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5-25 14:54:53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长生逆
  4. 第一章 雪河谷

第一章 雪河谷

更新于:2017-04-21 17:44:48 字数:2130

字体: 字号:
  鸿钧道祖合身天道之后,以李耳、元始、通天,接引准提,镇元子,红云,妖皇帝俊太一,血海冥河等准圣级别的大能便处于洪荒的第一阶梯!

  但这一切,在女娲成圣的那一刻改变了。

  圣人威压席卷天地,如潮似海。

  万灵跪拜,即便是准圣在这股威压下也只能屈身。

  彩云降,金莲涌,天地为之贺,自此洪荒迎来了一个新的纪元,被称之为圣历元年。

  距离女娲成圣已经过去了三百年。

  圣迹难寻,就连她创造的人族也难以在洪荒大地上找到一丝踪影。

  圣历三百年,不周神山北。

  天洪地荒。

  一片雪山屹立在天地间,最高的山峰将近万丈,,最低的也有千丈之高。

  山脉之间,雪原相连,白雪皑皑,风冷雪寒。

  雪山的南面是一片平原,上面是一片森林,林海辽阔,即便站在雪山之顶也难以眺望到其边际。

  银光涛涛,有一条山上积雪融化后流水形成的宽大河流贯穿这片森林。

  俩座大山形成的盆地间,这里有一处山谷,生活着数百生灵。

  他们是巫,他们唤此处山谷为雪河谷。

  雪河谷,谷口那里有一道暗红色长墙,积石垒土而成,横在谷口,这是山谷的闸门,也是入谷的第一道关卡。

  山谷里面,有挖山为洞、掘石为窟者,也有简易的土屋和木屋。此刻山谷里的大广场上一片欢声鼓舞,狩猎队回来了,带回来大堆的猎物,足够供得上部落三四天的肉食。

  血迹斑斑的雪纹豹、獠牙狰狞的野猪、将近五六米的熊瞎子堆放在山谷里面的广场上,几个壮汉手里还拎着几只扑棱扑棱的猪崽子,引得部落里的十几个少年们好奇围看。

  一个头上用草绳扎着九条马尾辫的少女左右瞅了瞅周围的人群,没有发现她想要找的那个人。

  秀眉微皱,九条马尾辫少女扯过身旁一个小胖子,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大姐大的口吻问道,“胖墩,我家小土呢!。”

  “没看见过土哥啊,二丫姐。”被拍了肩膀的小胖子回了回神,对着少女朗声道,又不确定地说道,“可能在后山吧。”说完又满脸兴奋地看向场中堆放的猎物。

  雪纹豹迅捷,獠牙猪凶猛,熊瞎子力大无穷,广场上有老练的猎手正在讲解三种凶兽的特点还有该怎么对付它们,还有的在栩栩如生地讲述他们是怎么跟这些凶兽搏杀的,小胖子还有其他的少年听得如痴如醉,虽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听了。

  血与征杀,对于巫族来说,有着难以吸引的诱惑,他们在战斗中成长,在厮杀中强大。

  九条马尾辫少女对这些没兴趣,她转身离开,没入人群中消失不见。

  后山山坡上,一片草绿的斜坡上残留着有些许白雪,一个身穿兽皮衣裙的少年躺在草地上,他眉目清秀,身形有些瘦削,双目无神,略显茫然。

  头枕在交叉的双臂上,少年仰首看着天空,一动不动,略显呆滞,他的眸中有云来云去,云朵聚散无常,幻变无形。

  “你是谁。”少年双手摁在自己脑袋俩边的太阳穴上用力,他的头很痛,仿佛炸裂般疼痛,“你是谁……”少年喃喃道,他的脑海里不断有三个画面交缠出现。

  那是个陌生的地方,夜已深,雨声凝,他看到,到处都是高大的方形陌生建筑,有一个人撑着一柄圆形布伞走在马路上,一辆有着四个轮子的箱子从远处疾驰过来,将那个撑着伞的人狠狠地撞飞向远处。那个被撞飞的人在天空中翻滚的瞬间,少年赫然发现,那个人的面庞,似乎就是自己,这一刻,他自己仿佛也感受到一股撕心裂肺般的疼痛。

  那股撕心裂肺的疼痛还未消散,一张宽大的黑色手掌把他攥在手里,丝丝缕缕莫名黑气钻进他的身体里,这一刻他识海沸腾,浑身颤抖,仿佛下一刻就将炸裂,有一种自己一切都被别人察觉看透的感觉。

  “吼~”少年捂着头痛欲裂的脑袋在草地上翻滚,身上没有被兽衣覆盖的肌肤被尖利的碎石还有草刺戳得鲜血淋漓,少年却恍若无知无觉。

  这时候少年脑海里的画面又是一转,他看到有道黑洞洞的风状旋涡在靠近自己,又或者说自己正不由自主地飞向那道黑色旋涡,莫名的黑色阴森通道里,有莫名鬼脸附着在上面,或长舌,或眼窝垂血,或缺失了半边脑袋,或是泛着乳白脑花……此刻他们都狰狞地想要冲向自己,似乎将自己咬碎撕裂,但又仿佛被某种莫名的力量束缚在通道墙壁里,根本挣扎不出来,最后一道白色光芒如雷似电陡然出现轰在了少年的身前。

  草地上,捂着脑袋打滚的少年在疼痛中昏厥,身体终于放松,紧紧抓着块草皮的双手也缓缓松开。此刻若是掀开少年眼睑的话便可以发现他的瞳孔有些许涣散,如果这个年代有人懂得唇语的话,便能读懂少年最后的口型,他在问,你是谁。

  “土!”

  “土!”

  “土!”

  九条马尾辫少女的身影出现在后山。

  双手搭在嘴巴上呈喇叭状,朝着四方略微有点焦急地娇喝着,看得出她有些着急。

  少女不时一只手搭在额前远眺着,所幸后山就这么大点地方,很快少女就发现了昏倒在一颗古树下的少年,他满身草叶尘土,浑身鲜血淋漓,原本清秀的面孔上此刻也尘满面,血迹遍布。

  “小土,小土,你怎么了,别吓姐姐啊。”这个叫二丫的少女把少年搂在怀里,小心地查看着他的伤势,所幸都是一些草刺碎石划出的皮肉伤。

  小土是她的弟弟,虽然她的这个弟弟有些呆笨,但毕竟是自己的弟弟,平时都是爷爷随身携带照看着,这次爷爷远游特地让自己寸步不离照顾弟弟几天。

  结果自己不过不小心贪玩了一会儿,弟弟就自己跑不见了……

  少女二丫把小土背在身上,一步步走回山谷,心里在思量着一会该怎么向管祭祀的巫爷爷套要一些草药。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