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06:15:1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英灵住在檐下
  4. 三 大概变身也是个技术活
  【鬼虚灵谷】,亦被修真界人称为鬼谷。因为门派中人个个修炼鬼术。

  鬼谷将鬼术分为两个体系:养鬼术、鬼道。

  养鬼术,顾名思义,鬼谷的术者有方法能够契约一只鬼物,以自身精气给这只鬼物提供成长进化的必要条件;同时,作为回报,术者可以同步鬼物的能力或者直接召唤出鬼物进行战斗。但由于鬼物超脱六界之外,所以术者一生最多只能契约一只鬼物。

  鬼道,传承于上古鬼界的道术,以诡异著称。只可惜由于养鬼术契约的鬼物往往能发挥出强大的战斗力,相反,鬼道往往难学而效果不显著。所以鬼谷的弟子现在大多专研于养鬼术,而极少有人去学鬼道了。

  而阎无耻同学的故事,恰恰是从鬼道开始的。

  十年前……

  1996年2月3日晨,一辆家用轿车正行驶在云南丽江的一条旅游道上。

  “文巧,别玩手机了。看看外面的景色多好看啊。”阎母对坐在后座的文巧说着。

  “恩。树,土,水,鸟,看完了。”文巧同学的概括能力非常之好。

  “他爸,看看文巧,好不容易出来玩一次又只知道玩手机。你不怕他得自闭症啊。”阎母无奈的抱怨道。

  “啧,叫你们平时多看点书吧。自闭症从来都不是因为玩手机引起的。除了天生遗传、怀孕的因素以外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可能会导致我得自闭症。”

  阎父苦笑,论讲歪理,十个自己都不是儿子的对手。

  就在这边平平静静的时候,超脱俗世的修真界可不是那么安稳。

  “掌门,【修真联盟】传来消息,说出大事了”,十年前的林酌兮还不是九长老,也没有那么无耻,恭恭敬敬的向掌门汇报到。

  大掌门捋了捋胡子,说:“怎么,今日是哪位道友仙去了呀?”

  卧槽掌门你也太恶毒了吧!

  林酌兮也是一愣:“不是,消息只有四个字——‘外道壁’破”

  大掌门一下子把胡子拽了下来:“你说什么!”

  其余各个长老亦是惊的跳脚。

  “怎么可能,【外道壁】千年来都没出过问题啊。”

  “你看我就说吧,怎么可能有千年的******啊。现在终于破了吧。”

  “膜你妹啊。【外道壁】破了就真的出大事了。”

  这边议论纷纷,掌门眉头不展。

  林酌兮问道:“掌门,这个【外道壁】究竟是什么东西?”

  “……其实本来不应该这么早告诉你的”,掌门沉声道,“我们一直说【修真界】、【俗世】,其实你有没有想过,难道我们修真之人真的一点也不和凡人交流的么?”

  “……掌门的意思的说,您在凡间有私生子?”

  “卧槽我完全不是这个意思啊……我是说,其实【修真界】和【俗世】是联系着的。而这个连接的途径,我们称之为【通道】……所谓【通道】,其实是一个修士与凡人共住的世界。那些没有资格进入修真门派的人,以及一些散修都住在这里。除此之外,一些专门做修士与凡人之间的贸易商人也住在这里。以及其他一些不想住在凡间又不能进入修真门派的,都住在这个【通道】。

  当然,【修真界】、【通道】、【俗世】这三个世界自然是不能随意通行的。两两之间犹如天堑隔开。

  【修真界】与【通道】之间隔这结界,我们称为【内道壁】。它就像植物的细胞膜,【修真界】的修士可以随意进入【通道】;但【通道】之人需要经过必要途径与筛选才能进入【修真界】。

  而【通道】与【俗世】之间的鸿沟就更大。也就是【外道壁】。你理解为细胞壁。不管是任何人,想要通过这个细胞壁,就需要【修真联盟】的一致同意。因为这个【外道壁】自建立以来,就被贯彻了强大的法则力量,没有人能够例外。”

  林酌兮恍然大悟:“您这么一说我就懂了,可是,说了这么多!好像没有什么卵用啊。【修真联盟】说十大宗掌门都需要出动去应付未知情况啊。”

  “噗”,掌门大人一口老血喷出来,“我觉得应该把掌门之位禅让给有才华的人。老三,怎么样?”

  ……

  车子突然颠簸了一下;而且颠簸得越来越厉害。

  阎母惊急问道:“老公,怎么了?这公路好好的怎么会这样?”

  阎父猛地踩下刹车:“我也不知道啊!”

  远方突然传来一声好像野兽的低吼。

  接着大地剧烈震动起来。整个丽江以某一点为中心,龟裂开来。

  一条十来米宽的裂痕从远处,像一条蛇一般,攒射到了车身下。

  1996年2月3日,丽江大地震,震级8。0。

  烟尘滚滚,雷石奔啸,一副世界末日的景象。

  鬼谷掌门石当仁来到这里的时候,竟然差点被一股劲气吹的栽个跟头。

  “这次的地震绝不正常啊。竟然连我都挡不住这逸散的灵压。”石当仁心下顿时惊疑不定。

  他抬头看了一眼天,“‘镜中月’?为什么有人释放这么强大的结界?”

  【镜中月】,上古禁术之一。在月亮上对其他一个目的地投影它的分身,形成结界。界内生灵禁止。因为光是其中庞大的灵压足以陷地三千尺,遑论生灵。

  怪不得需要掌门级别的人物出动了啊。

  “到底,是谁呢?”石当仁喃喃道。

  石当仁没有觉察一个黑影悄悄靠近他的背后。

  刀光一闪而过,血浆迸溅,一条豁口出现在掌门的喉咙。

  黑影甩了甩刀尖的血,“切,还以为鬼谷的石当仁会有点有趣呢?”

  “诶?我怎么就不有趣了。很多小姑娘都说我很幽默的。”石当仁戏谑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黑影毫无犹豫,反手将刀向声音的来源射去。然后急速后退了近百米,捏起一个手决。

  “大荒苦土钟!”随着话音的落下,半空中,一个半径千米的灵压形成的巨钟向石当仁压下去;逸散的灵压惊的空间顿生涟漪。

  “卧槽少年不是吧!一言不合也不是这样的啊。”石当仁虽然口花花不断,可是动作却一点不比黑影慢。

  衣袂无风自动,整张脸呈现一种不正常的红色,脸上粗粗细细的经脉爬行虬结。原来银白色的头发竟然变成了……一头银白色的刺猬头!

  如果十年后的阎无耻同学看到一定会吐槽,掌门老头你下次赛亚人变身前先烫个头发吧答应我!

  “兜天晟!用你的刀,斩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