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7-19 00:26:1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神罗之主
  4. 第一章 南宫皓

第一章 南宫皓

更新于:2018-03-18 19:58:46 字数:4108

  神罗世界正南方,一块庞大的陆地,被称为边南大陆,四周围绕着一些小岛。

  边南大陆从中间分开,南北各有王朝统治,周围的小岛各自依附。

  这里再往南去,条件恶劣,毫无人烟,听说那里通向世界的边缘,一旦深入十死无生!

  一百多年前,那无人之地突现一道蓝光,吸引无数人前去探险,十几年过去,那些探险的人全部消失,这件事也销声匿迹。

  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在众人都忘记此事的时候,不知从何地冒出一群人,潜入南大陆,暗中运作,又从其他地方调来军队,打破南叶王朝的统治,建立起了黑岩王朝。

  从此以后,整个南大陆强征强税,不但派人继续去无人之地探索,更是不断与北大陆银虎王朝开战,民不聊生!

  大陆南方一个小岛,周围基本没有人烟,小岛中心,二十几个黑衣人正和一个受伤的女子打斗,地上散落着将近二十号黑衣尸体。

  噗通!

  女子虽奋力又杀死十几人,却体力不支,被一名箭手射中,跌倒在地。

  此时仅剩十名黑衣人,五人持剑,五人持弓,紧紧将女子围住。

  “杀!”一名领头的黑衣人发出声音。

  随后五名弓箭手弓拉满月,五支箭矢向着女子死穴扑去。

  “噗噗噗”女子挥剑抵挡,仍被三箭射中,虽避开死穴,却毫无再战之力。

  这过程中,众人都没有注意到,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一个人影。

  领头的黑衣人走到女子跟前,正要挥剑取下女子首级,却被一个声音打断。

  “你们都该死!”

  众人听到此声急忙扭头,五支箭矢随之射向发声处!

  只见一个男子低着头,赤、裸着上身,浑身都是优美的肌肉线条,整个人看上去非常协调,一头黑色长发飘散。

  在箭矢临身时,男子终于抬头,双眼时红时黑,面现挣扎,似乎遭受什么痛苦!

  “噗……”五支箭矢全部射中,鲜血流出!

  “哈哈哈哈,我是魔祖,谁敢伤我,不,我是地球人,不,我是南宫皓,谁敢伤青姨,死,都得死,都得死……”男子看到身体受伤,喊出此话,双目猩红,面色狰狞!

  他伸手拔出身上的五支箭,就见伤口冒出黑气,流血停止!

  “皓儿,消失十几年,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受伤女子看清男子,那种熟悉感不会骗人,虚弱的问道。

  “啊!”

  似乎是被女子刺激,男子直接将手中五支箭甩出,箭矢向着几名黑衣人扑去!

  几名黑衣人躲开之后,领头的说道:“力气倒是不小,管你是人是魔,敢阻挡黑岩卫办事,死路一条,杀!”

  说完后,领头冲了过去,身后四人紧跟而上,五个弓箭手不断向着南宫皓放箭。

  男子见几人冲来,眼瞳直接变成紫色,浑身爆发出逼人气势,箭矢临身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却不受伤。

  “这是铜皮铁骨!撤!”领头黑衣人见此大惊,急忙喊话。

  黑衣人想撤,男子却不放过,身体闪动间便来到领头黑衣人跟前,一拳让其脑袋开花,又闪动间,任凭其他九名黑衣人挣扎,都变成尸体!

  随后男子眼瞳变红、仰天咆哮,一拳打在地面,整个小岛都轻微晃动,似用光了力气,男子躺在地上,喊出最后一句话:“我是南宫皓!”

