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10-20 04:38:35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都市之超品医神
  4. 监狱归来

监狱归来

更新于:2020-04-17 16:33:07 字数:2123

字体: 字号:

站在原本租的房子跟前,凌天宇不可思议的透过门缝看着房间内的一切,仿佛一颗炸弹在脑海内炸裂一般。

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凌天宇双拳紧紧的握着,八年了,没有想到,自己为了替她弟弟报仇,将打瘫痪他的凶手,狠揍了一顿。

甚至为了她父母,将愣是欺负他们的人捅伤,换来法院的八年判刑。

他凌天宇都忍了,但这么做对得起他么?

凌天宇再也忍不了,一脚踹开了门,走了进去。

门声响起,将还沉浸在快乐的两人给吓了一大跳。

秦天依慌忙的将衣服拿了起来,甚至内裤都来不及穿,将衣服穿好,看到眼前的人,顿时傻眼了。

“我当是谁,原来是你的前男友凌天宇啊。”和秦天依剧烈运动的男子,看清楚来人后,不由得嗤之以鼻道,貌似今天是他出狱的日子吧。

算算时间,也该有八年了,还真是巧了。

“天宇我……”

“闭嘴!”秦天依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可刚说出来,却被凌天宇狠狠地打断。

“这就是你给我说的,你等着我?”凌天宇将自己手中的包扔在了地上,他怎么也想不到,这就是每个月来看自己的女朋友,口口声声说会等自己,哪怕等到海枯石烂也要等。

可特么做的事情,不觉得很打自己的脸么?

“好吧,事到如今,我也就不满你了,我早就有男朋友了,甚至上个月我们刚领了结婚证,喏。”秦天依知道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说的了,都被看到了,还需要说么?

直接拿起来桌上的结婚证,在凌天宇跟前晃了晃,让他自己好好的看看吧。

出轨不能怨她,大学他们俩儿都十八了,如今判了八年刑,他都二十六了,还能够有什么出息?

凌天宇看了看鲜红的结婚证,脸色变得极其阴冷,双眼内闪过一抹杀意。

“凌天宇,喏,刚出来,这一万块你拿着吧。”坐在床上只穿着内裤的那男子,从自己的包里面拿出来一沓钞票,扔在了凌天宇的身上。

“就当是我弄了你前女友的钱,你前女友真不错,真的是……啧啧!”

凌天宇听到他的话,双眼内的怒火快要忍不住了,几乎就要迸发出来。

秦天依找男人,他可以谅解,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可特么找的竟然是打瘫痪她弟弟的凶手——常洪。

秦天依够可以的。

“天宇,你拿着吧,毕竟你刚出来。”秦天依有些于心不忍,毕竟八年前的事情,她记得清清楚楚的,说实话,她很想等他,可现实由不得她。

虽然常洪打瘫痪了自己弟弟,可他为人很好。

当初也的确是误会,常洪出钱让她弟弟在国外治好双腿了,也站了起来。

最重要的是,她弟弟也原谅了常洪,父母也过上了衣食无忧的生活,对她也好,何乐而不为呢?

“呼!”

凌天宇却深深的呼出一口气,他很想宰了他们这对儿狗男女,可理智让他知道,不能,八年,他已经不再是那个愣头青了。

为了这样一个女人不值得的,当年的事情,算是对当年那份爱的回报吧。

“不够啊?喏,这张支票给你,这是十万。”常洪见凌天宇无动于衷,拿出来笔,快速的写下了十万的支票,扔在他的跟前。

“你拿着吧,这些钱够你花一阵子了,别一副觉得我很对不起你的表情。”秦天依对凌天宇的态度很不满意,都这样了,又何必跟钱过不去呢?

即便为了她住了八年,这些钱也算是对得起他了,给脸不要脸了还。

凌天宇却突然咧嘴一笑,用钱打发他,真觉得他缺钱?

“秦天依,你是不是觉得我住了八年,跟这个世界脱轨了啊?甚至养不活自己?”凌天宇从身上掏出一盒烟,点了一根儿。

“当然,难道不是么?”秦天依看着抽烟的凌天宇,嘲讽一笑道:“你知道我老公现在月入多少么?十万,月入十万,你呢?”

“就算你是曾经那个以全市第一考进海北理工大学的那个天才,你出来后又能怎样?不过也是给人打工罢了,拿个几千的工资而已。”

“都不够我买一个包包,别装了,拿着吧。”

秦天依终于露出了真面目,本来还不想的,可这凌天宇太装了。

“老公,我们走吧。”秦天依站了起来,整理了整理衣服,挽着常洪的手从凌天宇身旁走过。

“对了,凌天宇,我那还残留着味道的内裤就留给你吧,还有这床上的痕迹,算是给你留个念想,毕竟你也为了我付出了八年的青春。”秦天依很是可怜的看了一眼自己曾经的男朋友。

“老公你不介意吧?”秦天依一脸幸福的看了一眼常洪。

“不介意,我介意什么啊?”常洪一双大手不老实的在秦天依的身上游荡着:“凌天宇,之前的事情我就大人不记小人过了。”

“不过说实话,在你们家跟我老婆快活,还挺刺激的,要不是不想让我老婆让你看光了,我真想当着你的面儿好好的表演表演。”

“死鬼,又瞎说,我都满足你的很多想法了,还嫌不满意啊?”秦天依听到自己老公这么说,气的一阵嗔怒。

“不说了不说了。”常洪嘿嘿一笑,搂着秦天依准备离开。

“等等!”二人刚走了一步,凌天宇开口了。

“你特么还有事儿?”常洪不耐烦了,刚才正激烈着呢,就来打扰,扫了他的兴趣,看在秦天依的面儿上,不想动手。

如今他还没有发泄完呢,赶着回去在野外玩玩,竟然敢叫住他,真觉得不敢动手啊?

“秦天依,用八年,看清楚你,很不值得,但我觉得也够了。”

凌天宇说完,将放在地上的包,拿了起来,拉链一拉,直接将包里装的一沓一沓整整齐齐的钱全部倒在了地上。

足足有一百多万!

秦天依看着一地的钱,懵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