她别找我啊!”

凤幽月在脑中搜索了一下信息,凤大小姐——凤幽雪?

呵,有意思!

“凤幽雪,我自会解决。但是你,还是先去地府等着吧!”

不过是一盏茶的功夫,劣势硬生生被凤幽月掰回来。

凤幽月淡漠的看了几人一眼,让这几个杀人帮凶就这么死了,还真便宜他们了。

不再理会几具尸体,凤幽月抬步走向小胖子郁晨。她蹲下碰了碰他,发现郁晨已经陷入了昏迷。

凤幽月眉毛拧了拧,这小胖子挺仗义,她不能把他仍在这里喂狼。不过......看看自己瘦弱的小身板,又看了看郁晨胖成球的大身板。

凤幽月最终吃力的将郁晨背在身上,缓缓站起,双腿抖了半天才站稳。

凤幽月脸色憋的通红,从牙缝里挤出一句,“看在你救我的份上......以后咱俩谁也不欠谁!”

好不容易找了一处山洞安身,凤幽月将小胖子安顿好,又找了些草药给她涂伤口,朝不远处的火堆丢了块柴火。

山洞里很快暖和起来,凤幽月颇为嫌弃的闻闻身上的衣物,她记得采药的时候好像在北边有条溪川。

溪边皎洁的月光落在凤幽月的身上,映照着她伤痕累累的身体。

瘦削的肩膀,到处都是青紫和鞭痕。

凤幽月看着这一切,眯了眼,深处划过一抹寒光。这些伤痕的债,她会全部讨回来!

凉水落在红肿灼热的肌肤上,让凤幽月不由“嘶”一声,眼眸闪向别处,动作顿了顿,

那是……一个男人?

清澈的小溪在月光的笼罩下泛着点点星光,水面漾着浅浅的波纹,水光粼粼。

水底,凤幽月停在一处,望着不远处盘膝而坐的男人。

男人上身赤裸,露出结实的肌肉和优美的线条。白皙的肌肤在水中泛着莹光,墨色发丝飘荡在水中,轻轻拂过他的脸颊。

凤幽月的目光一点点向上移动,最后落在了他的脸上,眸光有片刻失神。

她见过无数俊美的男人,粗犷的,儒雅的......不一而同、各有特色。却没有一个男人比得上面前的这个人。

美丽往往伴随着危险,凤幽月收回眼眸。她现在还不想惹事。

她迅速向后游去,转身离开了这片水域,却见前方不远处,闪耀着微弱的白光。在这深蓝色的湖底,很是显眼。

凤幽月划臂游到白光前,仔细打量。那是一团白色的光雾,好似一颗水晶球。她正在纳闷着,忽然,以白光为中心,水柱冲天而起!

凤幽月脸色一变,迅速向外游去!但,为时已晚!

冲天的水柱在夜空发出低沉的咆哮,随即好似一条狂龙,自水底形成巨大的旋涡!

处于旋涡最中心的凤幽月被恐怖的巨浪打的无法喘息,纵使她本事再大,也无法与这强大的自然力量抗衡。

出水落水之间,凤幽月呛了几口水,神思也跟着涣散。昏迷前,她只记得满目白光和一个天使般的影子。

凤幽月从昏迷中醒过来,美眸微睁。

她缓缓坐起身,身体的疼痛让她抽了口冷气,磨了磨牙。这小身板,也太不禁折腾了。

心中不满的嘀咕着,凤幽月打量四周。又是一处山洞。山洞不大,在山洞中心,有一处石碑,上面刻着些文字。

凤幽月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缓步走过去,目光落在那几个字上——混沌珠!

她微微皱眉,目光上移,落在石碑的最上端。

平坦的石台上,最中央放着一颗婴儿拳头大小的珠子。珠子呈红色,里面流动着丝丝脉络,好似鲜活的血管,甚是怪异。

“难道这东西,就是混沌珠?”

珠子似乎是听到了她的问话,竟然发出微弱的光芒,凤幽月心中划过一道怪异的感觉,右手不自觉的伸向珠子。

就在她的手指碰到珠子的一刹那,红色珠子忽然爆发出刺眼的光芒。凤幽月眯起眼睛,欲伸手挡在眼前,却惊恐的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什么情况?!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