  再无动静。

  ……

  几日后,小岛一个房间内。

  “住手!”南宫皓突然醒来,想起青姨即将被人斩于剑下的画面,脱口喊出。

  “这是我的房间?一切都和小时候一样!”南宫皓扭头看着房间里的摆设,还有那透明的屋顶感叹道。

  “青姨!”他的心里有些坎坷,正要坐起来,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而且全身都被包扎,没办法,只能躺在原地。

  南宫皓正想着自己的童年,却听到开门声,一个女子拿着磨好的草药进来,面色苍白,一看就知道有伤在身。

  “青姨!你没事吧?”南宫皓看着进来的女子,似有千言万语,这女子不是他亲生母亲,但对他来说就是他的娘亲。

  青姨听到南宫皓的声音,走到跟前,将草药放下,摸着他的脸笑了笑说道:“你醒了,一转眼十几年了,青姨就知道你会回来的。”

  青姨说完便为南宫皓换药。

  “青姨,我……”南宫皓正要说话,却被青姨打断。

  “不用解释,神罗世界无奇不有,你不需要告诉青姨什么。”

  南宫皓也不再解释,就问道:“岛上的黑衣人是什么人?他们为什么要伤害你?”

  青姨停下动作说道:“不要多管闲事,等你好些,立刻离开小岛。”

  “青姨,我不再像以前一样弱不禁风了,我现在可以吸收灵气了,你告诉我他们是谁,我不会让他们好过的!”南宫皓急道。

  青姨接着给他换药说道:“唉,长大了,跟你哥哥姐姐一样,翅膀都硬了,都不想听我的话了!”

  “青姨,我没有,我不问就是了,你的伤怎么样了?”南宫皓看着青姨虚弱的样子,关心的问道。

  “无碍!”

  ……

  几天后,南宫皓站在一叶扁舟之上,对着无尽的海面大吼:“啊……为什么?师尊走了,连青姨都赶我离开,啊……”

  南宫皓直接跳进海里,任由海面漂浮,看着虚空。

  不远处,青姨看着南宫皓的样子于心不忍,但终究还是忍住了,自语道:“梦姐姐,皓儿已经成年,灵魂珠也做好,但他的心性……希望他能尽快振作起来,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青姨一狠心,捏碎了一样东西,随后消失不见……

  青姨走了,他留给南宫皓一个勾玉吊坠,和一部《星月玄经》,这两样都是南宫皓的母亲留下的。

  那勾玉如月洁白,如同阴阳鱼的一半,若是再来一半正好能组成一块圆玉,一面有个皓字,另一面的却不像完整的字。

  那《星月玄经》是一部功法,青姨嘱咐南宫皓要好好修炼。

  也许冥冥之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南宫皓随着海水漂浮,来到了他小时候念书的合兴岛。

  小时候的他弱不禁风,在合兴岛的一个书坊念书,十天才能回岛一次,起初有几位哥哥姐姐照看,书坊里其他的小朋友虽然觉得他另类,却不敢欺负他。

  直到他的几位哥哥姐姐像他一样离开青姨,他在书坊差点被人打死!

  南宫皓见自己飘到海边,双目无神的站了起来,如同一个叫花子一般向着一个酒馆走去。

  “老板,十坛最好的酒,赶快上酒!”南宫皓坐在一张桌子上大吼一声。

  看着周围人群鄙夷的眼神,南宫皓怒声说道:“狗眼看人低,黑岩王朝就教会了你们这些?”

  说完拿出一块玉石放在桌子上说道:“一块玉石,这里什么酒我买不起?”

  这时候老板赶紧上前搭腔:“呦,小兄弟可要慎言,现在王朝刑法超常,我们这偏远小岛还好些,若是边南大陆,像你这样的年轻人早就强制充军了!”

  “我不想管这些,上酒!”南宫皓说完不再理会。

  老板也赶紧招呼人上酒。

  “酒,以前真是受不了那味道,现在却觉得找的就是这个味,爽啊!”南宫皓一口气喝下一坛酒感叹道。

  也不点菜,接连十坛下肚,整个人晕的天翻地覆。

  南宫皓又要了两坛好酒,将那块玉石扔给老板便离开,留下感叹这厮败家的老板和众人。

  “小苍娃我离了登封小县,一路上我受尽……”南宫皓在大街上边喝边唱了起来,引得路人纷纷与他拉开距离。

  “这谁啊,在这合兴岛敢比我们还嚣张?走,过去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那么红!”一帮十几号的青年,各个一身流氓气的人群中传出声音。

  很快,这十几人就将南宫皓给堵住。

  “原来是个酒鬼。”一人说道。

  一人走出说道:“酒鬼也照样收拾。”

  然后走到南宫皓身前指着他说道:“小子,这合兴岛,只有我们可以嚣张,你混哪的?竟敢这么拽?”

  南宫皓随手将他扯开,喝了口酒说道:“皓爷今天不开心,不要过来惹我!”

  接着就要往前走。

  “呦,还皓爷,你不会叫南宫皓吧?”其中一人说道,其他人哈哈大笑。

  南宫皓站住身形晕乎乎的说道:“你们竟然认识皓爷,你们是谁?”

  “哈哈哈哈!”

  众人笑的更厉害了,一人走出说道:“还真是那废物,‘难公耗’,以前你只会站在几位哥哥姐姐身后,后来还要女孩子帮忙挨打,十几年不见,长志气了,啊?哈哈哈!”

  南宫皓看着这些人,嘴里一字一顿的崩出十几个名字:“曹逆枚、夏彻担、胡即把……是你们?”

  “呦呵,你还记得我们啊,我,曹逆枚,怎么,当年回去有没有伤筋动骨?你那些小钱我们几个连买些狗食都不够,而你却不舍得拿出来,那上官无双为了你,可是好几天没来书坊,我听说她在床上可是躺了两天。”

  曹逆枚自顾自地说着,却没看到南宫皓此时早已没了醉样。

  “就因为你们两个,我们十几人被家里送到边南大陆十几年,前几天我们刚回来,本想那上官无双之母乃是合兴岛第一美女,想找她母女俩泄泄浴火,不想她母亲半个月前竟然病死,上官无双也不知所踪,我当时真想找到她娘的坟墓,把她挖出来给蹂躏一番……”

  曹逆枚还想再说,南宫皓直接抡起手中的酒坛,照着他脑袋砸去。

  “小心!”周围其他人看到南宫皓的动作大叫,同时想要制止。

  但是南宫皓早已今非昔比,他们一帮只知道玩乐和仗势欺人的流氓,如何能挡?

  “啪!”

  酒坛应声而碎,曹逆枚的脑袋上瞬间流出大片血液,站立不稳。

  随后曹逆枚被人扶住,一圈人纷纷拿出腰中的棍棒。

  “哼,正愁找不到你们,想不到你们自己送上门来了,有仇不报非君子,看你们一身渣气,不知祸害了多少人,今日我就要尝尝杀人的滋味!”

  南宫皓说完,率先出手,目标依然是曹逆枚,这厮是最让南宫皓痛恨的,就因为他说要挖坟!

  南宫皓一拳带风,速度极快,一帮人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他的拳头已经打在曹逆枚的鼻子上,鼻血四溅,不少人身上粘上血滴,大街上的人则早已躲避。

  “混蛋,弄死他!弄死他!”曹逆枚大叫。

  然而又不等众人挥棒,南宫皓照着曹逆枚的眼睛就是两拳,两个熊猫眼瞬间出现。

  “啊,混蛋,你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力气,别看着,弄死他!”曹逆枚依旧哇哇大叫。

  这次众人总算不等南宫皓出拳,一拥而上!

  “哼!”南宫皓冷哼出声,任由棍棒将身上打的大片淤青,硬是在人群中将曹逆枚按倒在地,疯狂的出拳,一点没顾他的死活,不多时就见地上流出大片血液。

  南宫皓浑身都是棍伤,头部也一样,不少地方开裂,但这并不能让他倒下,他依旧红着眼睛,夺过一根木棒,追着十几号人一个一个击倒在地,最后将他们都打的全无生息。

  直到他感觉自己胳膊挥舞不动才停止,他浑身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站在原地,杀红了眼,这红却不是他刚出现在小岛时的红。

  “啊!啊!来啊,都来啊,啊……”南宫皓不顾身上的伤,仰天发泄着心中的难过。

  师尊没了,青姨离开了,自己地球上的记忆刚刚融合就变成孤家寡人了!

  天空雷声阵阵,大雨应声而下,大街上的血液顺着雨水流向各处。